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十鼓诗选 http://shigushixuan.blog.poemlife.com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盛大的蓝里(23首)

热度 1已有 29 次阅读2017-9-12 11:29 |系统分类:诗歌


---------------------------------------------------------------------
盛大的蓝里(23首)
       
             十鼓





○山寺墙上的裂缝


一声佛号,把我带入山来
同时带来墙缝里的鸟
露出的白色羽毛
我瞧见,一朵云也有盘坐乘凉时

伸手进去,里面很窄小
一个诗人的世界
无人理解他要的清风明月

那么问题来了,墙缝外面的星空
是否大于墙缝里面的星空

那只鸟如何感悟
飞出是天
不飞出也是天

有时命运出现两个天空
我们被简单的争夺耗尽肉体
而对虚空的精神
不得相见而抱憾

若墙缝内的鸟暗藏飞翔
看不见秋水之上,白苹向月坐如群僧。

2017.8.9





○熄灭的香炉


熄灭之后。秘密暴露为灰
自始至终没有蝴蝶飞来
只有几只喜鹊
发出芒果登台的叫声

靠近黄昏的蒙古栎,像曾经的把总
还在守着辽远的国度
仓啷啷返身前往点将台

对于我这样怀古的人,眼里没有惊喜
总是悲哀于秋日暖阳的光线
似乎世界全是伤心的脸

那褐色小虫如流放的诗人
看不见风暴中心
在香炉的旧身体上
镌刻的名字丢失头颅已久

我朝拜与不朝拜
寺钟皆用声音录刻下
祈求的人还在锁了的禅房
或早已拾阶而去
空余浅浅石痕贮雨。

2017.8.9





○寺钟在水里扩散声音


月把辉光交于鸟嘴上
发出钟的声音
鸟衔月飞万里关山
我在东北边陲用目光致敬
世间灰烬万物
但凡出世就难逃欲望泼染
向因果俯首
我握紧一棵树尝试撼动
却被野鸽子撞击
捷足而登
山寺的瓦黑如照耀的灯油
软软地不甘。却又从不隐藏风的脏污
寺钟置于高处
势在必得惊动所有求佛人
不要瞌睡。瞌睡的结局是混沌
寺钟是隐于山水的诗人
发出救赎的惊世之语
看山游山,每一座山
都有光普照民间保存善念
只要你经过并且去爱
而不是虚情假意

2017.8.9





○木鱼与麻雀在一起


木鱼在案上落满灰尘
房间黑暗已久
月光像棺材反光
睡在窗外走过的人脸上

夜深人静并不全是坏主意出现
但的确有人变坏
想着生命长生不老

死亡就是舒缓一口气后
忘记站起来安慰哭泣的人
好好的活

那么悔悟必将被悔悟者敲响
落在木鱼身上
提醒走神的人从张望中凝心

麻雀像远离山水的小铺
在木鱼旁边
带着足够的风
等候解衣抚慰停止飞翔的人

有脸红那一刻:
木鱼是乳。

2017.8.10





○秋日山林见蝶诗


暮色里绑紧了足
欲抓住变脸金黄的冷淡
有脊梁的树和无脊梁的灌木
季节安排他们热情消退
只好隐藏起生理的流水
蝴蝶飞在中间
这掉落的星辰
一一用黑色身体接住
保护某些消息震荡着闪耀
和发出黑暗的信号
它扭动的极度痛苦使你决心
离开死亡回忆──
还是那面孔躺在那里
要你去趴到上面
拥抱的叫声淹没死掉的身体
接吻逐步下沉
这回光返照的一刻
人类永远不知道,蝶又一次
在黑暗的聚光中舞蹈,双眼变亮

2017.8.11





○雨水穿过痛苦的槐树


那槐树就快死亡
我听见垂头的呼吸
像极一首诗的诞生
果实因为咳嗽裂开
并分行:
当思想被说出
神秘就开放如暴风雨
诗人并不打伞
要的就是这种瓢泼穿过死亡

那槐树向风倾斜了
也许它想燃烧自己?
请风快些吹干和肆掠
腐烂是绚丽必经的路途

槐树是谁的奴隶
我知道火没有奴使它
现在雨水穿过它瘦弱的身体
带走它体内最后的河流

在它干枯时
就走到痛苦的尽头
像我写出的诗篇
已有火苗在呼喊

2017.8.12





○忍耐帖


逆来顺受其实不是我性格
开始我属于点火就着
后来看到闪电击穿云层
云还是那个不急不慢的样子
偶尔炸下雷
但灰色的村庄依旧守着灰色的山
看着雨后老鹰盘旋
并不在意老鹰对猎物痛下杀手的悲剧
我也就明白了顺其自然
开始习惯观看周边的某些争斗
类似蜘蛛和蝴蝶,蛇与青蛙
并为之忍耐
有些事情就毁在激情和暴躁里
痛彻肺腑的人类早就经历过──
天天数星星吧

