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00|回复: 2
收起左侧

白月牙(近期作品61首)

[复制链接]
色色001 发表于 2017-1-16 11: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色色001 于 2017-1-16 11:41 编辑

                      作者:阿色

⊙白月牙

这是抽出来的一个章节。白月牙好不好听。
你笑了,你会说,呀,怎么,你还是老样子。
北大的楼房灰色调,一点都不张扬。我喜欢。

我同样喜欢古老的收音机里杂波很多的信号,没有太多的欲望和空洞。走在路上,
步子有力,脚下平实。 母亲会在邻村的庙会上,给我买一些便宜的桃子。桃子毛耸耸的,可爱极了。
我总记不住口里甘甜,却忘不了那一种幸福的酸楚。

白月牙,好不好听,你笑了。

⊙月牙白

记忆里曾祖母的头发从来就是雪白的,她说,真甜。她喝了一口,就把大半杯涮糖罐的甜水递给了
我。那好像是一个夏天的黄昏。

潮湿温热的泥土里,传来小虫的叫声。
我一个人找呀找呀,在树林里,摸蝉蛹。那是摸来吃的。
树上的榆钱和地里的蚂蚱,大群飞过的麻雀,都是我们那个年代孩子们的美食。

给我很多的爱,也给我很多的勇气。曾母,祖母,母亲。

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孩子。在露水打湿的小路上行走。我愿意简单,没有,快乐。
小朵的野菊花,淡兰色,有妹妹一样的眼神,也像天上的白月牙。

我希望有这么一个夜晚,再看到你,你会穿着月牙白的衣服,轻轻地向我走来。
我一定会好好地告诉你。我愿意做你永远的孩子。

⊙香烟之后
1
第一只烟 老现给的  555牌 劲大
呛出了眼泪
那个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学习不好  喜欢同班的阿猫

