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写在山地》 ◎曾德旷



《写在山地》

  看见我的人,其实只看见石头
  看见我的人,也看见了雨水
           ———庞培


1
我并非这世界的主人
也不是它阴郁的观察者
而只是一个
无足轻重的过客
多少浮些残酷的生活
让我只能像耗子
或者鬼魂
长期躲进无人光顾的角落
2
对于这个世界
我已经不再有任何不满
对于生活
我也不再有任何期待
我胆怯而敏感的足
刚刚向前迈出几步
就不得不回到
更深处的角落
6
每一次从昏暗的出口
传来人世间的喧哗
我就会感到
情不自禁的激动
可是我弄不懂
这没有来由的联想
究竟属于好奇
还是恐惧
7
有时候,我发现自己是多么矛盾
我其实是一个诗人与小丑的混合物
当我站在一群官员或其他的诗人前
我觉得自己是多么了不起
当我面对一个税务征收员
或一个查户籍的警察,我才发现
在这个世界,我其实是多么无能为力
8
我的世界没有天使陨落
只有星星闪烁,当人们把视线
纷纷投向百货,我那一再令人困惑
的言辞,是否从此会变得更加从容
当我把自己在诗中一再咏唱的
突然在生活中唱响
我的喉咙,是否已多少有些喑哑
而接下去的歌唱是否还有意义
9
在黑暗中睁大眼睛
除了黑暗,又能看见什么
我躺在黑暗中,只听到
耗子的吵闹和秋虫的低唱
而雄鸡又接二连三地报晓
蒙霜的玻璃又渐渐发亮
尚未睡醒的孩子,揉揉眼睛
又走上上学的泥泞小路
10
人们指责我是寄生虫
其实也是在指责他们自己
因为在我看来,诗人的;劳动
应在所有其他人的劳动之上
因为人活着,并非只是为了
在一个有如天文数字一样的
人口总数后,再添上一个
无意义的零,如人们一向所为
11
有进候,我想试忘记
自己地理意义上的祖国
而把人小使用的语言
当成唯一的祖国
但我的阴谋注定会失败
就像约瑟夫·布罗茨基
曾经把美国当成祖国
但他真正的读者依然在俄国
12
在这个时代,诗人们已经忘了
自己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帝
却老是担心
由什么样的皇帝来进行统治
我将一切看在眼里
紧跟一只野兔向田野走去
并县旁若无人地
唱响一支支属于野人的歌
13
二十世纪像个怪物
隔开你我。我躺在被窝中
倾听雨滴像时针一样敲打瓦片
而一堆篝火从旷野烧到枕畔
应该承认,我的幻觉如此美丽
应该承认,我并非懒虫
而是书虫,应该承认
我不应总是如些虚无
14
历史不过是时间的把戏
当历史强行进入
时间也会扭曲变形
让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异乡人
像一个罪人一样感到孤立
而我们的生活,似乎己失去得太多
但是仍有肮脏的手
从纯洁的摇篮伸向坟墓
15
某个春寒料峭的二用月
一个头发花白的农夫
突然歪倒在正扶的犁下
他的猝死,让那正鞭子下
一路前行的水牛回头
由此我多少理解了命运的残酷
而春天的秧苗,仍将蓬勃生长
秋天的野花,仍将漫山开遍
16
我在一再失望后学会的沉默
终于能在午夜滔滔独白
我在生活中一再受到的冷遇
终于能在方块字的大军前凯旋
而世界从来如此
诗人永远是生活的过客
当你找到了你的归宿
诗就很少再来找你说话
17
远山咀嚼着同一条地条线
远方是元法接受的现实
各人各地都有着相同的面孔
而时间像化石制成的假牙
镶嵌在过去和未来之间
时间既不枯萎,又不流动
