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执浩:获奖是对我坚持的诗歌美学的肯定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张执浩:获奖是对我坚持的诗歌美学的肯定


2018-09-07


张执浩:获奖是对我坚持的诗歌美学的肯定


  长江日报融媒体8月11日讯(记者周满珍)11日中午,张执浩刚在中国作家网上得知自己获得“鲁奖”的消息,“鲁奖”办公室的通知电话、文学同仁的祝贺电话就陆续打进来。欣悦之余,他向长江日报记者感叹:“获奖的最大意义,是对我这么多年来坚持的诗歌写作美学的肯定,我期待以我和李修文获奖为契机,武汉乃至湖北文学能回归到更饱满的状态,开辟一种新的文学气象。”
  张执浩是武汉市文联专业作家,湖北省作协副主席,《汉诗》执行主编。著有《苦于赞美》《动物之心》《撞身取暖》《宽阔》《高原上的野花》等多部诗集,曾获中国年度诗歌奖、人民文学奖、十月年度诗歌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陈子昂诗歌奖等奖项。
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高原上的野花》出版于2017年底,收录了张执浩1990-2017年创作的诗歌,其中大部分为2013年广受好评、屡获大奖的诗集《宽阔》出版之后所作。张执浩视其为创作生涯中最重要的一本诗集,“我的诗歌观念、诗歌美学,在这本诗集里第一次得到完整呈现。”
  张执浩这几年刻意通过诗歌创作印证、努力营造的诗歌美学,早在获奖之前,就获得业内肯定。其一是从日常生活中汲取诗歌创作的源泉,目击成诗,脱口而出,从随手可见的速写短章中,唤醒被大家遗忘的情感,复活诗歌直面生活的能力;其二是在诗意边缘化和诗意丧失的时代,让诗歌具有亲和力,从貌似鸡毛蒜皮的叙事中,释放积极向上的生活热情。
  为了让整体审美趋于成熟,张执浩刻意与诗坛千人一面的写作模式拉开距离,将诗歌作为声音的艺术,而非思想的载体,将诗和生活过得热气腾腾。他还在日常生活中毫无诗意的地方,捕捉并释放诗意,让诗意的生活和飞扬的人生水乳交融。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诗人合一,读诗如见其人”。
  “我愿意/做一个永不愤世嫉俗的人/像那条来历不明的小溪/我愿意/终日涕泪横流/以此表达我真的愿意/做一个披头散发的老父亲”。谈到兴起,张执浩在电话那头朗诵起和诗集同名的诗作《高原上的野花》,“这首诗创作于2003年,早早暗示了我的诗歌美学走向和人生走向,热烈中带着隐忍。”在对生活的深情凝望里,在对命运的顺从里,张执浩一直塑造着自己的诗歌美学。
  本次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的李修文,与张执浩同是武汉作家,也是“荆门老乡”。张执浩认为,一个“60后”与一个“70后”同时获得“鲁奖”肯定,这对过去以“50后”为主流的湖北文坛带来启示意义,“新一代文学群体正在形成,湖北文学将进入新的时代。”

 




  在8月31日,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山河袈裟》《高原上的野花》研讨会上,张执浩说,“目击成诗”是他最近四年提出的一个观念,他认为,自己不是在写诗,诗在生活中无处不在,诗人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诗指认出来,诗人应该是诗与人合一的状态。
  这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两位作家都收到了众多祝贺声。张执浩说,他特别感动,一位90岁的老者在医院给他和李修文打了电话,这位老人是诗人曾卓的夫人。“我一直都想成为曾卓那样的诗人。想要摆脱一代诗人的命运,比如靠青春写作,只能做半个诗人,到了四五十岁就写不出来了。”他认为,诗歌是声音的艺术,诗人要去寻找自己的音色、音准、音高,让自己最终成为自己。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综合整理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