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野蛮行径》等7首 ◎金辉



《野蛮行径》


现在我想:
结婚应该算作标记之一。
孤身一人的时候,
我常常用忍饥挨饿
和彻夜不眠地读书,
这样的野蛮行径来表达忧郁。
结婚后,我偶尔读书,
但是会不停地吃,
像个野蛮人那样,
十年间把自己吃成了
可憎的胖子。但是
我依然忧郁。



《秋日帖》

当我偶为余生伤感,
好像怀念一件旧衣裳,或许
今年秋天还可以穿。
那是一件寒衣,来自五月。
这是九月,几乎可以遥望。
那缕十二月的烟火,好像
一束闪电,被两只蝴蝶同时抓住,
一触又马上分开。

(和王天武和李建新)

《野外诗》


我所言说的野外就是途中。
有时候会下一场雨,这对就要收割的
玉米算不得帮助,倒是让早熟的
草籽们开始发芽。想想今年秋天,
还真是发生了几件有意思的事。
先是刺玫再次开出了两三朵花,
比起端午时的花色显得凝重。然后是
银杏的根部开始发出嫩芽,几天后
又抽成了幼枝。还有就是天上的飞机
开始比一架更多,每天傍晚时在低空
打着哈欠。那些云朵是秋天特有的。
有时候,我真想拥有睡莲一样的
睡眠,在水塘里开一朵闭一朵。
但是我还有更远的路要走,真想就这样
一直走到天空的高远的蓝色里去。


《沉重诗》


八月的一天,
在其中的一棵榆树下,
我为思考“不是”和“就是”间的
选择关系而忘神。比如此刻,
我“不是”在思考,“就是”在感受。
我“不是”在自我里,“就是”在忘我里。
“不是”要下雨了,“就是”禁不住要下雨了。
林地间渐渐有了尘土的气味。
一片榆叶落下来,又从我的身上落到地面,
“不是”叶子多么轻巧,“就是”我多么沉重。

《上学记》

我女儿今天去她的小学报到,
就要开始她一年级的生活,并背回来
一大堆课本。“老师说只要学好
其中的两门,其余的如《道德与法制》
《科学》《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等等,
简单了解就可以……”但是我能感受到,
她并不为此感到快乐。我离开这个职业
已经多年,实在没什么经验可以告诉她,
所以我不能说除了《语文》和《数学》,
其余的也要学好。我祖父擅长制造土铳,
在解放前把手艺传给了我父亲,但是我父亲
至今没有造出一把。我父亲曾经教我
如何驾驭一辆马车,但是我已经有了自己的
汽车。所以,在你学到《历史》时,要努力
知道一百年内的掌故,以此来判断未来
将会怎样。其余的,简单了解就可以……


《不去阅读甚至万物的生长都是停止的》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
而我的那些书,还是刚搬来时的样子,
一直未能整理,一直未能摩挲。
今日休息一天,房子里又空又静,
浏览着那些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我甚至还能一一忆起它们的来历。
此刻我感觉,不去阅读甚至万物的生长
都是停止的。它仅仅纪念了我的一段
灵魂,一段饥饿的日子,一截树桩。
春天时,我会从上面折下一段柳笛……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出自苏轼的《寒食帖》,又名《黄州寒食诗帖》或《黄州寒食帖》。


《我年轻时常常割错垄》

我年轻时干过不多的农活
难免生疏。秋收时常常割错了垄
过后再把对等的高粱穗还给人家
我父亲却能从几十顷雷同的结穗里
分辨出哪些是外来品种,哪些是本地品种
我读了书以后就留在了一个
陌生的城市。忽然一个时期
我强烈地想安装一部固定电话
但是电话局的接线员告诉我
我不是本地人
我不是本地的身份证号码
我不能申请一个固定电话号码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
我这个外来品种曾经和一个本地姑娘
同居又分手,恶行累累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