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北夫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5498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从一数到十(10首)

热度 1已有 601 次阅读2016-11-21 14:34 |系统分类:诗歌| 狗尾巴草, 红花绿叶, 粉碎机, 水仙花, 刹车片

《苍穹下的狗尾巴草》

一个人的心中要飞过去几阵大雁
才肯这样临坡而立
如果蚂蚁不在身边耳语,掸掉脸上的灰尘
如果一双手,没有粗砺地抚摸过它
如果阳光,不向远道而来的西风妥协
它还是一株清香四溢的小草吗
在一丛红花绿叶中
没有人能叫出它的名字
蝴蝶不肯向着它这边扇动翅膀
蜻蜓偶尔在茎前低飞
看它孱弱的样子,又盘亘着飞远
苍穹下的狗尾巴草
没有怨怼,也不刻意孤独
在时光的粉碎机中
它终于能起身,一粒一粒数落着坠入尘土里的果实
像是在分享着细碎的喜悦


《兰水仙》

妖,今夜我就在你的房间
看一盆水仙花,像鹤一样藏起它的吠唳
你一点一点啄我的肉体
你不知道它是残渣吗,你满嘴是血
是从你的脾脏里渗透出来的吗?
一定有人从你的背后抱住了你,像一块刹车片
死死地顶住旋转的车轮
妖,我愿意为你提供炽烈中的熔岩
液态的蛋白
分解于水的矿和盐,愿你妖娆
你要修炼,要和一个虚无中的人决斗
我愿意看到你悲伤——
他夺走了你的贞洁,咬破你的乳头
他像一个幽灵

《从一数到十》

你教我扳指头,数树上的桃子
我数一只,你就摘下一只

从一数到十,是我最先学习的有效数字
爷爷,奶奶,父亲和你,还有我们兄妹六个

数到自己时
我攥紧两只小拳头

我不见了爷爷奶奶,后来是父亲
我的手指头怎么也扳不进手掌心

我哭着,闹着,我要他们
你砍来一捆高粱秸,用纳鞋底的线串起

挂在我的脖子上
我能数更多的数字

我数着高粱秸,把它们从一边拉到另一边
仿佛有很多人,仿佛很多人都是我的亲人


《父亲去了哪儿》

我问萤火虫,是父亲给你扎的灯笼吗
萤火虫飞来,它比父亲更孤单

我问一棵沙枣树,星光下的枣子
还没红透就被人摘去了

父亲去了哪儿
冬天我牵着一头牛出门

雪地里没有草场
我仿佛骑在一匹烈马上

《青苔之恋》

你承认他是一个陡峭的人吗?
仿佛被斧头劈过
不吱一声
他的灵魂悬挂
过于坚硬与冷峻
他曾是一块无色的矿藏
太阳也晒不热他的脊背吗?
为什么要像一只蚯蚓
吃着灰尘
回到单细胞的原生状态
去贴近和修复他?
落叶从天空掉入枯水的井中
像一个沉闷的人在发问


《自拍》

到过山顶的人都会回来
分享自己所见
嶙峋的路印证一次非凡的经历
沉睡于画面的高山绵延起伏,博大而渺远
让人长吁一口气
自拍选在有流水的地方
流水带来的欢乐总是保持鲜活
或是在一块巨石的前面
做一个忍受孤独的人
几千年只做一件事:不断地接受世俗的风化
不断地往身体上抹盐
营造出他的锈蚀,厚重和断裂

《银杏树》

请将这些扇子形状的叶子带走
愿秋风原封不动地保存
请为这些无辜的灵魂抛撒黄钱纸
它们从前像夏虫一样快乐
古刹的钟声为它们祈祷
斑驳的石阶为它们闪烁
当流水涌向川外
高山就是孤儿
大雁从头顶飞过,孤儿在天上
请将白果晒干
将树根切成药片
请将炉火踩灭
走出户外,月光将我们照耀


《山楂树》

秋天里的一群孩子
把荆棘当成柔软的海浪
他们是蝴蝶
有越过病枝和阴霾的本领
在山巅跳跃
一棵山楂树,和所有的灌木一样
低矮,像一个匍匐的人
虔诚地献出心中的玛瑙
一个孩子辨认出了它——
那一种红
像不肯落下的火焰
许多年后在微信朋友圈
他说起那棵山楂树
并没有引起围观
它实在太小了
那时还不懂得爱情
可是它果子的红色依然诡异
像针灸一样扎着他

《在钓台道客运中心》

节日过后,小县城的客运中心
显得颓败与凄冷
钓台道总是拥堵。大货车满载着渣土
像一个体格壮实的劫道者
谁是过江之鲫
谁是切好的萝卜等待快递
中巴的屁股上写着醒目的大字
北去长轩岭,东边木兰湖
向南的公汽像一节一节的甜玉米
都是精神饱满的人啊
转基因一样亢奋
不像我,空提着落落寡欢的中年布囊
即便一路向西,也学不了日头坠入山崖的模式
连续几天的秋雨
我便提前进入了冬季
我身边的美人,也捂着裙摆
抢在我的前面先一步登上了公交


《新十公路》

从钓台道到汉口北
新十公路就像一根跳绳
看你游刃有余,我也蠢蠢欲动
你摊开双掌等我击节
顿时清醒
我为什么要进入你的游戏
我只是一个躲雨的人,斜着身子
贸然钻进树丛。寒冷,胆怯
像一只小老鼠
忍不住掩护自己的下体
任雨水拍拍拍
刷着路面
我搭乘的公汽就像一块乌云
在新十公路上搬运我
飞天的瞬间
我成为乌云的本身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1-24 16:56
你一点一点啄我的肉体
你不知道它是残渣吗,
画风妖艳
回复 北夫 2016-12-1 22:09
平林: 你一点一点啄我的肉体
你不知道它是残渣吗,
画风妖艳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5-29 00:27 , Processed in 0.04692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