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55|回复: 2
收起左侧

2016年作品精选30首。祝朋友们开开心心!

[复制链接]
于贵锋 发表于 2017-1-18 12: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于贵锋 于 2017-1-18 12:28 编辑

2016年作品精选30




晨练所见




木头栈桥上一只死鲤鱼
人们绕着它走自己的路
实际上,它已经被踩烂

2016.6




热剩菜也产生诗意


不到一分半钟,在微波炉里
木耳将苦瓜从碗里踢了出来
这是多么新鲜而开心的事呀

2016.9




端午去看丈母娘


有人说过臭绣球有毒
但她从来没想过要扔掉
她养得最好的花

不仅如此:原来三盆
现在变成了七盆
一盆开罢,又一盆接着开

2016.6




喜鹊早过了报喜的年龄




该是老得能看清远处的时候了
事实是远处和近处他都看不清


喜鹊早过了报喜的年龄
但一下子有四五只喜鹊在四五棵树上
不停地叫


他一下子就又暗中把喜鹊一只一只
放进一个一个具体的箱子里


但由于忙,后来他忘记了打开箱子
那些喜鹊就一直安全地呆在黑暗中

2016.3




光头


在成年之后,他只刮过一次光头。
光头戴眼镜,难看死了,堂哥说。

还有几次刮光的想法,未成事实。
洗过的光头,风一吹,舒服极了。

2016.2



乙未冬


早起的词像冻星星。
早起的人像冻走肉。

2016.2


安歇


墓园的花。墓园的鸟。墓园的水
墓园的灰。墓园的果子,茶与酒
还有墓园本身,在墓园的阳光里

中午十二点之前
我们被一辆银灰色的车送回了人间

2016.4





好名字



量身订制的幻想,一家裁缝店。
银雪粮行。
圣邦布兰卡,土豆做的漆。
胭脂路。觅渡桥。
卧龙岗,常青园,则皆公墓。

2016.4





细节的雪


石头上的雪,草坪上的雪
这不同的雪在她内心出现时
积雪具有了分离感

或许出生地更为重要
像一个人老了时学会倒着走

从故土里喊醒有资格作证的人
说她穿着红皮鞋踢一个小男孩

那时天空明亮年刚刚过完
她父亲坐的火车跑到半路飘起了雪

山上的雪川里的雪
手一样握在手心里的细节的雪

她褪去时间的手套呵了呵手
槐树褪下叶子等着开春再长

池塘边的雪,马鬃抖飞到空中的雪
缓缓移动的车身上的雪,石狮子头上的雪

2016.1




七行诗


我不为碎片的容貌辩护。
我爱屋及乌,对信任情有独钟。
我藉此承认榔头敲骨声的独立性。
我在储存保证语言呼吸的空气。
我为一颗孤独而圆满的心,悲欣交集。
我为建立自我的牢笼,向虚无施礼。
我一直试图把时间用黑暗磨成明晃晃的针,然后扔掉。

2016.2





春分诗


电卡从一堆幻象中抽出来回到黑暗。
连钥匙也暂不必讨论。
一间房还空着,像是生活还空着。
他酒醉后找到了那个可以埋怨的人。
他们两个代表了艺术在人世的一种关系。
山顶当然可以垂下眼皮
但依然够不着河水偷偷抬起的脸庞。
从花上分出的花活了。纳入爱吧。

2016.3





雨后




作为多种事物中的一种,雨半推半就地
给了今天一个结果。有总比无好。
再坏也总比没完没了地拖着好,是吧。
夜因此从今天剥离了自己,能够把雨盛在
一只玻璃杯里享用。你不必假装
你懂我。你不必用流水声来诱惑我。
我只是将自己移到昨天的早晨、今天的早晨
明白了为什么彩虹只有半截。明白了
可以去掉记忆对它的修饰。可以独立。
和雨,彩虹可以没有关系。

