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仿寄奥古斯都 ◎曾德旷



3.   仿寄奥古斯都

1
我的笔尖战栗着
许多令人恐惧的意象
我有许多事实和理由
需要向你倾诉
但我说给你的
只能是无言的祝福
就像岁月说给田野的
只能是松涛或者鹤唳
2
人们对付我的方法
就是让所有的人
从此以后学会
把希望和信心注入溪流
把心里话说给高山与河流
而这就是一个公民的公民权
或者这是一个大国的自由
3
让人们去议论他们的幸福吧
我的幸福
只能由林间的啄林鸟
在无人理睬的树杆上说出
我愿意像啄木鸟
给所见的一切啄个窟窿
我的大脑已足够坚强
但我为何仍感到失落
4
既然从小在岐视中长大
那就把自己当成一座坟墓
对于生活。我只有投去
无比憎恶的一瞥
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
在猎人的追赶下回头
把绝望的视线
当作命运的投枪
5
道士们练习升天
鸡犬仰头观望
在这片土地上
并没有真正的桃花源
我来到这里已近三年
我再也找不到任何灵感
我的心像干死的竹子
等待着最后的斧刃
6
连日来干旱
一口口水井枯涸
人们忙着四处找水
我寻找活着的意义
我把我的诗
全部写在墓碑上
我把明天当成句号
我没有自己的明天
7
发表与不发表已不重要
写与不写也无所谓
在这个世界上
只有一个声音动听
在芸芸众生中
只有一种人正确
我把自己的语言
统统埋进时间的灰烬
8
我的身边是无边的群山
我将在与英隔绝的孤独中
学会控制说话的欲望
但词语的河流
仍会从握笔的手指间流出
去洗尽那永远
不会引起任何抗议的
命运强加于心灵的阴影
9
日子一个接一个发黑
偈星星溢出视线
我把夜色裁成白纸
我把梦想叫作船
我航行在方块字的岛屿间
拖着命运的犁铧
在阴暗的缝隙中
开垦被诅咒的空格
10
多少年过去了
我仍旧这样一贫如洗
多少年过去了
我仍旧这样默默无闻
但我的心从不后悔
因为就这样赢得自己的性格
因为大地上的人们
一直在卑微而艰辛地活着
11
生活之路
像蜘蛛的网
在堂皇的理由下
四分五裂
一只野兔
在无人的田野上低头
我像一只野兽
躲进了山洞
12
灯吸收自己的光明
暮色中远了
我爬上楼梯
向星星索取黎明
我触摸到的
唯有坚硬的屋顶
而一个国家的词语
从远方运来了墙壁
13
当人人都在谈论9.11事件
我仍旧伫立在田野上
无动于衷。为什么
总是要奢望不朽呢?
我的诗,其实只不过
是蜗牛爬过墙解时
留下的无意义的痕迹—
在无人关注时获利其意义
14
我的诗并不重要
我小小的性命
也不值得任何人去关注
但我现在的感觉
是否仍符合第一次握笔时
对自己许下的承诺——
按自己的内心生活
按生活的本来面目写作
15
一定有一些什么
是命运所无法拒绝的
打开收音机
凡新闻必提“三个代表”
与人说话
不出三句必谈到钱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或者,这就是我们的现实
16
既然有一部分人
把这个世界的好处占尽了
我又何必去强求
那不可能属于我的一切
既然有许多东西
并非由个人来进行选择
那就让我把这样一首小诗
当成自己的生命的一部分
17
电视连续剧的声音
即使在偏僻的山村旮旯
也左右着人们的夜晚
我听着那欢声笑语
我想象着那陶醉的嘴脸
只感到一阵恶心
但我对任何人都无恶意
只是想拒绝平庸
18
我无法在温柔的地方久留
对我而言,家是温情
的集中营,异乡是短兵
相接的流动哨所,而语言
是唯一不用担心会受到
拒绝的避难所,在众叛亲离
求告无门之际,像一条导盲犬
突然回到无助的手中
19
无人敢于揭示的真理
像星空距离地面很远
只有在走过无人的旷野
或者不冒烟的烟囱时
生活,才会向你展示
其残酷之美,而上帝
永远绕阴郁的视线转身
把阴暗的背影留给拒绝
20
在这个世界上
吸血的蚂蝗比比皆是
他们俨然是世界的主人
在人们身边横冲直撞
得意洋洋
而诗人们的血早就被吸干了
从他们的诗中
看不到任何血性
21
有钱就能使鬼推磨
当官就能骑在马上
无钱无官,就只配去写诗
可是诗人算什么东西
他把贫穷与孤独
当成恒久的护身符
他把人类的良心
拿到白纸上展览
22
在上帝创造的奇观中
诗人这一角色
也许是最没有意义
同时最让人可笑的一例
他把疯子与魔鬼的雅号
当成上帝赐予的勋章
他把来自权力身连的微笑
当成可怕的瘟疫
23
我并非格言诗人
也不是哲学家
但我无法停止思考
就像开进隧道的汽车
不会在幽暗的隧道中熄火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但愿这些诗句
不会让你在无言中失笑
24
新世纪的钟声
犹如提前而至的丧钟
让我在战栗中失眠
我既然已经出发
就不怕付出代价
而信手写下的这些诗句
无疑是永不停息的漂流瓶
在时间的汪洋上颠簸
     2001年11月忠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