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我用尽多余力气的散步(12)首

已有 919 次阅读2010-5-19 16:14

我用尽多余力气的散步


每个接近黄昏的下午,我散步
吹风,看车,越过建筑,我吞食灰尘
去年至今,我依然关心路边的丁香树
如同关心室内的小自然
它的药性
使我养成了散步的习惯,吃药的习惯

散步往返的路上,我看见了临镜施粉的桃花
以及半座破败的寺院
淌过揽秀园被水泥规劝的流水
如何托付我去往大海的船只
这样的桃花,和流水
这样的,破败寺院之上,破败的天空
如何托付我骨架里暗藏的星座

散步,吃药,已全然不是往日
我用尽多余力气的散步仍有堤坝和墙壁
丁香花没能为我推倒其中一面
苏州路上几乎隐身的海棠树,开花了
没能为我推倒其中一面
我闲暇的星期天,黄昏,
目光从远方提出来的乡村和山河,
铁栅栏四合的植物园,没能为我推倒一面

今日,我毫无药性的散步
再没有什么值得过分兴奋的与欢愉的
我用尽多余力气的散步
仅是,我从房间内部搬动一座房子
囚犯搬动一座监狱
困兽搬动笼子
新的,和旧的鸟笼在榆树上跳来跳去


我的帝国


我的帝国,一双板鞋那么大
有湖,湖里要有鱼妖
有海,海上要有海盗
有羊,羊皮刚刚盖住肚脐
衣架上的湿衣服
鲜花里坐着我宠爱的佞臣
我的刑具已经丢失
为我生下儿女的女人
将是我的贵妃,要爱她
一把舒服的藤椅里
我要统治身体里作乱的时间
我好好统治我,镜子里的我
藤椅,棉花里的我
鱼妖跳舞,海盗挥刀
我要统治王位上的我
我的帝国这么小,也那么大
林中有隐士
不让书生碰上女鬼
不让莲花替和尚讲经
不让乞丐遇上富人
你是书生,是莲花,是乞丐
我的帝国没有供人下跪的土地


那些年


感谢你,送给我三个成熟的桃子
你身后的远山,比我见过的任何远山,都要远
人间的溪水
也从未有过这么多来回往返的桃花
那天,雨下得正好
我们谈话时气氛和光线正好
你教会了我
用桃叶泡茶,桃木酿酒,露水入药……
你住在哪里?天堂,在哪里?
你走后,蜜蜂少了几只
我吃掉桃子,留下桃核
桃核埋进土里长出三棵桃树
感谢你,让我成了一个种桃的人
感谢你,让我得以
把一个长桃树的地方叫做桃花村
我既当村长,又当村民
村务稀少
那些年,
我用仅有的语言,作桃花赋。唱,桃花辞


我们的一生就这样完了


我见过的蚂蚁,它们都有巢穴
我见过的每一条蛇,都有它的窑居
有一只鸟
森林就会给它一根枝条
还好,它们中间只有偏居乡村的燕子
跟我的遭遇相似
一起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同一个国家里
亲眼看见城市把乡村吃掉
水泥路吃掉土路
燕子沦落为立交桥墩缝隙里的难民
而我必将成为一台疲惫的机器
喝汽油,吃塑料、橡胶、玻璃、纸张,吃铁
我什么都吃,包括人间所有的苦
卖血当骨买下一套房子
挂上结婚照,省下复述的时间
省下喝茶散步的时间
省下读书发呆的时间
做爱,生育
镜子里画完遗像
剩下一个晴朗的下午
我早死的青春,扭曲的中年
换来的
仅是一个短暂的,骨质疏松的黄昏


只有草敢说天下是我们的


百姓如草,我们一生都要跟着草走
逐水草居
长草的地方,祖辈们说了,都能长出麦子
你们会像麦子一样被践踏,割刈,吃掉。
昏死了,还会从风中苏醒。
太阳会把你们从地上扶起来。

死一千次不怕,活一千次有什么好怕的
我们感谢阳光、雨水、落在屋顶的霜
好好活着
一辈子屈辱也要像大地一样活着
最后也只有草敢说
天下是我们的

百姓如草,我们要敢于对踩在我们头上的人说
我的父辈,祖辈,祖祖辈辈生长在这里
喝地下水,结果、开花
月光下生养繁星的儿女
我们的孩子,孩子们的孩子去了天边
如果这个秋天我感到悲伤
它们将在秋天后回来



我迟到了


我迟到了,所以生在九月
这以后,九月晴朗,大地丰收
水稻低头站在田里
水果挂在树上。你不来,我就不落下
我迟到了,生在九月
刚好离过去很远
离将来的很近

我上学迟到了,错过了考试
欠老师一记鞭子
我开会迟到了
错过了清嗓子唱歌的开场白
我迟到了,错过了
晚筵,酒瓶,零点二十的火车
下午的音乐会
我只看见地上越跳越低的音符

我迟到了,准时错过了
喧闹、繁华、拥挤的假象
刚好碰上人间最安静的时候
顺理成章地又错过了婚礼
落花生的祝福,戒指
锁住左右手的的瞬间
在我迟到的路口
……
男人往左,女人向右……

