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7|回复: 10
收起左侧

如你所知

[复制链接]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5-22 14: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你所知

酒店背后的一块空地
闲着也是闲着。婚庆
公司独具慧眼,因地
制宜,把那儿打造成
户外西式婚礼的现场

他们为即将来参加仪式嘉宾们
准备好椅子,摆放得整齐划一
靠背还扎上好看的绸带
犹如等待接受检阅的方阵
那些鲜花、绿地、罗马柱等道具
都经过精心布置
仅管是假的,但也十分美好
随后在朋友圈有人上传图片
仿佛截取着直播片段
背背篼的老人、唠家常的妇女
奔跑打闹的小孩。凌乱是真的
一场浪漫婚礼,一个完满预设
你完全不因未赶到而感到遗憾



春光万里

国营粮店那个上下运送粮食
类似传输带的东西我叫不出名
挺有意思的。等我睁开眼
从舒适可靠的麻袋堆里醒来
他们就要完成一天的工作
日落西山,幸福地回到家
明天依旧来到。来继续叫我小名
七十年代末,他们有一副好脾气
尤其是那些好看的阿姨
永葆笑容,站进各自的投影
不时推移光线,总有尘埃泛起
太阳大得令每一粒都不可小觑



稻草人

做一个有信仰的人
即便你什么都不信

做一个谦虚的人
左边行刑队,右边救护队

做一个原谅麻雀的人
做一个惩戒自己的人

一个没原则的人一直
空虚下去,即便居所空空

四壁渗透着雨水
胸腔灌满了风声



春之隐喻

三月的女子就在我隔壁
更多的女子也遍布各地
她们用丝袜、紧身裤把自己
捆绑,就像随时要撑开了一样

在阳春进进出出的人杂乱
桃红李白菜花黄,盲目啧啧
这时节最适宜预热、拉风
犹如那个走街串巷的手艺人

当火候达到了一定高度
他停止拉动风箱
炉膛里已盛不下饱满的腰肢
巨响声处,宛若惊雷

她们散落开。现出
白花花的身体
同时也为春天献出
恻隐之心



高于理想的生活

那将是你的唇齿,左右脏
让你的整体,既高过了理想
又止于修饰。止于修葺
最终泥土臣服于青草的气息

病重的母亲,春天了——
花开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譬如我们良久的日常
远不及,它们轮回的花期



架子鼓教师

动打打、动打打、动打打
动动打次、动动打次、动动打次
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节奏难度递增,往后
愈加繁复,往后,花蕊植入花蕾里
谁不曾是这样呢——
先繁后简。当年长发
茂盛黝黑的打击乐手
也正成长为植被稀疏
几近光秃的架子鼓师。发枯黄
听鼓点里的青葱一茬接着一茬
天边滚动着雷声,一次次
时近时远,敲打进骨骼
失而复得的忧伤——
而回音比暮晚的钟声更显悠长



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

3月18日,龙抬头
3月19日,人低头
两个大师相继离去
而我跟他俩不熟
我看到那些写诗著文的人
伤心悲痛,纷发链接如补苴
我实在不想跟又抹不开
便摘录——
“如果我用春天写诗
请读我以最后的一瓣落花”
这一句,以示沉重心意
在朋友圈悼念三天后
删除。春暖花开了,老实说
我不大愿意看到集体高调悲伤
也质疑很多诗人那些
泛滥的
虚假的
“灵魂在歌唱”
我去过的地方不多
匆忙赶路的人不少
作为平民——
他们私底下,都在坚守自己真实的肉体



定风波

山水不可逆转,也玩儿不转了
美人尚可拿捏有韵致
花鸟依旧翩飞桃花庵

所及皆因早慧耳
徐行征明,同怜允明
思吾生挚友不过二三

风流自有代价。无他
我早已不在官场,谈不上两袖清风
我晚来独处山间,算不上一身孑然



后花园

下晚自习了,不想回家的
想捉迷藏。云顶山已不是白天的山
我和两个随从战战兢兢
选远处偏僻的树影下
凹陷处,掩藏起来
但很快就被找到。等到下一轮
我撇开随从,只身藏匿于附近花丛
直到他们疲惫收队
隐身腹地即平安
某些事物潜入侥幸之中
庸常人家仍能被
一个好名声,堂而皇之地取代



他给自己涨工资

比我年轻的同事
家里有三个孩子
一个好妻子
两个上小学
一个正在喝奶粉,用尿不湿
晚上部门聚餐
翌日没来上班
想想昨晚并没喝多
我俩还沿街走了很久
说了些次要话题
第三天,他在朋友圈
发了张相片
那是繁华的广州街头



