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932|回复: 7
收起左侧

2015年自选诗40首

[复制链接]
赵原 发表于 2015-9-26 13:3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5年自选诗40首

红树林


红树林
就在海边

红树林是个地名
红树林没有红树

那些冲着红树而来的人
真的不懂浪漫

我每天上下班
必定经过红树林

无论下雨还是夜晚
我总会朝着红树林那边看

虽然我知道
那里从来都没有红树

像一锅“不圣洁的汤”

隔着棕榈树
和绿化带
可以看到海

浑浊
近在咫尺
像一锅“不圣洁的汤”

我曾喝过海水
有人说海水是咸的
还有人说是苦的

我跟人打赌说
我能喝海水
我真喝了  并且吞了

一锅“不圣洁的汤”
我独取
一勺

跟我打赌的人
是我
女儿

深南大道上的幽灵车

没司机
没乘客
没固定停靠站

这辆车
每天深夜
缓慢行驶在罗湖和宝安之间

车身广告
是一幅巨大的
熊黛林大头照

有天晚上我招手了
车停下来
我看见车厢里黑洞洞的

我登上车
倏地  车厢里
灯全亮了

每个座位上
都坐着
沉默的乘客

神迹

阳光
奋力翻过一幢幢
高大巍峨的楼盘
“唰”一下
照亮了整座山岗

哀悼
(写给“8•12”天津港大爆炸头七)
            
今天晚上
海河边点燃的每根蜡烛
都有一个鬼魂驻守
他们安静地谛听祈祷
已学会熟练地拆卸
新长出的下巴
但还有一个
却坚持留在爆炸现场
他在废墟中徘徊
似乎更迷恋电石和氰化钠

地铁里

“咔、咔…咔——”
脚步声越来越近
越来越轻
一个背帆布包的家伙
从黑洞洞的隧道深处走出来
经过站台时也没停步
甚至没观望一眼
站台上惊疑的人群
继续朝隧道另一头走去
两行锃亮的钢轨
长长地拖在他身后
黑洞洞的隧道里
他的脚步声越去越远
声音却越来越响

从废墟里买来的铅笔

文具城拆迁之后
兄弟们
一个一个地消失了
那些开在文具城里
热汽腾腾的早餐店
也无声无息地不见了
静悄悄的废墟
有点像二战片中
爆炸过后的场景
有天中午
我从废墟外经过
看见一个老头站在一堆弯曲的钢筋
和破碎的水泥疙瘩中
握着一支新铅笔
我问他:“这支铅笔是哪来的?”
“刚捡到的。”老头说
“能不能卖给我?”
老头迟疑了一下
把铅笔递给我
我付了一块钱
拿着这支从废墟里买来的铅笔
转身离去

被一首诗追尾了

你超速了?闯红灯了?
二姐读了我的诗
“平生意气图一快
驱车已过红树林”
之后
愣声发问
我说我没超速
也没闯红灯
我只是被一首诗
追尾了

月亮上铺满玻璃

偶尔
从书中读到
月球上
很多环形山
都覆盖着
一层玻璃质
的物质

中夜
梦中醒来
抬眼望
秋月如水
清辉似霜
“今人不见古时月
今月曾经照古人”

心里
却别有异样
唉!人到中年
实在不该让我
洞悉月光的真相
但知道了又如何?
月亮上纵然铺满玻璃
我依然独抱昏暗
写这低伏的尘世

节日

四只小狗
趴在篮子里
四双眼睛
齐刷刷地
看着天
它们的妈
一条瘦长的金毛犬
叼着篮子
跟在主人后面
往屠宰场去

机器人来袭

战争已结束
但我今天还在
掩埋死者
切下他们的头颅

那些合金头颅
和人类的头颅
都漂浮在酸雨里
只有兀鹰
能把它们区别开

老家伙们自有秘道重返尘世

有很多次
我看到契柯夫医生
戴着夹鼻眼镜
站在人群后面
我知道是他
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老家伙们自有秘道重返尘世
我甚至在地铁上
遇到过万尼亚舅舅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张
肿胀的老脸
唉,时间过去得太久啦
上过浆的胡子早已不堪梳理
我不动声色地走到他旁边
用手机拍下他的假领
那上面拆洗的痕迹
让我想起牧场上苍白的女孩
和一夜间
全部凋落的苹果花

伐木

伐木场的工人
都有点残疾
有的少几根手指
有的聋哑
有的是独眼龙
最惨的
截了双腿

伐木场的工人
从来不用
嚼茶叶掩饰口臭
“你要爱你的敌人!”
他们确实做不到
这些孤独的老家伙
一辈子都在伐木
死了就埋在锯末中


只给不给自己刮胡子的人刮胡子

每天刮胡子  我都很仔细地
在胡子上涂好剃须膏

用毛巾  把涂在胡子以外的
小心擦去

看着镜子里
一张苍髯如雪的脸

我和那张脸
沉默相对几分钟

然后
慢慢地

一刀一刀
把它刮掉

(“他只给不给自己刮胡子的人刮胡子”是罗素提出的一个悖论,意指人很容易陷入自己造成的两难之境。)