2017.8.14





○山上古城


黄昏渐至
风摇蒙古栎闪出了它的样子
看起雄伟却也有些艰难
像磨损了什么痛的无声

月亮啥时慢慢出来
就那样不声不响地看着
既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
像一尾鱼

一只佛法僧飞过
天空闪了闪蓝光
一颗星像古城射出求救的箭头
我沉湎那等待的人埋在何处

2017.8.14





○理想


秋夜被远行的车子撞出光亮
那撕裂的美是我想要的

黑暗里叫着的蛐蛐
整宿不睡眠吗
像一颗流星落在看不见的地方
但它叫着的光芒是我要的
我甚至觉得它是落下的月亮

这有着灾难的美
是我要去触摸的。

2017.8.16





○鹰的孤独


秋天高空的飞鹰
此时竟像一只蚂蚁
盛大的蓝里
爬成了一个黑点
像一个人寂寞时
在纸上画着心里想去的地方
从这个点到另外一个点
那连接的线
有时自己发出火车的鸣叫
有时还画出一群杨树作为站台

而鹰在天空
除了把自己画成蚂蚁
有时还把自己画成喜马拉雅的叫声
垂直无比地尖厉
大雪中瞭望它的朋友和亲人

2017.8.16





○闪烁的苹果


苹果开始闪烁
它是夜晚的灯盏
是一只还未睡眠的喜鹊
在树上瞪你

你望望它,似乎聆听到一种喜悦
就要在秋天的冷空气中
炮台的火一样
照亮不断期望的面孔

其实,秋天是所有的剑出鞘的时刻
那种亮光就是要你驱除污秽

每个人自然都有自己的城
当你站在你的城上
闪烁的苹果
照亮故乡的气味

挥剑吧!
为了你生长的土地
永远挂上苹果的灯盏
为了你爱的人穿过中间
喜鹊的蓝眼睛
它瞄准你
就像烽火之后的宁谧

那种气息绝不是胜利后的困倦
或许是落日的火星
是喉咙里就要汹涌而出的笑声
是就要登上枝头的黎明的底片

2017.8.17





○黑暗中的孤树


不能随便的描述黑暗
而孤树允许你
它是明天的火

黑暗里它是被啄痛的风
摇晃不止
就像我不安于哀伤

曾经有那些日子
失望总会冰一样冷却大脑
却又叫你想念水
简洁的恣肆汪洋

于是轻摇,于是作祟
于是在黑暗里伸展枝头指星
于是体内的河流鼓动
于是有小小的火星越过黑暗的墙

孤树不倒风不止
总要撕破黑暗
放出萤火虫荡弯黑暗。

2017.8.18





○蛛网上的蝴蝶


多么像我。贪玩在春天后
撞上不可见的力量,并手脚麻木
懒懒的生活,形如垂死地挣扎
空有美丽的身体。
未曾像蝴蝶一样纹身
纹身总叫我想到暴力。蝴蝶的美在于
用纹身掩藏起作为杀手的血
难道蝴蝶的血也同人类一样
亦有冷酷,亦有善良?
它用纹身迷惑我们对美的判别
但现在再美也没用了
蝴蝶的冷酷小于蜘蛛的冷酷
这会儿我只看到它的挣扎
并相信此时它仅仅是软弱的善良。

2017.8.19





○星


今晚的星有什么不同,像一只掉群的鸽子
它不落,它在想什么
我想做一只船,却又怕它太沉重
载不动那些乡愁

它定是跟我一样,怀念故乡又惧怕回去
只因那些失礼的过往
害怕见到久别的村庄

它不飞,像滴答雨水一样闪烁的铜铃
是我挂在那里。我正青春还没有弯腰朝拜自己
只顾四周的诱惑,灵魂去了远方

现在我想自己死去,把它换掉
要它夜夜照耀故乡,照耀自己
让走去的亲人都回来,带着大大的苹果
馋疯监视人类的生物,他们到底是谁
为什么给我们这么独特的世界

星总会落在人类中间
和我们一起扇动翅膀
它才是穿越天空渔网的唯一道路

2017.8.19





○灰鹤在叫


夜晚警报突然响起
你什么感觉
像灰鹤在夜的稻田寻找同伴
叫几声后就不见了
而我开始担心它
惊吓了稻田里的假人
他们也许正在月下说着秋天的凉
说着台风和泥石流
说着北方和南方的不同
说着再猛的地震也叫人故土难离
说着跨过中国边界的张牙舞爪的印度人
就该坚决抹掉
而想到这些我被惊吓到了
仿佛听到未来的警报
天空爆发泥石流
所有的星星都滚石一样砸下
遮天蔽日尖啸如一群灰鹤
残肢断臂的假人
依旧努力站在土地上
用力地迈步,用力地伸出手臂。

