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李不嫁的银匠铺 http://poemlife.com/?8472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鸡叫三遍(2月的13首)

热度 3已有 878 次阅读2017-3-5 20:12 |系统分类:诗歌

父母在

父母在,天在,地在
我们得以吃上干净的蔬菜
父亲栽的菜苔,见我们回来
喜悦地疯长;我们吃的鸡
是母亲亲手所养,公鸡争鸣
母鸡一如既往地勤奋下蛋
这都得益于城镇化,让他们
在新修的楼外,东一块,西一块
捡得这些空地。每天,他们去忙活
总是一前一后的,老教师空手提着竹篮
后头的老农妇紧迈着碎步
金黄的菜花衬着雪白的脑袋,像兄妹,像两小无猜
                    2017-1-28(农历春节)
鸡叫三遍

鸡叫头遍。我们提着马灯
去猪圈,守候一位临产的母亲
她躺在稻草堆上,后肢间开始流血

鸡叫二遍。一个肉嘟嘟的小脑袋拱了出来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整整十二个
像十二门徒,一落地就顽强地站起

鸡叫三遍。天色微明,村里开始人影晃动
而我像耶稣降生之夜,
那个在马厩里提灯的孩子
因见证了神迹,早已在草丛里酣然入睡
                    2017-2-2
立春日

今天和昨天没有不同
天气阴沉像重感冒
农历描述的图景,诸如
风和日丽、农家播种尚需时日
院子里的茶花却已按捺不住
一树白、一树红,开得乱哄哄的了
我也乱哄哄的了:一大早,女友嚷着分手
此前她从未对未来失去希望
尽管我年老、多病,囊中羞涩
我们的爱,像一粒安眠药,谁也没想过提前醒来
                      2017-2-4
卓娅和舒拉

当苏联已成往事,念念不忘的
是父亲和他那一代人
他们有解不开的俄罗斯情结
我童年时,他就在炉火旁
讲述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深情的姐弟,先后献身苏维埃
卓娅的脸那样年轻美丽
凶残的德寇在绞刑前,逼迫她
赤裸着双脚在雪地上奔跑……
那年冬天,我和弟弟也学着甩掉套鞋
去山坡上滑雪。我揭起棉衣
让他把冻僵的手伸进我的肚皮
他也照样,让我把手贴近他热呼呼的肚皮
                         2017-2-3
喀秋莎

俄罗斯最美丽的少女!
卫国战争和爱情,对一个乡下少年
遥远得像课本里的共产主义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
我放学回家,得赶紧去河边放牛
比我还饥饿的大牲口
眼里除了草,还是草。它们奋力过河
艰难地昂起牛头和犄角
小河淌水,像流逝的岁月
轻松地浮起庞大的,却将弱小者淹没
骑在牛背上,我总看见
淹死的堂弟冲我泼洒水花,露出雪白的乳牙
                    2017-2-26
渐黄昏

渐黄昏,大路上的人越走越少
小路上的人越走越没有
河堤上,几棵柳树止步于
早春明晃晃的水洼前
初露生机的腰身皮肤皲裂
如同从严冬过来的人
被冻掉了脚跟而惧怕每寸泥泞
朝着暮色,一个身影在使劲挥舞锄头
银色的锄头片儿一闪一闪的
仿佛要挖出河流的内脏
一列火车风卷残云般扑过河来
一个趔趄,黄昏的浏阳河抖开身段,猛地抱住桥身
                         2017-2-6
春日偶成

一切都在追赶。天上的鸟
由于飞得太快而甩掉了翅膀
地上的穷人撸起袖子,
恨不得生出翅膀。一年之计
在于春天,他们急于种下希望
让转基因的大豆和玉米
带来好收成,但自己的基因怎么转化
也难以变成富人。国家太急了呀
什么都在雷厉风行,什么都在霹雳手段
像我这种雷打不动的人
出一趟远门定要等到大地如洗
牵上贫寒的妻子,去桃花源里,挨家挨户讨米
                      2017-2-7
夹山寺的树

