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在阳朔(11首)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非亚 ◎ 在阳朔(11首)



在阳朔(11首)

 
 
非亚
 
 
 
《桂花巷青年旅馆》
 
桂花巷青年旅馆
是我去阳朔之前想预定的
一个旅馆
我在网上查阅
看到它的介绍
位于碧莲峰脚下
从西街进去的一条小巷
靠近漓江
有一个晚上
我打电话过去
接电话的
大概是旅馆的女老板
她介绍说
房价大概八十块一间
属于私人客栈类型
有一些双人间和一些床位
很多的大间
我喜欢这种
隐匿在巷子里的气息
一群文学青年在那里出没
讨论
桂花树(如果它有)
它一定会在午夜
在院子里
散发出淡淡的
清香
 
 
 
 
《在阳朔的广侨客栈》
——给徐季冬
 
傍晚你返回柳州了,而我
仍呆在这里,几天山水的生活
转变为一个人的孤独
 
合上门,带上行李,挥手说再见
拜拜,一路顺风,之后我
按上锁,房间顿时
安静下来
然后我
 
来到阳台,天空
在县城上,有一些雨
青石板湿漉漉的,几乎没有人
 
晚上我一个人,坐在之前的饭馆
你曾经坐过的位置,现在空掉了(这意味着
什么呢),时间的消失,一切转瞬
即逝,一些人
不断地,走过前面的街道
 
天,暗下来,我站起,离开,独自一人
又去了山色咖啡馆,在音乐中
我掏出书,年轻的服务生
围着铁炉烤火
这个十一月的初冬,冷空气已经降临
江水奔流,涌向远方
在茶杯冒出的热气中,我的双眼
仿佛正升起一幅山水
 
 
 
 
《在漓江边,早晨》
 
我大概是一只,起得比较早的麻雀吧
但比我还早的
是树木下一群扭动四肢跳舞的妇女和男人
我从中华路出来,朝伏波山走去
然后折返
沿河边
走向下游的象鼻山
在我途径一段河堤的时候
一个妇女
在我的头顶
朝远处开阔的江面
大吼三声
云朵慢慢打开
微风从树叶穿过
河水继续流动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早晨
 
 
 
 
《在阳朔》
 
我去了一个远离城市的地方
那里的山水,对我有一种吸引力
我住在一个小客栈
在阳台,能看见远处的山
和奔流的江水
 
在山色咖啡馆的露天花园,看一本书
长时间沉默之后
又开始说话,讨论其中的一些发现
一首诗与生活的关系
我们,坐在桌子的两侧
像两个语言和结构的分析师
 
几株树木上面,天空,一如既往
它的变化,来自于地心的引力,不,应该是来自于太阳
角落的时间,类似于一只猫
穿过树丛,抓住它
抓住它,抓住
所有引起我注意的声响,好象都在提示
比如,人,汽车,一群放学的孩子
街上的清洁工
 
晚上,沿着滨江路
走向远处的码头,路上
几乎没有人,一个散步者迎面而来
然后消失
江面漆黑,群峰耸立
在灯光的照射下,如同巨大的
蹲伏不动的狮子
 
在这远离朋友的地方,我似乎听到
衣服下面
灵魂的一阵尖叫
 
 
 
 
《桂林火力发电厂》
 
我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怀旧
因为这工厂
跟我们没有半点的联系
我们只是一群青年,被它的破败吸引,然后开车
从外面进来
一个陌生的男孩,嬉笑着
跟在后面
不时在地上炸响一个鞭炮
在发电厂废弃的车间
巨大的水泥构件,像一些站在舞台的武士
大片明亮的光线
从屋顶射进
落在肮脏的地上
我们在里面转了一圈
然后出去
在离车间不远的地方,两根高大的烟囱
一直伸向灰色的天空
 
 
 
 
《是什么令我如此渺小》
 
生命是一次循环,当我知道,并明白
我已经二十,那年在桂林,阳朔,
兴坪,我对着夜晚那可怕的,压迫过来的山脉
在暗淡的街道,想到这样的问题——
是什么令我如此渺小
 
 
 
