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19|回复: 4
收起左侧

纪念在这里发帖三周年,选最近的几首小诗烧一烧

[复制链接]
风方 发表于 2016-6-4 23: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方 于 2018-6-23 00:19 编辑

《绝望》
   ——给X

从无限水,上蹿为欲,远古
循环为意识兵符,为动物界闭了一次关
缓缓款款,在河之畔,日子
接着一个日子,掘开幽远记忆
似沧沧之溟,呼喊在你的黄皮肤,做为深渊标志

月光下划船,一桨一桨,收容呓语、噩梦、幻影
丈量不可能。芸芸生生,放震为奴,耕耘死亡法则
道貌窃取异域的物质岸然,装饰,动物的饥饿原形
左判官,人猿之间,揭开面纱,为肤浅的残忍,定性永劫不复
右判官,卿卿我我,在嘶鸣王国,为马备好草料和水

你瞧,日子临近,你像囚禁于岛上的鹰王
机会,像打湿的翅,深陷墨鱼的浩荡
幸好还有精神活塞,代替你疲倦的手,释放动能
广阔、蔚蓝、光耀、清新——近在眼前的海
仅隔一个,清晰的日子,却让人荒诞一生

一桨一桨,一日一日,水中划,却与海
咫尺天涯
绝望的魅力,恰好是对抗动力
它从数字、物理和灵魂,从本体、道德和精神
聚拢体积和重力,一个人,镜像一段历史,就像一场神话


《远与近》
       ——给火光微语

不停地绕,在一个精神病世态里
混乱的事物割据我,场面上消费我,我根本不想
拿精神和现实对弈,远和近之间,心灵地带
踌躇的词,看着你我发呆
加速度中,远去的有多远?我不得不利用
死亡的形而上说法,为了让那些失去的还属于我们
眼前的他(她),看不到我,我才想到有某种力量
把我禁闭了起来,近有多近——
一秤一秤的虚无,以物质形态,占据生命

我们隔着心灵对话,黑暗的西风
捎来死亡的提醒,远处,一棵杉树燃烧回忆
陷落在都市里,我们差点遗忘了它
那个春夏之交,少年的我们,靠神经官能崇高
二十七年有多远?什么能唤回我们的诗情?
登场吧,燃烧本就是你的语速
你却用投枪和匕首撬开现实,你让我冲
“你看,想象之翅,像树根扎在大地
真实就是这样飞的,天才也是这样飞的”

不晚,我们注定大器晚成
无产阶级蚕食我们,小资产阶级消费我们,中产阶级消磨我们
专制的钢筋混凝土限制我们,末了,金融阴云密布
我们怕破产吗?死亡怕破产吗?
仿佛来自远方的骑士,在近处不断擦火
让这些后生竖子在黑暗角落有多尴尬
熊熊愤怒,传过来已悲凉
明火转为暗火,正密谋一场风暴
把青春的燃烧再席卷过来,干枯之躯,是最好的燃料


《挤出的幽默》

寒冷,已被年轻时欧阳的雪带走
打理时,正是周末,分不清春夏
夜里,要把一大堆升温的承诺卸给礼拜
天亮就可能是莫大的亵渎,因为你
怀抱的是一个国家,一条沙滩上的大白鲨
失业、贬值、孤立,精神重击,歇斯底里
它的公务人员,趁机做了些捕杀泥鳅装置
带滚刀和铁钉的箱子,专逮捕溜出的壮阳食物
因为崔永元毕福剑带队,一揽子统称为挤出的幽默
滑,差不多到头了,水,中途被四下截留
它呼吸急迫,噗嗤噗嗤,我们有理由相信
“老比亚迪,要抛锚了”
它即将停下来的地方,混不下去的词语们在聚集
它们用完忍耐的比喻,眼睛充血
所有美搬得动的事物,移过来填充,但裂口更大
只剩肢解黑夜了,顺便祭奠一下神吧
神宽恕你硬邦邦的顶撞——
“顶你个肺,顶你个屁股,顶你个缺油的国家机器”
这么多国产的精神病跑出来,用更多人类器官
也捂不住四下里翻腾不止的盖子