他教我抽完烟后  
带我去喝酒
喝过酒
我们就去八一路上的大庙会看录像

从三级片一直看到了一级片
老现说
别想太多
世界和女人其实都很简单
2
九九年毕业
我南下打工
这期间不抽烟   
一直喜欢看片   

某日工厂出粮  
多挣了三五斗的工友阿剑
请我去按摩
去就去吧    人总要学着走下去的

那个按摩小姑娘
我现在还能记起她的模样
她说话很轻
手指温柔

我的身体蓦然有了反应
她捂着嘴笑了
哥哥   
你想什么呢

是呀  她已经走了好多年了
我想什么呢
想她就让她过来呀
小姑娘又笑了

我点了一下头
看着窗外美丽的夜色
轻轻地说了一句
好的
2016.11.18

⊙世界

搬进楼房
三盆放在客厅一侧的滴水观音渐渐长大
期间各自开过粉白的花朵

冬天的寒风
屋中的暖气
嘈杂的街道
洁白的墙壁
会让人对比出什么是舒适和幸福

然而二年多了
弹珠般跳跃的时光
它们所有的枝叶齐刷刷地弯向了窗口

答案一目了然
窗口的阳光
阳光里生死自由的世界
     2016.11.1 凌晨

⊙木门

他第一次吻她的时候
已经是十年后的一个夜晚了
虫叫从四面传来
空气里飘荡着植物辛辣的气息
木门上洒满了月光
该回家了
他首先发出自己低低的语调

更多年后
木门上的月光依然
他想
这样就可以明亮地爱上一辈子
      2016.11.1 凌晨


⊙冬夜

洺河岸边的槐树  叶子都落了
月亮在天上   慢慢地游动
安静村庄   一只搁浅的小木船
放下劳累一天的腰板

你望着我
我望着你
风吹树枝
水草一般晾晒干透的线条

此时此景
适合抽一管旱烟吗
要说的  要听的  轻声按下  
我们都允许

这样的夜晚
我抱着寒衣  你抱着我
春天已经走得很远很远
再抄一段小路   
也许它就要回过头来
       2016.11.4


⊙母亲的鞋样儿
        
走在雪上
雪花把袖在裤管里的声音
通过毛毡的靴子
一句一句地递来

彼时的村庄  
麦场中还堆着神秘的草垛
树枝干净
翻译了无数个冬夏

母亲赶着羊群
羊群吃着草棵和落叶
所有的声音
都似懂非懂

现在 步入中年的我
试着破解这声音下的秘密
母亲 羊群
再也走不动了

一场大雪
被寒风吹起
坐在提梁铁壶边的红宝书
偶尔  翻动了一下它即将睡去的眼皮

眼皮下
许多用报纸剪成的鞋样儿
安静地陪着母亲
铁壶的嘴正冒着白气   

水马上要烧开了
     2016.11.5

⊙立冬

树叶落了
母亲喂养的芦花鸡换毛了
弟弟宠爱的小白兔换毛了
街里跑着的土狗
风中打着响鼻的骡马
也都换毛了

四奶奶蹲在堂屋前的捶布石上
用木梳子
打理着脑后的纂儿
掉下的头发攒多了
从前是可以换针 换线的
一根一根藏在黑木匣里

我们先是换上夹袄
然后换上薄棉袄
接着是厚厚的棉袄
再冷一些时
母亲会说  在腰间多系一根布条吧
一根布条能顶三件

榆树上的布袋虫
躲进地洞的蟾蜍和蛇
我们是知道的  
屋檐下旧椽间的麻雀窝
绒草 细毛是暖和的

坐在教室内
烧旺的炉火正蹿着蓝色火焰
我们打开书本上的春天
朵朵白云又高又远
圣彼得堡西北的拉兹里夫湖畔
装成割草工人的列宁
有一间绿色的办公室

老师讲得入神
窗外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小雪
小雪变大
风开始吹动木格子上的塑料布
洺河岸边的小村落
也应景穿上了洁白的盛装
       2016.11.10

⊙与羊倌说
           
风吹过烟囱
回望的人  要变黑的

现在是清晨
牵马赶路的人
穿着乙未年的服装
问询木桥边上的露珠

山坡上放羊的老汉
看着远处的槐树
一只鸟飞起来
一只鸟就像一朵被抛开的白花

水车旁汲水的妇女
有丰腴的腰肢  
迈着袅娜的步伐  
点豆 种瓜 掩土

轻轻地除去扎根不深的野草
留在马蹄印外的茎蔓
        2016.11.12

⊙雪花

雪花来了
雪花带着它的父亲   母亲  兄弟姊妹
一起来了

雪花来的时候
二蛋的爷爷  
正赶着他的马车
走在洺河以东胡佃村的南北小路上

铃儿丁当   车轮辘辘
一些雪花爬上车了
一些雪花还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古老的洺河岸越走越近
勾头探脑的野兔跑过草丛
偶尔
能听到山鸡的叫声

