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向人类的2001年9月挥手》(3首) ◎非亚






 

《向人类的2001年9月挥手》

在两幢住宅之间看见同事扛一箱苹果走过
我想了想,这个人类历史上必须记住的9月
还有两天就结束了

在浴室里我赤身裸体,低头用冷水冲泡沫时我想了想
这个美好的初秋的9月,像火车,就要结束它的
旅行了

当我套上T恤,坐在沙发,喝一杯茶,我也许真的
要在一扇窗口中,伸出手,向人类的2001年9月挥手

向9月11日在飞机的撞击中轰然倒塌的纽约世贸大厦挥手
向一瞬间成为烟尘的4000多灵魂挥手

向两幢世界建筑史上的巨无霸挥手

太强烈了
强烈得有点不知所措
强烈得要让赞美过9月的杂种们闭嘴

强烈得我必须在纸上写写画画
 
我想起白天的街道,人照走,车照开
阳光还是那样,平静地
落在地上

2001,9,28.


《9月或10月:人类两个与死亡有关的镜头》

1
两幢大楼垮了,在一个叫美国,叫纽约,叫曼哈顿的地方
在一个叫中国,叫广西,叫华东路39号的大楼内
一群青年,正围着电脑,看爆炸的图片

2
另一块陆地,一年前沉入海底的库尔斯克号潜艇
此刻像一具棺木,静静地
躺在十月的船坞上

2001,10,28


《假设》

如果我是911纽约曼哈顿世贸大厦
无法逃生的人们,坐在一架被劫持的客机,在
早上8点45分因撞击爆炸而成为烟尘
和火焰的人们。如果我是阿富汗山区某一个
家庭,因拉登和塔利班而被美国集束炸弹
炸死的人们。如果我是收到白色粉末的邮件
染上炭疽病毒,并很快会死去的
人们。如果我是一架俄罗斯客机,被一枚乌克兰
军事演习的导弹击中,连绝望都来不及表达,并不可能
再坐一回地铁,唱一回《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的
人们。如果我是菲律宾丛林被阿布沙耶武装
绑架,恐吓,并被作为人质杀死的人们
如果我是因土地纷争而被以色列子弹
击中,房子被坦克摧毁的,而永远不知和平为何物的
巴勒斯坦的人们。如果我是亚洲,非洲,和美洲
感染上爱滋病,找不到药品而一天天消瘦,并最终被
遗弃在床上等死的人们。如果我是法国一座化工厂
因爆炸而死去,再也看不到面包,汽车,情人,和埃菲尔铁塔
的人们。如果我是之前或更早,每天在这个世界不断
死去,或者在挪威冰冷的深海,躺了14个月的
库尔斯克号核潜艇上的人们。起飞不久就着火,并可怕地
掠过高速公路和田野,被一个业余摄影师拍到
最后坠毁的协和客机上的人们。如果我是所有因一切爆炸,车祸,
战争,灾难,饥饿,贫穷,疾病,以及种族冲突而死去的
人们。如果我出生了,但有一天又被死神拽回到另一个
地方,冰冷,黑暗,荒凉,没有爱,我是否还会在胸前
划着十字,平静地喝一杯咖啡,看一本书,穿一件
夹克走出家门,作一次旅行,和鸟儿一起歌唱
微笑地出现在窗口外的又一个早晨。

2001,11,4-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