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6|回复: 12
收起左侧

城墨西十八首

[复制链接]
城墨西的诗 发表于 2017-3-5 22:2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城墨西的诗 于 2017-3-5 22:49 编辑

《谷惠》

夜里,他一个人
走出窗外
在深色的田野中
无家可归
——迎着风
谷惠
被吹得莎莎作响
在了无星斗的云下
他忘记旅途
听着谷惠
莎莎作响
发出性爱的
呻吟声


《海边》

她走在海边
海辽阔而宁静
椰子树挡住夕阳里最后的光
一架飞机缓缓飞过
带着想去旅行的人
在那辽阔的海域
海水单一
当她听着浪花
想像自己的爱人
——  一尊太阳
一动不动
望着她
爱有时是一种冰冷
有时是火热
从一块泥土
蔓延到无垦的星际


《熊》

我和我父亲
六十五岁的老头
坐在电视机前
看一群黑熊
和阿拉斯加一个男人
在一片树林里共同生活
男人名叫查理
有一双执呦的眼睛
一年花去一大半时间
与黑熊一起度过
每年夏天   他的家人
就会来到这里    与他一起
度过没有电视的夜晚
那天   他拐过一片河湾
来到丛林茂盛处
生存的压力大于希望
黑熊们不得不在这里
停止漫无目的的迁栖
他要在这里   引诱黑熊们觅食
而我的父亲躺在沙发上
刚和血糖进行一场没有契约的战争
他的情绪平缓
变得无力和饥饿
我们一起盯着瀑布里的那头熊
它站起来比人还高
在秋天的枫叶上
吃着浆果…


《雪》

雪融化了
山上的,树枝上的,所有
不够光明磊落
但却隐藏在缝隙里
的每一条雪
石头与草木相连
而我
却成了不可消失的一部分
在雪刚刚落下
改变世界之后
我祈求自己   可以一直立在雪中
成为它耀眼的瑕疵
如一抹火



《病人》

记得那天晚上,堂哥问要不要给他的儿子遗容
他儿子躺在二十四岁的床上
并没有像书上说的那么安静
我们沉默着:人都死了,化妆有什么用?
我觉得那是一种罪过
可是堂伯和堂叔们觉得这是一种关心
:人都死了,化妆有什么用?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从来没有问过堂哥
站在巨大的白色的病房里
我们仿佛是一群病人


《水手》

那一次,我去一家船务公司应聘一份捕鱼的工作
太平洋,年薪十万
我只需坐在海边,看着落日等待鱼儿上钩
可现实不是这样
登记表格的人面无表情,在昆明一座大厦的九楼对我说起
汽油,揽绳,大片大片垂死挣扎的鱼
和清一色的男人
两年才可上一次岸
我仿佛被置身在一座孤岛
没有亲人,没有爱情
面对一望无际的海水,产生不了被拥抱的冲动
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对世界做了什么
过去或者未来
生活在与海千里陆地上的亲人,朋友
并没有因我发生任何改变
想到即将被这些熟悉的事物忽略,突然感觉离死不远
于是我偷偷将这个浪漫的水手梦藏起
在阳光中重新呼吸了一口密稠的空气
尽管窗外停留着甲板,海鸥
我还是走进那冷淡,被一条粗大的揽绳
束缚着的街道



《老妇人》

她戴着老花镜,在四十八寸壁投电视下打盹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只豹子追赶一只兔子
在转折时,被咬死
这一切都合情合理,她觉得
在梦里,她终于抱上了孙子
给他换尿片
丈夫坐在一旁,数落她的笨拙和不够麻利
她一边拿着尿片,一边夸张的反驳
除此之外,再无别的需要抗拒
之后是自己的青春
二六式单车,永久牌,黑色
连衣裙和长辫子,阳光下
弥漫着樟老油的味道
酒的味道
被一双老旧的手扭开瓶盖
轻藐的打翻在地上
来不及哭,就已经在这个六十一岁
的晚年醒了
电视里的兔子早已被花豹吞噬
只剩嘴角的血迹
她关掉电视,走进厨房,准备两代人的晚餐...