安闲的雪花
也许会下到天黑再下到天亮
不管怎样    它们来了  
我们都要像征性地挪一下地方

拨旺炭火
或续一杯茶水     
            2016.11.15
⊙蚯蚓

后面啄木的人跟来
他们要干吗
石头都在山上
好好的

穿灰黑背影的
是我的叔叔
他是木匠   
用墨线垂钓刨花

街上聚起了许多人
捧着大碗
夹着馍馍
新打好的枣木床放在院子里

他们边吃 边聊
幽香的槐花慢慢地飘落

没有眼睛的蚯蚓
掘土而进
每一次探头
人间都是不同的月光
2016.11.16

⊙救命


那一夜  佛城的芭蕉叶接着雨水
你对着窗口
喊出的救命
沿着叶脉间的纹路  
从小巷一直流到了街上

街上的公交站台  空空的
打烊的米粉店
还有未打烊的洗头房
都是空空的

这样的夜  
更适合高脚杯和玫瑰花的抒情
没有人会分神于
一个背着牛仔包的男子
从浮动的雨幕里走来

近了 更近了
现在你可以看清他的脸
他随意地仰了一下头
就捕捉到我的眼神

我们似曾相识
谈不上什么欣喜  悲愁
2016.11.18

⊙正能量

我不相信这样的话
站在半坡上的人
没有西西弗斯的石头

正如我们无法判别
坡上是路
还是坡下是路

太阳和四季
为大地铺上麦田 白雪
我们能做的   
或许唯有向众神祈祷

一个人  怀抱着他的瓦罐和草
睡醒之后
还能平静地睡着
2016.11.18


⊙紧张的碗筷
     
孩子回家后
壁橱里的碗筷
会变得很紧张
摇摇晃晃如同一个醉酒的人
站在河边

只有等我们都走了
父亲换下高亮度的灯泡
那些哆哆嗦嗦的碗筷
才会在母亲的抚摸中
慢慢地平静下来

父亲看着母亲  
母亲看着碗筷
过一会儿
屋子的灯光就灭了
2016.11.20

⊙污口
         
狗走草   猪打圈    马起骒
少年时不懂太多
说得欢  

我们在水泥墙裙上
用白粉块
写王小丽和李小牛那个

后来
他们真就那个了
还抱了一对双生儿

双生儿里有一个是男孩
长得虎头虎脑
去年回老家时见过

骑在小牛的脖子上
扭着他的耳朵
嚷嚷要买糖

其实
当年写王小丽和谁那个的时候
本来是没有想好的

临时起意
想起他老娘打过我家的大黄(狗)
我怂恿二蛋  就写李小牛

二蛋深夜致电  
李小牛出车祸 ———死了
彼时  
我正和自己的老婆嗨休  
就要冲到高潮了
2016.11.20

⊙遇见王小丽

王小丽上班的超市
离我家不远
步行十几分钟就能来到

李小牛死后
王小丽还在那里上班
穿着蓝色的工作服

她给李小牛
生了一对双生儿
男孩我见过

偶尔碰上
想告诉她
如果有事也可以给我打电话

话到嘴边
想想“也”有不妥
再想想“也”许正常

这个空档
她冲我笑笑  
我看看手机

时间很快跳了过去
2016.11.20

⊙一场雪或 朱安说

终是要想起的
不如现在就开始
筛酒  劈柴
喂养草垛蜷缩着的狗叫
好了  让我们掌灯伏案
等浓黑的夜色伸出它青蟒的手臂
有人
在雪花里扣动钌銱
  
风过洺河
以村庄为埙
要吹响你就吹响  要沉默你就沉默
葛衣布裙   窈窕离伤
寒枝 游子 醉过的烟尘
谁不是闭气浮沉
谁不是白雪茫茫
原谅我  本无心对你凝望

开门闩
扫一扫肩头的雪吧
留驴马在外   
写油菜花少年蔓菁的诗文
借佃户哆嗦的双手
落麦款  步庭院 又见一树梨花白
小脚的童养媳
落成你和面烙饼的母亲

最后  
就剩下这一层薄薄的麻头纸了
朱安说   死后让我葬在大先生的身旁
萧红说   我的三郎一定会来救我
阿色说   高大的皂角树  碧绿的菜畦  
有女人坐在炕上纺棉花
她揉着眼睛
已看不清发梢前绕线的铁锭


⊙木头和木头
            
去看海的时候,还没有懂海。
海在我面前,托小舢板,种绿海草,画鼓目的鱼。
海,那么大。不属于谁的。
海风的呼吸,一阵阵吹我的脸。
我蹲下来,看岸边的沙滩。
沙子来,沙子去,那么多的沙子,不见得彼此认识。
我们走过,遇上的,记着,就够了。

