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orchid的个人空间 http://poemlife.com/?7835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忏悔--查尔斯.波德莱尔
2017-3-26 15:41
曾经,放纵的女士--只有一次 你把柔软光亮的手臂 放到我的手臂上(靠在我灵魂的阴面上 这个事情十分突出); 好像刚被铸造出来,一轮金黄色的月亮 夸耀地升起, 夜的壮丽,巴黎睡着了, 像另一条塞纳河般川流不息, 沿着宅子前院,每扇门都走出 留心的猫咪。 像友好的幽灵一般跟随着 &n ...
个人分类: 2017|3 次阅读|0 个评论
多年生植物--肯德拉.坦西亚
2017-3-25 14:39
我童年时代家中的落地窗里 满是门罗镇的杜鹃花, 每一年,六月四日的时候,赐给我们其初开的蓓蕾。 丁香花开在每年四月 树篱上是连续开放的水乡花菜。   ...
个人分类: 2017|9 次阅读|0 个评论
什罗郡的小伙子--E豪斯曼
2017-3-24 14:19
最迷人的树,樱桃树,现在 枝头上挂满了花儿, 伫立的树林旁 复活节前银装素裹。 现在,我的人生七十岁, 二十岁不再来, 七十个春秋减去二十, 我只剩下五十载。 因为在花开时看事物 五十个春秋太匆匆, 我要去那片树林边 看樱桃树上缀满雪。 Loveliest of trees, the cherry now Is hung with bloom along the bough, A ...
个人分类: 2017|1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手很难--托尼.霍格兰德
2017-3-23 15:14
星期五下午,戴维说他放弃了 在斯蒂芬妮非盈利网路的股份。 辛迪宣布她正除掉她全部的丹-薮枝虫, 有人要网球拍或羊毛衫吗? 艾利斯告诉迈克尔她正把自己 &nb ...
个人分类: 2017|8 次阅读|0 个评论
7--温德尔.贝里
2017-3-22 15:20
我是何等奇怪啊 我小时候,自严厉的 权限中学习 变老:无论多么不受注意 我都步入了山坡树林里 崎岖的路径, 艰难跋涉,想着 陡峭的阶梯 湍流,努力这 没有疼痛的艰辛的日子 只考虑工作, 逝去的光,热,我乐意饮过的 凉水 What a wonder I was when I was young, as I learn by the stern privilege of being old: how reg ...
个人分类: 2017|13 次阅读|0 个评论
日程--比利.柯林斯
2017-3-22 15:04
一周的雨之后的一个早晨 太阳透过树枝射下来 射入高大,裸露的窗子。 . 有斑纹的猫在地上打滚, 我能听见你在厨房里 把咖啡豆磨成粉。 一切似乎都特别鲜明 因我知道我们都将死去, 首先是猫,然后是你,然后是我, 接着稍后液化的太阳 就是我憧憬的自然秩序。 但话说回来,你真的从未意识到。 这只猫有很凶猛健康的外表 ...
个人分类: 2017|15 次阅读|0 个评论
提供英式松饼的旅馆--吉姆.道尔
2017-3-22 14:32
如果你曾经吃过一只,你就知道我说的东西: 蒸的软糯糯,缝隙中渗透很多黄油。 起初你生气--你告诉他们黄油涂到边上-- 可是随即你感激吃了它。日复一日 你都吃没有黄油的,现在到了外地,单独出差 住在太热的旅馆房间里, 你感激这些黄油,没有亏欠陌生人 戴着发网,在远方的厨房里厚厚地涂在你的英式松饼上, 把它们卷进一 ...
个人分类: 2017|12 次阅读|0 个评论
深渊--查尔斯.波德莱尔
2017-3-21 17:01
帕斯卡有他的深渊,它和他形影不离。 但深渊就是一切--行动和梦想, 语言,欲望!--谁能数得清呢 恐惧的风让我的血流冰冷! 我转向的每一条路,上通天下通地, 引诱人的可怕的沉默,空间... 夜里上帝用一只知情的手探查 无止境的黑暗上的无尽的梦魇 我回避睡眠,好像它是一个洞 充满了恐惧,主导的上帝知道何处: 我的窗 ...
个人分类: 2017|18 次阅读|0 个评论
即兴厄尔.思科鲁格斯
2017-3-20 15:59
他演奏班卓琴像一名威士忌酒酿造者 在一袋酒糟上割开一条大口子: 娴熟地,以一位匠人的诀窍, 涌出亮金色的难以量化的瀑布 我们尤其被 不分乐节的兰草音乐感动 而且出于一般原则 总是以小见大 表现的流畅优美。 他演奏班卓琴 像一位北卡罗来纳州的小男孩 看着上帝在玉米地上面移动。 He played the banjo like a whiskey ...
个人分类: 2017|17 次阅读|0 个评论
苏珊娜--安妮.波特
2017-3-19 16:31
医院里没有人 能说出 那个叫苏珊娜的 老女人的年龄 我只知道她会说些英语 她是一位移民 来自一个 被军队蹂躏的小国家 因为她没有访客 我会顺便拜访她一下 但她总是睡着 所有我能做的 就是拿出她的梳子 小心翼翼低理清 她纠缠一起的头发 一天她醒来时 我就在她旁边 睁开她漆黑的眼睛 露出令人惊奇的清澈 她看着我,说 ...
个人分类: 2017|13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3-26 19:11 , Processed in 0.047961 second(s), 1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