《老人》

送葬的队伍刚刚下山
日头烤红山上的坟土
老人躺在那
像一朵新开的映山红
远方的路上和桥中
那些人
像浮标一样晃动
时隐时现
消失在阳光里
像一群没有家
的孩子
在风中打闹



《无题》

早晨,星空退去
太阳的光芒 被乌云删减
离我很近
在星辰与光芒之间
我的血液开始涌动
静静的河流
波涛起伏的河流
在身上停顿
——黑夜与白天
这两个沉默的摆渡者
摆弄着
死亡的宽度…



《春》

春天,这个孤零零的男子
将草木点燃
我还没来得及,坐在山坡上
瞭望桃花
风已吹来,泥土褐红
这是多么安静的女子
借用草木呼吸?
我穿过绯红的隧道
回到自己的青春
女孩远远走来
连衣裙风中飞舞



《为什么秋天不是秋天》

这个放下戎装的女人
让我流浪
只因牵连泪水
让航行抵达不了港湾
落叶时节,她丢掉裙子
穿上稻草和黄泥
张开双腿
让现实中的我无限迷茫
很多次
在阳光下的人流里
我左顾右盼
却等不到一位果实如腰的女人
——她们的嘴唇如火焰
身体如冬天



《诗》

夜里
他写了第二首诗
一首比第一首更费解的诗
生活里
他还要花上三个小时
面对一堆线管
母亲要早起
将一院子的鸡喂饱
他想再写一首诗
尽量比上一首好点
希望母亲深夜可以安睡
忘记六十年来的不快
希望他体内的血液
可以通往一片湖泊
而不是水泥工地
他写下了一个标题
多么美好
一切关于这个话题的愿望
总算有了个开始的眉目
生活大致如此
他停下笔
回忆三十年的点点滴滴
接触不良的灯泡一闪一闪
多像黑夜飘过的流星


《站台一角》

她离开他    转到他身后
让他四处找寻
车站的玻璃门  一面是天空
一面是售票台
她急于想找到答案
于是递给他一张从成都
离开北京的车票
粉红色
并不像一封情书
却明显地标开距离
由于过于含蓄
所以只能用箭头表达
为了好好的纪念
他们手牵着手
拖着一大堆与爱情无关的行李
尽管站台可以吻别
但他们忍耐不下
这一份
命运的怜悯....


《茶》

从地板的裂纹图案上
他找到多年以前
打碎的墨汁
在夜里沉的很深
溅到一只圆润的花瓶上
这样的独处他忍耐了好久
在一株塑料花上
他找到阔别已久的恋人
——站在蓝天里笑
像是水中不能践踏的桥
许多细节布满了灰尘
但却没有尘埃落定…
一些小鬼缠着他
在各种器皿上表演
在他的脑中
掀起涟漪
唯独 竹叶青在
这个夜晚
像个荡妇
侵入他的鼻孔
无拘无束…


《食蝇草》

—— 一种世界上最敏捷的吃苍蝇的植物

那只昆虫,多么灵敏的小动物
爬上一株食蝇草
慢慢舔食 叶茎上的黏汁
触须后的双腿,其中的一只
被食蝇草的诱饵拌住
通过敏感的神经
食蝇草
这株美丽的植物 终于咬住了猎物
在没有肺和氧气的矛盾中
死亡正在进行
包裹在食欲中的死亡,也逐渐腐烂
化为一片有生菌,滋养着下一次狩猎
在食蝇草的顶端
阳光最为茂盛的地方
聚集着另一些昆虫
将四肢的花粉传播在食蝇花上
也将花粉带去其他的地方
这些猎物
此时正成为帮凶
让几株谋杀自己的食蝇草受孕
然后,拍一拍翅膀
飞入让人类称奇的
毫无忏悔的天空…



《有没有人》

阳光里,影子在
宣纸,椅子,鞋子上
像被蒙了一层薄薄的皮——又不像
只是  一切更明朗
光  阴分明
许多凸起的细节,闪着光
凹下去的,站错了方向
在西南天空一角,有没有人看见
一个身穿米黄夹克的男子
正蹲在地上,在椅子与宣纸之间
伸出苍白的手指,拔弄
一会  陷入青草的沉默和芳香
对于夕阳渐渐暗淡
影子慢慢模糊
世界正在提前试验死亡
没有感到突然绝望?



