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06|回复: 6
收起左侧

淡若春天2016年诗歌选录

[复制链接]
淡若春天 发表于 2017-1-7 14: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淡若春天 于 2017-1-8 13:53 编辑


(长诗)《春天的低地》
故乡,我每喊一次,就消散一次——自语

(1)
在门前,看见一棵树,它像黑夜
黑夜又像一只手掌,自上而下地抚摸我
它身高八丈,也没能遮蔽秋天的景象
早知道秋天有良好的借口,于是我活了下来
给你们讲故事,讲“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亲爱的,你相信吗?
前世我挥金如土,杀人如麻
前世我是春天的女巫
有三十三个孩子,每一个,都有一把蒲公英的小伞
前世,我活得,很像自己

(2)
今生,我必须把自己投射在所有影像中,并清楚地看见
我实际是在火里
今生
最大的平静,
就是能够完整地叙述自己的黑暗与光明

(3)
开始,是我尚未长大
算命先生尚未卜算出我克父克母的恶行
我的小城,风烟郁葱,檐下蛛网不动声色

正是春天,景色正常
他们辛苦劳作
接着,疾病盛行
吞下他们的身体,虽然后来有人说
他们只是无福消受,我缓慢的呼吸与拥抱

我头发如葱,剪了又发,春天总如疟疾
田野上,一直有人在歌唱什么
在努力保持原有的形状
一棵小树,一棵小树
神色慌张,守着自己,不多的锦瑟

(4)
替代我的巫师头戴手帕,双脚离地
父亲的黑屋子,每一粒青砖都无法自拔,
他正和母亲,变成碑刻上的小楷,
手指上长枝叶,一边长一边将我捆绑
风铃和风筝有着相似的骨头,它们急急地响
每走一步,都挥汗如雨
翅膀不停扇动,天空湛蓝
我飞不上去
“为什么,为什么……”
那些狡黠的时光,
那些闪躲的时光
为什么要丢下你们的一生

无限的循环
“请带走我,带走我!”

(5)
祖母总在大清早,就开始与世界打招呼
巢里,小燕刚学会飞
听不懂成人的指令
老街很小,人们说最老的土语
语速一快,我就听不明白时间的去向
我常常看见门口的夹竹桃,一开花
天就亮了,或许她也懂得巫术
对面的老头,养了无数只鸦雀
黎明即起,把新的一天推到众人面前
它们还会说人话,而我像个天生的哑巴
祖母一早就带着我走街窜巷,唱酒歌,吃百家饭
人们总是伤心地说:孤苦的孩子啊,你的脸上……
我羞涩的胎记
长在脑门上,黑黑的,印堂发暗

(6)
说惯了谎言的三月,同时给我送来阳光与倒春寒
我以为这只是偶然
以为这只是凉风过境

我常常梦见母亲
一梦见她,就会下雨
她一笑,就会下雨
“三月有个小阳春”
那年的春天全是雨水

春天的路上,有许多相爱过亲人
在互相追逐
他们前赴后继,抛下灯火与星子
留给我们以绳索
还未离开的伺养者,有时是亲人,是母亲
有时是驱逐者,也是敌人
她们总是喂养我羊一样的心性
她们说女孩必须会女工
我就用针脚书写密密麻麻的符号
她们
便用眼睛刺穿我,于是我一直瞎眼到日落
父亲,写这两个字时,我有些冰凉
母亲,写这两个字,我会死不瞑目

(7)
某个清晨,突然看见你
你从哪里来?我的鸟儿
你明明衔着云朵,却下起了雨
你明明住在我心里
却叫不出你的名字

投我以桃吧,投我以桃吧

我把宿命与遇见全刻在电线杆上
等着你,在门口重复出现

(8)
算命先生
你说,
祖母请来的蜘蛛,其实不是我的魂吧?
那面墙上的列祖列宗,排着队
变成一代一代陌生人
他们轮翻上墙,还轮不到我攀爬吧?
你说,
这烟熏火燎的屋子,它掉到地上
正好落入你的陷阱,
那时,夕阳的余晖刚刚照进屋子
我捏着自己的魂魄,拼命哭出声来。

