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没;我不想去赴宴了;呵欠

已有 1114 次阅读2010-9-17 13:29


 
 
我从不在夜晚数羊,从不
像你一样“一只,二只,三只”数时间的羊群
我只在夜里分辨、谛听羊的叫声
听它们在天花板上
在我的花盆里叫
在我的后脑勺、小腹,也在我的耳边叫,“没”——
 
每个夜晚,它们从窗户跳进来
又跳出去,
毛色比月光还白,动作比月光轻
它们跳到围墙上,叫,“没”。
它们在街道上叫
遇上宫殿,它们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回过头
又对我叫了几声
 
它去草原上叫
去树林深处叫
在山坡上,在溪水边覆苔的青石上叫
我使用了我所有的语言,而它只用“没”、
“没”这样简洁的话语回答我,否定我,拒绝我……
 
是啊,它只对我说没
用它在我心中常有的温顺,逆来顺受的懦弱。
狼视它为永恒的上游
它对一群狼说,“没”
刀架在脖子上,它便低下头
对一把刀说,“没”
被人剥下羊皮,
它也要把叫声藏进羊毛,在我们的身上说“没”。“没”——
2010-8-11
 
 
 
我不想去赴宴了
 
 
我不想去赴宴了
我不想说违心的话,做违心的事了
我不想整天被身体,被身体上声色犬马的绳子绑架了
我要解开绳子,解不开——
我要割断绳子,割不断——
我要割自己的肉,拆自己的骨头,挑自己的经脉
我要救出我人质一般的灵魂
地有多远我让它走多远,天有多高,我就让它飞多高
哪怕它是一片浮云,被风一吹,就散
哪怕它是一点微光,让我抬起头,看它时而睁开,时而合上
哪怕它什么也不是,它远去,是我的未知,它消失了,是我的苍茫
2010-9-7
 
 
 
呵欠
 
 
我累了
现在我要坐下来,躺下来,打一个呵欠。关了灯
却有更多的灯光透过我的窗户
更多的人在我松弛的脸上踱步,那个悲伤的人,让我悲伤
那个哭泣的人,让我哭泣
那个迷茫的人,让我迷茫
那个忐忑的人,不安的人,让我忐忑不安
好吧,我在忐忑中打一个呵欠
又一次吞下夜色,
又一次,也只能吐出一个用了无数次也没有用旧的清晨
2010-9-15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pinglin 2010-9-18 06:47
好舒畅呀
回复 xiatian 2010-9-18 23:49
却有更多的灯光透过我的窗户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3 08:23 , Processed in 0.042576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