本来是个观众,现在你直接充了角色
一较真就失眠,乒乒乓乓一气,不进反退
血气,降了一线,起哄的同盟走了
孤独,爬到自我末梢,静观崇高
拖长恐惧阴影
那个硕大的脑袋还在称王,恐吓
可怜的夜,落在林子里,以一种
飞翔姿势,直呼你身内的鸟儿
暴力一直诱惑欲望,多年来,我们一直失算
天的概念范畴内,人就是飞禽走兽
借来的神圣,天外看着我们
亡灵们支撑的良心,天亮就让位于禁忌
哑口、禁言、闷骚,一大堆沉默借口出脱
缺水,缺油——你忘了它一直喝血
你怀抱的,是千年进化的类人妖,不过
也别气馁,黎明前后,正是全面贫血时刻
一些黑色精神和幽默,也已经挤完
东方发白时,它将喝到致命的骨刺


《尤物》

事情不断被风吹回来
接头的火光幽默地微语:“以为
你干掉中国直去美国了”
而我,只是停留在一排金融机器前
不断汇出小额美金,刺探她的消息
多年了,她是美丽的吸金石吗
当初,她爱上中国诗,却被一个中国诗人激怒
一去不返,她说“除非身后天崩地裂”
她喜欢离奇刺激,在美国
她是美金滋养的中国尤物
丰满的英文乳房,被象形文字刺绣
心灵之约,她宁可穿越地球
抛开美国,她说,她是北京和苏州的绝配
这真令人费解,她还说,她爱上我的北京部分
这就像一个不详的阳物
我还没去过苏州,我身上的园林部分
只是一个狩猎场,早已被猎物识破
我的北京部分,像一段阉割的记忆,虽然我
还在絮絮叨叨,早晚会被时间洞穿
即使她返回,也会再次失去耐心
她宁愿模仿一首宋词,在美国弹唱
我们都是政治或文化的尤物
在金钱供养的地球上,以赝品充当抵押物


《熬》》

结束时,再熬一程
熬不出头,却熬塌了心脏
如一座残破的看守所,深陷
日新月异的都市中心
时光荏苒,死之将至,才知道早已被判无期

就像此刻宣判死刑,才想到要死有所值
再熬,就是坚硬的骨头,抡起来
胫骨就是枪棒,头骨就是手雷
江湖笑傲,心沉似铁
何须加热,记忆,就是熔炉


《诗变》

再镇,就得真相出马
金钱时代,任飘乎所以
一些生锈、病变、颓废的词,也不想再卡了
诗,既然羞于现身,那就找个替身
堵住你欲望的缺口
回忆,带着原始的高贵气质
像一位骑士,踏光阴而来

它料不到会被时代排泄出仓,以残渣身份
在语言幻觉里充主体,金黄现实中
只有它——屎——谐音美妙,色彩搭配
物质真相,一坨坨,一堆堆
从光屁股时代,你就吞下他们的食物
坚硬下咽,屈辱地消化,幸好
你的内脏出奇地早慧、自尊、幽默

它利用隐喻、转喻,转化愤怒与觉醒
排泄物,勉强以诗自居
但还没有塑形诗人身份,这些
精神残渣,就暴露了主体的尴尬
现在以屎的物质形态被众人凝视
你只好提起裤子,正好春天来了
马上有一个日子,一群词等你带队上访


《形象》

形象,不顾你的分析
自行闯入,现世的浮图
你随它晕头转向
时间的轮盘,生活的波浪
疯转,起伏,七零八落了,它还
拼命保持曲线
美,真是劫数的妙手

在自己和主体之间,挡一面镜子
它以为钻进镜子,就能自主沉浮了
咫尺天涯,它和身体之间
也垫着许多幻象,它的逼真
自以为能取信镜中事物
直到我把它拽回来
它悲哀的表情,也打劫着我的心