《在等什么》

似乎在等什么,灯光六十瓦
像一颗钉子挂在房间
让我相信白天能看到的东西
黑夜一定也能看见
那些云彩、绿树、脚印、泥
痂疤一样在耳膜和额头上
长出新鲜的血块
又一次欺骗上帝安排好的事
春天过去是夏天
夏天过去是秋天
似乎会经历许多个春天,在梦里睡着
只不过在不同的时间里
树的年轮不断扩大
一圈圈稀疏,模糊
最后老成一条看不清的路
从那一头望回
许多光影的重叠
竟然是母亲子宫里蒂落
的一个痂
于是悲伤与失落再一次打击着
生活的信心
当那些阳光出现的时候
当阳光里的女人如花朵得意于播种的时候
我像是一个土匪
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只为了听见
那如瓷碎裂的声音



《桃花》

我见过许多桃花
有一次是在桃花节上
正真的桃花只有那么几朵
藏在角落…
我碰到过许多叫桃花的女人
大概是春天生的吧
和泥土极其相似
被撇在人群之间
如一片踩过的落叶
只有一次
在异乡的一个城市
三月的阳光如新宠的婴儿
照在我身上
我望了一眼对岸的桃花
开得极其茂盛,大胆,招摇
如一个放荡不羁的女人
从每一朵簇拥的花蕊里
我感觉到一种美的伤害
一种被桃花“羞辱”
的失落感






雷索 发表于 2017-3-5 23: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蛮好啊,不过“发出性爱的呻吟声”,这个性爱稍微感觉有点文绉绉的。。。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7-3-5 23: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城墨西的语感不错,诗意也较灵动,自然也恰到好处,个别地方有些率性到凌厉了。
雅阁 发表于 2017-3-5 23: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诚,看起来不累,不过个人觉得还可以更好些。

老夫人和站台分别有一处明显的硬伤。
 楼主| 城墨西的诗 发表于 2017-3-5 23:51: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真快。有些地方写得较随意,性爱一词也用得有点懒散,见谅。
 楼主| 城墨西的诗 发表于 2017-3-5 23:53: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5 23:49
写得真诚,看起来不累,不过个人觉得还可以更好些。

老夫人和站台分别有一处明显的硬伤。 ...

望指教…
雅阁 发表于 2017-3-5 23: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她戴着老花镜,在四十八寸壁投电视下打盹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只豹子追赶一只兔子
在转折时,被咬死
这一切都合情合理,她觉得

打盹----她觉得
雅阁 发表于 2017-3-5 23: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尽管站台可以吻别
但他们忍耐不下
这一份
命运的怜悯....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3-6 07: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行域内 于 2017-3-6 07:50 编辑

语感、语速、语言都很不错,与楼上老师同感,,赏学佳作,问好老师,,
 楼主| 城墨西的诗 发表于 2017-3-6 08:28: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5 23:55
她戴着老花镜,在四十八寸壁投电视下打盹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只豹子追赶一只兔子
在转折时,被咬死

嗯,这一处明显感觉是硬伤,去掉“她觉得”会不会好点?
 楼主| 城墨西的诗 发表于 2017-3-6 08:3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3-6 07:49
语感、语速、语言都很不错,与楼上老师同感,,赏学佳作,问好老师,,

谢谢,不敢为师…
澄莲伊梦 发表于 2017-3-13 17:2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碰到过许多叫桃花的女人
大概是春天生的吧
和泥土极其相似
被撇在人群之间
如一片踩过的落叶

也来学习了!
 楼主| 城墨西的诗 发表于 2017-3-13 18: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澄莲伊梦 发表于 2017-3-13 17:27
我碰到过许多叫桃花的女人
大概是春天生的吧
和泥土极其相似

一起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7-24 04:37 , Processed in 0.23518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