2016.9




微澜



一个人直直走到水边,突然转弯。
一个人沿着太极图案中间的S形分界线走。
一个人在专门铺设的碎石道上,认真地抬脚、落脚。
在公园的心里我走了两大圈,湖水微澜。

2016.6




午后


你有一草地、一操场的阳光
我有一屋子的阴凉

我们互不羡慕,也不互相否定
我们要到很久以后才知晓
夏日,我们有各自的存在

夏日,此刻,我们按照各自的理解
培育着孤独

我们在给一个词
“黑暗”或“光明”
培育着骨肉

我在想夜幕降临
你能否见到梦中之物
证明你自身并非你虚构

语言清爽
语言大汗淋漓
你和我垂在同一根树枝上
玩手心猜名游戏

2016.6





改造


公园将自己改造成
形状各异的一块块水泥
水泥块中间的一片水
以及几棵试验性的树
最近
又在路的两边
植入了铁栅栏
据悉
这也是接近完成的
对秋天的同步改造

2016.10




亲密



天空的鸽子是不是楼顶的鸽子
又有什么关系呢?低头不见
抬头见,你不相信日常生活
被天光扫描后具有了政治倾向性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当然,单纯不会大于单纯
就像四目相对,还是各自发现了
藏在对方眼中的探头
正一闪一闪地红着。奇妙的是
你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放放对方的鸽子,还蛮有趣

2016.9





他一直处于被复原的过程中


诗将他的一部分分行成了公园的一部分
这多妙呀
仿佛走进公园时他就是那只在水面上
叫得最响的公鹅

其实改变的不只是内心
水面常常变成湖面,开阔而且明亮
甚至影子越来越具体

生出羞愧是在后来
他发现作为公园的一部分
只有他能够离开公园
或者它们都会离开而他
从来不知道它们何时离开
又何时回来
他发现悬铃木,银杏树,松树
以及麻雀与鲤鱼,新生的荷花
都没有和他说过话

公园梦醒后大脑的残存物
像一行又一行尚未变暗的诗
他一直处于被复原的过程中
那些落叶,死鱼
会一次次在他的身体中泛起
试图回到它们原来的所在
那些竹子,国槐,也很固执

他必须从自己分离出来
兼职于一种能保证自己生存的工作
偶尔,他会变成月亮
让自己从一段明亮的夜路中得到慰藉

2016.9





倒影大吃一惊


公园里那块题字的石头也是政治
你可以假装驻足欣赏也可以
假装没有看见走过去。晨练或者
吃完晚饭,所有的散步就属于生活
美腿不是绑腿,与革命并无必然联系
把树根挖出来的人也不能证明自己
就是合格的革命者。工作人员锁了
西南边的门,但不是所有的梦
会绕道。未发一言,他原路返回
这不是第一次,他边走边看倒着的风景。
这次倒影大吃一惊:放弃唱歌的云朵
水外面那两条弯曲的腿从来没有干燥过
或者他一直没有觉察到
只有在水里,他会一点点退入自己的影子
而且面不改色,从容若仙

2016.9





嘀咕


树丛中的红果果还在嘀嘀咕咕
秋风又起了

秋风刚路过记忆里那座明亮的庭院
熟透的银杏像一颗颗坠落的钉子

天空锈烂了。但天空依然由天与空组成
它依然是秋风塞满落叶的首选

乱飞如蝶的梦哦真是做不完的梦
泥土种出的眼睛只能金色地赞颂

秋风带雨晚来急,争渡,争渡
羽毛乱飞,惊起一堆影子

惊出“锈蚀之眼堵塞之法”:写字楼
和尚念经,白云观白领参禅

两行诗之间,新事物孕育。
听听,嘀咕在虫虫的魂儿里继续:

白茫茫的哲学会收走秋风
而青峰雪出,独自向人间

2016.10



自带灯笼的生命


麻鸭,河水,我
再次相遇

在一条终究无人的船上
在一个无需喝酒的酒吧
半年不见的三个人

也相遇了。这无需旁证
所有的相遇都会得到相遇者
暗夜里的自证

甚至我一边写一边擦
包括耳朵记录的声音
包括我生出的新的空

三个人,可以是三个
不同的数字,三颗
能够互相擦亮也能够

自己发光的灰。以及
因相遇出现的
三条不同的路,和再也不会
有任何相同点但仍会交集的

三种不同的事物。三种内心
等待着三个自带灯笼的生命

嗨,你好!你好!

