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陶杰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4243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古诗重构一组

热度 1已有 9877 次阅读2015-6-12 13:35 |系统分类:诗歌

重构《望江南》

梳梳头,洗洗脸,是为了
让我的影子显得清晰点。
登高须一人。
其实楼不高,但足以
让江上那些船变得和你
毫无关系。你看见它们
突突地开过来又匆匆消失在
茫茫的天际,就算
用一千来计算它们又有什么用呢?
傍晚时分,夕阳,
像一只巨大的眼睛
注视着空荡荡的江面。
落花在追赶流水。你可以用
“我的忧愁是一座岛”来安慰自己。

2015年6月9日

重构《相见欢》

懒得说话。独自登上
一座高楼,寻找
莲花从淤泥里探出水面的感觉。
月亮像个弯钩,正适合
将吊床栓在它的两头。
随便想想,人间就
起风了。梧桐树
像寂寞的女子那样频频掉发。
无处可去,但我时常
像一个将要远行的人那样
从远处将自家的院子
看到秋色乍起,风寒霜重。
最后,我又悄悄地
回去。没有人理解
我想抚摸一只门把手的冲动。

2015年6月10日

重构《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5.12”大地震之后,我长出了
第三只耳朵。我听到
到处都像凄凉的巴山楚水一样
发出崩裂之声。这么多年
原来我只是一个被收养的孩子。
有一天,我站在家乡的老屋前
回忆儿时的自己,就像
回忆一个已故多年的朋友。
每次回来,都有一些人
死了,有一些树,被砍了。
我喜欢奔跑,空着两手跑
不如手拿纸飞机一边奔跑
一边幻想自己是一条跑道。
有时我也幻想自己是一棵树,这样
就不必依赖别人唱歌给自己打气,
或者边喝酒边说再加点燃油。

2015年6月11日

《望江南》 
   温庭筠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洲。

《相见欢》
     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刘禹锡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重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我躺在床上仅仅是因为我
不知道如何应付自己的双手。
如果我老了,或者
病了,就会像一个筐子
因破敝而解决所有问题,没有人会问
那是装什么的。而现在
我将两手藏在被窝里,就像
将一个崭新的篮子搁置不用。
仿佛池塘,只搜集雨声。
老是幻想到一个地方去,比如
轮台,最好是撒哈拉:
让那阵肆虐了亿万年的风
吹吹你的手;握一把黄沙
就像握住整座沙漠的激情和空虚。

2015年4月6日

重构《春夜洛城闻笛》

此刻,空气中充满
焚烧垃圾的味道。
我紧闭门窗,打开唐诗
呼吸长安的空气。
那天晚上,笛音
如花香。李白跟着春风
四处寻找吹笛子的人。
他要找到他,然后
在他的笛声中栽一棵柳树。
他在春风中唱了一首
凄凉的歌,第二天
长安城的樱花全开了。
身在家乡,我也想
唱一首凄凉的歌,我可以
将满大街的口罩想象为樱花绽放。

2015年4月2日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陆游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春夜洛城闻笛》 
            李白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落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重构《约客》

家家户户,大红气球
高高挂。你看见人们
因为雨水滋润他们的气球而欢腾。
池塘空虚,长出青草。
一只只青蛙发疯似的
呱呱地吹着一只更大的气球。
夜深了,你依然等着。
仿佛有一个人会冒着雨
来看你。你想像她所到之处
气球全都噼噼啪啪地炸掉。
凌晨两点,她还是
没有来。你开始用左手和右手
下棋。最后,又让它们
握手言和。世界安静得
只剩一只眼,看灯花垂落,不知所终。

2015年3月25日

重构《江南逢李龟年》

一张我们像扫帚一样熟悉的脸。
今天在张三家碰到,
明天在李四家遇见。
我们的目光从来不会在这张脸上
逗留两秒钟,它像风一样
从上面刮过。除非突然多出一个
我们无法解释的洞,或者
鼻子上挂着个马蜂窝。
眼皮底下好像有一颗痣,但我们
忘了在左边还是在右边。
日出。日落。
花开。花谢。
很多东西,我们渐渐淡忘了。
又是一个春天。在一个
被落花照亮的瞬间,我们
突然发现那张曾经熟悉的脸
就像从一场硝烟中挖出来的亲人的遗照。

2015年4月1日

《约客》
 赵师秀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江南逢李龟年》
           杜甫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重构《逢入京使》

空虚的时候,来一句
“我的家在东方",就像
怕黑的人抱着一只气球睡觉。
东方太辽阔,身在东方
也感觉要走很远才能到达东方。
对于我,思乡之泪
比家更真实,特别是
它让袖管变得湿漉漉的时候。
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我的脑袋
只是一个轻飘飘的气泡。
就算我将这些字写在纸上,
也没有人认得出我的笔迹。
当然,有时我会美滋滋地幻想
这些我在风中的自言自语
也会传到一双大门一样敞开的耳朵里去。

2015年3月23日

重构《滁州西涧》

在水边,顾影自怜,
我看到的是一棵草。
当我忽略这面镜子,以及
镜中晃来晃去的影子,我感觉
我被头上浓密的树荫罩住了。
鸟鸣,来自枝叶深处,
仿佛喷头洒下露珠。
雨后,一场大水
冲走了树上的鸟鸣。那棵树
突然露出通往黄昏的道路。
东南西北,都是通往黄昏的道路。
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
我要去的地方。有如孤舟
忘记渡口,横在茫茫的水面上。

2015年3月24日

《逢入京使》
       岑参

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
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


《滁州西涧》
     韦应物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6-24 08:08
夕阳,
像一只巨大的眼睛
注视着空荡荡的江面。
很细腻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4 16:56 , Processed in 0.047538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