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53|回复: 7
收起左侧

发几首旧作请大家批评

[复制链接]
死火 发表于 2012-4-5 21: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死火 于 2012-4-5 21:14 编辑

【春】

我还能做什么呢
春天到了,还是冷
我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上
我在床上
我等着一场火
来点燃
我的房间,我的被子
也点燃我
然后欣喜若狂,念念有词
“羽化而登仙……”


   【死海】

一杯水很快就凉了
我想跳进去

它平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椅子】

你已经有四条腿了
要不我把我的眼睛给你
把我的嘴唇也给你

把我的余生也给你


    【镜子】

加上你,我变成了三个
如果我有灵魂就是五个
如果你有灵魂就是十个
如果我是你就是无数个

原来一个人也可以这么喧闹
那就哭吧
那就笑吧
那就跳裸 体舞吧



【春】

与你交合,枯枝也写出新诗
躁动,潮湿
涌出一滴眼泪
就要落下来


【溪】

是爱的液体,汩汩流淌
野地草翠,花心荡漾
穿过玉体曼呈
抵达你的后花园


【雨后】

美人出浴,一丝不挂
仰望你高傲的乳房

空谷鸾音


【有鸟来仪】

有鸟来仪,玉人何处教吹箫
欲拒还迎
你这小女人,挑逗我神魂
弄我满屋细碎空啭
纷纷扬扬


【一树梨花】

一树梨花,一树出世的心
一树知觉的安宁
一树静止的芳华
不忮不求
素心闲放

       2012-3-15 武汉


【海】

比一粒浪花还小,比一团泡沫更短暂
也许该保持缄默,附着于海的空阔
仿佛从未存在过
如同永远地死亡

辨识自己,就像在漫长的黑暗里要打开一扇门
每次都毫无例外地,回到记忆的源头
——我五六岁的样子
有光穿过堂屋的瓦隙与来自灶台的尘烟
一个男孩端着粗瓷碗,碗里有红薯饭

光影贯穿的还有那些上学逃课,割草放牛
画面被一次次定格,好像以此可以证明
某个生命的真实轨迹
也以此对应中年海,童年更如一只萤火虫
在很多的夜晚,浮游星河

或许该这样解释:关于真我的,越来越小
好像有人在远处呼喊我的名字,更像在呼唤隔壁男孩
的名字;关于假我的,越来越大
好像苍茫中随处捞到的一些海水,一些漂浮物
都有属于我的一部分,而无论空缺哪一部分
我都不会疼痛

若真能做到视而不见,也算超脱,我也许相信
生命如海,却不可逆转回头,若为寻岸,非死亡不可达
我或许更该相信,生命有更开阔的出口
思想黑洞与怪圈的对面,(是的,每个事物都有它的对立面)
有许多隐形的通道。我隐约看到,一尾鱼试图跳出水面
如一尾不疾不徐的自由,向我逐渐靠拢


