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47|回复: 12
收起左侧

旧信里的天鹅

[复制链接]
尘子 发表于 2017-3-13 11: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信里的天鹅

冬日的小河
等你从冰上来

等你从柴可夫斯基旋转的湖里飞来
舒展着自己优美的舞蹈

此刻天空是蔚蓝的光芒
却很少有人穿越这片冰凉的陆地

因此这么多年了,我把每次仰望的星空
都读成了信中原来不变的你

天鹅
这十二月幻想的情节

2017,1,15


江湖

一把孤独的胡琴吵醒了小巷的睡眠
这是一个星期天的早晨

疲惫的灵魂是多么需要安宁啊
小巷里却飘满了胡琴的哀怨凄凉

‘这些早出晚归的瞎子,就只管诉说自己的苦难’
涉世不深的妻子,她难以忍受的语气又尖锐,又无奈地
抱怨着

我拉开了窗帘,靠在窗前
半响都没有说话

我的瞎子二叔,外去了三年
至今也杳无音讯



冬天里的壶瓶山


雾多且冷
山以一种近乎绝望的方式
叙述着它的哀愁
树叶没了
鸟鸣没了
来山上游玩的人没了
光阴涣散
寺庙敲着自己的木鱼

2017,1,9


三岁


并不知道什么是生
也不知道什么是死
什么是饥饿和人类

我只看到一片蓝蓝的天空和草地
云朵上有人飞行
草地上也有放风筝的孩子

当我闭上眼睛
仿佛做着梦
梦里还有真实的我

我像一个三岁的同伴
踉踉跄跄地
朝前面奔跑着

2017,1,11



情诗


遇见你
是今生的缘分
不遇见你
是前世的造化

一个醉汉
一只鞋子
他们把自己遗忘在砂砾里
就两不相欠

2016,12,30


寒山寺


一只蜻蜓落在了苦苦行吟的诗人的肩头
一片霜叶红于二月花
一个僧人刚从暮色里归来

你看到了吗?那僧人的微笑就是云淡风轻
你看到了吗?那诗人的伤口就是落日的血印
你看到了吗?那飞行的翅膀就是取得经幡的路程

百代沧桑
有渡你过去的千帆

2016,12,25


地图


在一整块的地图上
你只能捏着一小块泥土不放
只有这样
飘荡的灵魂才有归宿

在外省一些暗淡的时光里
孤寂驱使你牢牢抓住这一点渺茫
在晃晃荡荡火车行驶的途中
渺茫的远方恍若就有一盏灯火照亮

黎明时分
只有神把这地图分割成黄金的地平线
把你照亮



2016,12,22

无奈的事情


我至今怀念那种小
小得从内心里搬出来的生活
我至今怀念那种大
大得从书本上掉落的蚂蚁

相隔这么多年
一些小渐渐变成了大
一些大又渐渐变成了小

就如三千白发从你的额头
垂到了我的脚趾
谁能够了断呢
这是些多么无奈的事情

2017,1,1




你并非如此
当你把目光变暖

一截长着冰凉的树枝上
正有一只斑鸠
咕咕地叫

2016,12,27

加德满都的风铃


雪山垂直流下瀑布
我的主正在受苦受难
一头羊被牵在集市上用货币交换
母亲的双手都在颤抖

加德满都的风铃
也正陷入这样恐慌的季节
我看到一只只蝴蝶涉海飞来
然后又像落叶般销声匿迹

2016,728



入冬

风是冷了些
梦是长了些
那乡里的人家呵