人世,或许只允许钉子通过,做判断,尝试说话和流泪。
手指的三角形,线香的眼睛。
只有万能的神祇知道。

木头和木头是相爱的,木头也是虚拟的。

                   2016.12.3
⊙胶片
           
弥留之际
他加速抽出了自己体内的胶片
开花的槐树
奔跑的白马
一眨眼就消失的河流

古老的赑屃
驮着铺满麦草的碑文
断头的石像
沉浮在胶质的淤泥里

一群羊跑开了
一丛草绿了又黄
哑嗓的枣针 椭圆的枣叶
缝穿着树上脏脸的麻雀

最后  
他看到母亲
走了许多年  
还是斜腰坐在冒着蓝色火苗的炉台旁边
摇晃着自己瘦小的骨架
黑眼睛望着黑眼睛
不说话

父亲扫完屋顶上的白雪
他听到
熟悉的脚步声
从木梯上划了下来
           2016.11.29

⊙轮回
      
这一片土里的虫子
不会去想更遥远的地方
吊在树皮上的蝉蜕
只能说明世界就是洺河的两岸

从小手的灯笼到小脚的外婆
我一直记得
衣领上系着萤火虫的乡亲
明明灭灭
出了村口  便找不到了踪影

虽然遥远的天空
会断断续续落下繁星
在乌黑的夜里
变成一只只口含露水的促织

它们看见我了
多半是匆匆跑开
挤入窸窸窣窣的草丛
换掉肉身  
自然也就换掉了亲人

   2016.11.29

⊙木头里的烟花
            
木头里的烟花  是碎瓷做的
玩墨斗的叔叔
走出柳庄监狱  去了一家更远的板材厂

木屑沿墨线飞溅而出
整个春天
旋转的锯片都很急

戊子年  丙辰月 庚寅日 谷雨
宜纳采  嫁娶
父亲掐指算着  还有一个礼拜吧

院中的梧桐
无人问 无人应
兀自叫卖着体内的香气

父亲手中的碗  莫名地掉在了水泥地上
正是叔叔
看到木头绽放烟花的时候

玩墨斗的叔叔
拖着长长的黑药引线
锯断的拇指  
像枚燃烧完毕的烟花纸筒
摔成了父亲碗底的碎瓷

2016.11.29

⊙小马车
      
如果一场雪来到漆黑的洞中
便可以放走眼睛
用一块小踝骨
代替地衣的旅行

不害怕一个人  
听沙子
不回应原野邮寄的云层

如果这骨架搭出的洞穴
走到了尽头
告诉接踵而至的促织  草丛
飞舞的蝴蝶

冬天只是树杈间小小的梦
睡过白雪嘴角的摇篮曲
我们的小马车
就回到家门口了
   
2016.12.2

⊙灰尘        

用麻头纸糊好窗子
糊好门枕石  钌铞间的风
屋角的黑暗
坐回母亲出嫁时的榆木圈椅
透过一片呼吸的瓦当
就能在跳跃的光柱间
看到他们了

他们握手 拥抱
把白芦花和菊香戴在头上

2016.12.7

⊙芦花
         
我死了  不要哭   埋在洺河滩上任何一地儿都可
不要火化  也不要用厚重的棺木
生前不喜欢太多的人
不用搭灵棚  请吹鼓手

如果政府禁止立坟冢
可以沿着麦根
再深挖一些
赶对时候  就插一两管芦苇

偶尔  
让我呼吸一下故乡的秋天

2016.12.7


⊙喜欢
      
喜欢呆到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喜欢荼蘼
喜欢弯镰  
喜欢一个人拉低树枝  
看爬动的虫子


