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04|回复: 25
收起左侧

新作11首

[复制链接]
笨水 发表于 2017-3-9 19: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群山混乱,每条路都是迷途
只有落日向西,走对了
我在迷途中看落日,请它指路。转身
又把一条路走成末路
天要黑了,明知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一条路,我不能把它走活,我就把它走死
天黑了,我若不能把一条路走亮,我就把它走得更黑
2017-1-5


运煤车

运煤车满载着煤,其实是装着烟雾和火焰
装着剧烈的咳嗽,女人的泪水
其实是装着煤一样的翅膀和难懂的白云
装着锅炉工老张、老王,快要熔化的脸
死于矿难的李四张三,魂魄是卡车状的
行走在运煤车中间
因为满载悲伤,而走得最慢
2017-1-7


悬空寺

挂在峭壁上的寺院
跟挂在墙上的篮子
有什么区别呢
菩萨,回到庙里
如带泥的红薯来到篮中
2017-1-8


深夜栓马桩

夜已深,栓马桩还在等它的马
我是那个骑梦找马的人
没有马,我只能把黑夜栓在上面
今夜,我手抚马桩
像一根因紧绷而磨损的缰绳
2017-1-14


西行四行

这是怎样的恩赐,八千里路,由我一人独走
这是怎样的修行,我才能这样,像一滴水穿过茫茫戈壁
这是怎样的荣耀,众人高卧酣睡,满天星空由我一人独享
要怎样才能原谅,爬上山的石头,被我无心地推下山去
2017-1-19


董家岭一夜
——兼致张二棍、王单单、刘年、裴雁巍

董家岭一夜,我们四人
就着馒头,红薯,半块豆腐,下酒
出门,嫌夜太黑,星空太远
就用身体里的火,点燃高粱秆
四张脸,在火焰中,互相指认和嘲笑
我们脸上都有阴影,心里有死角
背后有漫漫长夜,刀尖一样冰凉
我们聊天,吹牛,谈及赵哥与裴兄
哪怕是沉默,也像往火里
按进一颗土豆
有些话比高粱秆更易燃
可以让狗吠把几盏熄灭的灯重新叫亮
冷入骨髓啊,霜打两肩
好在话语温暖,火焰正炽
好在稍远灯盛之处
死亡好似新生,挽歌如同颂词
一个人被修改成婴儿
想着他星夜下,孑然一身
想着天上并不比人间暖和
我又靠火堆更近了一些
围着火,我们互封王位,赠送江山
四张脸在余烬中剥出新面孔
又叹,活了数十年,仍没学会变脸
一张脸一用再用,已经旧了
已经旧得不能再旧
想起黎明将至,又看了看星空
刘年手指天上的猎户座和最亮的天狼星
火更小了,拨一拨
天上看见的,我在余烬中也看到了
天狼星越来越暗
猎户座暗下去,再也点不亮一根秸秆
2017-2-8


钓鳗帖

原谅那个钓鳗的人吧
他浑身长满钩子
只小心地往海里投下一只
2017-2-23


忏悔

我不会庆祝一个人的死亡
就当他还活着,用死在伤害我
死亡,也是一种忏悔
我相信上帝牵着他的手
他一定会泪流满面
2017-2-28


字如笺

当我小字,是在给远方
写一封信
墨是淡墨,纸是发黄的纸
其间,邮差在门前下马
枣红色的马,背上落满了雪
邮差身上也是
至于败笔、错字,再至提笔忘字
邮差,请将我的败笔、错字送达
请给世界送去我的恻隐之心
2017-3-5


忆父母安葬同族无依老人

那天,母亲捧出坛子,擦拭一新
好像准备腌制新下架的豇豆
父亲把他从火葬场提回来的骨灰
装进坛子,上山,找块阳光好的地方
挖墓坑如收红薯,掩土如埋种
没有丧俗葬礼,我的父亲
只好怀着一颗种瓜的心,埋一个人
黑着脸,久久盯着一堆吃人的新土
最后,把一支小飞蓬放在上面
2017-3-7


