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平 : 《招魂十二章》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章平 ⊙ 章平诗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章平 ◎ 《招魂十二章》



《招魂十二章》

 

 

日未出兮,灵魂丢失,能不能回来身体

思屈原兮,忽见一只乌鸦飞掠眼前漆黑

丢失的天空,拥有何种程度的蓝

才能为我们在人世用来作确切的呼吸

世有混浊,奈何?难道也怨今日之人?

鸷鸟不群兮,你是你内心所丢失

能不能第二次安全返回你自己身体内?!

 

哪儿能找到亲人们?哪儿安宁是宗祠?!

灵光如树林消逝,记不起哪儿恍惚里丢失?

此冷风吹开了你肢体上每扇毛孔的门

四方门外,树有树枝,那些手与脚不能用

虽一只蚂蚁生死,你爬到枝体上召唤另一群蚂蚁

灵魂在哪儿?痛痒无难受,能不能招返?!

 

没有灵魂的人,也想把眼前世界尿一下

暴风雨猛烈些吗?!能不能呼唤夏季的雷暴?!

如转身离开,明丽进入缄默黑暗后沦陷

你丢失灵魂的狂暴者,你也丢失尊严的耐心

老鹰伸出手爪,喃喃说要抓取道之衣领

屈原怎跟随别人起伏,有脚印也不发一语

永恒的求索,堆放在回忆仓库,腐烂去?!

 

 

未腐烂的,紧紧握住手掌心一粒苹果

有哪个谁告诉我,我的灵魂为什么不见了

也找不到我需要的哪个神来告诉我

理想戴镣铐,游维斯奥申集中营,灵魂拖身体

支撑出最后死气泡,走向死亡烟囱

哀且怒,灵魂终是灭寂在假牙国度的锐利里?!

 

不知道在灵魂后面,是不是一座坟墓

另一个不知道,灵魂能否重在坟墓诞生?

中间那许多停顿,仿佛永生在途中

何以纠缠于权势利益,随便交换时间与缘分?

其没有灵魂的石头,能雕刻维纳斯否?

其灵魂不从坟墓挣出,知能孕育良知否?!

 

屈原非树而也有根,永逝之物也有过生日

灵魂已像昏沉太阳,怎么从树体内升起

难道将心变俗以应对,不致穷苦终老?

我逃入墙壁内的灵魂,某一只眼睛

左眼或者右眼,笔直地站立,或消无声息

莫如独自走动,笨拙脚步也摇摇晃晃

或拒绝赞扬而冷漠,没有雨伞到冷雨中漫步

 

 

听盗贼与土匪吵架,都说宰了灵魂

看谁做得干净,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树不能游魂,收到斧头与锯子的威胁

如听绳索咆哮古老敌意,你怎抵抗羞辱?

没有一块赤红狰狞,没有犯过良心罪

何用权力把别人灵魂摆放至猛火上灸烤?!

 

苍蝇爬上灵魂的面孔,要求荣耀与幸福

苍蝇与苍蝇也拿灵魂言说,我会让你幸福?!

你我也像疯子不疯,手握灵魂剃须刀

割下去吗?下巴下面不是河流,是喉管

勇气与耐心,也难躲避无故彼此伤害

天空没有天使,神仙说,你安静地睡吧?!

 

一个人何玩弄另一个人内心深处的灵魂

没有什么比欺骗灵魂更容易让人受伤

怨在低音基础上,成为新生活一部分

生命怎么使用笼子规矩,测量灵魂深浅?

如何消除怯懦,没有另外一款指南针

你独离群生活,持守虚静,就能安度无恙?

 

 

端午又近。有灵魂不得天问,继续思索

被老虎咬了,得疯狗症,朝天空呕吐

疑问里饥渴,煎熬也说磨砺,疼痛应有具有

生命本渴望睡眠,你不能上床睡眠

就有人用恶梦,喝掉灵魂,也说干杯!

