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陶杰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42432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喻体(92—102)

热度 1已有 710 次阅读2016-7-31 16:45 |系统分类:诗歌

喻体(九十二)

 

我连续在三首诗里提到

有时候感觉自己像一只猴子。

事实上,我根本不想

与世隔绝,也不是为了

寻找遗世独立的感觉。

是的,我没长尾巴,但是

我烦。我想在背上大大地写上

“别理我"三个字。这种做法

肯定会招来许多善良的人

将他们嘴里的鸡毛喷到我的脸上。

有人劝我念念佛。

我不行,老是想到

霍金描述的黑洞。掉在那么一个洞里

你连喊一声都来不及。

其实没有人真想成为

一只猴子,但这样能找到

片刻的宁静。我希望不用他们的语言

一伸手就能挠到他们的痒处,要是我

想躲起来,光天化日之下

念一声“芝麻关门”你们就找不到我了。

 

 

喻体(九十三)

 

西瓜甜。苦瓜苦。

老南瓜像老祖母。

吃冬瓜,纯粹是为了

凑数,第一块的味道

和第五块的一模一样。

至于黄瓜,是麻是辣

由不得自己说话。

我舌头小,几种瓜

就把它给瓜分了。

不久前,我在街上

第一次见到了哈密瓜。

圆滚滚的哈密瓜,样子

依然有点傻。但是我

喜欢哈密瓜这个名字。

哈密瓜的密是秘密的密

而不是甜蜜的蜜。

直到今天我都没吃过一块

哈密瓜。我一直忍住不吃。

想想,真好。无聊的时候

我可以自由地想像哈密瓜的味道。

 

 

喻体(九十四)

 

夜里,一场雨淋湿了我,

也用雨声淋湿了江面。

据说那条江,流入了

疆界早已模糊的太平洋。

我自然要想一想

淋湿我的那场雨到底有多辽阔。

第二天早上,我仿佛

从一个孤零零的渡口醒过来。

没有人。只有一座

反复播放鸟鸣的青山。

有时我的影子独自上街

模仿别人吃西瓜。

我说,傻瓜,这样吃

不对。吃西瓜之前

要把手伸到一只深深的瓶子里去。

要是有人非得说这是一种

怪癖,说明你吃到的西瓜

是甜的,说明你不是用影子

吃西瓜。当然,没人敢肯定

用影子吃西瓜的魔术师一定藏在瓶子里。

 

 

喻体(九十五)

 

一个人,两手围拢

紧紧地抱住一根电线杆。

有人走到后面看了看,

没错,就是抱。

你的两手没有被铐住

被拴住。旁边也没有

站着凶神恶煞的人。

这是一根光秃秃的水泥杆子,

就算爬上去,你也

摘不到果子,掏不到鸟窝。

抱住一根废弃不用的电线杆

也不可能把自己和那些

发光发热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你自己也没法解释

为什么要抱着一根电线杆。

抱着电线杆的人太辽阔,不能

用南安慰北,用春

代替冬,低下头,也可以看云。

你是自由的,但被深深地

淹没了。被深渊还是被一片蓝色的海洋

淹没,看心情,基本由自己决定。

 

 

喻体(九十六)

 

一个与众不同的裸体。

不是卧室里的,浴室里的

也不是医院里的,更不是

画报或电影里的。

他是光天化日之下,突然

出现在大街上的一个男子。

他还相当年轻,个子不高

体型匀称。他微笑着

昂着头,像熊一样

从一群穿衣服的人中间走过。

有人帽檐低垂,眉眼虚无。有人

将脑袋折叠在高高竖起的衣领里。

我看见他的老二,像一枚弹头

高高翘起。

那个阴冷的早晨,这个

一丝不挂的疯子,像一块

烧得发红的在街上滚动的铁。

有人仿佛被烙疼了脚,慌忙

跳开。我看到更多的人

影子一样从他身边匆匆飘过。

 

 

喻体(九十七)

 

昨天,我在朋友圈和QQ空间

发了一组图片:

暮光笼罩下的翠树绿水。

“这地方真漂亮!”有人说。

“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嘛!”