釉彩的气味也就更浓重了些

只怕随便剪一张纸
折成几角
或把它涂抹成
成叠成壑
让它随风随梦漂泊

那山水嶙峋的样子呵
便从思念的栈道里突兀了出来

2016.11.3


相遇

一个卖菜的老人和一个苦行僧相遇了
卖菜的老人还没有卖菜

苦行僧上前给他施了一个礼
卖菜的老人给了他一蔸卷心菜

没有人注意
卷心菜里还有一条菜青虫


清明

天气诡谲,人间神秘
我满脸茫然

香烛,纸钱,菊花,水果
都是祭祖时买好的贡品

我虔诚的跪拜,告知地下的先人
给他们弄来了一些吃的,和一些用的

然后点燃炮竹,炮竹在坟上砸开了花
坟就哭了

然后我翻来一页老皇历
清明就哭了

2016/4/3

冬居

应该是一炉炭火
与温暖更加贴近

应该是一杯米酒
与诗意更加贴近

下酒的菜,我宁愿选择素
荤,是自身累赘的产物

炉火,要燃烧通明
就象我们面对面的一生

我们没有太多追求
此刻只求静静地呆在一起
免于世俗

2014,12,19




是记忆中一个模糊的黄昏
快下雪的冬天吧
父亲戴着一顶破棉帽
他刚刚从山里砍了一担柴火回家
母亲就急着生火做饭了

那时候割资本主义的尾巴
割得社员家里穷光蛋
往往不光是等米下锅
也等柴生火啊

我五岁的小眼睛
眼巴巴的望著灶里的火慢慢燃起来
燃起来
不料柴火太湿
等母亲起身一会儿
柴火就熄灭了
一股浓烟从灶里往外直冒
呛得我的眼泪不停地流呀流

2016,9,22




秋鹮

似乎风雨也不愁
它都会来引吭高歌
又含情脉脉
用水边芦苇一样的目光看着我们
好像从没有厌弃
这个极度危险的世界
直到它被猎人击落
离开我们之前

2016.6.5


搅光机

卡擦,卡擦,卡擦
一种细微隐隐到最终无法消解而去的声音
刮痛了我的经络,刮皱了我日渐消瘦的脸庞
刮破了我的膝盖运程,被迫滞留
自那年冬天,温暖被寒风吹裂后
寒冷便自北由来,横行无忌
追踪到我气喘吁吁的腹部肺叶里

我不走,我必须容忍扛住这冬天带来的所有叹息
我不走,我心中至始至终还有半亩良田
种子就结在我婉转回肠的小肚上
还有一些老去的故事,噎在喉咽
等待我去慢慢发散,消化
我不走,尽管落日早已摆好了救赎的客船
我却宁愿深陷这巫师蛊惑的茫然

我不走,星星还没有褪色败味
我们还可以抓住一次说话的机会
搅光的机器,或许还留有生死复苏的一线
就在离尘之间,能够看见我们灿烂的脸

2015








晚香玉,或白日梦

当然啦!我设计了一个个圈套
让这些虞美人全部掉进坑来
争斗得你死我活

当然啦!我的地盘我做主
八万里河山
三千郡月色都是我种的粮仓

当然啦!要做就做放大的草民
如果做小厮阿斗
我会一脚踹死自己算了

当然啦!在我广袤的世界里
还应该有一只鸿雁飞来
为我翩翩起舞


2016.6.3



反正是午后,是一个初夏
透着清凉的风
那汉子喝了几盏酒
心情惬意,快步如飞
来到湖边
看那朵莲的娇羞之态
光阴盈盈
便欲停留一回
猛抬头,狂啸三声
似有薄袖的女子从他身边经过
目瞪口呆
不知狂啸者到底为谁
但只看他,手指向湖中
眼迷在湖心,影斜在湖底
那天空的飞鸟,也一起飞落在湖面
与他痴,与他笑
与他酣然地沉落
这一湖的影子
就痛快淋漓,彻底地
投向莲的一生