何以为人

从上帝准备的
DNA配方中
我了解到
我身体的85%
是老鼠
40%是卷心菜
98.5%
是黑猩猩
作为人
我的身体里
没有多少
人的成份

世上最后一个人

我边走
边用扫帚
很仔细地
扫掉
自己的脚印

胜利日

在南京
这座沦陷之城
我借胜利日之名
强吻了那个
漂亮的女优

我本农民

每次
跟老婆在外面吃饭
我总是习惯性地
把碗里的最后一粒米
都吃掉
而对于其他的肉和菜
却从不勉强自己

通向自由之路

有的人
死在路上了
有的人
在路上出生

有的人
吃过大粪中的种子
有的人
吃掉了同伴和家人

终于
幸存者们进入中国
但仅仅只停留了一昼夜
又离开了

他们的目的地
不在这里
他们的目的地
用汉语无法准确发音

唉!我能为这些人做什么呢?
我不会为他们祈福
我只能给他们装上吃的
送他们早点上路

我知道他们会
死在路上
但总有一些人
在路上出生

死在路上的
愿他嘴里还有最后一口食物
在路上出生的
愿他早日降生

你愿意为国而死吗?
(写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日本NHK电视台
在东京街头制作节目
主题是
你愿意为国而死吗?

中年大叔们
几乎都
对着摄像机大声回答
“愿意!”

一群穿着
齐屁小短裙的少女
嘻嘻哈哈地推搡着男主持人
“才不会呢!”

一个正在换牙的小孩
却不加思索地说
“要人家为它而死的国家
就让它早点灭亡好了!”

同妻

劝阻两个
疯狂撕打的
女人

没有意义的

她们昂贵的
高跟鞋
扔在
草坪上
很惊艳

而她们的
男人
手挽手
踩着草坪
越走越远

一首关于入厕的诗

那哥们
只顾低头看手机
笑咪咪地
进了女厕
后面的男士
很自然地
跟了进去
再后面
一位女士
几乎没多想
就进了
对面的
男厕

沉重的乳房

那位
生理女性
心理男性的
跨性别者
一直在
女同圈子里
徘徊
徘徊
徘徊
沉重的乳房
压垮了
这个
真正的
男人

婊子的儿子

“你今年十四?”
“十五。”

“十五?你家在哪儿?
你父母呢?”
“没家,没父母。”

“没家?没父母?
你孙猴啊?打石头里蹦出来的?”
“我…孤儿院里的人说
我妈是鸡
我爸跟我妈在一起时
我妈悄悄把套子戳破了…
…就有了我…”

“哦…他们不要你?
把你送孤儿院了?”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知道什么?
…你知道…嫖娼违法吗?”
“知道。”

“知道?知道还敢嫖?”
“…我戴了
四个套子。”

每天给大海写信的疯子

十二年来
这位兄弟
每天给大海
写一封信
每天收到
一封退信

邮递员说
他们无法
把信送到
但这位兄弟
依然坚持
每天
给大海写信
并且声称
他不会歇手

这位兄弟深信
总有一封信
会最终送达

十二年来
有个人
每天向
同一个地址
送回一封退信
我认为
他是最悲摧的

动物园里的倭黑猩猩

动物园里的倭黑猩猩
是一种与人类的相似度
达99%的生物

经过数千万年
这种野兽进化出了独有的
解决一切争端和矛盾的方式

那就

性交

为了无花果雄性与雌性性交
为了无花果雄性与雄性性交
为了无花果雌性与雌性性交

每天都在进行。有时候
看到动物管理员走近笼子
这些野兽会集体转过身

蹶起臀部——
那里有一个
经过特异进化的、完美的插孔

遗物

最后一点
生命之火
熄灭了

悲痛的亲友
开始分装
骨灰

焚尸工从炉子里
扒出了几颗金属扣子
和两团黏稠的胶状物

“这是什么?”
失去妻子的男人满脸疑惑
“硅胶。”

我在深圳

手机响起
我看了下号码
贵州铜仁
心里迅即搜索
在铜仁有什么同学、老乡、诗友?

电话接通后  一个陌生的声音
操着既浊且重的普通话大声喊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愣了一下
说:“你打错了吧?”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说:“你打错了!”
对方停了几秒
突然憋足劲儿大声喊
“叔!叔!你在哪里?”

我说:“你打错电话了!”
“叔!叔!你在哪里?”
“叔!叔!你在哪里?”
我说:“我不是你叔
你打错了……”

“叔!叔……”
“叔!叔…”
好吧!我握着滚烫的手机
无可奈何地说
“我在深圳!”

盾构掘进

在车公庙
我第一次看到盾构机
不由感叹
我们能造出如此惊人的
钢铁蠕虫!

