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鹏 ⊙ 骑马下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离理想还有四五斤(9首) ◎李昌鹏



离理想还有四五斤


妈妈,我也要涂彩虹。女儿站在
梳妆台旁边撅着嘴,吐出一道闪电

我希望女儿说得对
妻子手中的那管口红,因此而弯曲
女儿想和妈妈一样的愿望
出现精彩的位移

多么有趣的口误,在这周末和早晨
如同一行诗即将跳跃,产生转义

长年累月,我坐在写字台前飞行
赘肉是需要空投下去的负担。减肥
我的标准体重是
重回一百三十八斤

就这件小事也长满了刺,变得棘手
我不得不说我是离理想还有四五斤




压榨


我们对土地压榨了三千年
乃至不得不给它施肥

在美利坚
承受了两百年压榨的土地

种什么作物,长得依旧都很好
戴眼镜的博士对我说

需要深耕细作
只能证明地力不足

拖拉机爬坡会冒黑烟,喘息沉重
美国人不插秧,他们用飞机

往水田内空降秧苗
爱长就长,绝不细心呵护

不用苛求什么
除了避免压榨,也免除被压榨

自由和平等
就是各安天命,自生后自灭



对话


多肉掉了一根枝子,掉了三四天吧
长出两根细细的根须
好吧,你不想死
我弄点锯末、草叶和土混在一起
把你栽上
不要让我失望啊,说你呢
你要是死在栽培后
罪过就大了我,那一片好意
没准要遭受恶意揣测
起码我会遭人怀疑。我本无救你之能
我也无法看着你枯萎
那是更大的罪过
你逼迫我,承担拯救带来的风险
我无法进行任何抗拒
我这样说吧,我不求感谢
你可以不怨我吗
——如果某一天,你死在了花盆中




遭遇


满杯水容易被忽略,刚刚碰翻了一杯
玻璃杯差点打碎

半杯水,放在桌子上,却是如此明显
我可以说,半杯水能避免杯子遇险吗



石头上的锈及叙事


流水被光阴送走
留下石头。风吹不动锈迹
嘴中含铁的故事

城墙和宫殿匍匐在脚下
没有哀号与马蹄声
在宁静的午后未央宫遗址

在故事之上,以古老的汉语
发出召唤。文字内涌出铁血
汗水、泪滴及舒展的欢声笑语

或许有一种力量可以镇住流沙
让时间停息,让浪涛
如棉花,吐露阳光的暖意

除了叙事,没有力量能阻止世界变化
没有什么比一次好叙事
飞得更美,转折更陡峭



录播现场


你经历过这种事吗
节目还没开始
掌声不停地响起

再来一遍,掌声不响亮
再来一遍,掌声不整齐

来,抬头鼓掌
来,笑着鼓掌
来,站起来鼓掌

节目还没开始
整场节目的掌声,已经录好了



小花盆


辣椒苗站在拳头大的花盆内
举着三四个欲裂开的白色花苞

我始终不信这就是辣椒苗
如果它能长出三四个辣椒便会更像

我端详着这只漂亮的小花盆
它让我或辣椒苗,认识到某种局限

可能某一天,我胸口会遭受锤击
火红的朝天椒将灼痛我的双眼



我们不知道,人生多么好


有毒的花伴随我们成长,陪我们终老
指甲花、牵牛花、夜来香
和它们有关的过往啊
嚼过的口香糖一样,粘在少年走过的路上
百合花,以有毒的香水味,推送祝福
一朵有毒而又迷人的花
在不愿设防的状态,让人中那微不足道的毒
人生是多么好啊
我们什么时候停止过被伤害吗
多么令人陶醉啊,有花相伴
我们只是不知道,不知道,人生多么好啊



耳朵鼻子和嘴


中午放学的黄土路上我们
打打闹闹
那个夏秋之际,发小捋一把猫尾草子
射向我的耳朵

长着倒刺的草子,怎么也拨不出来
不断地往耳朵眼里钻
尖锐的疼痛让我不敢造次
我歪着脑袋回家

下午我没去上学,爸爸骑车带我
去街上的医院
耳鼻喉科医生的帽子前,有一面圆镜子
我耳朵内突然一阵灼热,一阵锥心的疼

我看见一粒猫尾草子躺在
医生的工作台上,倒刺已经凌乱
我曾怀疑我再也见不到它了
我看了它三秒钟,然后捏在指尖用力碾

这一切,默默进行。我一度怀疑自己聋了
我望向爸爸,发现他已没之前慈祥
他冲我昂着头
怒气冲冲,用两个鼻孔瞪着我

多年后发现耳朵里总有
异物作祟
像那粒猫尾草子,易进难出
爸爸往我耳朵里滴药,我嘴里有苦又难言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