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云垂天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50100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发于2017《诗刊》4期的几首诗

已有 182 次阅读2017-5-2 18:02 |系统分类:诗歌

发于2017《诗刊》4期的几首诗

《当爱成为习惯》
 
我只能,在他睡觉时
帮他蜕下猎人面具
 
煮锅沸水
熬出他身上的毒
 
我无法拒绝
他出门请求
 
要知道,我已三月没有香膏
他也抽完了,最后一根雪茄
 
烧完三架柴后
他终于,慢慢
 
从锅底浮了上来
像轮,洁净的明月
 
 
《我的胸,他的钟》
 
他像僧侣一样抱着我。毛绒绒的胡须
紧贴着我的胸
 
他给我谈起,一种感觉
抱着我的时候,就像抱住寺庙里的
 
大钟,把脸和心贴上面
可以听见四周走路的风
 
和自己呼吸。想想
——敲响它,哪该是一种
 
怎样令人激动人心的场面。那声音
由钟楼,缓缓向天柱传去
 
松木,人,钟,历史和现在,蓝天与白云
 
 
《他有副山羊的胃口》
 
在这个纷繁时代
他有副好胃口
 
来着不拒
那些不慎撞到他嘴边的花花草草
 
我曾怀疑他的舌头
被我厉害的花椒水泡过
 
才会这样
掰开嘴
 
我犹豫着;该不该把它切下来
他不在乎
 
眨眨眼巴瞅着我
好像在说,想要,你就拿去
 
我大着胆子吻了下去
舌尖,除了百草味道,并无任何芳香
 
 
 《银匠女儿》
 
扒开他的嘴,我有些失望
他本不需要我
 
再多技艺也无用,在他马牙石一样
白净的牙口面前
 
这些年,他只把青草
与岁月,缓慢消磨
 
我腰折处,尚颤抖
如红河,月光,齐晃动
 
他,就喜欢看我
和那一整箱,银饰
 
“我最多是你手镯上的一条龙纹”
他说这话。我就只能求
 
阿爸,把我嫁给他
因为那是我
 
野花椒奶奶 
一辈子打的,最好一只手镯 
 
 
《黑夜,群鸦的翅膀》
 
我。需要坚持
忍耐。继续保有这副绳索的
 
洁白,与柔软
再见他之前。撒几枚
 
野花椒叶,在红河河水中
“黑夜,群鸦翅膀
 
银光闪闪”
给他一把马刀
 
劈开山脚下的红杉树
把我绳索挂他坟前,石碑上
 
我,爬不上去了
当年银匠女儿,可有副美丽嗓子 
 
“你是银做的”
他爬我身上说
 
他不知道,他这样说
是我一辈子,最爱听的情话
 
 
《其它害虫》
 
害虫们,白白胖胖
只有我瘦骨伶仃
 
“它们是逢着个好时代”
种菜的野花椒奶奶
 
一边抓一面骂
“不像你,火腿,香肠
 
方便面,怎么吃都胖不起”
我想着那条,不被农药
 
毒着,不被野花椒
奶奶抓着 ,不被我吃下的
 
瘦骨伶仃的害虫 
它明天,会有副美丽
 
斑斓的翅膀,从我
——头上飞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7-26 14:49 , Processed in 0.043181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