手握一把扫帚,扫帚到了,灰尘照例不跑掉

 

灵魂也用护照?灵魂也走边检入口处

停歇拘留那良知警车,就权力豁免签证

谁还保留有思想耳朵,警惕地支起

察到处是不毛之地,砂石堆积无边多荒凉

驱使灌木杂草语言,参与了各种说谎

他们早卖掉自己灵魂,随时可以粉墨登场

 

英明之下,曾机枪扫射,剩无数空洞眼窝

心怎不焦躁,在旅途总撞见假说灵魂

也是透明肌肤,黑头发与黑眼睛

如花似玉美貌,俘获你雄心与意志薄弱

不真实优雅清纯,置身名流间,善弄轻巧

诸多名目,辉煌璀璨,灵魂功效如泻药

 

 

黄金与钻石令其显耀,荣华富贵令其蒙羞

灵魂以其光鲜命运,实难经受一种折磨

空气里,蚊子挤满闲话乱飞,怎体谅真诚

在黑暗日子里,谁能握手过遥远祝福

大司命小司命提携某死魂灵巧说,寻找同路

挪枯燥笔墨,多翻译那心头没有个性字句

 

诱出你又拘捕你,把腐烂与灵魂推搡一起

羽毛也听不见,天使脚步叮咚响声

孥一张白纸与梦睡一起,多说,好兄弟!

既乘上帝打鼾,也挖不到它梦里赞美的词

醒来吗?或在别人眼睛里醒来

或听这拳头与拳头间不可或缺的问候

 

月光底,不能把灵魂挤出一个孔洞

黑夜里,不能把灵魂挤出一块光明

去诸多舞会派对,经常被香水赶跑灵魂

今夜坐这张椅子,不怀念这张椅子

想象未来与荣耀,灵魂消失,能不归零否?

许多灵魂像马那样,站在伤痛里睡觉

 

 

有屈原衣服,被高挂在各式各样墙壁上

又发现,走动的屈原,被路人撞成严重内伤

诸多街道转弯,设计了禁止越界路牌

沉睡在水底的屈原,听到锣鼓也不起身

鼓盆而歌的是庄子。沉睡水底啊,屈原不起身

屈原如伤感怀旧的书,灵魂们没有手翻书

 

有人捡到屈原丢失的手套,楚国没有手套

也说是手套,屈原吃饭散步睡眠的居所

一个狭窄地方,也堪比大地海洋天空宽阔

埋入牛角一座巨大金字塔,法老陵寝下

屈原伸出苍老而颤抖手指,哀周公不能解梦

似是而非的晨曦与烟雾,落一场牌九赌注

 

另一个屈原举鞋子,掷不中有翅膀白月亮

蜡制的翅,夜飞不到高处,开放肉红色罂粟花

挤冬天城市街道公交车,那种拥堵孤独

茫然而又深不可测的眼神,释放蛇妖的温柔

不回答天问,无论穿热情或冰冷鞋子行走

到城墙上发亮,扮演一下历史公开的演说词

 

 

又农历七月十五,鬼节,鬼门关纷纷开

哪儿是在哪里,去哪儿也都护好自己灵魂

如果被来人世旅游的鬼友,带走灵魂

也可能是,你永远也回不到你身体

你身体成了一件物体,在人世续漂流

在亲友眼里,你没有改变,但你不是你

你活下来的,是一个谎谬的荒谬

 

不料真理如此柔弱,都是可丢弃的纸巾

擦拭他们嘴角那贪婪又阴险的笑

你稍做动作,走动了,诸多惊慌天使

那白色尸布,从地狱门洞口飘动被举出

升上天堂的经验,是嗑药迷狂经验

你眼睛没有办法看见自己真实的眼神

苗之不能自拔,无助,垂落惊恐

你心被大地裂口吃过,能带回来汹涌惊恐

 

哦,不能用安宁耳朵,坐听灵魂说话

或走在空旷山谷,听自己脚步声的慎重

这时候,一小块夜深,如铁色黑透

房屋头顶星光不能见,星光在云层头顶

灯光处于附近黑暗街道纠缠而活着

救赎远在松林找一棵可以救赎的松树?!

 

 

在海里,有些鱼有鱼鳞,有些鱼没有鱼鳞

每个活着的人,怎么可能没有灵魂?

没听说黑暗能从心的明亮取走人世风景

曾失去之树林,也从树芽里重新生长?

今夜,有屈原不戴礼帽,从黑暗中匆匆走过

看懂一棵树高于另一棵树之幻觉与想象

坐窗口,可与一座山干杯,与一个大海干杯

 

看到隔壁灯光亮起,光明也不就是天堂

你到达天堂前,不知天堂为何物

如未去过天涯,不知路之曲直,空说从容

捡拾门外走廊旧事脚印,去怀念远古

怎安慰从旮旯挣脱出吃草的灵魂

又怎去说,摇篮甜蜜也有童年甜蜜危机

思屈原也容易十年一过,像熄灭一盏灯火

 

翻看皮夹子,没有钱币,再丢失一次

一生聚集意义,都在皮夹子里否?!