2015,6,8

生如夏花

那时候没有夏花的短暂
也没有夏花的悲哀

那时候人心都很善良,朴实
云和月都是朋友
没有欲望的贪婪
那时候恋人就坐在你身边
却守口如瓶

那时候出门远行
三五载的书信慢腾腾的,都是鸿雁传来
那时候相思很苦
也很甜蜜
你会默默地度过一个昙花盛开的时辰
而记忆如初

伴着几棵常青的树,时光里
葳蕤地展开一些风和一些雨的消息
那时候你在自己老去的院子里
面色微醺,做一辈子皇帝

2016,6,12

其孤独时

天太远了
孤独也就太小了

每一颗流星
都会用自己不同的方式
点燃
它永恒的流浪


悬崖

到了悬崖上。我们都不可能再朝前一步
你说,谁勇敢就跳下去

我没有跳,我承认我不够勇敢
风比我勇敢,但它比我寒冷
打着颤抖


人间颂

对于人间这个大词
我抚摸了好久也不敢动笔
一缕流动的光芒始终诱惑着我
穷其一生也要把它完成
那些穿着老牌的广告衫和街坊好像过了上百年
它们疲惫佝偻,面色低垂
却始终摇摆,浩荡在风中的样子
都给了我一个明白的启示,都给了我
一线充满悬念的生机
我应该感谢你
还有你们,让我经历这本自平凡又不平凡的虚幻中
让我能够再一次地返回尘世,捧回原形

2016,4,15

少女颂

在不安的候车室里
她独自沉静
埋着头,翻着手中的书本

人来人往,似被驱赶的羊群
拥挤一阵松懈一阵
我吃惊她此刻如此的镇定

她依然是深埋着头
一副好看的刘海遮蔽了她大部分的脸
微微的白皙的轮廓即清晰又模糊

我不敢久久地对她注视
室外正欲下雨
雷声渐近

我也不敢怠慢而假装不见
她偶尔抬起头,眼睛是那么明亮
好比从春天里突然划过来的一道道闪电

2016,4,7

自然

和梦一样入睡
和梦一样醒来

起风了,啄木鸟又开始剥啄着黄昏
黄昏剥啄着屋脊

2016,3,18

苦行僧

山上砍柴,山下烧柴
山下一炉火,山上就熄灭了

我不能随这个苦行僧赤脚进山
我不能赤脚踩灭炉火,永远等说不出口的心思

2016,3,15


母亲的某种定义

秋天,一只小麻雀诞生了
它的个头是那么小
让站在院子里晾衣服的母亲
看到了也感到羞愧,如同她同样干瘪的乳房
我看到了每天在楼道里爬着上下比麻雀还小的母亲

任何时候我们都是大地生育的一粒种子
我们都避免不了卑微,渺小----甚至离不开这些悲伤的言词
而寂静的生活已经把我们磨得发亮
当你意外地看到这只小麻雀无所畏惧的神态站在阳光下
当你万分惊喜地看到多年不见的母亲又点着煤油灯
为你清理缝补着旧衣衫的情景

我们再也无法抑制的热泪
是否除了不再能够抑制的悲伤,反而是延伸了我们生活里更多
更加美好的记忆与温暖?

2016.4.22



夏夜·

星光合不拢窗户
半夜里停靠的几辆洒水车
就在巷子左拐后的旁边,离葡萄藤
的对面不远
万籁俱寂的时刻你就可以听到星星和葡萄之间的呓语
那是老奶奶活着的时候坐在葡萄架下
摇着一把大蒲扇讲女吊死鬼的故事
她晚上冒着青烟的舌头伸出一尺多长
早把我吓得毛骨悚然

2016.4.18

春天

仿佛十万朵花开
仿佛十万只鸟飞来

炫目的阳光
炫目的雨水
一起涌进了我的窗子

闪电照亮了我的午夜
哦,我的灵魂
十万大军的河流

2016,3,8

姐姐

走了一夜的路,没有看见一颗星
手电筒的光,只能照到十米远

姐姐害怕,躲在我的身后
我冒冒失失地向前走,姐姐跟着寸步不离

20163,18

沅水河【组诗】

@小六子

那些年一些亲人们就叫我小六子
小六子就被一些亲人们反反复复地叫
叫着小六子反反复复地长大

叫到小六子破了嗓门
叫到小六子多出了一块喉结长起了小胡须
叫到小六子像一头初生牛犊不怕虎
叫到小六子肩膀硬硬已是一米七五的高个儿
叫到小六子看到同村的女孩子走过来
想对她们说话声音又结结巴巴

