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陶杰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4243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喻体(73—81)

热度 1已有 14680 次阅读2015-4-25 18:05 |系统分类:诗歌

喻体(七十三)

——纪念特朗斯特罗姆

 

我知道你的时候,你已经老了。

你已不再用脚行走,你用

语言。到最后,一个知晓语言秘密的人

只能说出几个简单的词语:

对。是的。好的。可以。

你很少说不。你让污水

流入大海,将腐烂的果子

深埋进泥土。你不像我们

将悲哀和宁静视为截然不同的两部分。

你走了。这一次,去天堂

不用坐轮椅。我们在人间

继续跛足而行,继续

呆在蚂蚁的影子下

争执,叹息,相互攻击;然后

又用触须上的蜜去相互安慰。

我读你的诗,但没想过

到你的诗中去寻找谜底。

正如此刻,我眺望夜空,但我

不去猜想你所在的位置。

想想你留给我们的甜蜜而巨大的谜

我们不会随随便便指着头顶说天空

 

喻体(七十四)

 

不想睡觉,躺在床上

躲避双脚。在屋里

走过来,是为了

走过去。单脚跳可以让你

想到一句悲壮的独白:

我是一个用一只脚徘徊的人。

悬着的那只很快就变成

另一个沉重的问题。

睡不着,某个脚丫

开始骚痒,仿佛被窝里

钻进一只深受数字折磨的动物。

挠一处,马上引起一片。

你像镇压暴动一样

迅速出动十个尖利的指甲。

永远有一处挠不着,你需要

第十一根手指。左也不是

右也不是,索性

像小时候那样一脚踹掉被子

双脚猛蹬。闭上眼睛

忘掉天花板更方便称之为天马行空。

 

 

喻体(七十五)

 

我二叔,一个六十多岁的

老石匠。瘦得像一把筛子。

他一张嘴,就露出一排

弹孔,两颗挂在嘴唇外的牙齿

就像两个正在越狱的逃犯。

清明节前一天,我们一起去挂纸。

在每座坟前,他都要

烧纸,烧香,奠酒,磕头。

在一片树林里,这个

走路都怕踩死蚂蚁的老石匠

点着了一场大火。

我看见他手拿松枝,跳过来

跳过去地扑火,仿佛

一场大火让他跳起了迪斯科。

那天,我二叔一会变得

像一匹狼,一会又吓得

只剩下外套。两个小时后

大火终于扑灭了。我们

找不到他的影子。他站在

一片灰烬上,就像一截烧焦的树桩。

 

 

喻体(七十六)

 

清明节那场大火最后扑灭了。

人们走了,我留下来。

一片鸟鸣都被烧焦了的林子里

只剩一个人,和一双眼。

灰烬空旷,眼睛

仿佛长在树梢上。

先前,我只能呆在这场大火的

边缘。现在我可以

自由地穿过这片废墟。

这里站站,那里停停,

仿佛地主来到自己的土地上。

但我得小心,要提防

死灰复燃。看到冒烟

踩几脚,看到未燃尽的枯叶层

还要将手深深地插进去试探。

在一片灰烬上,我不停地

奔过来跑过去。也许

我只是在和一场虚构的火搏斗。

一停下来我就感到自己

需要一瓶矿泉水去浇灭舌头上熊熊的大火。

 

 

喻体(七十七)

 

在河边。菜花凋零。

樱桃树上,挂满了火红的

感叹词。鸟儿飞来,

你看到人间最轻盈的

吃货。叽叽,喳喳,投下

片片浓荫,也给你

留下一堆果核一样的问题。

樱桃林深处,一对情侣

像熔炉里正在融化的两块铁。

河堤上,两个中年男女

一前一后地走着。女的

骂骂咧咧,狠狠地

用她的后脑勺瞪了男人几眼。

黄昏时,一个老妇人

驮着她的一生,问号一样出现。

我知道,这一切和我

没多大关系。他()们很快

就会像河面上的气泡一样消失。

当然,我也一样。消失之前

我观察们,和我自己,就像一根

伸到水中搅动影子戳破气泡的竹竿

 

 

喻体(七十八)

 

带一本书,沿河走。

流水太响,影响我

走路的姿势。我一会用奔跑

对抗流水声,一会

模仿河边垂柳站立的姿势。

奔跑中,我有一颗

墨水瓶一样糊涂的脑袋。

但在扮演木头人时,它又清醒得

仿佛身首异处。快一点

还是慢一点,甩左手

还是甩右手?同时甩会不会

很呆板?想得太多

仿佛依靠义肢行走。

用一本书来保持平衡,镇压

流水声。哪一只手握住它

都不行,另一边的耳朵里

闹哄哄的。这种情况下

喜欢幻想的人会把书绑在一块石头上

让它沉到水底,站在岸上

聆听它在下面被翻动的声音。

 

20154

 

喻体(七十九)

 

多年前,村里来了一个年轻

甚至算得上性感的女疯子。

她穿得很少,就像一个

浅显的谜语。看着她腰间

白花花的肉,我们相信

她一定能带来更多的启示。

我们屁颠屁颠地跟在她身后。

脱裤子,我们说。

口气就像我们缠着瞎眼老头

说的另一句:讲故事!

后来,比我小一岁的侄女

想出了法子:男孩子

躲到箩筐底下去,女孩子

哄她脱裤子。她脱了。

模糊,漆黑,幽暗,就像覆盖着一个

更大的洞。我们都不相信

这是我们挤扁了目光看到的秘密。

那晚我们没有玩游戏。

我默默地走回家去。第一次,我看见

月光下我有一个纸一样薄的影子。

 

2015421

 

喻体(八十)

 

要是我说我怀念去年冬天的一场

诗歌朗诵会,你会问

这跟怀念一场大雾有什么区别?

得具体点。比如,一群人。

一群人也是个空洞的概念,不如

一个人。接下来是

一个女人。叙述到这里

麻烦出来了:我说不清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笼统地概括为漂亮甚至不能

把人和照片区分开来。

她长得瘦,我的记忆

仿佛在冰上打滑。

我忘记了她的声音,就像时间

吹散了某个黄昏淡薄而甜蜜的炊烟。

比一个女人清晰的,是一只

朝你挥动的手。

午夜,陌生的街口,有人往东

有人往西,我有四面八方。她突然

从车窗伸出手来,像旗帜一样

朝我和我身后空荡荡的大街挥舞。

 

2015423

 

喻体(八十一)

 

流水有多虚幻,两岸的樱桃

就有多灿烂。在河边

我拥有液态的幸福感:

一会叫垂柳,一会叫杨柳。

但在水中,它们是同一种东西。

流水太响,在空地上

种一片樱桃树,就像

在药房里搁一个孩子。

水声听多了,看什么

都像隔着一条河。

樱桃树的一生,在我眼里

要绽放多次:发芽。开花。

到现在,樱桃红得像感叹词。

甚至,树下饥饿的篮子

也是它们绽放的一种姿势。

不久之后,人离去,鸟飞走,

叶子掉光光。但会有一种寂静

稠密地挂满枝头。也许有一天

仰起脸来我也能感觉到

从这棵光秃秃的树上洒下来的浓荫。

 

2015425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4-26 20:12
在河边
我拥有液态的幸福感:
回复 陶杰 2015-5-7 20:07
平林: 在河边
我拥有液态的幸福感:
问好平林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3 08:28 , Processed in 0.04906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