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诗作(2017年5月)之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 ◎ 伊沙诗作(2017年5月)之二



 
短诗
 
 
《旅途》
 
在旅行大巴中
邻座是一位
失眠症患者
让我睡得
昏死过去
 
 
《公车上》
 
城里人
抱上来一个
城里宝宝
 
乡下人
抱上来一个
乡下宝宝
 
没过多久
两个宝宝
对上眼了
 
城里宝宝
眉飞色舞
手舞足蹈
 
乡下宝宝
面带矜持
十分警觉
 
两个宝宝
形成对峙
车子行进
 
七八站后
乡下宝宝
终于一笑
 
城里宝宝
却没看见
他被其母抱下车去
 
 
《UFO》
 
一群
当代诗人
在青莲
衣冠冢前
祭奠诗仙
低头焚诗
拾头见日
圆形彩虹
环绕太阳
飞速旋转
凌空飞去
 
 
 
《此子当诛》
 
河南杜甫诗歌节
一位来自北京的女诗人
问当地一位办会者
(也是诗人)
河南办诗歌节
为什么不请河南最好的
当代诗人梅花驿
回答道:
"让他再等二十年!"
 
 
 
《我为何爱骂傻屄》
 
据说我的20世纪
还不成熟
我的21世纪
还不如20世纪
 
 
《霸气抑或诚实》
 
NBA前总裁
大卫•斯特恩
毎年给冠军队
颁发奖杯时
都会宣告:
"世界冠军是⋯⋯"
 
那么,奥运会呢?
 
不过是乔丹们的
度假杯
 
 
 
 
《师殇》
 
到了退休之年
还不懂得
胳膊肘朝内拐
去爱自己门生的
职业教师
我见过
我不齿
 
 
 
《土鳖》
 
1981年
第12届世界杯足球赛
亚洲大洋洲区外围赛
中国-新西兰的客场比赛
在奥克兰一座公园球场举行
我在西安的家中
通过12寸黑白电视
看到足球场四周没有看台
观众都坐在绿草覆盖的小山坡上
心想:这是个什么国家呀
连座像样的足球场都盖不起
那一年我15岁
读初中二年级
和我的国家一样
是个刚从沟里头
爬起来的成色十足的土鳖
 
 
 
 
《诗人逻辑》
 
你去了很多地方
没有留下诗
等于白去了
 
你去了很多地方
却写不出它们的区别
也等于白去了
 
你没去过的地方
但却写了它
就算去过了
 
 
 
《恍惚》
 
去超市的路上
经过一个
大排挡
看见一个瘦子
独自豪饮果啤
如果干完一瓶后
他趴在桌子上了
就是我的朋友艾蒿
 
 
 
《熨》
 
当你开始写作
缪斯女神
便伸出其手
用一只熨斗
熨来熨去
将你灵魂
熨得平展
 
 
《大叔见证》
 
年轻时再乖戾的女人
都会有个乖乖的女儿
 
 
《乡村戏台》
 
这里闲时
比忙时多
这里从来
就没闲过
尤其在深夜
 
 
 
《黎明》
 
鸟鸣咬着鸟鸣
咬破黑暗的蛋壳
 
 
 
 
《又见诗城管》
 
母亲节
写母亲的诗刷屏
激起了你的城管之心
去你妈的
受不了也受着
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
也他妈给我受着
 
 
 
 
《食不厌精》
 
七五年的中国
城里掀起家俱热
打造捷克式家俱
成为大家的追求
父亲从山里
搞回点木料
请单位的木工
到家里干活儿
管饭就行
我记得最后一顿饭
有酒(西凤酒)
有菜(花生米)
主食是母亲做的
油泼辣子面
师傅三下五除二
将一大碗面
呼啦啦全吞下肚
母亲问:
"好吃吗?"
师傅答:
"还可以"
臭老九不耻下问:
"有啥缺点没有?"
工老大坦然回答:
"面擀得不够长
还没吃到嘴里就断咧"
 
 
《我曾身处于中国底层》
 
我用一个
郊区农田里摘来的
西红柿
从小伙伴手里
换得一小块
锅盔吃
说明在1972年
在西安贪民窟
东新巷的孩子们中
最饥饿的是我
而不是其他人
这段在《中国往事》中
书写过的被寄养的经历
刻骨铭心
决定了我后来的
诗歌立场
做人之道
 
 
 
《右派分子》
 
假如没有反右运动
北大西语系毕业生
怎么可能
流落到西安的中学里
教我们英语
假如没有反右运动
北大数学系毕业生
怎么可能
连教我们的资格都没有
流落到隔壁的普通中学
教他们数学
他们是最好的中学老师
(好得有点过分)
是可悲时代的典型人物
后者已被我写进《迷乱》
前者将在《中国往事2》中
粉墨登场
 
 
 
《赞美》
 
《新诗典》创办初年
新人辈出如鲤鱼跃龙门
骂我者给出的理由是:
"主要是他没什么朋友"
 
 
 
 
 
《教育论》
 
什么是好的教育
 
绝大多数受教者
配不上
对不起的教育
 
譬如:1980年代
我在北师大中文系
所受的教育
 
譬如:1993年以来
我在西外讲台上
所施的教育
 
浪费率至高的教育
 
 
 
《中国武术》
 
王旗被少体校
武术队选中了
他第一次回家
我便约了架
在我们父母
共同的单位
白天闲置的
公共澡堂
他像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