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笨水
收起左侧

新作11首

[复制链接]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钓鳗帖

原谅那个钓鳗的人吧
他浑身长满钩子
只小心地往海里投下一只

-----------前面的马桩觉得长了一些,这个觉得短了一些。有味,但并不饱满。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7: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忆父母安葬同族无依老人

那天,母亲捧出坛子,擦拭一新
好像准备腌制新下架的豇豆
父亲把他从火葬场提回来的骨灰
装进坛子,上山,找块阳光好的地方
挖墓坑如收红薯,掩土如埋种
没有丧俗葬礼,我的父亲
只好怀着一颗种瓜的心,埋一个人
黑着脸,久久盯着一堆吃人的新土
最后,把一支小飞蓬放在上面

——————————————-我所说的剧透正是指这一首,其实题目题目就把诗曝光完了,下面所做的只是用几个比喻(比喻也确实很到位)渲染,营造,再用比喻升华,所有这些的感觉就是用力,虽然你并未怎么用力。如果保留一点神秘感我觉得会好些。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7: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个人的看法,或许是我把你的一些长处看成了缺点,而这些恰恰就是我不能达到而故意回避或者产生偏见的。
 楼主| 笨水 发表于 2017-3-13 18:5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破与不破,用力大小,早已不在我的理念之内。该露就露,该藏就藏,那种小心翼翼的写作和文字杂技不属于我。“文字杂技”是我上午写《凡人记》时想到的一个词,并保持警惕。是的,新写的《凡人记》会更破,更用力。兼收并蓄是必要的,但不会随便接受任何意见,诗歌写作有时应该专断,并在专断中获得自由。由于观念差异太大,不求折衷,所以不再继续讨论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9: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笨水 发表于 2017-3-13 18:58
关于破与不破,用力大小,早已不在我的理念之内。该露就露,该藏就藏,那种小心翼翼的写作和文字杂技不属于 ...

你的诗和你的回复都仿佛让我看到一张紧绷的弓。

很显然是我多事了。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3-14 14: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笨水兄有悲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4-25 07:10 , Processed in 0.250413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