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北夫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5498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为夤夜的一场大雨而作》 13首

热度 1已有 1069 次阅读2016-12-28 18:46 |系统分类:诗歌

《为夤夜的一场大雨而作》

大雨还是来了,密集的雨声
像一辆拉着囚犯的卡车驶过大街

我在夜晚做梦,今夜最大的月亮
挂在阔叶林的上空

有什么不可以饶恕。一些人绑住我的手脚,我呼喊,警告你们

我是一个梦中人,可以任意杀死
你们其中的一个,但你们

不可以杀死我。子弹穿过我的胸膛
当我感到痛,感到自己快要死了

就会强迫自己醒来。我一身汗水
像刚从热带雨林回到卧榻


《昨夜的月亮好大好美》

当月亮被刷屏的时候
天空一定有异相

公元2016年11月14日,夜晚
见证百年一遇的大月亮

科学的定义毋庸置疑
黑压压的人群像长了翅膀

那是一颗最后的月亮,一声枪响
惊呆奔赴约会中的飞鸟

刷屏的人刺瞎了双眼
空中坠落乌鸦的羽毛

《杀鱼的过程》

这是在菜市场,而不是在菜市口
杀鱼者戴着胶皮手套

不必蒙面,也不戴头盔
他不像是一个抡着粗短胳膊的刽子手

水池里插着乳白色软管
那是给濒临死亡者的呼吸机

必须留下活口,让它们签字画押
注明被捕的原因:贪食或是围观的路人乙

鱼不畏死,把鱼肚白似的胸膛递上来
说好的,要捐献健康的内脏和鳃

他用排刷把鱼鳞剥下来
就像随手抹去一节莲藕上的泥巴

而就在刚才,他骑着电瓶车
送女儿去借读的学校

他的女儿一下车,就脱离了他
追着她的同伴玩去了


《逃生的路线》

你是否躲得过追杀,你要化妆
混在盲流中,掩饰内心的不安和恐惧
作为地标的建筑物不能庇护你
你要融化在风里,像一粒细沙
嗅着墙根行走。必要时
你得杀死一个同伴,抛出他的尸体
引开围观的人群与注意力
不必同情他,他罪有应得
和你一样,无恒产,无恒心
他嗜血如螨,饮鸩止渴
在第二轮土地确权中就是应该删掉的名字
这样你就应该感到程序的正义
和旷世情怀:杀富济贫,替天行道
一幅鎏金的白旗
在逃亡的路上唯一举起
和打开过的锦囊。无论五花大绑
亦或被乱枪打死,迎面黑压压的人群
亦不会引起过度的骚乱

《爱的人》

想你的时候,会莫名地受到感动
给石头浇水
给睡觉的青虫盖上一片树叶
给巢穴中的小鸟
递上一根牙签
就是在空旷的麦地里一个人守望
秋天把潮湿都带走了
把白云留在山顶
就是让阳光把一条沟壑填满
把一棵树移走
就是为了在冬季里蓄一池雨水


《火山湖》

你愿意在死过一次的地方再死一次吗
此刻的火山湖
像一架鼓风机
吹乱炉膛里的火,和灰烬
我们在佛前念叨
给你戴上紫檀手串
却不敢吻你的手
湖里生活着一种鱼
嗜睡,嗜阴冷
据说是一种飞鸟,前世
没有羽毛,变化而来的
波浪上偶然
浮起一只水怪,黢黑,游离
让人惊悚。似乎要抑制住什么
一千年前的种种不幸?
如同我们
不自觉的投入
又相互厌恶


《要是不下雨就好了》

那一次不是在超市
你困在一个书店,你没有勇气再阅读下去
捧着毛姆的书,给我编短信
“亲,给我个电话吧”
那一刻你多么孤单
对一个远方的人心存幻想
雨真大啊
像一片秸秆被大火焚烧
像鲜艳的鱼摔死在屋顶上
要是不下雨就好了
我就会去武大看樱花,我一个人看
不要你来。我会把我在穹顶上的照片传给你
你会存在空间里吗
你会点赞的
其实我就在看樱花啊
花瓣在泥水中
像失恋,像小小的隐身

《等雪》

好吧,我们一起等雪
你去拾柴
我凿开一座树洞
一座空心的树洞,雷火烧过
无人住居
大雪就要过境
给我们带来世界之外的寒冷

多年的好友不再给你写信
你也羞于向他提及
生命如同槁木
一边腐朽,一边长出奇怪的花束
我不会祝福你
你也不用祝福我
如果不是我引诱
你心中的小翅膀啊
就要在一曲伤感的歌声里长出雏形
或是夭折

大雪就要来了,仿佛一个私生子
来找我们确认:
你们这样等
你们爱过吗?


《灰喜鹊》

你无数次提及,窗口下的灰喜鹊
在你撩开门帘的一刻,应声而飞

它带来一座山谷,一条河流
它现在像一个黑点在天际移动

当女孩蜕变成一名少妇
她怀念半间土墙下怀揣钥匙的男童

红灯笼映照下的合欢花开得鲜艳
灰喜鹊,灰喜鹊,它吃花树上的绒须

《雪事》

昨夜它是暴君
是一架颤抖的失事飞机
在冒烟的天空
在黑色的河流上,带着速冻的漩涡

那些被风卷起的残液
那些即将被拆开的胸脯
谁在病床上瞭望
谁在高潮中坍塌

雪来了,蹑手蹑脚
它是领取神谕的志愿者
抬着担架的救援队,盖住逝者的头颅
也盖住鲜嫩的麦苗


《并不是所有的雪都象征美好》

月黑风高,大雪弥漫
自古都有英雄出场

并不是所有的雪都象征美好
比如一处陷井
比如一个胆小的窃贼

他一定要有擎天本领
承受人间的种种不幸
比如构陷
比如背叛

比如要在大雪覆盖的草场
取他性命的两名狱卒

我尽量把一个故事叙述平静
比如大雪纷飞,一个人迈开双腿
比如移来一场烈火
做他身后燃烧的背景


《和一个镜中人谈爱》

她清晰的眼睛睥睨着我,像是挑逗
她刚刚做完美肤
陷在沙发里,胸脯鼓动着热气

我的意识多么荒谬
仿佛我抚摸的不是她
我吻下去的也不是她的乳沟

仿佛是我移动了一面镜子
发生的即是我看到的
镜像,是在别人的客厅

我无法和一个镜子中的人谈爱
颠簸的镜子里有一个孤注一掷的人
一个勤奋而努力的人,不是我


《刺猬》


当一个人躬身钻进密林,把一堆腐叶挑起
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他在仔细分辨什么
一只野兽的咆哮还是一条昆虫的遗精?
而另一头兴致阑珊,如何得以继续
如何把它低落的情绪从落日的笼罩下勾引出来?
雪当然可以作为一个道具
它掩盖人类肮脏的想法,被冻土与病木
接受。当它像一条苏醒的蛇钻进他的怀里
得有一颗悲悯的心哪,那时候
他空有一个诗人的名分
像一个赶路的农夫,幸运地捡到一布袋金币
如何将一只刺猬的头勾引出来
让它拖着带刺的腹部,仿佛受过凌辱
而侧行,并随时做好卷成一团的打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1-5 16:27
当月亮被刷屏的时候
天空一定有异相
喜欢,脑洞大开
回复 北夫 2017-2-20 22:47
平林: 当月亮被刷屏的时候
天空一定有异相
喜欢,脑洞大开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6 06:39 , Processed in 0.04851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