沉默寡言的泥娃娃
你要好好活下去

(9)
有时候,觉得
长大的是一棵树,而不是我
兄弟们怀揣各自的秘密
从不同枝丫伸出头去
把我留在树的身体里面
白天有无数小鸟啄食,夜晚,
风一遍遍路过
原野寂静,狼奔豕突
月光加速前进,成长或许会成为一场变故
我们围炉,产生空想
我们吞服父母的手书,当着一种进化
祖母总在黑夜里祷告:让他们变成鸟吧!
这不包括我,因为我永远只是一棵树
身体里的幽寂

(10)
祖母按部就班,在每一个节日奉行祖宗的仪式
元日,我们祭奠流逝的光阴
清明下雨,上坟添土,
端午做锦缎猴子,吃粽香大蒜
七月半喊魂,穹庐之下
莫非故土
祖母像沉香,落进水里时
终于拥有了自己的脾性
我们作鸟兽散,将所有仪式简单复制如上

幽暗的孩子啊
光阴很有分寸
你每走一步实际就是后退一步

书桌上,我的半片纸笺
窗棂外
葡萄架落空,夕阳下山,我在千里之外奔跑
每次换好装束,
均如快马
从你们身边,一闪而过


《在人间——维以不永伤》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诗经•周南•卷耳》

1
我爱的卷耳,细叶白花,桀骜不驯
山岗已成人类的刀下鬼,我的马儿,如我终日昏睡

对于进退维谷,我的解释是低头环顾,左右言他
对于要去之地,我准备的,是沉默的白昼,更沉默的良夜
2
你睡着时,他们正忙着分封和获取
于是诸神降临,用他们的正义解决掉小人物的命
那些追随者,手执明镜的陌生人
送给羞耻一块古老布帛,送给沙滩轻浮与伤口

3
那么又是谁送给包容,四面的藩篱?
他们说的幸福,就是他们在高地,你在俯瞰之间

神啊,智慧的人种下金子
盲人种下黑夜,我种下一块无法复原的故土

4
波浪中的孩子,他们居然还要撒盐
水上的营生,虚构出一个又一个别致的道具
出远门的商人,捎来谷物,酒,
也捎来了上帝的蛆虫

5
我的视力正逐渐减退,我的言行越来越慌张
花冠上的染料,不知道
是从哪一个狭长的城邦,采来的海蚌
我倒下时,是否会压垮万物的某一部分细节

6
我,不善言辞,不谙酒性,唯有残书数卷
我,吞下稻米,蔬菜和人间回忆
我,和衣而睡,削足适履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为春日早起后遗症


《我负手经过你的门前》

梨花开始汹湧,有一种赴死的野心
满城人来人往,像一部安排完好的默片
白色是多变的喻词,她多次绕道而来,三月已经发端的事物
显然已经走露风声
六弦琴上,木头的声音从树林里回来
带着呜咽和如水,云云
她将车马盛行的大道变成了一个人的野径
少年们飞奔而去,小草欣然接受世间的雨水
我负手经过你的门前
春天的意图,昭然若揭

《我的羊群》

总有一天,我要收养一群羊
让它们在世外吃草,
尽情发呆
交配,欢愉
让它们浮生都闲着,繁忙的是大地和小草
让它们没有理想,无所畏惧
状如蠢物,磨磨蹭蹭
面无悲喜

《我在等待一场雪》

他们上山去遇见雪和风景
把城市遗弃给我们
他们上山去狩猎,包括雪和风景
他们上山去追回虚构的故事和回忆
包括雪和风景
从此以后,他们将死在山上
怀抱着理想主义的姿态
把山野风干成图片,包括雪和风景
我很害怕,城市干旱
没有下雪
好比我们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流过眼泪


