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乌鸦几个

已有 1129 次阅读2010-7-13 12:40

乌鸦


          爱伦坡没有长出一副乌鸦嘴
               我是否可以从它那里学会新的语言?
 
 
 
黑夜不会消失
乌鸦不停地从我的头顶上飞过。一只,两只……
它们一边飞,一边鸣叫。
“哑哑”,“呱呱”,
我知道,这并不是乌鸦的语言
“啊”,“啊”的叫声也不是它真正的叫声
我所看见过的乌鸦
不单单是长着一张嘴
它落在枯树上,声音里有疲惫而腐烂的气息
停在我的头顶,谁又晓得一只乌鸦会说什么呢
我在喧嚣中睡着了
万籁俱寂中,
它推开我的门
又一次落在窗玻璃上
对我说,“醒醒”,“醒醒”
那一夜的月光胜过任何一晚的月光
乌鸦披了一天空的繁星
而在我失足掉入的深渊里
一只乌鸦
从崖缝中走出来,对我说,
 “用我这黑色的羽毛结一根
向上的绳子。”
这些黑色的乌鸦
这些飞起来褴褛得像黑布片
停在树上像怪异果实的乌鸦,谁又知道
是甜的还是涩的,是酸的,还是苦的
谁又知道它在天上
委身于诸神之下
做过神的宠物,使者,化妆师
为他们文过饰非
又以真相之眼与他们为敌
它们用集体的鸣叫,废黜了诸神之神
推倒了众神的宫殿
穿了件黑衣下来
那天,黄昏如灰
它们停落的一棵树,只是一种保持了树状的灰烬
一只乌鸦说,“灰烬高于一切。”
是啊,“灰烬高于一切。”
不仅如此,这类似谶语的句子
还未倾喉而出
一只乌鸦,十三年而寿终。但它足以清晰的
为我叙述它所看见的
一对乌鸦则可以不绝如流水
“淙淙”,复
“淙淙”
它们在天上,在高山上,在崖缝里
也攀援在我趋于腐烂的窗棂上
“哑哑”的叫,“呱呱”的叫
“啊——”,“啊——”
一声重复着一声
一声又决不同于一声
从我的头顶上飞过,
像一群从天上排队而来的布道者
手捧黑色经卷
我将跟着它们,迈着小步
一小步,一小步
怀着胆怯的虔诚跟在它们身后
乌鸦站过的墓石
我要站上去
攀上它们俯瞰人间的山崖
采食它们爱吃的浆果
跟在乌鸦的身后,看它们谦逊地停在树上
停在各自的枝条上
看它们如何成为树叶
月色幽暗的果实
吃下乌鸦,吃下杂陈的五味。此刻
我会不会成为它,长出一副乌鸦嘴?
爱伦坡借乌鸦说出了
“永不复还”
除此之外,我会不会
从它那里学会另外的新的语言。然后
兴奋地叫上一个晚上
把身体贴在窗玻璃上
叫一个人,“醒醒”
叫一个人“睡去”……
对一个人说,“用我这黑色的羽毛结一根向上的绳子。”
叫住一个夜行的人,并对他说,
“以我为灯”
……
而乌鸦站在我的头上,说,
“我哪里有什么新的语言?
我每天所使用的语言是反复被喉咙磨亮了的
陈旧的语言。”
“我的语言是黑色的,也只能从我嘴里说出来”
2010-07-12

2010-07-15(斧改终定)


没有风


想像一下,天地间没有风
一丝丝风也没有,树枝不动,叶不动,旗帜不动
给你正面,你就看正面
给你反面,你就一直看它的反面
那些枯枝干草飞起来了,不用攀着树枝
鸟巢飞起来了
 
没有一棵树被迫弯下身子
没有风,它们就一直向上长,看着天
向上长。开花。
一朵要比一朵开得高
一口气要把一朵开到天上,像一个焚香的人
 
没有风,开花,香气就不会自我缭绕
河流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弯曲
山峰挺立,并且有着持续增高的海拔
白云在上面,一坐,就是好些年——
我一定会爱上登山,隐居,云游……
 
多年不见的友人,一路云、一路月、一路雨
衣着干净,鞋面上也没有八千里的浮尘
都是被时间饶恕的人
酒就不喝了
我们饮甘露,啜流泉
我们要喝,就喝下这身边多余的云雾
 
看人间,人间向上,各有各的天堂,各走各的路
哦,我们原是先到的人,只是先到的人
2010-06-04



我有松子一样的闲散


每次走进这样的幽谷,每一次
仿佛都是误入。但
这一次是真的
树阴下,我只有半张脸
另半张,流水为我捡回
我从未如此完整,是真的,我从未
像现在这样清晰的
在针叶上看见自己
 
从未像现在这样娴熟,点石为晷
用古老的方法告诉自己
时间只不过是
阳光和月光轮番磨着一块石头
没有什么是锋利的,没有什么
迫使我交出一个下午,与人抵债
与人合谋
 
我有松子一样的闲散
用来慢慢“长大”
慢慢地从松枝间落下
等待一只松鼠,我又用了
一个下午
又一个下午
幽谷没膝
我为青草下跪
深入松林,我以鸟鸣为食,对苔藓俯首贴耳
夜宿于露,我被安静惊醒了
额头上,是越降越低的星空
2010-07-07



吃草的羊


草吃掉山上的雪之后
一群羊跟上来。低着头,吃草
有些草太苦没有让它们叫苦
有毒的草,是毒药
它们也一样低着头将这杯毒药一饮而尽
下定决心了
一辈子为草而生,而死
一辈子低头跟着草走
草走到哪里,羊群就跟到哪里
如果有一天,草们沿着一只低飞的鸟
长到天上
羊群也会跟上去
在天上,低着头,不时发出“咩”,“咩”的叫声
2010-7-3

http://blog.sina.com.cn/xjbs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沙蝎 2010-7-14 02:09
喜欢第一个。
回复 louis 2010-7-16 14:45
喜欢那个没有风,转到QQ空间了,153583735 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3 08:22 , Processed in 0.045554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