喜欢万水千山走遍的你
回首发现
我还站在这里


2016.12.7

⊙给你的

想过某一天
父亲和母亲也离开了
儿子  
窗帘飘动  只剩下寒凉的月色

繁华也好
寂寥也好
你都要拿出父亲为你写下的文字
参照夜空里的星星

重复这一轮明月孤独的旅程

2016.12.7


⊙绿洲

夹竹桃有毒
狗尿苔不能吃

遭人遗弃的仙人掌
在楼道里
走了60多天无水的沙路
不见骆驼和毡篷

它坚持看到我
一个偶尔写诗的男人体内
还未曾修改的阳光和天色

2016.12.7


⊙不是的

不说话 就不会有回声
不是的

热成像仪 能找到你
光能找到你
地表微微的抖动也能找到你

走在洺河岸上
点点白雪
只给了一种辨别的颜色

2016.12.7

⊙写信

往前有马车  烽烟和鸽子
再往前
是带毒的箭镞
白桦树皮上划出的记号

无论怎样
都能看到茅檐之下
悬挂的野鸡   兽皮

现在
你只需要抬起头来  

2016.12.7


⊙你的 我的

寡柱  边椨
对着古老的木构瓦房描绘
雨声敲泥

鹁角儿的小顽童
走进菜地   
甘甜的蔓菁好看地绿

你的 我的
我们在同一条屋脊上走来走去

2016.12.7

⊙通脚睡

剪一个灯花 扎一个草铺
你就能再次
抱住我的脚安然入睡

冬天的夜晚  往往都很长
你要几次起来喂马
观看石槽里一盏盏小星星

那些小星星  没有靴子
也没有外公
它们走不动了

它们都冻坏了脚

2016.12.7

⊙摽有梅

摽有梅  梅子还是酸的
我看你时
你还没有看我

摽有梅  梅子还是涩的
我看你时
你并没有看我

摽有梅  梅子还是苦的
我看你时
你也在看我

2016.12.7

⊙你要明白我为什么哭

从街门口  转回院子
四岁的母亲哭了

外婆哄不下
舅舅抱她出门去

黑白的街上
其实刚刚走过一个卖瓜的老人

推木制的独轮车
他的瓜  
绿皮  红瓤 黑籽  
挂着清晨的露水

2016.12.7

⊙揪猪的耳朵
         
劁猪的车上   挂红布条
白刀   黑脸
贪婪是不挂膘的

想起这茬事
是在二〇一六年冬天的午后
不久前  我买了面条
炒了豆芽菜
小小的房间  不冷也不饿
正好适合回想十四岁的小至

我们一前一后走着
月亮跑出磨刀的院子
脚底的白雪泛出光

草丛那么低
跑与不跑   
藏与不藏都是徒劳

我们走累了
就说说爱  说说诗与远方

给猪手术
是件尴尬的事儿
邻居阿伯唤我去帮把手

我选择揪猪的耳朵

2016.12.3

⊙不吃雨水的玻璃

鬼子的炮楼
早已消失在焦黄的麦梢
别一支老鸹嘟
在村口转悠着的土匪
踅进杂草丛
换回了庄稼汉的衣裤

打枪的四爷  
又一次打起了木门上的钌铞
炭铲 耙齿
捅向通红炉眼的火镩

都是老黄历了
四爷眨着混浊不清的双眼
齿唇之间残留的气力
不足以支持他讲完
村公所背后的大土坑
遍布的苘麻
还有那若隐若现的血迹

洺河岸边的夜晚
空气里飘动
花朵的清香和松软的浮尘
天空  像一个孩子的黑脸
一啼哭
就能见到他搂着母亲
摇落的星辰

现在  于此处打尖的男人
只需抛出怀中少许散碎的银两
筛一瓢高粱水酒
并借着热辣辣的酒劲
在长满紫荆槐的河岸上
继续赶路

莫回头     便能走很远  走很久

2016.12.10

⊙带着我的村庄去你的城
            
村庄不见   城不见
三十五岁过后的冬天
只有鸽子在头顶的上空  飞翔 盘旋

偶尔  是一场大雾  
从雾中跑出迷路的霜花  

车上的人
都有自己的信使
他们走下去
又陆续上来
接着聊起哐当的铁轨

厢板上的灯光
投落在杯子中的茶水
慢慢泛起一枚茶梗  

28号座 靠窗 一大块玻璃方方正正
熬了一夜  过隧道的时候
那女人
眯了一会儿眼睛

2016.12.12

⊙母亲的诗歌
     
为了让它们相信  这就是你的孩子
任性的母花豹
与两只公花豹在几天内不停地交媾

草原辽阔
森林乌黑
扛枪的猎人站在水草丰茂的土丘上

子弹划过枪膛
面向天空
交出一对斑鸠失散的言语

拨开草丛   众生有毒
一些事儿
说不得   无妨听着
地面潮湿的血迹
靠着苔藓
印出一块陨石的耳垢

那只母花豹  诞生的小豹子
正在用爪子
试探这个未知又好奇的世界

长大后
它会模糊地想起路上经过的花朵
远处的风烟
跳跃的麂鹿
多像一行母亲写出的诗歌

2016.12.12
