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8月的8首

热度 2已有 824 次阅读2016-8-14 18:44 |系统分类:诗歌

只有遗忘如此迅疾

我们在殡仪馆的草坪上
一边躲避烈日
一边陪朋友,等着领取他父亲的骨灰

自然要谈到生与死
就像阳光下的鸟,试图跳荡着
解释夏日如此苦短
但终究踩不到点子上去
一片树叶该落下时就落下,或者回到更高的枝头

于是说到火化的残忍
但我们的父辈,谁没有烈火中翻滚的经历
什么样的炼狱不能咬牙挺过?

一时无语。我们一上午来这里
鸣炮,奏乐,开完了追悼会,送走了遗体
但死者是谁啊?姓甚名谁?一时竟无人记起
                    
睡在你父亲的床上

山里的夜色来得早
搁下饭碗,狗就不肯往外跑
山里的寒气也来得快
你拿来你父亲的鞋
替我换上,他行医时穿的外套
他的棉衣抵得上一堆柴火
下半夜了,我看到萤火虫敲窗
在他睡过的床上,我感到冷
感到棉被沉重。狗也趴在窗外
像被脚步声惊动,叫一阵,歇一阵
也许是上了年纪,那些天它守着我
寸步不离。它把我身上的气味
认作了早逝的乡村医生:只有他,视你如掌上明珠
                                 
午夜的蝉鸣

午夜的蝉鸣像冤魂索命
一声长,一声短
吱呀吱呀,吱呀,吱呀,吱呀
那一身小小的盔甲
就是一只铁哨子。当它们加足马力
就像开动了国家宣传机器
天论你怎样抗拒
耳膜里只有这声浪凶猛鼓荡
甚至突然静下时,你还会产生幻听
这些蝉,这些泥土里蛰伏七年之久的蝉
这些在黑暗中静待爆发的蝉
这些不惧高空作业的蝉,这些盲目、亢奋的蝉
这些从底层爬上去的群体,要将你掏空,成一只蝉蜕
                            2016-8-2
母亲的家史

饿得眼冒金星的,眼里只有米饭
性饥渴的,把床铺板
敲得嘭嘭响。但愿望实现时
却像大旱中的稻田
遇一场暴雨,禾苗全都蔫了
饿久了的人,看一眼米饭就饱了
打一辈子光棍的,搂着女人会泄气
我外公三年没吃过一顿饱饭
望着半碗红烧肉,咽下了口水
也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他的弟弟,收留了一个逃荒女人
那年月点不起煤油灯,天黑就关门睡觉
无论他怎么像老牛耕地,也没留下星点血脉
                      2016-8-6
我失散的兄弟

种过苎麻的地要休耕
乡下的女人,生过小孩后
要滋养,像来年的麻杆般粗壮
欺负起男人来,更是一窝蜂
在田头三两下扒光衣裤
但对我父亲这类回乡的读书人
却手下留情。特别是那个插队女知青
总乐意和他一起干些轻松活
她的儿子身单力薄,人们在背后指点
说我俩像兄弟。但谁有证据呢?
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
每只蝉都是相像的,每只蝉叫起来都十分凄厉
                   2016-8-12
一棵树

院子里的一棵树死了
从春天到秋天,悄悄掉尽了树叶
直到光秃秃地戳破天空
才引人注目。不愿跪着生的
都有这种无言的静美
就像我初中的英语老师
因信基督而受尽屈辱,但从未低头
前年我们去医院的太平间
接她的遗体。多轻啊,连同那口铁皮棺材
在我们手上如一片树叶
殡仪馆的人小心地贴着标签
像将一件礼物盖上邮戳,寄往她的国、她的上帝
                         2016-8-13
普者黑

彝语的天空下,那些小山包
像刚出笼的窝窝头
仿佛伸出筷子就能夹到
有的人来一趟就不肯走了
在水边开起了彝人客栈
这几乎是无本买卖:
不用花钱,月亮的碎银子铺满湖面
也无须酿酒,湖水喝几口就沉醉
而像我这种后来的人
要是能去乡里谋个副乡长
捡垃圾,截访,作假,也没什么可耻的
越过湖面的野鸭,它们的头领,也是野鸭
                       2016-8-11
深夜出湘西

哪里的夜晚没有光,哪里的人
就睡得早。在湘西
赶尸人背着尸体,趁黑赶路
从末被人撞破他们的秘密
那些山寨至今也未通电
我们在出山的路上
像被大山赶着的一群活人
这里的贫穷把我们逼得
说不出话来。两只正在交配的狗
在车灯的照射下,像A片里的主角
不羞涩,不避让,也不分开
我们在车上看久了,渐渐失去了兴趣
相比厚颜无耻的时代,这一幕,实在是小儿科
                    2016-8-5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8-20 13:39
殡仪馆的人小心地贴着标签
像将一件礼物盖上邮戳,寄往她的国、她的上帝
沧桑的端正,比单纯的端正更珍贵
回复 李不嫁 2016-8-21 16:17
谢谢平林赏读!
回复 东门扫雪 2016-8-24 19:59
普者黑


彝语的天空下,那些小山包
像刚出笼的窝窝头
仿佛伸出筷子就能夹到
有的人来一趟就不肯走了
在水边开起了彝人客栈
这几乎是无本买卖:
不用花钱,月亮的碎银子铺满湖面
也无须酿酒,湖水喝几口就沉醉
而像我这种后来的人
要是能去乡里谋个副乡长
捡垃圾,截访,作假,也没什么可耻的
越过湖面的野鸭,它们的头领,也是野鸭

李兄好诗!
回复 李不嫁 2016-8-25 19:59
谢了,东门扫雪。向你学如何打开想象空间。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4-26 18:11 , Processed in 0.049172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