 
《山山水水》
 
在来到阳朔之前,我……
是混乱的
在车站上车,在巴士坐下
我和周围的人是
……混乱的
在桂林下车,穿过站台,街道,城市是
……混乱的
秋天,收割的田野
裸露的泥土,干旱,以及草木……
是混乱的
我来到县城
女人们涌上来
询问要不要旅馆
或者旅游
而汽车……是混乱的
步行,打三轮
来到安静的客栈
光线
从天井透下,我放下行李
来到天台
站在栏杆旁看周围的风景
错落的屋顶
杂物……是混乱的
然后我们
进入
开始
……
再进入
再开始
谈诗
……
谈诗
不同的看法,观点
像酒杯的碰撞,世界……是
混乱的
夜晚
我坐在街道
角落的一张椅子上
人们来来
往往
脸上的快乐,明显
大于悲伤
第二天,我
去了兴坪
坐竹排
从码头,一直到九马画山
在变幻的山水中
看到了什么
游船
一艘艘地超越我们
阳光从云层透下
我的身边
河水不停涌动
奔腾
我坐在前面
在风中
克制着自己
也许我
有过混乱……的内心
一个不眠之夜
以及堆积在房间角落的一大堆绳子
和问题
但这一刻
山山水水
犹如一幅展开的画卷
用它的沉默
宽阔
重新修整了我的心灵
一块收割的田野
 
 
 
 
 
《孤独之美》
 
我觉得自己,本质上是一个害怕孤独的人
在漓江边的刀锋书店,当朋友过来
向我告辞
我似乎突然,被一种很大的东西吞没,阳光
是什么,树木又是什么
落地玻璃分隔着外面的世界
看上去不那么真实
我拿着两本书
去前台结帐
之后离开
出去
时间在手上开始变得缓慢,天空似乎静止
一种无形的东西开始抓住我
我漫无目的
迈向大街
在下午的某个时刻,在朋友们赶来看望我之前
孤独美得
就像一位护士或大夫
 
 
 
 
 
《王城青年旅馆》
 
我一个人,住在王城青年旅馆
晚上,我总是听到地板
有一种奇怪的声音
我打开灯,起来察看
没发现任何动物
和隐藏的秘密
之后我上床,关灯
再把窗帘拉开一条缝
一些暗淡的光
从外面街道倾泻进来
这个夜晚
初春
北方涌过来的寒冷包围着
城墙和桂花树
我一个人,拉着一个行李箱
来到这个城市
在中华路的一条小街
行人稀少
地面潮湿
我从楼梯上去
拿钥匙开门
之后我一个人
站在房间中间
被灯光照着
墙壁洁白
床又宽又大,两个枕头
等待我深夜的安慰
抚摸
我沉默着
看着自己,好象听到内心深处
有一种咣当咣当的
声音
 
 
 
 
《在山色客栈的楼道见雨中的一株芭蕉》
 
我上楼,看见雨,打在
窗口外的一株芭蕉,它的叶子
翠绿,而
巨大
 
另一次,我从房间下来
在楼梯
和它再次相遇
我站在窗口观察
默默地,向这株芭蕉
致意
 
早晨起床后我离开客栈
走向江边,五月
河水开始上涨
乌云滚向
天边
 
第二天,我从外面返回
雨下得更大
噼里啪啦
上楼梯的瞬间,我又遇见了
这株芭蕉
我站在哪,似乎和它
开始有了一种
对话
 
我知道,在噼里啪啦的雨中,在这个上午
我内心全部的词语
秘密,就是此刻
这株沉默的
芭蕉
 
 
 
 
《就这些,没别的,几乎没有变化》
 
一段时间以来,我感觉自己对一切都感到
迟钝,我似乎卡壳了
在某个时辰某个时间刻度,类似
一个鼓起来然后
又萎缩下去的气泡
我回忆,努力想
最近的事
我去了一次建政路
打的,又去了一家电脑维修店
再折返,又去了一次
建政路,在两个或三个点之间
我来回移动
前两天,我去了阳朔
骑自行车
在乡村小路和公路
穿行
风景大片地
吞没我
我花了一些时间
几乎不敢确认
我有过这样的经历
仿佛眼前的一切
全是假的
全都在一条线上虚构
但又令人震惊地
抓住你
一个雨后的早晨我乘车
前往兴坪
一个很多年前我光顾的小镇
街道上,我左顾右盼
直到江边,发现
风景和山脉
几乎毫无变化地
出现。当船
载着我,驶向
一幅山水
乌云满天,而一些光
从云缝里透露出来
我站在船头
几乎没有什么东西
可以抓住
我被推到一些风中
然后跌落
回来的路上,我想
在从前和现在两个时间之间
我大概丢失了一些东西
没有人提醒
我想契入一块
永恒的肥皂
但这,几乎没有可能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