⊙故乡

他们跟来
顺着入窗的月光
汲取一瓢清水

蚂螂飞舞
靠近绿的浮萍
漾开湖底
昨日   失手跌落的碎瓷

回首看看
以他为故乡的孩子
再看看兀自站着的父亲

拴马的梧桐树下
秋天的天空
鸽子   各有哨音

再过几个时辰
月光收回它的幕布
天就要亮了吧

2016.12.9

⊙春天

若不介意
每一个滑过你身边的陌生男子
都是簇新的

他的蓝色披风  干净的胡茬
像草籽一样嚼动
成长的微笑
会让人想起薄冰 暖阳  融化成绿水的白鹅

这样   随便挑出一朵槐花  
不悲不喜
在明亮的枝头安静地坐下

我们一起去看忙碌的雨滴
去看失事的春天
多少人  多少黑匣子
  
风动云飘    有机会
我要再次说出   你好  亲爱的

2016.12.14

⊙下雨了
        
院中 他拿着炊帚  端一瓦盆清水
头顶的星星
眯诡谲的小眼睛

下雨了 他挥动蘸水的炊帚
一下又一下
冲着低矮的屋顶

洺河滩的夜空   
谈起来真的不能算太高
他的婆娘挓挲着头发

一边走下木梯
一边系着自己的布扣子
回过神来  
骂了一句  你个死鬼

洺河滩的乡邻
有夏夜在屋顶 麦场乘凉睡觉的习俗
木梯子咯吱 咯吱地响

有时候
真的就下起雨来

2016. 12.17

⊙泡泡
      
闪电在远处的天空
推开树林间
狴犴看守的木门

那些黑布蒙面的人
出来了
或牵手  或踮脚儿

在浑黄的水面上
踩着泡泡
一个泡泡破了
一个泡泡刚刚冒出头

更多的泡泡
飘呀摇呀
屋檐下大瓦盆的雨水满了

2016.12.18


⊙猎物
     
钻入草料房的时候
蛛网挂头
逃走的蜘蛛  躲在椽缝
回望它的猎物
猎物很大

猎物在它的领地
洒水  扫去浮尘  
点灯 生火
拽着炊烟在被褥里翻滚

这一次的对峙
需要很长的时间
雪白了 水绿了
月亮扣动门环
蜘蛛又能悄悄地爬回来

2016.12.18

⊙诗人
         
曾祖母打骂自己做过童养媳的女儿
并禁止她回娘家的事儿
是我听母亲说的

画面渐渐清晰的时候
我已经六岁了
她满脸皱纹 一头白发  眼睛不好

我拉她的手
靠墙行走
东面出来的阳光照着我们

她说  她能看见村头的老槐树
街边闲散的碌碡
嫁过来那年的村子   还没有这么大
  
咱家就在麦场边上
你爷爷大个子
跟一伙人吵吵嚷嚷  枣树下分粮

爷爷已经去世  
曾祖母记得他打过解放战争
部队算账 给了一大马车高粱

现在日子好了
不乱了
不饿了

这样的话她说了好些遍
每次我都认真听着
后来
我念书认识了春天   

再后来  
春天里    有一棵小椿树
靠着土墙根钻了出来

2016.12.15

⊙谁把石制的长凳撞歪了


现场难以复原
对面的监控程序  更加热衷盯梢
一个蓝衣人的背影

此刻  他坐下来
幽静的公园   
稀疏的杨树叶  造不出更长的句子了

他只能断断续续地去想
昨夜梦中
一些爬动的小介壳
一些淡黄色的茸毛

麻雀飞走
女贞树依然苍翠
它攒了一年的黑果子
整个冬天都不会掉落

他起身接应
梦中接着跑出的革命者
古老的县城边上
最有可能的嫌疑人
混进了眼前的雾霾

2016.12.19

⊙儿子
         
1
我抱着儿子  看眼前的黄昏
麻雀在青果的枣树上跳跃

麻雀只是麻雀
青果只是青果

我的嘴唇动了一下
微微动了一下

儿子掉头来接
我躲了几下   笑着张开了嘴

真的  除了他眼中的期盼和惊喜
什么都没有

2
三岁的儿子
喜欢把寻找到的宝贝
扣在自己的头上

在我们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刻
顶着尿盆或内裤
爆笑现身

他还在街道的粪堆边
捡到了一串塑料珠珠

哦 就是这一串塑料珠珠
他第一次沿着模模糊糊的记忆
谁都没有告知
去了姥姥的家里

我生气地大声骂他
然后
把他和珠珠一起抱在怀里

3
大舅舅睡了 大妗妗睡了
二妗妗抱着她哭闹了一天的小儿子也睡了
我和妻子结束牌局来到客厅
发现原先陪着儿子一起玩耍的两个小侄子
不见了踪影

空荡荡的客厅里只剩下儿子一个人
玩手机 玩纸盒
小小的手指碰撞着沙发上每一个物件
然后 他突然发现了我

我们要回家了
春天的夜晚 繁星闪烁

4
爸爸 我跟你写诗好不好
不好
我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他

