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养宗 : 2018年6月6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汤养宗 ⊙ 汤养宗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汤养宗 ◎ 2018年6月6首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许多人后来都没了消息》
 
曾经在前面带路的人,说宁愿
去踩地雷的人,怀里
藏一件暗器走向荒野的人
后来,都没了消息。活下来的人
像我,都有点二流,甚至
连二流也够不上
一只蚂蚁进洞后,不知为何
出来后就长出了翅膀
这当中,许多事物已经改换了名称
夜风一疏忽,野草便成了春色
跟着流水,就有了大河。
我经常给了自己一顶莫须有的罪名
喜欢走小巷,为的是
避开被人说:看,这个人还活着
有福的人,还活得这么好
2018-5-12
 
 
《一想到》
 
一想到那些骨子里有严重问题的人
写起字来竟然比我还好
那些坏人,跟国家唱反调的人
借钱不还者,一天不告密就睡不着的
娶的老婆,反而比我们的都漂亮
我就感到那个什么本来是坏的
本来就不可信,或者造物说,就是要这样搭配
有什么办法,有些字老爱写在纸的另一面
看到你,头绑着绑带,就知道你又拿头去撞墙
2018-6-26
 
 
《所有的流水都是那条河的遗产》
 
世事爱翻转,所有的壶都是旧的
最新的,只有正要
出入瓶口与我口的这几口新酒
有许多替身,正在将
这种指认与身份演化成
城南又出新科状元,城北的老榆树
结出了额外的果子
日光之下本来早已没了新事
只有东西南北找到了鸟的翅膀
怪梦纠缠睡不着的遗老
要死要活的大水争走于老河道
他们说流水常新
而再凶猛的流水也只是
这条河流里的遗产
三千里大雾锁大江是新事
过后江面上依然是南来北往的旧船客
不新不旧的,是遍地替身
2018-6-23
 
 
《乌龙》
 
我经历过诸多难以启齿的
背叛:大雁从南岭飞往北江
艾草闻出青葱的味道
敦厚的爬虫突然变成了飞蛾
不见得它们正处在混乱的
临门一脚中,却必然
作用于脚。作用于咱看不住的那一腿。
结局都有点让人脸红
一道弧线往这走往那走,类似于乌龙
2018-6-16
 
 
《火烧山》
 
那日我纵火烧了一座山。十万草木
与一座破败的寺院
虫子无数,在石阶,路脉,树根头
上上下下,这回都无救了
隔山观火的人说,多少年后
终于又有一场决绝
付之一炬便是结局
过后才知空廖,拒绝于世道人心
这座山与放火者都是我自己
前一阵子还与这个人卿卿我我,舍不得
2018-6-10
 
 
《成都》
 
什么地方好?成都。产小皇帝
但出大诗人。这就够了
地势符合快乐活,安乐死,又有天地游
不操一山一水的心
一转身,桌上的麻将胡了。
玩乐就是你的大本营
爱出川去的人与爱喝酒的人只好让他当诗人
让他操心宇宙之变,挂念鸣虫口渴
归天空所管的东西,好像
他也有一份。显得好空阔
2018-6-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