《立春》
我最好的命,
是嫁给一只会唱歌的小鸟
春天来了,我们不用坐火车坐飞机坐马车,
一路向西
我们就在山林里,吃虫子,生孩子
闲来聊到清水江的渔舟,它旁若无人地滑过我们面前
春天迟早要来
耕牛注定沉默,天空蓝得让人尊敬
我们始终保持着动物的姿势,像一对相互了解的容器
不用冰冻和溶解
爱的慢慢吞吞

《春分》
白昼突然长起来,我依旧起得很晚
我空有一段幡然的悔悟

快要复苏的事物以及江河本身
莫名大恸

辛勤的蜜蜂不过是春天的附属品
春酒酿得熏人,没人看清楚它移花接木的本性

夜来,雷声特别大,大到惊世
这便是天意


《小满》
吃苦菜,唱情歌
火焰越升越高
有人着了魔,有人颠倒众生

隔壁尖嘴的小东西,衔来种子
占领了我的阳台

夏天的作物纷纷想象秋天来了
被故事堆满粮仓

她要随他回故乡
安心地做相互的影子


《大雪》
酗酒者开始归零,把对佛祖该死的戒心遗忘
不觉者是块方糖,在杯中虚度年月

我踏雪而去
没有给人间,留下半点余地


(组诗节选)《初一到十五》
《初一》
春日,晚起
绕过人群
听黄雀叫了几遍
凉风灌满身体
沉默半晌,决定去拜谒祖母
她鹤发,讷言,微微一笑
呼吸均匀
显然比生前,更疼爱这个世界

《初二》
气温升至二十度
春天换了个模样,站在原地观望
车马稀少,人烟稀少
城市在唱空城计,
虚空中略显高明
一年到头啊,
好不容易才能像旷野,平静安稳

《初三》
酒过三巡,我们又说起旧事
我们总说起旧事
在春天,在年关
在杯中,
故事里
还有一群未归的远人

《初十》
或与你近在咫尺
或与你相隔千里

你交不出一片叶子
我亦拿不出一粒糖果

你唱着歌,
我录下水流

《十五》
上元这天,你骑白马而来
我正在柳梢头,等月亮
说好的,你要带我去草原
梨花白,桃花红,一去几万里
我心甘情愿地点燃它们


《从牂牁江开始》

牂牁江掉入地底,躺在群峰之间,被人戏作夜郎
一叶障目,可以不见故国
雾气蜂拥而上,谷底虎狼丛生,惊起那些颓废的波浪啊
永历16年,他突然醒悟,废弃的肉体还好可以貂裘换酒
闲置的江山,重复得尚有疑窦
山地与丘陵,仅仅空有相似的外表
悬崖锋利,铁器冰冷,这是一个时代完整的梦呓
历史更是认真得像句空话
今晚就对天饮酒,一人独大
今晚在沼堤上骂人心,骂帝王这个名头
荷花十里,安龙城,有种巧合的悲伤
若干年后,将有人于半山作赋
有人留下的,仅是闲言碎语
秋水漫上,
谁把家国带到这千山万水之中
处江湖之远,野兰幽闭,雉鸡鬼祟
有人称为他乡。有人陷入其中,仓惶不语
三月桃花如云,远山虚实相生
夏至则河决,浊浪排空,在峡谷里日日怒号
一日没有书信,山石就显得格外阴冷
有时从天而降,有时由地而生
夕阳若华盖,群山全部成为它的阴影,
让人对自身的苟且有了长久的悲悯
某些句读,漫长到不可忍耐
美人与花,仅为留下凋零的凭证
人心草草,像山风一样逃逸
君臣这个枷锁,没有让峰岭之间多出一道桥梁
想要开启的,均列缺如神灵
南明这个巨大的幌子,完成下来只有拿命来换
北顾,北顾,需要最好的计谋和桥段
这隐忍多年的绝壁,显然已无法訇然中开
吴三桂,送你项上头颅
立字为据,以上。


《子曰》七章

《之一》

是日,老马长出鬃毛
低矮的茅舍回头看着人世,温故而知新
这年头,气温高到喉咙之上
人人都争先恐后,吐出象牙
或者朝三暮四
在风中摇摆
文化北路的密林
仅有咫尺,再无须望眼欲穿
清醒的意志,与渐次的黄昏
子曰:一首好的绝句,是该适可而止的。