现在小六子,很少有人叫了
叫我小六子的人多半离去了也多半陌生了

叫我小六子的亲人啊
我站在这里,离你们住地不远
我是多么想再听你们叫我一声小六子呀!

@沅水河

沅水河从天上来从地上来
从老船夫拉纤的时刻
豆大的汗珠中来

沅水河是父亲河是母亲河
也是一个传说
蚩尤的战士战死的血

沅水河,仲夏夜的梦里
月下十二颗豆荚炸裂
然后风波又乍起

@狗尾巴草

沿着迂回的山路
我又回到了我的童年
与那些狗尾巴草之间

在风中在雨中在光中在秋色里
它依旧人依旧

我一生孤独的思念
至此风也不能全部带走
如梦不知如草生
时刻都给我感动

2016,3,8






梨花之美


陌上的梨花开了
对于二月里放风筝的孩子来说
天空的简单之美,就是春天的原始之美

他永远不会想念
这些风筝终将飘落何处
这些梨花到底纯洁为何而没有瑕疵

他听不到,那些蠢蠢欲动的蜂蝶的蜜语
他看不到,人间还有未被打翻的阴谋和诡计

如果现在
这些梨花被陷入狂风暴雨
如果这些梨花被误入歧途而不能够自拔

他也如痴如醉
梨花般
雪白把一生照亮


2017,1,1





在人间

风对人间说着情话
我对风说着人间的话

如果我不是风

我想对叽叽喳喳的麻雀说一声
老兄请您不要噪聒,让我安静一刻好吗

我想对满院香气的花卉说一声
老兄请您不要混淆,把我隔离远点好吗

我想对拽着我不放的生活说一声
老兄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好吗

2017,1,7


兰兰

------致一位朋友


本是一株高贵的物种
确硬要在尘世中了断
习惯了生活的繁缛琐碎
习惯了老板刻薄,严厉的面孔
习惯了丈夫不停的酗酒,责骂,背叛,冷漠
儿女上学的催款单
唉,谁给你起了兰兰这样美丽得而让人心颤的名字
谁说你的父母把你当成了格格
做他们一生的宝贝