是金子准备卖掉自己,也是意义们乐趣

等候老鼠啃噬诚实落到地面倒影

致以学鸭子,用笨拙脚步缓慢行走

活入红尘喘息,以问能奋为勇士否?!

不与人寻求孤鸟群鸣,以行沉默是金否?!

 

 

灵魂从一棵树的树冠上散开头发

像婴儿从每片树叶睁翠绿眼睛望向天空

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的形体与面容

每个灵魂也都有自己诞生的日期

它不是我们肉体诞生的日期

不在我们眼睛睁开的瞬间诞生于苏醒

 

灵魂也必备一种善良怒吼

以应不时之需

以一串柔弱葡萄,也有粉身碎骨

而后有酿制烈酒的勇气

天地能宽容人世无数狠毒

也必宽容你此尚不完整个性

 

问屈原怎么取悦一个鸟笼存在

与追逐一个未来鸟笼,这不是奇异怪病吗?!

电视机前,魔术师左手换右手行使骗术

屈原封存瓶子内,灵魂怎在瓶子外生龙活虎

没有一种高明医术看见灵魂的空洞

错误记忆,同样根深蒂固,你挥之不去

 

 

灵魂会否用声音发言?会否抬起头?

不知屈原会否一直辩解你我灵魂的羞愧

你像空气的什么事物何以不说话

或灵魂也有弯曲起伏情况,当它发烧发热

我怎么用心的宽度呼唤它回来?

在山顶与水边,时间吞咽未写的历史

遥想下雨时,也只能拥有一片旷野模糊

 

怎么研究一个灵魂?任何一种可能

人世,又有多少人,心可以同一心?

养育灵魂,像养育躺在阳光下那块石头

牛羊们安静吃草,天空有自己怀抱

至看星夜辽阔,一棵树吹四面八方来风

一种日常,万种尊严,依旧有我?

头顶空有月亮,过去的,今夜的,未来的

 

又是一个胆怯又充满好奇的孩子

母亲们知道为孩子准备他与她的摇篮

又是下雪了,不怀疑洁白雪地有路

灵魂能骑马铃薯那憨厚的马匹回来否?!

听有人轻轻敲门。我把火炉烧旺

等春天割草,我也使用像弯月亮那样弯刀

 

十一

 

你斜从槟榔树之旁,如雨中甘蔗叶冒头

脱掉衣服,也脱掉脸皮,走进镜子

自己一重又一重镜子,围困自己灵魂

一切无从开始,骨头疲乏,头发狂妄

不读书,不思茶饭,思想散漫无力

锁而坐书房,空思量,怎解除演技与面具?!

 

丢失或在城市街头?你像地铁站走道乞丐

肮脏超越了纯净,又诞生于沉默幽暗中

你不咆哮、怒吼与尖叫,极力挣扎内心镣铐

缺抱思想?与破碎新闻经验同睡眠

喝茶,吃粗饭菜,灵魂躲落穿久发臭袜子

重新呼唤它,寻找它,与尊严再次苏醒

 

屈原不只淋雨,不只吹风,不只对此束手无策

笃信,眨眼之谎言也逃不掉它最后墓地

你知道的,晨曦也知道,灵魂们

如离真实三寸,真理也就离家千里万里

灵魂不能空洞,空荡荡,你怎穿衣服

生而不悟,天空浩荡荡也不替你穿一件衣服

 

十二

 

怎沉默啊,灵魂!黑暗步入睡眠时间

树林树叶们眼睛,都使用光合闭合黑暗

沉默,深邃的语言,暂因孤独而落陷

病了的沉默啊,应该抱怨,也不能抱怨

洁白如冰雪的事物,洁白也不能见

屈原从尘埃里爬起身,尘埃也是高贵居所

 

河伯东君山鬼无常,面具们纷纷走动

跟随在屈原身后的,今夜不能走出今夜

眼含无数泪珠,到底又弄不清为谁去哭?

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举世皆清你独浊否?

历史变纸上传说,又被放火烧掉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安有皓首之白?

弹冠与振衣,沧浪之水,也是眼前一盆洗脚水

 

魂归来兮,东边与南边没有门可进呀?!

魂归来兮,北边与西边没有门可进呀?!

徘徊四方,你除求索本身还能求得什么?

招具该备,去哪儿寻求一寸土地来安放?!

冬天的暖日,夏夜的凉风,如梦幻影

招魂不返,我悲霜雪具下,你听潮汐相击

招魂不返,超惘惘而遂行,随飘风而难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