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 ⊙ 收起手足的舞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湖山十二首(组诗) ◎张永伟



桃花扇
——给津渡

当我走过半晕的银杏,
它正摇落黄色的折扇。
我再次停下来——
内心充满初酒的伤感。

旁边的合欢树,曾经有着
粉红而弯曲的睫毛,
小鸟也爱着她。不过这会儿,
她多像衰老的玛丽娜。

前天夜里,扶桑和不遇
都在说,希望有一个扇中世界:
每天早晨,蝴蝶
对着花丛喊:津渡。津渡——

一只戴眼镜的渡鸦,
探出脑袋,嘘,我在给她拍照。
我想,我们都喜欢
传说的故事,唐寅,桃花坞。

不过,我也喜欢蝴蝶的话,
她说,梦醒之后,
也许在同一只松鼠身体里:
你是肝,我就是那颗小胆。

2016,9,30酒后

梦游
——给张典

是的,你比梦游的中国
多了一份坚定。你说——
我叫姚国权,永远维护
那棵树,还有她数千片叶子。

平湖的月亮,比酒壶
略小了一点。
想起保罗.艾吕雅,多米尼克——
忧愁的细线正穿过针眼。

当然,这与白河无关。
还有汉画上的鱼群,
拉着河伯与旧国:新的芝麻王
有一颗泼墨的雄心。

米丁说:张典的月亮,
比风明亮,还有朱家角——
几碟小菜,一寺春月。

路过南阳的火车,并没有
赶上夏天的速度。
我们也一样:一边喝酒,一边骂,
有时候也赞美一下梦一般的过去。

2018,5,28酒后
 

葫芦画
——给卲仙人风华

细腰的葫芦,一个安第斯
山间的少女。
等待着太阳,清凉的果球:
胡安,啤酒,鲁尔福。

她在雕花的银河,低声
自语——没有仙人的树,
轻轻锻打湖山——
一叶秋,一个虚胖的夏天。 

而风,栖落在梧桐枝上,
比月亮高了。高出
一个国家的黑暗。高出了
银河断弦的昨天。

葫芦在波浪间起伏,
认出了路人,绿树间的山水。
美丽的泡沫,在永恒地碎裂——
而我们完好如一个梦幻。

201883酒后






在湖山中间
—— 给高岭

在即将消失的蝉声里,
树叶还亮着。
还有那个在人群中戴帽子的人——
当然,他不是秃头歌女。

在上帝的餐桌上,没有羔羊,
没有茶豆。只有羊杂
和几杯小酒。而在湖山——
蟋蟀正在演奏年轻的莫扎特。

如果一直这么写,风
就停了。而不阅读的青草,
也不像是真正的自己——穿风衣的
豆娘适时飞过水面。

在星辰的间隙,我们
敲打着石头。沿着旧湖的岸边,
沿着音乐的阶梯——
高树与山岭骑上了风雨的马匹。

2018,8,4酒中,后作

想马河畔
——给臧北

绿苔开门时,核桃树
还在沉思。初秋的风,
闪耀在她的睫毛上。灯管的细雨
缓缓洒落。石头在此刻起身。

那些生与死的绿魂,在树叶上摇曳——
等待着带葡萄的神仙,等待着
一个走失的人。而他早已穿过
树身,走进了另一处黑暗。

在星辰滚动的峡谷,你忽然想起
王蔷,那美若胡杨的故事:一只仙鹤,
一头蓝色的海豚。一切都冻结在
回头的那个瞬间。

在绿色的核桃枝上,你听到了
叮当的门神,作为尘世的旁观者,
他依然独立。他早已把手中的刀剑
换成了酒壶,一卷记载石头的旧书。

2018,8,14微酒后

哈萨克的黎明
——给育邦

哈萨克在阳光中起伏,
我们玩着卡尔维诺的木片。
在风雨中忘记自己的沙粒,也有几颗
明灭在漆黑的土地。

不过,从如方山到哈萨克斯坦,
云朵还是幸福的。尽管有时,
也会像雷雨那样震颤。哦,初秋的
月亮,多像你看到的哈萨克少女。

在另外一个地方,树叶
正在打扫房间,迎接那些逝去的故人:
博尔赫斯,卡夫卡,旧梦中的叶芝。
天蓝色的风在窗口静立。

黑白世界的梦中,花枝摇晃——
你像一棵枫杨,在身体里飞翔。
美丽的哈萨克少女,总会在以后的日子来访,