2017.8.19





○清泉


秋晨静如深山
开窗即闻到麻雀翻动草木的气味
有清泉汩汩流过几块山石
山石是云一样的颜色
泉眼在云后
这神秘的力量很久了
犹如谁的眼睛一直在看你
远方的天空
黑喜鹊的叫声撕扯雷声
一滴滴震颤着落下

一个早行的女人
是褶皱的浅褐色枕巾
她身上的清泉在沉默地流动

2017.8.22





○烟蒂


这熄灭的火
一小截倒掉的教堂
我曾举着它呼吸
在沉默中开始沉默

我曾想到那些被它灼伤的异域人
就想站在他们沉寂山野的孤坟前
像看一只乌鸦枯干的尸体
并在沉默中彻底沉默

2017.8.22





○措温布


说不出还有什么叫我惊讶
她就睡在如此高处
慈祥如母亲
一些远途来的游子
与雁鸣一起欢叫
他们手鞠花朵站在花地中拍照
却不知道已把痛苦在风里煮沸
那些失去头颅的油菜花
依旧不肯倒下命运的身躯
用叶子支撑着对湛蓝湖水的信仰

我看着这长眠的母亲
她安静美丽没有怨语
其实她早已看清这尘世的豪华
以及豪华之下的废墟
我的手轻触进水中
痛苦的波纹就颤栗着远去
我听见大提琴一样的回声
叮嘱着我热爱地球
人类盲目的不是看不到美
而是不能把美留传的更远

我多想留在这里守护
要那些毁掉她身边美的人离开
要失魂落魄的人融入进这蓝色
沉静再不要有分解的痛苦
要天下的僧侣都集中到这里
用梵音把人世的泪水冻结升起
像月亮永远在高处照耀
重逢而不是失去音讯的分离

2017.8.26





○忽视


早晨醒来就心怀很深的恐惧
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你看我穿着花布睡衣
正在电脑前看头条新闻

外面有人说话提高了声调
继而一阵打翻道德地谩骂

我狠狠掐灭了烟头
就像铁锹铲土的声音

时间只是烟火一瞬的事
回忆也可以说已故

某夜相爱的人被墙拦截
在黑暗的一角嘘声完成一幅贴画

2017.8.27





○门


万物都有门进出
我的门在你那里
但我却时常关着
只在被古怪的痛苦所伤
才会打开拥抱你
像被屠杀后的幸存者
那种悲凉
体会过的人都有墓碑般的占领感
你是否愿意青春和我一起
解开并向我敞开梦的光芒
进入你的花园
我在那白的花朵中间不需辨别
就像回到生命的故乡
我年老的体格从逃亡的废墟出来
骨骼重新坚硬
似浆在你门后的水源
命运的清泉使我有一阵异常舒服的默哀
似乎洗尽人生一切的不幸。

2017.9.1





○雪豹


一直在我脑袋里飞跑
在我的森林里射出的子弹一样

其实我没有见过真正的雪豹
只是从电视中看到,黑暗在它身上碎裂

对于我,所有惧怕的事物都是雪豹
包括我的女人突然间喊出的痛

包括丢失后的流泪以及我房屋的敲门声
我从没有向谁解释过害怕的原因是因为它

2017.8.27





○有的回忆是蛇


大脑设想为水槽,夜晚总有声音
在水槽周围的草木中唤你
唤你从火中救出。这个世界谁都可以点火
严重的是点火后的焚烧
有多少我们看不见的火里挣扎
无声无息消灭为荒凉

回忆是有花色的蛇
总提醒你将它从火里救出
啃噬你皮肤一般,掉了一小块又一小块
药物无法使它痊愈

人世,就是重回和触景生情
除了赞颂,回忆使我们祈愿
当你点燃世界新闻的报纸
无辜的人们就在火里顷刻成灰
他们都曾蛇一样扭动,无法察看眼泪

眼泪从来都是回忆的产物
牵引我们思想月亮化为白鹤
落入每一处江河
经过的都别去惊扰

2017.9.3





○凋谢


月亮像落叶一样飘进我的诗句
落叶使我更多想到故乡的群山
在秋天深处
我把自己想成一阵狂风
我走过的地方
所有树木都一起甩下发黄的叶子
群山像一个个刺猬
好似谁一动就缩的更紧
就提前进入了萧瑟的冬天
所有的坟也将显露
我站在他们中间数着自己的年龄
而远方苍郁
我的错觉流水一样穿过
并有习习风声带来很远的白鹭

2017.9.6




-------------------------------------------------------

    简介:十鼓,青年诗人,70后,现居辽宁。诗歌作品见《诗刊》、《天津文学》、《野草》、《青年作家》、《诗林》、《重庆文学》、《特区文学》、《绿风》、《延安文学》、《诗歌月刊》等文学刊物,作品收入《21世纪中国最佳诗歌》、《当代短诗选》、《2016年中国诗歌选》等。某地方杂志诗歌主持。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克文 2017-9-13 21:13
拜读 问好十鼓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6 03:07 , Processed in 0.05026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