                        ──赠雅克、苏明,2016.10







我感受强烈而心知不会持久


几年之后,灰尘落在身上
阳光也落在身上

边走边想的早晨心内透亮
但迟到的死迅
很快加沉了接下来的钟点
一起做过许多事情的人
忽然就听见有人肯定地说
她不在了

──我确切地感受到
她曾那么热烈地存在着
在一个简陋的舞台上
在一支舞曲的末了
站在几个人的中间
眉眼稍侧
她做了一个如同亮相的,精彩的动作

──我感受强烈而心知不会持久
夜将降临,我必须马上见到他们──

若无其事出现在亲人面前
有我们彼此一直在忽视的惊喜

2016.10




写信   



雪在夏末便落满远处的山坡,让冬天格外漫长。
于是他开始写信,那些收到信的人说他活在幻觉中。


他读着来信,觉得能够让时间慢下来的人
内心多么强大:在一种细致的、真实的生活中


他按照自己的理解,在雪地里走来走去。
当雪线不再上移,他爬到雪山顶


身体里装满了雪,雪也在一片云
一只鹰的身体里。他不想再写信了


他把那些雪,装在他依然记得的,几个词的声腔里
他把那几个词,反复写在雪上:那日,雪开始说话


那日,冷到极点,他开始在天上写。雪,一片片的雪
落了下来。天依然湛蓝,雪依然落了下来

2014. 11/2016.10





剩下的影子


有的影子是肉片
有的影子是钢片
影子合成物叫人

每走一步,影子飞走一个
每停一秒,影子飞走一个
临终前剩下的
泥土与天空消化一部分

其余部分作为问题
在推来搡去中变黑,生锈
渐渐失去人味
变为另外一种事物,有的
结实如木头,有的如轻风

早夭者剩下的影子人们埋在自己心里
自杀者把剩下的影子埋在他人脑袋里
所有活着的影子都负有对死者的重任

影子有时会从一个梦进入另一个梦
放下自己黑白的
拿上别人彩色的
探讨在梦外做影子交易的可能性

探讨在交易自己的时候
如何把自己合成的人交易给另外的影子
从而发明一种无泪、无痛、永恒的告别

2016.11







在肚子里,然后,在人世


左手高举板擦,右手指着:这是子宫
子宫。明白吗?明白。他们一致回答
听着儿子描述老师上生物课的情景
我想起我的老师不讲这一节而让
我们自己看。我知道子宫
长在女人的身体里,但看不见。很快
它变成一种禁忌,导致我和女生一说话
就脸红。进入一个女人的子宫后,这些


可以谈了:无在子宫生出有,有逐渐长得
子宫再也容纳不下,而后生命来到人间
它把空,一种记忆,留给了子宫


儿子还不明白这些但他可以向他的母亲
自然地说有关子宫的事。我不能。
我的母亲早已经老了我也快老了但我
不能说。实际上从小到大我从不曾问过
我来自哪儿。开始我不敢。后来我以为
我知道。在肚子里,母亲记起怀着我的
那段时光时,这么说来人世前我呆的地方


她这么说时,我感到温暖也有种莫名的惊慌
在肚子里,然后,她身上的一块肉掉了
然后,我在世上,然后,空又出现在肚子里


在肚子里,我喜欢她这么说。
有了,然后生了,她经历了至少五次。空也
至少出现了五次。仿佛空,成为她体内无法抹掉
的一部分。在肚子里,我喜欢她这么说,因为其中一个
是我。我喜欢我是的一部分,  更喜欢是她的一部分

2016.1






镜子树


出来吧。一面镜子就像一片树叶
一棵镜子树,粗壮,高大

出来吧。一个个的我
排着队从镜叶出来,那么傻
它们站了好久,在太阳下山前也没能进入我

仿佛我是另一片镜叶
需要照一次镜子,才能在明春回到镜子树上

它们站在我面前,透过第一张脸
我依次能看清第二张、第三张、最后一张脸
但它们进入不了我。不能恢复我。也没有造新我的念头

我伸手去摸魔幻得近乎智慧的玻璃。像个老人
去摸孩子而那个孩子头一闪躲开了。别!
真的吗?镜叶碰到镜叶,就会起风,就会碎

2016.6





前面隔三排座位上的母女。还有一个女人


女儿六岁左右,在母亲腿上扭来扭去。
她们说着话。有时头抵头。尤其女儿
总是捧住母亲的脸。一下一下地亲

我放了一个蓝色的屁,妈妈放了一个红色的屁
女儿忽然大声说。坐好。坐好!母亲有点生气

女儿扭动时,胳膊肘总会碰到前面一个女人的头发
她不时回头看一眼。车过七里河桥
那个女人起身下车前至少瞥了母女三次。女儿这时
双手抓住靠背东瞧西看,母亲脸朝窗外看插满桥栏的小红旗