某天
儿子更新了他的QQ日志
你走了 或是永远  或是暂时
我走了  但愿和你一样

玻璃弹珠的世界
我张开嘴   除了递出一口烟雾
真的      是空的


            2016.12.21
⊙童年的面袋子

破旧的面袋子
打着花花绿绿补丁的面袋子
放在里屋水泥瓮顶上
一天一天瘪下去
瘪得只剩下一圈
系口的麻绳了

母亲便把它拿到院中
用小木棍
一下一下地敲
这种简单沉闷的声音
往往会持续很久

直到我和弟弟
赶着吃饱的羊群
从山坡上一路小跑
穿过离家不远的土地庙

母亲端起簸箕
欠欠身
露出像烟岚一样的微笑

2016.12.20

⊙往事

如果多年前的那一场葬礼
我能主事

我会考虑在她的棺椁
放一只没有花纹的瓷碗进去

美丽的衣服和鞋子 风一吹就散
这一只碗不会轻易腐烂

她可以在月亮升高的夜晚
四下无人的草丛中
坐起身来
听着手上的戒指脱落在碗里的回声

一点点地原谅
自己那个烂赌的男人

2016.12.21

⊙大黄是一只狗
              
实在饿极了
从我手中叨走馒头的大黄
逃到了墙角的柴垛

没有看见真相的奶奶
骂我
造罪呀 用白馒头喂狗

我的眼泪和父亲差不多
无声而小
他出门去了

离洺河滩五里的地方
是县管的农场
长满了野苜蓿

他五岁  
他的哥哥八岁
他们俩摘着细细的苜蓿芽

从早晨
一直摘到擦黑的傍晚
才能看到那道暖肠的炊烟

大黄是一只狗
它陪了我几个年头  
记不清了

我们曾一起走在村边的树林
雪花洁白
碰上背着书包的小至
背着一捆干柴

2016.12.24

⊙老屋

      
跳蚤确实少了
老鼠还有
这旧式的木顶房子
煤炉火   喜欢看着母亲
一个人挪动碗筷  扫床 梳头

更多的情感
它不懂得表达
当然   我也不会劝说
回家的弟弟
能和母亲围着煤炉火
在这四周透着寒气的老屋内
多住上一晚

2016.12.24

⊙⊙冬日
        
结冰的湖水 改为夜行
伫立的六角凉厅空着手
一些鸟
衔走了荷花早已折叠好的车票
公园里
唯有送别的风声未散了

那些女贞树 松柏  剑麻
穿着常年不换的制服
现在    他们一起回头
看到杨柳的叶子
铺满了脚下凌乱的站台

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来了 又去了

2016.12.24

⊙变身的阿达

人群里
阿达低语  再看一会儿吧
幕布的光影
我一直在走  沿洺河最大的臂弯
白雾稀疏
榆树鼓胀着萝莉花蕾般的胸脯
是一个清晰潮湿的早晨
篱笆的家门就要到了

阿达 阿达 阿达
阿达有三个变身
撕碎的纸条随风而行
红蜻蜓  蓝蝴蝶  飞出教室
麦场不可能是边缘
更远的田野  回荡着鸧鹒的叫声

再看一会儿吧
三个年龄相仿的少女坐一起
阿达的头发动了动
依偎在同伴的肩上

不知何时散场的露天电影
离开的人各自揣着夜深的倦怠
阿达手心的电筒摇晃
在很短的一段距离上
我们平行而去
没有过问忧伤

2016.12.26   凌晨

⊙麻雀

早年的派出所
和乡政府在一个院内

从门口张贴的白纸通告
我们获取了大意如下的信息
强奸 杀人犯  幼女  枪决

雪下了一夜   天太冷
村庄里走动的人很少

我们上学路过这里
脑袋围在一起   七嘴八舌地念着
离开后  回首见到一群麻雀飞来
叽叽喳喳地上下蹿跳  

白雪和白纸都是白的  
某些字眼   笔画太多  只能靠猜或者蹦过
某些麻雀
同我们一样
身体还未曾到达发育的时刻

2016.12.27

⊙蜜蜂

还是没有勇气
在你独行的紫薇丛中
吹声口哨
拍一把你的屁股
或着摸一下你的脸

六月佛山   多美丽
同济路边的腊肠树系着一大包袱黄金
倒卖红尘
从不忌讳显露自己裤带间成长的性器

石湾公园    美人蕉
叶满丛深殷似火  不惟烧眼更烧心
众多的娇小美人
都知道时节到了

那个唤作阿色的少年
或许应该翻墙越脊
手持利器
以更从容的方式进入这个世界

不必去想   一只飞过春天的蜜蜂
采花    酿蜜   
是名副其实的采花贼
它的身体本无香味

盐步的小车站     他思索再三
丢掉了那箱沉重的书
并在下一个工业园区
尝试为异性的工友买一罐Coca-Cola糖水


2016.12.29

⊙凶器

不得不吃的麻雀