我不想扫他们的兴,回复说:

身临其境更美。

眼尖心细的人会发现

每张图片上都有一些小斑点:

一种蚊虫(我不知道

确切的名字),不咬人

但密密麻麻漫天飞舞。

它们细微得只有雷达一样的面部

可以感觉到。它们

撞在我的脸上,随着

我的呼吸钻进我的喉咙,也许

还会深入肺部或更深处。

有一只,骨头一样

卡在我的眼皮和眼球

之间。一只眼流泪并不影响

山水的甜蜜。并且,我看见

一天的太阳都具备夕阳之美。

 

 

喻体(九十八)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

一直是我心向往之的地方。

但在一场十二级的大风中,它的形象

轰然坍塌:庄稼倒伏,大树翻根,天空

不再是生长的方向。

鸟儿们呆在光秃秃的树上,用新鲜的伤口

歌唱。孩子们

坐在没有房顶的教室里

描绘蓝天。没有人提到

昨天的大风和冰雹。今天的天

只有一种颜色,像一个

用蒸馏器过滤过的梦。

要是有人说那是深渊,一把手术刀

就会深深地探进他的喉咙。

我的办法是,在他亮出

手术刀之前,一边敲打脑袋一边发出

“啊啊”的声音,他会笑着

像绕开一堆废墟一样走开。

最妙的是我一装疯就找到了

真实的状态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喊叫声。

 

 

喻体(九十九)

 

这次去山东,火车上

四十多个小时,我和邻座

一句话都没说。

他们都在不停地玩手机,对人

不感兴趣,对一路上

我们遇到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一开始,我想和他们谈谈

暴雨和洪水。一列车上

只有我一个抬头看雨的人

被淋湿,只有我一个

对洪水过敏的人需要求救。

后来火车进入平原,我希望

有人指着远处的地平线

像我一样发出几声感叹。

要是有一个去过泰山的人

和我聊聊泰山,那该多好。

夜深了,我醒着,像一根

被埋在煤炭里的银针:

在洪水里挣扎的姿势也可以

描述为在泰山之巅自由翱翔。

 

 

喻体(一零零)

 

作为一次伤人事件的见证者,

我一次又一次地被问及当时的情形。

比如,杀人的和被杀的

是什么关系?她为何杀人?

其实我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不过是

碰巧经过那里凑凑热闹而已。

在微信朋友圈流传的视频里,我的脸

一闪而过,另外几张图片里

大家茫然的面孔仿佛笼罩在雾里。

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人被她的血

染成了一个鲜艳夺目的人。

我像寻找源头一样在她的身上

寻找伤口。她的右臂上

有一道伤口,但显然

致她于昏迷的还有别的伤。

在她的衣服覆盖的地方,或者

她的体内,还有一处致命伤,

秘而不宣,却无坚不摧。

它正从一个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上帝一样注视着我们这些蒙在鼓里的人。

 

 

喻体(一零)

 

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我终于

到了海边。这是我

第一次看到大海。

我趟过松软的沙滩,走到水边。

按照我的构想,接下来是

抚摸大海蔚蓝的胴体。

但肮脏的泡沫就像大海

分泌的唾液,让人恶心。

后来我小心翼翼地攀过一段礁石

总算如愿以偿地把手插进了水中。

然后,应该跳到海里

游一游。但不行,水温过低,

我被打湿的手臂上

已经出现了警报器一样的荨麻疹。

后来,我一声不响地离开了。

其实我可以大喊几声,或者

痛哭一场:为一个死去的词,也为我

即将以一种走向沙漠的姿势

投身其中的滚滚人流和乌有之乡。

 

 

喻体(一零二)

 

在一次伤人事件的现场,作为旁观者

我曾与凶手有过短暂的对峙。

因为我建议旁边的人赶紧从血泊中

捞出伤者的手机给她的家人打电话。

寒光一闪,行凶者

突然像冷空气一样逼到我的跟前。

一把水果刀指向我,因此变得

无比锋利。她没有用刀

杀我,她用她的目光。

她的刀在她的手中蔫掉以后

她用她的目光继续杀人。

但它伤不了一个陷入昏迷的人,

她要寻找一双和她对视的眼睛。

后来,受害者被救走,

行凶者被带走,人群散去。

血迹被冲洗干净,人们

不再谈论这件事。我不知道

有没有人想起过行凶者眼中的刀子。

我得花点时间淡忘它,将此比作

清除体内的两根刺并不能使之变得更容易。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8-11 12:06
抱住一根废弃不用的电线杆
也不可能把自己和那些
发光发热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想象真的很奇特,如果自由是这首诗的隐喻的喻体,那就是找不到理由的代名词吧
回复 陶杰 2016-8-14 21:04
平林: 抱住一根废弃不用的电线杆
也不可能把自己和那些
发光发热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想象真的很奇特,如果自由是这首诗的隐喻的喻体,那就是找不到理由的代名词 ...
问好平林兄!有时候自由也是一种束缚。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4 16:56 , Processed in 0.05064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