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7|回复: 6
收起左侧

之后

[复制链接]
平林 发表于 2017-9-12 08: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之后
(观《敦刻尔克》后)

拥抱,拥抱之后
相爱,相爱之后

白茫茫的海滩
潮水一次次前进
好像自己在一次次后退

退无可退
还是要退后

沙粒都是退出来的
礁石只剩下最硬的部分

泡沫盖住了脚面
像不舍的亲吻

据说没人爱的灵魂
会化成泡沫
不能变回美人鱼

那么多的泡沫
倒映了多少美人鱼的倩影啊
2017/9/11





爬起来去上班前的思绪


满腹墨水消失了
只有男女之事
死去的亲人们和活着的亲人们
小孩子之事

以前我仰慕无我的古人
贤惠温良,操持家务
把日子当成三餐小口吃下去

当我看到柏子桥十字路口
那些瘦得一把把的女人
粗壮结实的女人

我就觉得
古人想的和我差不多
不那么快速而已

我就不那么仰慕了
代之以同情和理解
2017/9/11




怨妇一日游

这一日
没有来得及凝视

从家到书架
到书架
到家
到幼儿园
到书架
到书桌
到幼儿园
到小区里的小亭子
屋顶飘起黄云
到小馆子
到家
一支淡黄的早桂花
随随便便插到玻璃杯
用洗手液洗干净手

除了男人
还有男人的父母
没什么好恨的

兜兜转转这么一小块地方

这一日
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凝视
2017/9/9


混乱之夜

爸爸的精液
妈妈的乳汁
婴儿一闭眼就能啪得溅开的泪珠
为什么都那么短暂

无边的星星很宽容
奇怪的笼罩一切的苍穹
城里远处的一片红光
好像烧起来了

稳定的有电动机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大机器
哒哒哒哒统治这一片区域
狗叫是短暂的
麻将是短暂的

夜起在走廊顺便问路过的老公
需要搞一下吗
看看墙上的钟答曰来不及,要值班去了,明天啊
我继续回去陪包子(网络小说词汇特指婴幼儿)
其实我一点欲望都没有

虽然也可以在半小时内让它燃起并熄灭
但明天就没有这个精力了
悄悄过来的死神和爱神让我脖子后面好像被捏住
睡神远去了
2017/9/9






没事

其实睡着了
就没那么多事了
不需要拥抱
也不需要抚摸
不需要吃饭
也不需要说说
不需要打闹
也不需要唱歌
诗成了散文
散文成了诗
石头成了活的
活的成了石头
枯枝成了火焰
火焰成了枯枝
搅拌搅拌
牙酸了背痛了
混乱了越界了
远了远了
黑黢黢的一小撮灭了
2017/9/8




中元节


活人再热闹也总要省出一日来
让弥合的缝隙绽开口子

进得去
总要出的来吧

放完炮竹烧好纸的人赶紧转身回屋
怕被窥探、被围攻

密密麻麻拥挤的孤寂蔓延开去
钻进窗户缝,一股硝烟味

人能沉默就沉默
能早点躺下就早点躺下

外面,正热闹着呢,“喂,前面的
快走快走”   
2017/9/6




阴雨天的绿巨人


巨大的暗绿阴影
是树桩的噩梦

一根接着一根
一个阴影连着一个阴影

很难原谅的
到底也必须原谅
成人不自在,根扎深了不好动

公交车,路人甲,路人乙,小三轮
小汽车,小电瓶车,注定各奔东西

没有树洞
没有草地
只有各奔东西

不原谅
怎么办呢
2017/9/6



秋风难


那些缩成一团的神经
和缩成一团的肌肉
缩成一团的胃肠

需要多少网络小说
多少催眠
多少深呼吸啊

秋风里,不是每一个人
都可以潇洒面对落魄

不是每一片落叶照例的变黄
枝条都无动于衷

所以要喊每一个曾经亲密的亡人的名字
2017/9/6



随处都可抒情


有人在冰冷的会议上抒情
说笑话
怀古
比较高低
争些微末的意气

那还是一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雪白的文件,一堆白骨
等着人用血肉丰满

一下午
一堆写满字的文件纸喝掉了一下午
打着于无声处的饱嗝
2017/9/6




怨妇

以前我愤怒
会让人们放弃我
把我丢到老远
但我好歹一点一点赶上来

现在我愤怒
会让人们不敢近身
不敢上门
不敢回我短信
而我一点不想赶上去
2017/8/8




中午多么美好

树木棵棵油光光的浓绿
去年的沉稳
今年的明亮
连老头的白汗衫都那么美好
像田野上的草帽
每个草帽风一吹就把汗吹跑
像公交车拉走了老头的白汗衫,老太的花裤子
树木欢快的摇
叶子像水面波光粼粼
风从树缝吹到树冠中央
就像吹到水底
奥,那白汗衫,花裤子,蓝底黄花的公交车
2017/7/5



妇人

行经期快结束的爱
纸上会留下红痕
和处女的红不同

丈夫

说自撸
和说自己和自己做爱是不一样的
后者意味着
抒情地爱自己
2017/7/4


神木鼎

我还有乌蚕一样柔软的阴茎
酒杯一样温暖的小腹
薄薄窗帘一层
窗外乌黑的雨将我慢慢浸黑
乌蚕醒来
蚕食手掌的桑叶
最后吐出冰冷的丝
把自己冻成灰白的蛹
又回到酒杯一样的小腹
岛国的蜘蛛还在吸精
而我意兴阑珊
一片黑屏
2017/7/4




日志点击少,再贴到这里



云垂天 发表于 2017-9-12 11: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我会在街道转角处等你,若你再不上来,我会回来找你。说笑,小怨妇和后四可爱着。问好平林兄。
 楼主| 平林 发表于 2017-9-13 07:01: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早上好,看了下,后四是软和点。
万园枫 发表于 2017-9-14 22:0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这组,已经是再读,第一次是手机上,现在刚好听着朴树,看这些字,不知不觉坠入时间的井里,身上挂着汗水、或是其它湿润的东西。写诗有时候走到后面,已经不再需要皮来表达诗的存在,而是诗性折射的东西,生活的沉淀和泛起。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9-14 22:59: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喜欢《小怨妇》及以后的。与上次发在论坛的比,这组更可爱些。
 楼主| 平林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7-9-14 22:02
读这组,已经是再读,第一次是手机上,现在刚好听着朴树,看这些字,不知不觉坠入时间的井里,身上挂着汗水 ...

感觉现在的生活一地鸡毛,小时候,为什么就不这样呢
 楼主| 平林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9-14 22:59
我也喜欢《小怨妇》及以后的。与上次发在论坛的比,这组更可爱些。

谢来读,估计是后面没那么板着脸吧,回顾一下,偷偷把前后分成是知识分子写作和民间写作。《艺伎回忆录》那样的,就是一条路子对我来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2 19:47 , Processed in 0.26062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