意味着所有谷粒背后的凶险
木头人  
伫立草丛
练习久违的哭声

红高粱红过洺河滩的绿风
假如拆开来看
井里的井水
才是坐井观天

父亲抽打毛驴赶路
路以车辙回敬父亲
更加幽深的雪花
本来自仓促的人间

飞翔的麻雀 觅食 交配  带一群幼子
捡豆的女人
拢发推磨  
碾压一圈眼神暧昧的白豆汁  

不做辩解的神祇   只在歇脚的坟丘之上
约一秤春风
添二两地黄

2016.12.27

⊙黄河新
        
路过回庄路口的时候
我说了一句
往北五十米  
是黄河新的墓地

同车的人没有吱声
雪花
从灰蒙蒙的天空飘下

拨着算珠的账房先生
打量眼前的这个伙计
他有多高   
长什么模样

他端起粗瓷大碗
到灶房吃饭去了
当团长闹革命是后话
县志记载
1936年5月被枪杀于城北门外
时年29岁

现在  两棵松柏
一些杂草陪他活着

2017.1.1

⊙生日
        
木块  咸菜   两个脚步蹒跚的老人
告诉我
躲在雾霾里的钟表匠
其实一直活着

春天和谷粒
沿弯弯的洺河滩
练出工于算计的手艺
清汤的碗底  
也会让他想起   那位面容瘦削的后生

时间一定没有走错
钟表匠激动地说   不收钱了
今天
我做了父亲  有了一个大胖小子
   
后生现在也该同样老了吧

2017.1.9


⊙过年
         
众神就位  儿孙满堂
除夕晚上的母亲
幸福地微笑
古老的往事暂时隐退

可是 少点什么呢
一些年  适逢有风
我站在院子里  看着燃烧的烛火

风把门吹开了
烛火摇曳
只道是
那浑身披满霜花的影子    悄悄回来过

2017.1.10

⊙叠纸
         
月亮长什么样  就叠什么样
少年时
只懂得草丛中的布谷声
躲在木门背后
偷偷看你

春天要走出村口
专注耕耘的老人
牵牛  牛牵着白云
来回两遍就是洺河滩了

那些未解的刀石事儿
落在地上
开红花   结麦粒
一抖   一辈人

叠纸  叠一百年
你不在
抹平细看   就和月亮一个样了

2016.1.10

⊙引火柴

好多事都忘了
比如引火柴
比如一九九三年的春天
桐花的香味
淡淡地开满了安静的校园

教语文的白老师
有一双远方归来的眼睛
她时而写字
时而看学生们写字

下课的钟声响起
阿色在前
你在后
教室的门推开了

接着
还有更多的孩子涌出
他们一齐欣赏眼前的春天

2017.1.12

⊙顺水多漂一会儿

地上有很多虫洞
有的大如红枣
有的小如杜梨

大的可以装大星星
小的可以装小星星

大星星用桐树叶盖上
小星星用榆树叶盖上

洪水来了
灌满了洺河   留垒河  澧河  七里河
当然
也会灌满一个个大大小小的虫洞

大雨泼洒的夜晚   
那些星星望不见
我多希望能像村头的老槐树一样
站着不倒
让它们都冲向我奔跑

又或者     老槐树也倒下了
骑在树枝树叶上         
顺水多漂一会儿   
就好

2017.1.14

⊙人面桃花

外婆唤我去把木门对上
夜色乌黑
辨不出春天具体的身高
只记得
风和我一起用力   门外  门内的浮尘
咯咯吱吱地松开拉着的手

透过缩小的门缝
一条长街   怀着绿荚的榆树挺胸而立
桃林在村边
鼓胀的蓓蕾尚未解开纷红的衣襟
玩了一天的小伙伴
都该累了吧
跳动的烛芯   系着一个睡前疲倦的微笑

人面桃花
那唐诗里的男人 女人   妖娆 感叹
外婆不懂  更不会讲给我听
外公起夜喂马
响动的铜铃声中     
我一次一又次梦见   门开了  桃花开了

外婆给外公披上夹袄
外公给外婆披上桃花

2017.1.16


马帮 发表于 2017-1-19 19: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朵的野菊花,淡兰色,有妹妹一样的眼神

有些句子还是蛮有想象力的。
沙沁 发表于 2017-1-22 00: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慢悠悠的说,味道锦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8-20 12:13 , Processed in 0.19303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