这里离地面有十几米深
潮湿、闷热
工人们像白蚁似的忙碌不停
项目经理介绍说
在几百米的区间内
盾构机要切掉一百多根地桩
创造了世界级的工程奇迹

我似懂非懂  跟着他
往隧道深处走
到了下个掌子面
我想到一个问题
“这里为什么没有女工?”
“隧道工程的传统是
不能让女人进入。”

“为什么?”
“隧道里阴气重
女人在这里  不利于
工程安全。”

我的小家庭能废掉多少
战斧式巡航导弹


2015年8月12日晚
23时30分
天津滨海新区
连续发生剧烈爆炸
114人遇难
近千人受伤
爆炸中心2000米范围内
所有的车辆
全部炸毁
有人估算
爆炸的威力
相当于扔了53枚
战斧式巡航导弹
或者165枚
依阿华级战列舰的
406毫米主炮炮弹的威力

如此精确的计算
让我吃惊
而我心里却在瞬间
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中美开战
深圳能承受多少
战斧式巡航导弹的打击?
我猜是1000枚
或3000枚
其中必须有一枚
直截命中我
还有一枚
必须打中我的
还没还完贷款的房子
另有一枚
会把我老婆炸上天
让她在500米高的空中
完成花式高台跳水的翻转动作

作为一个
总把自己当成炮灰的诗人
我必须这样估量
我的小家庭
能废掉多少
战斧式巡航导弹

每天必须这样生活

如果一头鲨鱼
从深圳湾上岸了
你又何必问它
是双髻鲨
还是
大白鲨

定身法

在电脑上
收看胜利日大阅兵视频
当一队女兵正步走过检阅台
高高踢起的腿还没收回
我点了暂停键
——我对她们施了定身法
让她们永远以高踢腿的姿态
定身在天安门前

接着
我又收看转播的
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
中国对马尔代夫
当于大宝高吊破门时
我再次点了暂停键
我对于大宝也施了定身法
让他永远以凌空踹球的姿态
定身在球门前

六个寻找作者的剧中人

唉!皮兰德娄
你这个
孤独的杂种
如果老子
在复活节那天
没看到你
你就准备
再死一次吧

槐花开

那是世上
最后一棵
槐树苗
种在
老秦家的
院子里

春天
槐树开花了
那种很细碎
很没耐性的
小白花
急吼吼地
开满了
整棵树
但仅仅过了
一晚上
又急吼吼地
落满了
整个院子

老秦站在
树下
身影比人
瘦了一半
老秦对树
吼道
“你急啥哟
老子还没
死嘛!”

昨夜梦

我开着公交车
闯入
明清风情街
才发现
这辆车
居然没装
刹车
惊出了
一身冷汁
蓦然想起
一分钟前
我还踩过刹车呀
刹车踏板呢?
但公交车
已自行朝前猛冲
穿街过巷
一路奔突
我长吸了一口汽
然后
满怀期待地
闭上眼睛

人生

农民李广田
被公交车撞死了
法院判决
巴士公司赔偿
30万元

宣判那天
巴士公司
用十几个编织袋
装着赔款
全是一元纸币

“我们也没办法。”
巴士公司的代表说
“我们只有一元的纸币
我们给员工发的薪水
也全是一元的纸币。”

夜色中
风渐凉
一群农民
抬着这些纸币
往城外走

走着走着
有人哭了
其他人
都哭了
后来又不哭了

这些纸币
比李广田的尸体
要重多了
压得那些农民
脸都绿了

我为何一直赖在诗坛上?


有时
读到一首
某位著名诗人
的烂诗
我心里
瞬间充满
肥皂泡

但该著名诗人
显然
并不认为
自己的诗
有多么烂
依然保持着
不锈钢似的
自信、自满、自恋
和煞有介事

我为何一直
赖在诗坛上?
这里乐子多
欲去心何忍?

人民公园

他是私生子
他的父亲
也是私生子
他收养的孩子
抱来时
脐带都没剪
确定无疑
还是私生子
这家人
住在公园里
把这里的每棵树上
都刻上了
他们的名字

医生治不了自己的病

最残忍的一次
他用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
在肚子上扎了十个洞
但没死

他试过割喉、服毒、撞墙
最后用一盆水  把自个
活活闷死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人再追问这个

他胜利了  战胜了世人和抑郁
亲人们在他墓前
像一群很乐于接受失败
的投降者

而他生前
职业是心理医生
他挽救过很多自杀者
但那些人  却从来都不承认

英豪剂

我认识的这位老兄
定期注射一种
名叫“英豪剂”的
进口药
他的屁股上
布满了针眼
每个针眼
都让我
充满敬畏
李逸 发表于 2015-9-26 13: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收藏了。
窗户 发表于 2015-10-2 16: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
 楼主| 赵原 发表于 2015-10-4 12: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兄弟!
沉默的纳洛酮 发表于 2015-10-10 21:26: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上最后一个人

我边走
边用扫帚
很仔细地
扫掉
自己的脚印



拜读
广东水上漂 发表于 2015-11-2 14: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完整读完,但语感不错,很叙述很顺畅!
 楼主| 赵原 发表于 2015-11-2 18:3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8-5-26 10: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赏学习,,问好赵原诗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7-23 06:12 , Processed in 0.25313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