【枯坐的老男人,冬天,或者死神】

不止是今晚
每当昏暗从空气中降临
寒意像无数条虫子钻进身体
他仿佛身处孤岛
在漫无边际的海洋中一寸一寸沦陷

渐渐的,他不再感到寒冷
他发现体内有一双翅膀在慢慢展开
一片寂静,世界成了空白
比空更空,比白更白

他不是在飞
——他的羽翼被托举起来
白越来越远,空越来越近
并且洞穿了,分解了他的身体
他终于化身为整个世界

      2012-1-7下午 武汉


【一场雪】

雪不是我的
它是腐烂的流水

我却不能拒绝它 在某个时段
到来
就像没有拒绝那年冬天的
一个吻
那个女孩,洁白的身体
与鲜红的血

以及泪水
和低低的哭喊
比雪融化的更快


今夜我的荒原
一场雪就不必寻找答案
我只能顺从地回到那晚
依旧是两个傻孩子



【杜撰】

欲言又止。当我回到人群,
像一只羊麽
任由鞭子的驱赶。和他们一样
或早,或迟
收获一个廉价的归属


无常的不是命运,是这条
往生往死的路
行走在城市,隐身在玻璃幕后
中年以后,你就不会经常去回忆
那些燃烧的白桦树
和某一张年轻女子的脸


不知道这算不算慈悲
我们常常原谅自己,熟视自己的孤独与冷漠
并言不由衷地,称颂一些虚伪,暴力和掠夺
就像欣赏自己
那些灰色的小斑点


也常常洗漱如瘾
在逼仄的卫生间,(闭上眼)
接受小雨的浇灌
感受赤身被羽毛包裹的温柔
你就有了想飞的冲动
(从七楼的窗口,纵身一跃
去拥抱大地)
片刻即欢愉


处独莫非自由?正如你回避一些逻辑
没有主题
想捉住某些无序里的纯粹
视为良药,缓解偏头之疼
却不能填充
一副寸寸蚁空的骨骼
曰:
脉象不稳,气血不足



【最后告白】


:“伊莉莎白,你为什么哭呢?
难道我们不幸福吗?”
——尼采轻轻反问
破空传音,闻者如死火
泪而不哀

萨乐美亦云:
“若你不能给我更多的快乐
至少你可以赐予我痛苦。”


“在伊莉莎白及露之后,还能有什么样的女人
会在这间可怕的温室的微光中
让我快乐呢?”
     尼采喃喃自语
“我在故我思。”
让我回到子宫的黑暗之中

乃为绝唱。




【清明给堂弟的四首】

(1)死亡

当我知道你死了                       
我也快乐了
如同死的是我自己

而我活着
是在赎你的罪。

(2)一条狗

你的舌头伸得好长好长
你的主人已经死了
忧郁的眼睛
你在想念他
还是很久前的一根骨头。


(3)孩子

一个3岁的孩子
看着他的爷爷喊着
:“爸爸”。
爷爷笑得很勉强
眼睛里像掉进了一粒沙子
:“爸爸去很远的地方给宝宝赚钱了。”


(4)烟花

你总盼着过年
因为你喜欢放烟花
你爱雪地的夜晚清声啸寒
烟花呼啸绽裂
砰砰砰
如同你张扬的灵魂挣扎着冲向浩宇
如同你的心跳在我手中戛然而止

                   2010.4.5 武汉


【清明祭】

狗尾草长满你的坟头,
那是活人的喉舌与颂歌。
                  ——题记

                                 
此刻,你在我面前
看我
如何把煽情的节目表演
受你衣钵,我亦
技入化境
不语更胜千言,并借你
地利天时
——草间烧纸春风疾
酒洒坟前雨纷纷

只一步,就能抵达
你的虚境
此刻,我在你面前
我的风发意气,我的
心长吁重,果真验证
你当年的揭示
你一定不想听,那些
受难者的哭声,是你
当年种下的(因果)

既然是今天,你就不得不
接受,在我之前的
在我之后的,粉墨登场
我当然希望
你重新记住我,这个
二十二年前的弟子
我的忠孝,这么与众不同
像我们稀薄的缘分
无法割舍


我想再次感受你狂暴的爱
呵斥,鞭笞,说朽木
不可雕,若我此刻
跟你说
“这世界哪有不朽的木头
哪里有不朽的爱情。”
你会不会生气?
但此刻
我依旧低下羞愧的头
这颤抖的羞愧
像久违的幸福抽打
我的全身

  ——致今年春节离世的,我的第一位授业恩师    
                         2012-3-24,武汉

   
憩园 发表于 2012-4-6 10: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抒情了些,简单了些
 楼主| 死火 发表于 2012-4-6 15:4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汤戈 发表于 2012-4-6 17: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多无处不在的火。
丑牛@田 发表于 2012-4-6 17:3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死火兄弟!
 楼主| 死火 发表于 2012-4-6 18: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汤戈 发表于 2012-4-6 17:35
这么多无处不在的火。

呵呵,朋友的话有点费解,感谢来读。
 楼主| 死火 发表于 2012-4-6 18: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丑牛@田 发表于 2012-4-6 17:39
问好死火兄弟!

丑牛兄好,多批评。
汤戈 发表于 2012-4-6 19: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汤戈 于 2012-4-6 19:18 编辑
死火 发表于 2012-4-6 18:37
呵呵,朋友的话有点费解,感谢来读。


烧到人心上的火怎么会是死火。我也上一首去年写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7 02:18 , Processed in 0.22555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