事件

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在楼下散步
一块重达十多斤的粘附水泥的砖头
大咧咧地从高处坠落
一个十三年没有物业管理的小区
那里的所有业主集体成为刺客



失控之诗

出于对整个家庭未来的规划
当年由东北到西南的转学
成为父母完成的目标之一

犹如攻克一个又一个小堡垒
这没什么不好。我理解出身宕渠
青春献给北大荒的父母

他们的夙愿无非就是
退休前将几个子女迁回南方
再远也要落户原籍

我没经历过大起大落
大是大非的事,告别算是一件
伤感范畴里动容无多,往后更稀有

正如我兜里揣着智能手机
使我看起来像个冷血动物
完全具备一块好钢应有的质地

但谁都有架不住失控的时候
他们肉长的心仿佛正因
精神的高度与理想的追求交错

走过一个个长短亭。何况浊酒珍贵
只一壶,就莫名让李叔同和朴树
隔着不同的时空,流下相同的热泪



四月将尽

但草木葳蕤,但母亲的怪脾气
依然无休止,从不放弃
争吵。把我爸赢得心安理得
仿佛赢是她一辈子的事
仿佛输,都是为这个老头准备的
这一年过了三分之一
这辈子过了二分之一
其实过多少于我并无大碍
五月即至,消息上下往复
草木依然葳蕤,有所备
我习惯并玩转了西西弗斯的石头
它会慢慢变小,通体圆融
带着鹅卵石褐色的呼吸
最终消失在深海里,人群中
而不是乒乓球,漂浮水面上



孤独的人从不说出

每天他都干着无趣的事
不干,可就真的无用了

他昼夜编织阡陌独自拆解
他断续营造语句细数字词

跟大部队已暌违多年
作为一个狙击手

惯于一天天从白瞄到黑
顺应一丝丝从黑数到白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5-22 15:07: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绪东兄,喵
雨人. 发表于 2018-5-22 15: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这首好!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6-4 21: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新周~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6-4 22:2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8-5-22 15:16
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这首好!

谢谢临帖,多批~
杨四五 发表于 2018-6-5 10: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乡在本土元素的运用上,显得比较熟练的样子!背篼这个词很久没有看见了!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6-10 20:4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四五 发表于 2018-6-5 10:23
老乡在本土元素的运用上,显得比较熟练的样子!背篼这个词很久没有看见了!

周日好,你常年旅居外省当属自然。
雅阁 发表于 2018-6-10 23: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8-6-10 23:11 编辑

大多还处在一个说出一种诗意的状态,而非呈现一种诗意

说当然是可以的,有效地说,产生悖论形成反讽也是呈现的一种。

有一部分有国内一些诗人那种自我救赎,悲悯的影子,可以说好,但也可以说极俗,极矫情。因为人总是相信物,而不相信另一个人的心里话。


《事件》可以是一首诗的细节,单独还不能成立。

《四月将尽》前部分很好,后部分又走入惯性了。


《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不好,拿别人和自己对比,表态度,显示自己比别人清高,真实,极不好
。但诗歌其实也是态度,重要的是表达自己态度的方式。

《高于理想的生活》比如,譬如,是现在诗人最常用最俗套的一个写作手法,同时这种东西也大大的泄掉了诗歌的元气,为什么不去掉试试看。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6-11 22: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8-6-10 23:10
大多还处在一个说出一种诗意的状态,而非呈现一种诗意

说当然是可以的,有效地说,产生悖论形成反讽也是呈 ...

感谢详实中肯的意见

1、《事件》可以是一首诗的细节,单独还不能成立。

2、《四月将尽》前部分很好,后部分又走入惯性了。


3、《我不可能永久占有自己的灵魂》不好,拿别人和自己对比,表态度,显示自己比别人清高,真实,极不好
。但诗歌其实也是态度,重要的是表达自己态度的方式。


4、《高于理想的生活》比如,譬如,是现在诗人最常用最俗套的一个写作手法,同时这种东西也大大的泄掉了诗歌的元气,为什么不去掉试试看。


其中3可能是未描述精准,没想去跟谁比较,只是当下一些现象,某名人去世,悲痛欲绝,趋之若鹜狂发链接悼念之,跟他有关系吗?还有动辄高蹈灵魂,特虚假。

其他三点有道理,是需要克服的,我再斟酌,再谢
风方 发表于 2018-6-24 22: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坚持点、渗透点、狠点,就滤出了雅阁的网……
咫尺天涯,兄弟,加油……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7-4 21: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方 发表于 2018-6-24 22:41
再坚持点、渗透点、狠点,就滤出了雅阁的网……
咫尺天涯,兄弟,加油…… ...

谢谢朋友,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7-22 22:50 , Processed in 0.22163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