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春日山行(4月的一组)

热度 1已有 510 次阅读2016-5-6 00:29 |系统分类:诗歌| 飞天, 盘山

春日山行

春天的鸟往高处飞
天光的映衬下,积满水的梯田
给大山解开条条明亮的绷带
扶犁的人,一整天在那里嘿叱叱挥鞭
耕完一层,又转到另一层
重新给牛套上重轭
收工时再把它卸下,扛到自己颈上
我们随着夕阳下山,在盘山公路
那头牛,或许是过于庞大,或许是太疲乏
过了很久,才慢腾腾地让出道来
扑面而来的躁味,让某个忘本的人暗生羞愧
                                     2016-4-14
猎户的底线

在山区,猎户的底线是
让母兽和幼崽活下去
我见过我爷爷,轰趴一头母野猪时
松树脚下沮丧的老脸
我也见过,在林间行走
莫名地,被松果砸瞎一只眼的护林员
山林里有屠戮,有被逼急了的野兔
为保护一窝幼崽咬伤猎狗
山林里也有神灵!我和爷爷去找丢失的狗
举着的火把,忽然被一张毛茸茸的大嘴吹灭
                        2016-4-5
观音寺
                     
山里人知道,观音倒坐着
是恨众生不肯回头
他们把庙修在回头率最高的
古树下或集市旁
外墙也和普通木屋不一样
粉刷得雪白以吸引目光
观音像村里最长寿的阿婆
瘪着嘴,头发焗了茶油般发亮
山神爷更像老村长,尽管死去多年
还像在村民大会上那样吆喝:
站着!你背地做些什么?好大胆还来瞒我
也不想,俺这里轻饶哪个?快回头莫去害人
                                   2016-4-13
土地

我爷爷管他叫土地爷爷
风调雨顺的年份,我父亲
要去庙前烧香嗑头,谢谢他
带来好收成。我儿子,当我们死后
你也要回老家光溜着脚板
去田坎上走一走,接几分地气
我孙子,请你传承我家族的传统
不要信大神,它们高大得摸不着头脑
地位低的掌管的越宽广
拐杖越矮小的,撑起的天空越高 
你看他的庙窄如土灶,容不下擅自闯入的野兽
                                                  2016-4-13
小镇的城隍庙

石狮子在雨里淋着,半蹲半坐
对联在门边贴着,不工,且无韵脚
左边一句,劝慰那些操心的父母
儿女有两种,一种是来讨债的,一种是来还债的
右边一句劝诫婚姻不和的男女
夫妻是缘份,有缘继续过下去,无缘分手也罢了
许多人冒雨走着,小镇上清静了许多
城隍爷在门内立着,老法官一样呵呵
                                       2016-4-11
老中医回忆录

年轻时治过的病例,现在已不常见
小孩子出天花,十个有九个救不活
有人染上麻风,只好赶进山洞
任他自生自灭,就像一只鸡发瘟
祸及全村的鸡鸭。青光眼的钱瞎子
不得不抱着二胡讨口饭吃
若在今天,简单的手术就能复明
饿得全身浮肿的王麻子
进棺材时,霎时萎缩成老丝瓜
他不会相信减肥也可用饥饿疗法
打了一辈子光棍的吴驼背
若让他碰一次女人,染一身性病,也会死得甘心
                                              2016-4-17
老糊涂了

每次回乡,他都向我打探
卫星上天了,什么时候解放台湾
邻里说他老糊涂了,整天神叨
一会儿说,拆毁祠堂时他不在场
一会儿喊冤,为造反派打死的校长
一会儿骂知青办主任是强奸犯
几十年前的事,烙在他心里像流水账:
反右、黑五类,牛鬼蛇神,上山下乡
更多可怕的字眼,他能掰着指头举出来
而我们这些头脑清醒的人,早已彻底遗忘
                                          2016-4-18
清明通话记录

请带个口信给我儿时的伙伴
清明扫墓,别忘了吴驼背
王瘸子、算命的钱瞎子
和脑瘫的三婶,刘聋子及其
相依为命的脑膜炎儿子,哑巴王妈
和被红卫兵逼得跳楼的张郎中
他们都没有后人。请你们
给眼睛看不见的送束光
给耳朵听不见的敲声锣响
给其他人烧些钱去:养好残疾的身子
他们一定很高兴,像那时被我们戏耍时
个个都不较真,似乎还有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2016-4-6
家祭

爹!保佑你的孙子孙女
不生病,不吃药,不打针
保佑我们有饭吃,有衣穿
保佑鸡鸭不发瘟、母猪多产子
父亲念完,母亲又复述一遍
爹!保佑你的孙子孙女
不生病,不吃药,不打针
保佑我们有饭吃,有衣穿
保佑我男人,保佑他白天和晚上
都像牯牛有使不完的劲
那时他俩多么年轻,尤其是母亲
说最后这句时脸色绯红,我们以为是纸钱烧得太近
                                             2016-4-8
守林人

春雨后,竹海里似有千万个亡灵
身披着铠甲从地底里钻出
瞧这揭竿而起的架势,
守林人从未被吓到
见那过于顽劣地
从石头缝里蹦出的尖尖头角
他会毫不怜惜地用脚踩掉
对那窜进坟地里,顶开棺材板的
他会一锄头下去连根掘起
但他年年挖,年年提防,新的一代还是长出来
接过它们父辈的剑戟,此起彼伏,寻仇似的
                                        2016-4-21
铁匠教子

再坚硬的头颅也有服软的时候
几锤子下去,叫它成为锄头
它就只能啃泥土和石头
叫它成为斧头,它就得和树搏斗
每块铁都得接受自己的命运
打铁如打人,行话里
用来比喻做人和锻造人品
你给它灌注温良,它就是顺手的农具
像聪明孝顺的农家孩子
你给它熔入戾气,它就会是一件凶器
一把锅铲、一支铁剪,都可以沾上人血
哪怕是两把菜刀,逼急了,也会杀出一条血路
                                                      2016-4-26
我们应该如此从容地离开人世

大限将至,山里的老人并不慌
人死就如送入地窖里
过冬的一筐红薯
只需从容地备好三件事
请最好的漆匠
漆黑摆放多年的白木棺材
请手艺最好的裁缝
做一套“三腰五领”的寿衣
上身五件,下身三件,只可用布钮扣
外为青衣,内为白衣,清清白白的去托生
最后是去村子内外走个遍
这叫收脚印,像秋风扫落叶
不留丁点痕迹。之后就安静地晒着太阳
坐在屋檐下,慢慢地长出根须,慢慢地抽出新芽
                        2016-4-18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5-10 11:35
人死就如送入地窖里
过冬的一筐红薯
只需从容地备好三件事
能有这样的从容,就十分难得了。
回复 李不嫁 2016-5-13 17:19
谢谢平林,能够从容地活着就不容易了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7-21 14:37 , Processed in 0.04498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