把一个个无生命的日子
连接成有生命的锁链
18
岁月生性吝啬
却将一堆词的裂缝
递到我的手上
没有任何其他感觉
只有虚无,像没有旗杆
的旗帜,从夜雾中升起
而山月像羞涩的新娘
将一株树的影子移到纸上
19
午夜的狗吠,似乎在提醒
孤独并不可怕
凡在孤独中提升的美
可以加倍弥补
没有同伴一路前行的损失
而诗人不会永远都是隐士
诗人伸向生活剑
除了是破折号,而且将是减号
20
来自新疆的冷空气
让冬天提前进入秋天
这种突然改变的气候
有时让我不适,但是无论
生活在何处,或何种天气下
我依然将会感到孤独
这似乎是时间能提供的
唯一可以得到证实的结局
21
一个三十余岁的农妇卷起裤管
在深秋的水田中犁田
她有一个叫作石头的名字
她有两个正在上小学的女儿
她丈夫长期在贵州打工
我为什么由她想到的是祥林嫂
而不是阿庆嫂,别人为什么
认为我是孔乙己而不是鲁迅
22
耗子在木柜中啃吃粮食
嘎嘎的声音像是诅咒又像赞美 
我不知道,对这样一种小动物
是否应该同情?然而今夜
无论如何让我暂时与其结盟
啊耗子,令人讨厌的耗子
你们是否正是这个时代的诗人们
一直耻于同伍但不得不同伍的同类
23
诗人不是无能代名词
在他陷入混乱的时候
也就是世界自身正陷入混乱的时候
在他不出声的时候
也就是世界自身受到厌抑的时候
他狂歌,他大叫,他痛哭
也只是狂歌,大叫,痛哭
他发疯,也只是疯给自己看
24
月光从瓦片的缝隙漏进
竹楼上一片寂静
我躺在黑暗中
不由得一阵阵战栗
当我从黑暗中起身
企图去纸上捕捉
那藏在月光后的一切
早己像耗子溜利无影无踪
25
这个夜晚多少有些不同
一个影子,顺着我留下的足迹
像鬼魂在午夜前来敲门
当我从黑暗中起来开门
更多的影子涌了进来
当我人椅子上站起来让座
我那习惯就座的面孔
像失手的玻璃杯摔碎在地
26
生活依然在欺骗在中前进
那自称观人的,其实仍是帮凶
那登上舞台的,依然还是野兽
我再一次从幻觉中醒来
将自己严肃的脸庞
投入深不可测的夜色
啊祖国,没有回音的祖国
叫我怎能不再一次发疯
27
几个农民抬着一棵桉树
在田埂上气喘吁吁地行进
为了给“农网改造”让路
那曾经优美的站立于田野的
只能选择倒下
但它倒下得并不悲壮
因为只是被视为
必须受到清理的障碍物
28
当我站在摩天大楼下
想象自己像一个农民
站在田埂上晒太阳
我会觉得做一个农民幸福
当我真的跋涉于泥泞的田埂
或者劳作于烈日下的田野
我才发现,所谓桃花源
其实并非处处都是桃花
29 
帕拉图将诗人逐出理想国
诗人却将他们的诗篇
写在每个天堂的入口
既然优秀的诗人向来受到冷落
我又何必跟别人身后起哄
我的笔,从来就不是
为什么集团所造,我的喉舌
依然将发出自己的声音
30
我的血曾经年轻过
现在依然年轻
而且将继续年轻
但是些刻,请让我将自己
灼热的前额,贴上眼前
这一面镜子,让所有那些
疯狂的念头,像呵在镜上的雾
在感觉的细弦上逐渐冷却
31
时间离开之际
从来不说再见
却将无言的衰怨
通过一又一年的野草呈现
我再一次丧魂失魄地归来
企图找回曾经有过的尊严
但黑暗必将以新的形式
在墓碑无法站立地方蔓延
32
生活是缺少谓语的回文诗
生活的旋涡
依然像没有生殖能力的精子
总是人日子的体内涌出
这世界充斥没有表情的眼睛
和没有思想的头颅
我必须不断出发
去寻找那不曾写进教科书的光荣

       2001年3月忠县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