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桦 ⊙ 死神浮上来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死缓》(9首) ◎木桦



□《幸福生活》

我和房东在厨房里吵架
关于房租
我们不知吵了多少回
这次
我忘了在糖醋白菜里放盐
我很害怕
就抬起头瞥了一眼房东
房东的背后
空荡荡的
什么也没有
要是不瞥上那么一眼
还总觉得那里
有什么东西
突然蹦出来
咬你一口
是啊,我也不想
在性欲猛涨、高潮迭至的时候
想起一棵
烂白菜


□《大象2》

高中还没毕业的石林
在一个小县城里
做鸡
她不知道鸡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
她也不想知道
她把整钱放到盒子里
盒子埋在屋外的葡萄树下面
每周都挖出来一次
见见月光和星光
在所有嫖客中
她惟独不收于重宇的钱
昨天下午,他俩办完事
于重宇说单位里要开会
急着要走
石林就哭了
接着撞开门
一头跳进门前的五里河
从此不见了
石林投河前几天
在她的出租房里
大片的墙皮脱落
烟柱玉焚般
石林坐在河边的青石上
一个下午
她都想看见
一头小母象(闪着白色)
从水底漂上来
可就是不见


□《房子》

在乡下
我看见一个刚刚死去的人
躺在芦苇做的凉席下面
没有乐师来给他敲锣
吹唢呐
在我来之前
他就可能死了
把他身上的凉席
揭下去
就会看见
他头上戴着的
那顶黑毡师爷帽
那帽子,昨天还出现在我的梦里呢
里面钻出了几条
白色的虫子
任凭我怎么叫喊
它们都听不见


□《迷香》

你吻我的时候
就有一个人从窗外
把迷香吹进来
用的是那种老式的竹管子
吹气
发出嗡嗡的声音
我总是强迫自己
记住:你的音容笑貌
胭脂下的嘴唇以及
被其他几窍分割开的两只耳朵
至少不会象你站在月光里
一样模糊
当你张开嘴,露出黑暗的食道
我就知道,我马上就要模糊了
但每次
我都不想模糊的那么快


□《三轮车夫》

甲子年夏天
他拉开车门
让我坐进去
里面黑糊糊的
有四个座位
两个座位是反座
我问他
现在就开车吗
他说,再等一个人
后来,又上来一个
穿红衣服的女大学生
坐到我的对面
晚上8点,车开了
从8点开始算起
到终点的2个小时里
在这辆三轮车上
我不知道
对面的女生是否看到了
与我相反的景色
并且也对我产生那种
颤微微的恐惧


□《魔力》

他们八个人一桌
他们每八个人围成一个圈子
他们之中有屠夫、性病广告张贴者
邻家妹妹、百货公司经理
他们每喝一杯酒,每说一句话
都用上吊的眼光、余光、斜视之光
看着我
站在角落里我
是已经丧母的我
是即将迎来继母的我
这次是在父亲和继母的婚礼上
在他们拍摄的婚宴录象里
我的上镜率竟概过亲生父亲
和继母
我默不出声
静观他们进进出出
暗倒胶片
我深知
我已在16mm胶片的回溯中
拥有了短暂的
魔力


□《死缓》

那是个春天
死刑犯刘平被送到
精神病院检查
医院门口的大树
刚刚泛青
夜里
刘平爬上大树
沿着铁轨
逃到了黑龙江
大山里面

三个月后
刘平被当地警察押解回来
那时,城里正进行着
如火如荼的
扫黄打非活动
死刑犯刘平就被暂时关到了
城北看守所

这一关就是八年
刘平一想起
自己是个死刑犯
心里就发痒
奇痒难当的时候
他就用头撞墙
想想监狱外的妻子
流泪
八年后,刘平才被解决掉
一个枪子儿
打穿了两个脑袋

刘平那娇滴滴的妻子
在家里
一等就是八年


□《轮子》

关红旋的爸爸
总想把我
关进他家的柜子
他想占有我
从此,永远的占有我
突然有一天
我真的失踪了
爸爸妈妈打开了
他家所有的柜门
也没发现我
我不记得
那天我去了哪里
干过什么
那一天
过的很慢
很慢
我总觉得
自己被关在
一个柜子里
隔着柜门
和爸爸妈妈说着
不同的语言


□《猫头鹰》

我5岁那年在老家
用盒子闷死了一只猫
为了不让它跑到
屋后的林子里
为了不让它成为
数年以后的
一只花斑老虎
我把它装进了
一个密封的盒子
买冰混回来的路上
我看见一只鹰
在空中盘旋
不肯离去
我知道
那只猫已经死了
夜里,盒子里还是发出响声
我不由得朝自己下半身
望去
大汗淋漓中
我那只正在发育的睾丸
正轻轻撞击着
另一只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