寄李白

我饮酒,但不邀月
斗酒,都敬了桌上最大的领导
我的佩剑,已入骨鞘
游侠的剑法,硬被我修成
一种独门暗器
名山,我也游了不少啊
每天骑着栏杆,送落日下山
慨然之,就挥笔写下,到此一游
抒情一点,就写,我爱呀,我恨
不信头顶三尺,是神的宫殿
只相信自己,是自己的灵丹妙药
颈椎病犯了,才抬头看看月亮
不与它交友,不跟它谈心
不管它的圆缺
那年,明月追到当涂,与你大醉一场
失魂落魄地回来,就暗淡了
那夜,大唐追出长安,至今未归
太白兄,又起风了
我一袭白衣,不及出门
已沾了满身风尘
2017-3-8

沙沁 发表于 2017-3-9 22: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尾两首有狠劲和野劲。苯水的诗,语言多了粗砺的质感,难得。
立写的诗歌 发表于 2017-3-10 05: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在迷途中看落日,你就是落日,
在我的迷途中,给我指路,
一直向西
坠落
麦豆 发表于 2017-3-10 12:57: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来了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7-3-10 18:51: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一组,赞。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3-11 10: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语的演绎与力道,见娴熟诗思,有功力,,学习问好笨水诗友,,
雅阁 发表于 2017-3-11 11:4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首些飘逸洒脱,第一首力道十足,也力度正好,正好让人一招毙命,来不及回头

其他的几个,特别是几个叙事诗,力道足,但杀伤力却是有限。还有就是有点“剧透”感。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7-3-9 22:25
首尾两首有狠劲和野劲。苯水的诗,语言多了粗砺的质感,难得。

谢谢沙沁,变化是对自己的基本要求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是很久。诗生活总是要来的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11 11:48
最后一首些飘逸洒脱,第一首力道十足,也力度正好,正好让人一招毙命,来不及回头

其他的几个,特别是几个 ...

一直想把第一首从本列中删去,雅阁这么一说,我就可以留着了哈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夜听风雨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7-3-11 10:32
诗语的演绎与力道,见娴熟诗思,有功力,,学习问好笨水诗友,,

问好风行域内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立写的诗歌 发表于 2017-3-10 05:50
你在迷途中看落日,你就是落日,
在我的迷途中,给我指路,
一直向西

问好诗歌
雅阁 发表于 2017-3-12 21: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18
一直想把第一首从本列中删去,雅阁这么一说,我就可以留着了哈

所以说真话没什么意思,注定不讨人喜欢。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2 21: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12 21:32
所以说真话没什么意思,注定不讨人喜欢。

我说的是内心话,一种写出来后就存在、挥之不去的感觉,一种自我审视的过程。诗歌写作到最后既是包容,也是专断的。雅阁兄不用介意,我珍视所有的话,都会平静对待
新泽飞翔 发表于 2017-3-12 23: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黑了,我若不能把一条路走亮,我就把它走得更黑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50: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运煤车

运煤车满载着煤,其实是装着烟雾和火焰
装着剧烈的咳嗽,女人的泪水
其实是装着煤一样的翅膀和难懂的白云
装着锅炉工老张、老王,快要熔化的脸
死于矿难的李四张三,魂魄是卡车状的
行走在运煤车中间
因为满载悲伤,而走得最慢
2017-1-7
------------前面都很喜欢,就是觉得不该出现悲伤这个词吧。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5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悬空寺

挂在峭壁上的寺院
跟挂在墙上的篮子
有什么区别呢
菩萨,回到庙里
如带泥的红薯来到篮中
2017-1-8
------------------觉得这个问句是多余的,直接的呈现应该就能让读者感受到这个问。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栓马桩

夜已深,栓马桩还在等它的马
我是那个骑梦找马的人
没有马,我只能把黑夜栓在上面
今夜,我手抚马桩
像一根因紧绷而磨损的缰绳
2017-1-14

--------首先觉得夜已深和今夜有重复,但似乎亦无不可‘

’没有马,我只能把黑夜栓在上面------------这一句用力过大了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55:47 | 显示全部楼层
董家岭一夜
——兼致张二棍、王单单、刘年、裴雁巍


就用身体里的火,点燃高粱秆
-----------------读到这一句我就读不下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6 19:16 , Processed in 0.26112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