一阵阵波浪,撞击你那恍惚的木窗。

2018,8,15

从书页到江湖
——给米丁

高低的酒杯,只是为了让我们
返回自己:一个空巢,
一堆被焚烧无数次的灰烬。
两只牵手的小鸟,落在你的左肩。

从书页到江湖,有一条
神秘的小径。你仅仅交出了一块
生满青草的石头。桔子落了,
他依旧不是另一个自己。

在快速凋落的夏天,每个人
都不是最佳的骑手。
在微微发黄的松针间:悬空的衣服
眺望着海盐,上海滩。

摆脱的树干,回忆着雪花。
红色的印第安人再次闯进祖先的麦田:
我是米丁,不,我不是自己。
一面独自焚烧的旗帜,冒着青烟。

2018,8,16酒后

梧桐
——给苏野


野外的梧桐,考验你的才华。
在一只夜莺的提名中,
鸽子已落上异国的树枝:
没人熟悉的新船。

此刻的诗人,多像明天的单身汉——
一个被迫生育的
孩子。他优雅地合上书,
看了看焦躁的太阳。

在同里的溪水边,
湖山的黑发越来越旺。
我喜欢这个词——
卡夫卡,不在身边的星辰。

你不是砂女,也不是
那个失踪的男人。在上帝的笔尖,
并非不发一言。在堆满书籍的房间
研究风云,逗弄着二宝。

2018,8,17

敏豪森的月亮
——给徐立峰

词语和建筑,都有一个迷宫。
你开着露滴小车,
在砂砾间穿行。鸣沙山的女孩,
刚好吹进你的旧址。

驮星光的骆驼,也驮着尘埃。
那么多人信赖它,和
一峰清泉。只有他知道,
内心的树林,已变成枯木。

从乘客的角度看,他还没有来。
在灰暗的天空中,摇晃着
树叶耳环。直到你醒在砂石枕畔:
蜻蜓与蜗牛蓝若梦幻。

说起猎人,我们都在城堡的外边:
过路的草木,渴望一朵野花。
你用你小说的绳子编缀着钻石——
并奋勇地把它抛向敏豪森的月亮。

2018,8,18

在情色的草木中
——给五木

那么多人,在情色的草木中。
没有人。一个热病的胖子
翻阅着虚假的江湖——
在旧日的山顶,独自徘徊。

缺页的的《神曲》,长满
旺盛的草木。他就是
她自己:贩毒者,土匪,
无所适从的平民。狗尾草的炼狱。

鱼杂狗碎,皆可下酒。
你拖着胖大的身体,走来走去——
仿佛落日遗忘的行李箱,
装满一肚子虚无的红光。

每一条河,都有一个清亮的过去。
在隐身的书斋:你骑着乱石的
麋鹿,奔跑于想象的青崖——
一个被屠之人,自称为屠夫。

2018,8,19


湖山春
——给董迎春

蓬勃草树,青牛额头。
在不同的山中,我们饮着:
竹林昏黑,满院儿女照亮
一条花溪。

银色佩剑,跟随着你——
云游的广西:青篱弟子,
蝴蝶扇。偶尔发怒的明镜,
牵着群山,一道闪电。

手工英国酒,懂得冬天
的房间。快马飞来柔软的草原——
美利坚。开新路的风
也闯进校园,迎接月亮博士。

远远看见,青衣小舟穿过浪花——
借助童音,航行于
涂鸦的天穹。在上帝的
玻璃窗外:没有一个逗点。

2018,8,21

八大山人

我们一边喝酒,
一边谈诗。
在暖气管的咕噜声里,
斟酌着现实的节奏和韵脚。
有一会儿,我们几乎谈到了隐居。
你用略带伤感的语调回忆起
石人山的杜鹃,在泉缝里
吐水泡的鱼——那些正在消失的,
半仙老范,还有他山间的窝居。
多年以前你曾在那儿借宿一晚。
我又想起,在我的办公桌上,
在书籍,稿纸,和宣传单
之间,你被复制成册,
像一株腊梅,隐身于墨色。
当然,我们还谈了很多
别的事情。从北到南,
一簇簇火焰,舔着
往昔的木柴,杯盏,大理石桌面。
朋友的移动电话响了,
一根无形的线,把他
扯到了那头儿。我有意无意间
拨弄着勺子和瓷盘。
小时侯,我一直以为
你是八个人。如今,终于看清了:
嗬,比八个还多,
旷大的身影后面,跟随着
一条大河,两岸青烟。

1999,12,15
2002,3,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