《之二》

我有千乘,毁于一场大火,
有热爱的土地,却无处可去
向学之心,毁于贪欲
父母,死于童年的玩笑
黑暗的路,它永远只是黑暗的路
我每天学习新的本领和辨识能力
蚂蚁和蜜蜂对气味的认知是不一致的
蒲公英在天空筑巢,因为它害怕接近土地的真相
我认真看着这个世界
发现它不只是一个故事
子曰:你的快乐仅来自于虚伪的探求
天啊,
快乐足够宽广,为什么覆盖不了我!

《之三》

卫国国门洞开,他们却以为是紧闭的
子穿过广袤的平原,看见了星子
棉麻素衣,不知老之将至
一个热爱自己的人
一个热爱芳草的人
子曰:我所求的,仅仅是一个人的经卷

《之四》

有人湿漉漉的躺在北京西路上,像发软的音乐,逐步低下去
对于这些事物的理解,不可能有人仗剑来救
西风以及西风里的瘦马
不停向来时路作揖,忏悔
子曰:我们多出的善良,是用来抚慰余生的。

《之五》

三五年来,我一直沉默
三五颗石头,
不足以唤醒我
三五首小诗
刚开头,就大哭,而绝
子曰:树欲静,而风不止

《之六》

子去东方
遇见海和石头
海经久不息
石头屹然不动
浪花被抛出海的身体,撞在石头上,碎了一地
一地都是白银
子曰:那是我最好的年代

《之七》

那个人像一匹树叶
在水面上漂来荡去
那个人,在风中,忽左忽右
忽上忽下
那个人开始是青草,后来是落木萧萧
子曰:那个人,是每一个人。


《星星说》

七月二十一日晚
你们乘风上山
满月照料着大部份山峦
人和车在黑暗底部,沉默攀爬
一只老狗习惯了夜晚的动静
趴在地上不想移动
在车灯下面,很像一束紧贴地表的烛火,

《无题》

今夜,月亮肥大的裙摆
冰凉地摊开
远走他乡的少年
手里握刀
他不再是单纯的理想主义者
他曾经死在八月的洞穴
八月是幽暗的,让一杯冷却的酒精变成了毒物
让苦难的屋顶长出了香樟
蓝色水母在空气里漂,鱼在找寻水
远方夕阳垮下来时
他正在给另一个远方写信
正好写到心里的一滩血

《一次葬礼之后》

从日出到日落
我们的每一次参与
都是一场雪
每一次付出
都是在减少
每一次消失的,不仅是风景
还有自己
只是漫天的光,将这些,笼罩其中

《车》

每天早晨,车辆从小区出来
身上全是落花
仿佛昨夜穿越过神秘的森林
经历了许多无人知晓的美好光景
又仿佛人间是一个说来就来的地方
仿佛来了,还可以干干净净的回去


《唐山---1976》
——致瓜尔佳·关燕山

七月依然大暑,雨水入户
很多水陷入痛苦,很多阴谋得逞
风若游鱼,从四面八方赶来
动物因为贴近地表,比人类更像先知

大地绝望的翻身,燕山突然一软,
坍塌的城市与乡村,是我们身体分割出去的部分

那一晚,世界如同高烧
女人坐在地上费力哭泣
男人怀抱孩子,变成一群人的部分
我试图去分开
又怎么能分开?

好比木椽,已经回到土地
梦中人,归还地母
大地张开嘴,吞下了灯火

开平六街尚园十三号,后院
绿色窗户被光阴密封在寅时
寅时为虎,目光煞白

没有人劝我返回,
没有人注意这个面无表情的目击者

公元1976年
我的燕山
漫山野百合,没有一朵是甘心的。


《九月》
雀鸟死,而泪水绝
我将身体的每一部分,均以艾草了结
形体之美,本以山石之势出现在你眼前
又以山石之势灰飞湮灭
大河上下,深渊与坚壁,每进一步
均似垂落
不如退而结网
并将破损的每一面都朝向北方
可怜的老渔夫兮,
太阳在万丈沟壑面前有了惧色,鱼入水底
在世间逃匿
你如何在这藏身之所,舍弃所有惊人的枝节?
云生之处,有人耳语:
早晨,我们穿越迷雾,走过每一座相似的山峦
夜晚,我们背着初生的壳在山野漫步
月亮似一滴巨大的露珠,从头顶呼啸而过
人间如同病夫,胃疼如影随行


