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菊庵匪石之的个人空间 http://qwe001.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诗生活的主人 下次说一下 评分要扣分的 这是我弟二次说了

日志

(三)天黑了接着来我的自言

已有 215 次阅读2017-8-6 20:56 |系统分类:诗歌


 

 

 

人是生而自由,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卢梭

 

我们这一代,要比以往受到更大的推动去试着探索生活的神秘面孔,着面孔嘴角上堆满微笑,但双眼却是忧伤的

                                    ----*狄尔泰

                   一:

法国帕斯卡尔说:“我们感官察觉任何极端,声音过响令人耳聋,光亮过强令人目眩,距离过远或过近有碍视线”

 

那么我们在说出一些事物的本质或现象,就得努力察觉提高自己的能力,在中间观察两边,不能过强,不能弱小,反正是不能居高临下于事物,因人无法居高临下看自己和万物。我们能力有限极端也就是说某事某物自我根本无法触及,所以极端不可能存在于诗歌中,极端的显现那就是另外一事或一物的开始,那些事或物的开始不是自然之物,而是我们呓想之物或事

 

认识事物的真相要自然中的本性,某一缺陷可以用别的是填补,事实无法伪装(不是绝对的)我们只能立于某一相对的高度,帕斯卡尔有说:“人在自然界中处于一个中项的地位是“无”和“全”之间的一个中项,他对宏观的无穷而言就是虚无,对于微观的虚无就是全体,

 

人在自然界中,世界里都是如此,那么人类的一切艺术都应如此,他也有虚无和全体之分,诗更是他得在某一个高度上说,太低时他成了变形的事物,因而脱离了人的审美,太高他就失去了立体感表达失去了功效,没有了目的,就成一片虚无,不知所云一切就变成一堆无用的词,没有意义可言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0 15:39 , Processed in 0.04542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