因为向善的缘故
夹山寺的树争先恐后地
奔向山顶。黄昏的光线
照亮了舍利塔的西边
却让东边的这一面更为阴沉
据说里面供奉的都是高僧
古往今来,总有几根骨头最坚硬
经得住凡间的熔炉烈焰
山顶的桃花也持相同的看法
它们不再聚拢,那里光秃秃的:
亿万年的造山运动,只剩一堆嶙峋的礁石
                      2017-2-3
给孩子喂药

对付一个不肯就范的家伙
他们只需三步,就能让你驯服
你的眼前,药丸已经捣碎
用温水搅匀在调羹里
他们先是甜甜地诱惑你——
喝了它,奖赏一小勺子白糖
如果这招不灵,他们会捏住鼻子
一手掰开嘴,硬生生地灌
你若哗地一口吐出来
会被威胁扔到黑漆漆的门外
黑夜里,狼来了哩,眼睛瞪成绿灯笼
为了克服恐惧,你只得一仰脖子
吞下这人间的苦水,咕咚咚,咕咚咚
                                    2017-2-8
我的朋友杨正城

每个清晨,鸟在窗外撕心裂肺
一如患阿兹海默尔征的父亲
猛烈地拍打床板——
正城啊,运动啦,开大会啊
我的朋友杨正城
立刻翻身下床,牵他到窗前
将影影绰绰的晨练者
当作牛鬼蛇神,给他们安上
一项项莫须有的罪名。这一刻的父亲
癫狂如1968年的文汇报
每个早晨,我的朋友杨正城
配合他演戏,渐渐地,也有些举止痴呆
                                 2017-2-19
利爪

惊呆了,他在父亲的档案里
翻看到当年的效忠信
黑红的血手印,仿佛还透着杀气
惊呆了,他的第一次表忠心
是揪斗单位上的老教授,为了
与他的女儿划清阶级界线
他的皮带抽打得最凶
那对父女当夜就打开了煤气
……惊呆了!如果不是来开死亡证明
注销他的户口,怎能窥视到
这个晚景安详的人,温柔如老猫,深藏着利爪
                                      2017-2-14
松树坡
——(纪念叔父李世应,1945-2017)

我的叔叔去世了,人生百年
他的长辈全都在山上等候
有清末的,有民国的,有内战中的
这么多人啊,估计他也认不过来
只有离他年代最近的面孔
那些新中国成立后
饿死的、早夭的、无钱医治而亡的
他的爷爷奶奶,他的父母,他的姐妹
给他留下了一幕幕人间惨象
此次相聚,就像茂密的松林里
又长出一棵新松,凭彼此的年轮
就能分辨出老幼尊长
他当过兵,自然会抢在亲人前面,抵挡冰雪霜降
                                          2017-2-26
家乡的孩子们

春天的乳燕迫不及待地离巢
家乡的孩子们也都是
翅膀尚未长硬就扑向世界
我很少见到他们这么齐整地
聚集到我叔父的葬礼上
家族的老人所剩无几,他的离世
令山坡上的桃花也悲愤得
提早穿上电力工人的绛色制服
小镇上禁止燃放鞭炮,出殡的队伍
像老人的一生,在电力公司静悄悄的
一眼望过去,身披孝服的孩子们
像夹道相迎的梨花,盛开在薄雾笼罩的早春
                     2017-2-28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7-3-6 21:31
这个晚景安详的人,温柔如老猫,深藏着利爪
特别喜欢《鸡叫三遍》有热情
回复 东门扫雪 2017-3-6 22:12
我们的爱,像一粒安眠药,谁也没想过提前醒来

问好李兄
回复 李满强 2017-3-13 16:37
这些都大好。自由,恣肆,粗粝。都从小视角入手,但里面有一种速度和力量,能震撼读者的心。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5-27 10:31 , Processed in 0.053626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