(组诗)《秋天是一声巨响》

《衣柜》
棉麻,碎花,布裙子
她从柜子里翻出自己的身体
一只温软的锦鲤
她还记得一条河流原来的样子,一到秋天,就急剧消瘦
丰收的田野在哭泣,秋风是一把刀
她听到盲女汲水的声音,平稳
安静
借草出生的女人,
昨天犹如一只过敏的松鼠,一见人来
就惊恐万分
昨天的昨天,她循环的颈椎病
特别催人泪下
她寻医问药,体内有各种植物的毒
我试着将她挂在衣架上
看风一吹,是否只剩一粒平淡的种子

《花儿与少年》
秋天是一位厌世的少年,
势单力薄,
我路过时,他正在山里唱经
声音像一根刺,在空旷的树林里遍地生花
正好把我扑倒。我双眼生疾,
心中有数枝百合,如灯火般明明灭灭
他看了我一眼,却没有看见
我在人海,在世间,像浮动的小舟
这种缺憾一直到熄灭也无人能懂
除了
已圆寂的祖母
和未出生的你

《乌云已发生》
吃饭的人,埋首不语
锅下是柴火,山中有锵锵之声。
数年前,一个少年用斧头砍下了上古大椿
防止死灰复燃
心里有数的人眼睛已经瞎了
心里明亮的人,
外表枯槁
乌云已经发生
已经准备遮盖
我的善念,和月牙上的光晕

“施主,何苦再生怨念?”

《秋天是一声巨响》
秋风在我前面,一个趔趄
将九月推了很远
伏羲氏在天水对着天地画下的圆,如今只剩下黑白对立的两面

最早的文字,其实是一种道术
人们热爱奔跑,在岩石上刻下动物的身影
树木热爱静止,往土地里撒种子,和知觉
我热爱温暖,往自己的身体里填满文字

乾为天,坤为地
或者说,天为父,地为母
我埋伏在你们身边,偷窥自己变成一粒草芥的过程
我长大,被吹落在任何一座山头
伏首疾书,躲避人家门头蒙灰的镜子

黔地更像咒语边界的唾沫
风雨一起,就连降几度
树上寒霜,蒹葭凄凄
路过的人举着白幡,大火吹起我的布裙子

画我的孩子,是我蜕下的皮
她将随清水江向东,越来越远
在平原,丘陵,河流出海口,丢下故土
在寺庙里,丢下执着,焦虑和香火钱
会不会,还丢下我用桃木为她精心养护的那把箭矢?

月影慢慢偏西,窗台藏着芭蕉,暮雨,连日来的肺虚
不想再与你们继续谈论鸵鸟与犬儒,失明人与空心人的廉价情感
世间万象,终究逃不过万千温婉可人的小师妹
明日我要早起,颂《诗经》《周礼》
并以中年人的偏执指出,落木萧萧,
不过是上天给大地灌满了浓度极高的凉风


《国风》

演戏的,舞起水袖,击倒八百里蝴蝶
看戏的,如狂蜂吸食花朵
江湖与庙堂,两个取之不绝的容器,盛满了不可说的秘密
如今武王车辙已废,甲骨上的卜文味同嚼蜡。
是谁在身后推了一把,令我在雾霾深重的城市疾走
八个卦象,卦卦皆说我为长女,有着忧虑的心性
长庚星天不亮就开始深叹,孩子们在笼子里求食
脱离时光的蒹葭,在石头上艰难生长
大地是一棵树,天空是一只鸟
万物都有自己的悖论
我不知如何表述,才能令人心生欢喜