命中注定。我还会迟到错过葬礼和悼词
错过天地同泣
错过万物同悲
那个被哀哉痛哉惜哉的人
从地下爬出来
月光下
井井有条地做着一件坏事
被我这个迟到的人,看见了


欠债者说


欠下的要还
可是,我欠这个世界的越来越多
以死相报吧
死,也不过是青烟、雾、大风吹散的灰尘
预知我还会因此欠下三棵树木、三条命
那就让我再欠下一块石头,在石头上刻下
这样一些文字
欠下的钱和银行贷款,我已经偿还
人情债还了,仇也报了,恩怨已经了了
死后,我还欠父母的黑发、肾脏、脊椎
我欠室内藤蔓植物的三个希望
欠森林三只老虎
欠大地三条河流、三条矿脉
我还欠天空三只飞鸟,欠夜晚三声鸟鸣……


你们就是一个孩子


老守林人说你们就是一个孩子
你们手上前进的车轮是孩子手上玩耍的车轮
草木避让,为你的幼年
干净的河流避让,天性纠缠的
藤蔓也避让。你年幼的天真
你还说那不见了的森林就藏在这林子里
林子后退一步化作荒山
而你仍未长大
在你的幼年之上,世界依然如此美好
若有一只老虎让荒山活着
你清澈无物的天真之上,会映出
无数的虎皮
在这块老虎的封地
你坚持要与老虎为敌,坚持
要与老虎屁股上神制的契约和秩序为敌
你看见
它于荒山踱步,吃草,在砂砾上磨着前爪。
你看不见
它活着时按住的荒山,荒芜井然
砂砾井然。你看不见。死去的老虎
自穹庐散步回来,又出现在你身后


肉身不死


怎么能够去诋毁它,指责它呢
去诋毁疼痛、抽搐、出血、流汗的子宫
你看这照片中的,镜子,阳光下
轰然降生的我,在长大,在衰老
染了毒、吃药、排碳、被辐射疲惫的我
只要肉身不死
就会继续去挖煤、采矿、炼铁、造纸……
听从牙齿的命令,悬帆出海,捕鱼杀生
就要继续去偷猎,伐木造城掘墓
给火车刷上最新的油漆
穿过人间最暗淡的时光,又能怎样
没有鱼鳞衣,我不能替大地呼吸
没有彩色羽,不敢要天空一个好前程
在尘世里,进与退,我都要横穿荆棘
在刀锋上行走,还要在刀尖上跳舞
被钢筋胁迫,听到的全是噪音
我看见到处是噪音击碎的核桃
难得安静下来,
却发现身体里还有一把疼痛的刀子
一颗疾风呼走的子弹
不要去诋毁它,也不要再去指责它了
灵魂早夭,这施难与受难的肉身,可以原谅
被工业改造,徒有一个铁打的胃
一副无所不能的好胃口,可以原谅


风力三级


从村庄到城市,原野到山岗,
每一处河谷都搜遍了……
挂在墙上的油画,草木倒伏,风力也骤升了三级。
没有一棵树、一株草不向它交出
它们的财产、日记、书签,
以及瓶底仅剩的香水。
再美丽的生命也是尘土。
叫所有属于土地的,都回到大地上。
来吧,寒蝉,去长亭下暖暖你的身子;
让蚂蚁背着它的粮食爬进最深的洞穴;
还有一口气,
草虫就会倚着草根合唱一部电影的结束曲。
当半张蝴蝶的翅膀与沾满露水的蛛网从树枝上掉下来,
我的眼前有难以名状的美。
不怕冷的石头,翻开落叶抬出身体
顺着翅膀的寒颤,一只鸟又飞上了天空。
一切看上去是那样辽远、空旷和明亮
以前所有隐藏的,忽略,和我不愿提起的
现在都显现了出来。
那林间缓慢穿行的火车来自于我又无法将我抵达
河水浅下去……村庄在上升……
村庄不是我的,
但我认为这最近的村庄也是我最远的村庄,
每一个从土地上直起腰来的人都是我的亲人。


野兽


野兽,我们上楼去
顺着这半折叠的梯子,上楼去吧
我们俩站在楼顶的一块砖头上
站在无数根缩短的焊条上
野兽,我想看你在城市的上空咆哮
野兽,我想听听你,触手可及的悲伤
这楼群够高了,天也近了,野兽
天空中能看见的丛林,
已经模糊得不成样子,
我们在楼上看见的
都是我们在搅拌机出口中所看见的
野兽,极目所见的远山薄如纸片
你知道,纸片中仅夹着干涸的河流
枯藤、兽皮、枪声
夹着唐诗和诗人的一件旧衣服
我们俩从那里逃出来
已经是回不去了
也不能再回去了。那么,野兽
我们下楼去吧,继续咆哮
围着搅拌机
忍受以及享受彼此触手可及的悲伤
野兽……


我信任


你们要来,我的门开着像清晨
愿意用一束光线指点通向我的每一条路
十二月三十一日晚
我对你们对这个世界
有一种平日里没有的信任
你们将从晨雾中来
从雾气散去后的喧嚣中来
你们来时,一定是冒着寒风
采了梅花压住身体的抖
为此,我要打扫干净整个房间来迎接你们
我开始打扫地板、墙壁
擦拭桌子、电脑、整理书架
清除窗前背影之远虑
客厅中踱步留下的傲慢与焦灼
一月一日零点
之后,有灰尘落下
新的一年,你们已经在路上了
我信任你们——
灰尘是崭新的,灰尘闪着光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0-5-20 13:41
很好的。学习。问笨水兄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3 08:21 , Processed in 0.044882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