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33|回复: 10
收起左侧

喻体(七首)

[复制链接]
陶杰 发表于 2016-9-17 21: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陶杰 于 2016-9-17 21:13 编辑

喻体(一零八)

不想说话,伸出舌头
保持新鲜。为了达到最佳效果
通过镜子观察舌头并
挖空心思地寻找形容词:
鲜红的。灰白的。光滑的。粗糙的。
干燥的。湿润的。柔软的。僵硬的。
饱满的。干瘪的。坚挺的。疲软的。
竭尽可能地赋予舌头更多造型
以避免发音上的缺陷。
一会变成棍子一会变成帘子
一会画方一会画圆一会坦荡一会曲折
时而模仿青蛙闪电般的捕获
时而幻想像狗一样顺其自然地下垂。
舔水与喝水,不同之处在于
舔水能让舌头找到一种形而上的满足。
还要舔空气。还要在夜晚
雷达一样伸出去。
到现在,还有很多种果子我没吃过
很多种味道我没尝过远远地看着一片果林
渴望通过描述将它们一网打尽。


喻体(一零九)

特朗斯特罗姆和北岛在晚年
都患过中风,舌头
被打了结,说话嗯嗯啊啊
仿佛镜子蒙上了灰尘。
镜中一只孤零零的杯子悬挂在
桌子边沿,盛满碎裂的声音。
中风后,他们眼中
所有瓷器都是倾斜的。
如果他们说不出也写不出
瓷器这个词,沿着他们手指的方向
我们只能看到玻璃制品。
北岛由女儿陪着看图识字,
通过电击和针灸恢复语言能力。
托马斯用一只手弹钢琴
模仿瓷器碎裂的声音。
我是个敏感的人,能及时
避开各种倾斜物,常在公路上
对着空气猛踩急刹车。接下来
我得描述我看到的危险而不是
用满脸苍白来为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开脱。


喻体(一一零)

北岛中风后,通过电击和针灸
恢复语言能力。
医生,我也想来一下。
我的问题是,我说不清楚
身体的左边和身体的右边
有什么不同,穿上你的白大褂
是不是更方便捉迷藏。
没有一个医生会理会这样的鸟问题
再说我也担心接受电击后一天傻笑
认为自己是熊二。
被打湿后熊一样甩干而不是擦干
倒是必要的。这样安慰一个
寂寞的老头:没事你就多撸撸。
你也撸,一个身上带着裂缝的男人
还得学会从女人的眼中捕捉闪电。
这样电击的结果是,闪电最后
照亮你身上的裂缝,以及
哗哗的流淌声。
终于,词语像泡沫一样汹涌而你却
懒得说话,沉默如水底的一块石头。


喻体(一一一)

去年我在老家的一片竹林里
遇到过一只黄鼠狼。
一只黄鼠狼,突然出现在
一个恹恹欲睡的下午
一片灰扑扑的麻雀声中
一个歌舞升平的世界,就像
一朵火焰插入干柴
一个秋波插入白内障
一个顿悟插入白痴的脑袋
一支交响乐插入杀人犯的梦。
它来去匆匆,仿佛一道
金黄的闪电,被照亮的事物有
正在坠落的枯叶,穿过竹林的风
竹子弯曲的姿势,还有我。
那只黄鼠狼深渊般的双眼
和我有过短暂的对视。
人群中,那个神情恍惚的人是我
那个一根筋一条道走到天黑的人是我
那个一边跛足而行一边张开两臂飞翔
用蔚蓝来形容沙漠的人是我。


喻体(一一二)

昨天下午,我在小区平台上
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说胡话。
她问我怕不怕虫子,我说不怕。
老虎呢狮子呢鳄鱼呢你怕不怕?
我说不怕,但我不喜欢呆在
鳄鱼的嘴巴里。她问为什么。
我说鳄鱼不刷牙口臭。
她说如果你被鳄鱼逮住了怎么办?
我说我就伸手挠它的鼻子挠着挠着
它就会啊嚏一声打出一个喷嚏我就出来了。
小姑娘咯咯的笑声被闷热的空气蒸发后
那种呆在一只鳄鱼臭哄哄的嘴巴里的感觉
又回来了。我喜欢幻想,两手容易
脱离身体我东摸摸西摸摸直到现在
我都找不准鳄鱼的鼻子在哪里也许
它不够敏感摸到了也打不出喷嚏
将自己想象为鳄鱼身上最敏感的部位
并用鸡毛或狗尾巴草刺激自己的鼻子
以便打出响亮的喷嚏这样的做法
真他妈神经质远不如对着太阳打喷嚏来得爽。


喻体(一一三)

深圳一名男子失忆后住进了
救助站。工作员让他照镜子,他表示
认不出自己了。
但他精通电脑,会使用
3Dmax设计空间三维软件
Photoshop图形处理软件,会打五笔
还能破解派出所的电脑密码。
但他一点也想不起自己
姓甚名谁家住何处父母安在。
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只有显示屏
似曾相识。所有名称中
叫得最利索的是专业术语。
此人神情恍惚,行动犹疑
仿佛一个用后脑勺注视前方的人。
记得一条街,但街上
没有一棵树,记得一座岛,但没有
潮水声,一串数字代替鸟儿
在他的梦中飞翔。据说他的脚上
有一块黄豆大小的胎记,在那个
破译密码的人到来之前,他死机。


喻体(一一四)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身体
左右不对称:脸和胸都是
右边比左边饱满,右边的睾丸也要大一点。
天意总是高难问,但我渐渐看出
这不过是预示着我是一个废人。
一只手拥抱。一条腿奔跑。
说了因为,忘记所以。
我笑,一边嘴角上扬。
我哭,一只眼睛流泪。
把向日葵画成半圆,椅子画成
两条腿。在黑板上写下“菊花”两个字
想到是冬天马上把“花”字擦了。
老是感觉自己被一条
不通向任何地方的铁轨牵着鼻子走。
最浪漫的想法是铁轨最后
终止在一片平静的湖上你可以
做一次美丽的自由落体。
但左听右听就是听不到“扑通”一声
溅不起扇形的水花仿佛
跳水的是一个影子或者一根针。

2016年7月
打火机 发表于 2016-9-18 17: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兄弟的,1之后的都喜欢,问好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6-9-18 20:2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学习。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6-9-18 21: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6-9-18 17:36
来读兄弟的,1之后的都喜欢,问好

问好火机兄,只要你来读,喜欢不喜欢我都喜欢!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6-9-18 21: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诗友,谢谢鼓励!
沙沁 发表于 2016-9-19 22: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更喜欢第一首。舌头“诗论”。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6-9-21 07:01: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6-9-19 22:34
我更喜欢第一首。舌头“诗论”。

谢谢沙沁兄喜欢,问好!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晚读你的诗歌是件好事
 楼主| 陶杰 发表于 2017-8-24 22: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06
夜晚读你的诗歌是件好事

谢谢匪石喜欢,问好!
崔晓钟 发表于 2017-8-24 22:16: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学习。
杨园 发表于 2017-8-25 11: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议论压议论产生的诗义,

白描中夹议论,
有抒写物的支撑。

我用的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4 16:56 , Processed in 0.29704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