《胭脂》
河水如天空,群山绿得只剩下光
石头困于鱼身,是小沙弥措手不及的罪过
鱼骨,人间寂寞的胭脂呵
它就要死在花的身体里面
像落山风,靠近红尘时
因为不会闭嘴,混乱得像一场莫名的热流。


《及笄》——给雁字
前路是无止境的
滑过山坡的每一滴露珠都是月光
我能够获得的仅仅是半段素锦
再过些时间,树木又升高一寸
翁郁的日子将会越来越多
水汽布满天空,它才是河流唯一的母亲
藤蔓延伸的速度变成我最担忧的农事
我还是觉得早晨风太冷了,天亮太迟
大海是虚构的胜景
你顾影自怜的时候,我望着窗外横无际涯的黑
思绪走不了几步,就沿墙角倒下
折射在你刚刚挂在墙上的镜子里,
多像马上长好的苜蓿地
我的眼光如一头母羊,你靠近来的时候它很苍老
你走远的时候它柔弱得像朵白云


《洣水河》
夜晚,洣水河像过去的一天
短短的,浅浅的
像无数轮明月也救不了的缓慢呼吸
等到来年,它依旧像过去的某一天
突然流经我的全部
我的黑发,瘦削的脸
抬得比天空还高
我知道
洣水河最后会从我的眼晴里,流过
就像这些年必然暧昧不清的知觉,必然被掩盖的真相

《我的城池》
选一棵高大的国槐,做窝
冬天掉叶子,春天铺满雪

路边的野油菜可以入药,
爬山虎覆盖老房子的每一个向阳面
挑担子的乡下人依旧在城市里逃亡
我依旧在大街小巷游荡

表情萧瑟的浮沫,你看不见我
飞来飞去的花朵,你看不见我

我喜欢狭窄而辽阔的心境,喜欢隐藏往事里的那把生锈的钝剑

《冬天,他们又拆了我的一座城池》
他们,总把城市当积木
他们,是恶作剧里的孩子
他们,年少轻狂,看不见老地方里的老灵魂,
他们,不知道神仙夜里会来
某个人留下的字迹,灯火初上会爬满高墙

神龛上的祖宗冒着幽怨的烟火,
菩萨也保佑不了人间习以为常的诸象

裂缝和我,拼命撕开的口啊

亲爱的,我想飞过大海
到更南的南方,躲起来。


《文化北路上的风花雪月》——给你
《风》
正是草木生长的季节
风吹过来时
有些迟疑
有些像做错事的少年,缓慢而羞涩
我一个趔趄,仿佛被打动的花朵
突然紧张起来
我有春天的喉咙,慢腾腾的嗓门
我轻轻地唱,轻轻地哭出声来。

《花》
天蓝得有些空,有些不顾一切
你无数次路过我
为什么不说话?
我特意为你开了三遍,三次都谢了
大雨落得如此敷洐,整条街都在后退
鸟雀无声,
静静的看我们怎么办。

《雪》
后来有车马声
人群散落如子,一排排雁字去了又回
地上的梅花烙是犬的足迹
帘未动,任人间不紧不慢
压在你心上

《月》
长空不着一字
江月不发一语
两片终于落地的叶子,一面缓缓收拢的湖水
你在等谁呢?谁会从紧闭的车门下来
为什么所有转身都是遥望?
为什么
再长,也是相似的一生。



雷索 发表于 2017-1-7 17: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写法不太熟悉,但我猜应该是好的。。。
打火机 发表于 2017-1-8 08: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淡若春,实浓于秋
 楼主| 淡若春天 发表于 2017-1-9 11:3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雷索 发表于 2017-1-7 17:42
这写法不太熟悉,但我猜应该是好的。。。

呵,问好雷版。
 楼主| 淡若春天 发表于 2017-1-9 11: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7-1-8 08:06
淡若春,实浓于秋

谢谢大叔,祝大叔新年快乐!
呆呆 发表于 2017-1-12 15:34:36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真好。
西沈 发表于 2017-1-23 10:3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一大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4 09:23 , Processed in 0.24341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