2016.6





史蒂文斯的名言。或诡辩者


飞去又飞回,这是鸽子的长处,也是短处。
难题让诗歌与哲学不停地在月亮的厨柜里互换着身体。
像梦和垃圾的制造者,像解决不了自己问题的人类。
发明一句名言,比如,时代是一个鸽子窝,也没有用。
你不能让清澈的眼睛流下混浊的泪水:瞧,内心已被冲洗

飞去又飞回,如同一种未经选择的生活,依然在继续
依然在从自己的角度,小心翼翼接近并观察着。
但从来不是,它们从来没想过要成为人类。
让它们还是那么清澈吧,像懂得休息和飞翔的影子。
别逼迫它们毁灭自己,飞向人间的大火。
别逼迫它们计算人脑中的蜘蛛网到底有多长、多重。

学会在黑暗中群居,也学会在明亮里独处
这不仅是鸽子的启示,虽然有时候
人类希望鸽群中的一个,或几个,扮演先知

善待异类,先知已经说了
但这是鸽子,不是先知,人类像一个诡辩者
像一只能够用翅膀制造出巨大阴影的鹰
他为自己发明了许多语言与逻辑,并谎称懂鸽语
他更愿意在他们自己中间指定先知,并说鸽子已一致同意

世界都能够翻译,还有什么翻译不了。
他边翻着风边藏起一个秘密:先知在影子的循环中转生
而生命无法转身,它随着寄居的躯体,生长或萎缩,狼奔豕突
它一直不习惯那根竖在眼前的逻辑的脊梁

2016.10




甲状腺的早晨



陪妻子去医院抽血做甲功全套。蜂窝状
弥漫性,这些变态的医学术语令人不安


我什么都做不了,除了一杯红糖水
我没有说出来的比红糖水颜色更深
像是我喜欢的乳房里,也有了结节


蝴蝶薄翼调节人的呼吸,呼吸分泌出
生活的汁液:生命机器务必定时检修


微博上,柏桦说的是基因种族主义者
在彼得堡,曼氏得了腮腺炎与怀乡病


更愧疚的游离是,忽然想起产后结奶
她的疼。吸奶器。和二十四格的栝楼


以及乳房的构造。但情绪的弹性
也太大了:意思是,结论出来了


但时间才是最好的医生。既然良性
那就给自己做份保险,早晨临出门


我很吃惊和她开了句玩笑,而且她真的
笑了:生活的弹性系数啊终于算出来了

2016.1

秘密,或重写《轮盘又转回来了》

早晨儿子上学后,我让妻子用手机录我读诗的视频。
到第三遍,我的声音也没有被唤醒。

轮盘一直在转35秒,容量不大,不会发送失败。

穿过公园时,天光已经大亮,躲在轮盘里的鬼魂跟上来
玩两张脸互换的游戏,──几乎同时

芍药的根块在老家院子的泥土里发芽。雪白的根肉
正梦见红花

那折断的幻觉,再次折断,噗一声,一股空气飞了


春雨之味

他似乎在暗示命运可以被控制
但我知道我找不到为命运说话的人

鹅鸭被举在湖面上,木偶早晨练习转弯
云里脸,水中手,暮色变烂泥我穿过了

这时应该卷珠帘。这时倒叙如修辞
这时写真即写意,河水回到比喻这时

谁变黑谁头上落下鞋底,谁写下星空谁就是白痴

2016.3


雷索 发表于 2017-1-24 23: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是精选。。。
沙沁 发表于 2017-1-26 14:2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耳将苦瓜从碗里踢出来"和“石狮子头上的雪”让人印象深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8-20 12:14 , Processed in 0.26367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