2017,1,8

我们之间

声音有自己的标本
我有自己的长相

过去有过去的空间
未来有未来的光芒

我已苦度多年
还一事无成

我已参遍尘寰
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

当说到这些痛处,我面壁无语
只想请求你们

该原谅我的原谅我吧
该惩罚的继续把我惩罚

2017,1,6


悼张枣

【题记,看了一则张枣的生平报道,很惋惜】

从湘到川
蜀道难是你的清瘦的面颊
洞庭是你血脉贲张的空间带

从德国回北京
何人斯是你占有的生活
秃头是你勉励的哀愁

梅落南山,镜中的人骑着马
最后溺死在
啤酒肚里

2017,1,5

0
0












过大年【组诗三章】


@红灯笼

除夕到了
一盏盏的红灯笼
挂在门楣上

小时候
就这么呆呆的望着它们
听炮竹响了一整天

日子就这样一点一滴的积累,过去
让你慢慢的长大,变老
一晃就是白头

而谁又能逃过岁月这雕刻家的手
它塑造了你的容颜
又毁灭了你的完美

红灯笼
年年复相似
今夕又是何年了

你坐在光阴的门槛上
风吹着你的脸
笑了笑

2016,1,19

@过大年

过年真有趣
大人和小孩
浑然忘我
这一天只紧紧围着火炉

仇恨的人
在路上碰见了
也只淡淡一笑
处之泰然

从前的故事
又从头添加了好几倍
寒冷明显减少了些
温暖明显增多了些

2016,1,18

@来信

这个星期
我将写三首诗
画三张漫画
去三次老家
探访童年的记忆

这个星期
我再将剩下的时间
细心打理
迎接从远方即将归来的友人

你上个星期来信说
快过年了
我被你的专列带回到了春天

2016、1、19

2017,1,21[【修改】



南方小镇
手持镰刀的孩子
今夜,他不再去河滩
偷偷把芦苇砍倒,抱一些芦苇回来

今夜,他仿佛睡着了
如我落脚的这个小镇
星星度过了南方一个最安静的夜晚

2016,7,14

枇杷


黄了,也熟了
这些深山里的枇杷儿
经过小商贩腾挪练达的手
添了几分可爱的酸酸楚楚

算盘珠子大小不等地
拼命挤在竹篮,箩筐里
乘汽车,赶火车
去一趟城市可不容易呢

刚出门
它们地决定就再也回不到山里

2015


与友人书
美人嗜好美
华丽的服饰嗜好身段
小桥嗜好比喻
流水嗜好放纵自己

而我的嗜好简单又明了
就是秋天的一抹远山
冬天的半支腊梅
如若还有夏天的莲荷
春天的芳草合集
我这一生就足够消遣了
也就足够如此沉醉不醒了

2016,7,17






0
0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岁


并不知道什么是生
也不知道什么是死
什么是饥饿和人类

我只看到一片蓝蓝的天空和草地
云朵上有人飞行
草地上也有放风筝的孩子

当我闭上眼睛
仿佛做着梦
梦里还有真实的我

我像一个三岁的同伴
踉踉跄跄地
朝前面奔跑着

--------------喜欢这个,但觉得还可以减减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寒山寺


一只蜻蜓落在了苦苦行吟的诗人的肩头
一片霜叶红于二月花
一个僧人刚从暮色里归来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

和梦一样入睡
和梦一样醒来

起风了,啄木鸟又开始剥啄着黄昏
黄昏剥啄着屋脊

2016,3,18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

仿佛十万朵花开
仿佛十万只鸟飞来

炫目的阳光
炫目的雨水
一起涌进了我的窗子

闪电照亮了我的午夜
哦,我的灵魂
十万大军的河流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人间

风对人间说着情话
我对风说着人间的话

如果我不是风

我想对叽叽喳喳的麻雀说一声
老兄请您不要噪聒,让我安静一刻好吗

我想对满院香气的花卉说一声
老兄请您不要混淆,把我隔离远点好吗

我想对拽着我不放的生活说一声
老兄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好吗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方小镇

手持镰刀的孩子
今夜,他不再去河滩
偷偷把芦苇砍倒,抱一些芦苇回来

今夜,他仿佛睡着了
如我落脚的这个小镇
星星度过了南方一个最安静的夜晚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3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着力,有些满吧。但很真诚

还是点个亮吧:仿佛看到自己,想到那些鼓励我的人。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3-14 14: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场景都很美
 楼主| 尘子 发表于 2017-3-16 17: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13 16:30
有些着力,有些满吧。但很真诚

还是点个亮吧:仿佛看到自己,想到那些鼓励我的人。

谢老师留墨
 楼主| 尘子 发表于 2017-3-16 17:37: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留墨
平林 发表于 2017-3-21 11: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雾多且冷
山以一种近乎绝望的方式
叙述着它的哀愁
树叶没了
鸟鸣没了
来山上游玩的人没了
光阴涣散
寺庙敲着自己的木鱼
好一句光阴涣散
 楼主| 尘子 发表于 2017-3-21 12:2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平林 发表于 2017-3-21 11:27
雾多且冷
山以一种近乎绝望的方式
叙述着它的哀愁

谢老师留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7 04:12 , Processed in 0.29397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