《武汉》

实在无人埋单时,六零后付费
他们还呆在大木箱里,连人带货
想象自己为一艘时光客货轮
在长江中部,一座城市
陷入回忆,终致无法航行
等七零后替代,他们发明了寄生技术
承享时光惯性,类似于滑翔机
围绕这座城市盘旋;八零后九零后呢
是不是已蜕变成蜻蜓和燕子
增添城市的风景动感,凌晨时分
尚能看到他们的影子,像一夜情的
名字,挂在时光的谎言里

武,已是传统,汉是民族
武与汉结盟,是一个城市的荣光
果真,枪声震碎了宁静的夜
顾不上共和真容,放纵百年赝品
流传到诗歌的现代时,语言已性散
城市,越来越昌盛繁荣,而好汉们
口吐醉话,流落到蓝天白云黄鹤杳遁之地
开阔汉口,沦为禁声之地
优雅辞赋,“汉阳造”里破题
一群下岗的中国人在扑克里争吵
我正绞尽脑汁探寻革命的突发性,冷不丁被
一群零零后们,不由分说铲埋进二十世纪


《有女姓翁》

以深陷包圆,美意
还是打了拐,正是她,如一道彩虹
印在苍老背景上
眉清目秀,文静自制
你非得用感觉袭取奇迹
欲望一坨坨,意识一瓢瓢
瓜清水白,专致神秘
美,灵魂的过滤,残渣
淀为真迹,泛起时,是肉体的晕眩
揣摩时间意图,皮肤漂白如帆
品性,浪淘如鹅卵
闭目众说纷纭,扪心自问
人生苦短,斯夜漫长
纵我心冷如霜,量他百年可堪
彩虹之美,终褪于苍茫
世界,再无翁姓之女


《0的圈套》

不写又怎样?不争又如何?
用肚量,扫描人性的幅度
铺天盖地,均是散养状态
有人以超量的蜉蝣文字模拟
我在低谷里,想象蝗灾覆盖过的历史
啃光的存在,剥光的文明
赤裸白光,散发性的诱惑
三百六十度呻吟,只欠一度高潮

乍泄了春光,再进入语言很难
被组装在现实的繁荣,蝇营狗苟,狐假虎威
春夏之交的温度正上爬,而纪念
处在失语中,很多词,不在状态
我一圈一圈绕,不停喊口号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除了0张嘴发笑,我看不出有什么功效
如果我放弃,正好进入0 的圈套


《求证》

时不我待,果断封住一切穴道
恶贯满盈的声音突然打住
耳朵,被远方拽走,求证一场海上风暴
昨夜,它千里来袭,风雨声敲门
退去时,血红花瓣,洒落一地
空中飘荡“妈妈,妈妈”的微弱童音,有悖
风暴的来历,它让万物瑟缩
我一度退避,它曾令我崩溃
“妈妈,妈妈”,像人类外的银针,刺得我心疼
真有威风凛凛的魔头,来自落难天使,隔世传音
征集心灵同盟,“妈妈,妈妈”,反复颠覆,热泪盈眶
人类回忆如血如潮,生出赤子
再无法安居人模狗样,甩掉昂然道貌,此去
路途迢迢,“妈妈,妈妈”,愿声音一路保佑






雷索 发表于 2016-6-6 16: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避免潜在的麻烦,我删掉了第一首。
作为补偿,这个帖子获得精华标识,当然,这其实是应有的待遇。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6-6-12 19: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雷索 发表于 2016-6-6 16:54
为了避免潜在的麻烦,我删掉了第一首。
作为补偿,这个帖子获得精华标识,当然,这其实是应有的待遇。
...

谢谢雷索。
任何权力的善用,是水平,是另一种诗。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8-3-10 20: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赏,学习,问好,,
寒雨 发表于 2018-7-21 19:2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黑暗的西风
捎来死亡的提醒,远处,一棵杉树燃烧回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8-19 11:24 , Processed in 0.25141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