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5|回复: 14
收起左侧

<青芒的季节>

[复制链接]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1 16:53: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猫(薛定谔的) 于 2018-7-3 16:11 编辑

<青芒的季节>


雨,刚下到一半就消失了
多么无趣。另一半的雨滋润着
我们看不见的事物。青芒圆滚滚
一些掉下来
一些在仰望中变黄,抑制不住自己
酿制着蜜汁和酒,一些在记忆中
被老祖母打下。她踮着一双
民国遗留下来的小脚
长长的竹杆伸进蝉声里。树叶密缝
我们敲打着树杆,想发现更多的芒
有时候打下,几个蝉蜕和一场雨
你说树最高处,一定有一颗熟透的
金芒。你爬上树,爬进树叶
失踪了好多年

直至昨天,你说你已经到了重庆
你象一个中年人一样,忘记了乡音
走到老街边,看着
风韵尤存的老板娘,吃起担担面
列车在更高处的树杈上穿梭
天边晚霞翻滚,树叶用旧
静待缝补。沿街叫唤的脸庞
比叫唤本身,要更轻一些



2018-06-10


<夹子>


水杯掉到地上,摔成碎片
杯把和杯面间掉出一个夹子
需要更多的夹子,把杯子恢复
原状

时间太长了,衣服和裤子、
袜子长到身上,直到一天夜里
发现自己,赤裸裸地站在
镜子里

需要更多的花盆,放在阳台
种植更多的肉和刺。一株就叫
紫弦月,脸盆里的水倒映着
整个星空。昨天落日的余辉

长到窗玻璃上。冰悬
三千尺,千万人无视,千万人
仰望





2018-06-20


<黄昏尽头的加油站>


先是池塘消失了
接着,鸟群带走了滩涂
星期天,开车沿着天山路走到了尽头
发现天山和天池都不见了
作为黄昏的另外一个镜像,鹭在郊区的
湿地,时而引颈向上,歌唱更大的虚无
孑孓贴近明天飞翔。水草以水面为界
对称性生长

这时夜已至
一座加油站夹在黄昏和夜晚之间。是的
沧海桑田,石油隐藏千万年前的森林
和鸟鸣。而天山是万千楼宇中的一粟
我和A先生边加着油,边谈。A先生刚刚
从泰山路过来,他说泰山也不见了
泰山路只剩下汽车和人群。我问他:
南天门还在吗?他说南天门按摩环境好
小姐挺不错

“伟大既是渺小呢。”关上车门,他变成
B先生。来路或者是归途。我们相约
下个周末到华山路,去看看大风
留下的影子和锁链



2018-05-30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 20:32: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结构并不松散,但个人觉得语言的效力还是有些松散,有故意而为之嫌。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1 21:4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 20:32
虽然结构并不松散,但个人觉得语言的效力还是有些松散,有故意而为之嫌。 ...

是这个理,从想法到效果还有距离,主要还是形式的问题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1 21:5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猫(薛定谔的) 于 2018-6-4 15:50 编辑

<黄昏尽头的加油站>


先是池塘消失了
接着,鸟群带走了滩涂

周末到天山路加油站加油
发现天山和天池,都不见了
A先生告诉我:泰山也不见了
泰山路,只剩下人群和汽车
南天门?
泰山路有一间南天门按摩
环境好,姑娘也不错

夜晚缓缓覆盖过来
作为黄昏的另一个镜像
鹭引颈,高歌虚无
水草在湿地上,以水面为界
对称性生长
“伟大既是渺小呢。”
A先生关上车门,变成了
B先生
我们,相约下个周末
到华山路去看一看















万园枫 发表于 2018-6-2 22:3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想说和想说明还是不一样。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3 11:01: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8-6-2 22:33
我觉得,想说和想说明还是不一样。

谢谢兄弟意见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3 11:27: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 20:32
虽然结构并不松散,但个人觉得语言的效力还是有些松散,有故意而为之嫌。 ...

改了下,小二哥说说看法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3 20: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3 11:27
改了下,小二哥说说看法

兄弟,难不成穿了一回马甲,你就死死记住不脱了?
读诗是一种感觉哈,别放心上。调整后个人觉得好看些,但"石油隐藏千万年前的森林,和鸟鸣",这句好像不应该被拿掉?
如果把一首诗的语言比作箭,那么每一行是否都在为"万箭穿心"服务,秩序速度力量…所有这些最后都体现为语言的效力。
问好猫!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3 21:53: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3 20:43
兄弟,难不成穿了一回马甲,你就死死记住不脱了?
读诗是一种感觉哈,别放心上。调整后个人觉得好看些,但 ...

叫小名比较亲切点,咳咳咳
打火机 发表于 2018-6-10 18:4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空间转换,有一种迷茫的意识流动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0 16: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夹子>


水杯掉到地上,摔成碎片
杯把和杯面间掉出一个夹子
需要更多的夹子,把杯子恢复
原状

时间太长了,衣服和裤子、
袜子长到身上,直到一天夜里
发现自己,赤裸裸地站在
镜子里

需要更多的花盆,放在阳台
种植更多的肉和刺。一株就叫
紫弦月,脸盆里的水倒映着
整个星空。昨天落日的余辉

长到窗玻璃上。冰悬
三千尺,千万人无视,千万人
仰望





2018-06-20
楚雨 发表于 2018-6-21 08:47:23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比而言  


我更喜欢



<黄昏尽头的加油站>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7 17: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猫(薛定谔的) 于 2018-6-30 10:28 编辑

<青芒的季节>


雨,刚下到一半就消失了
多么无趣。另一半的雨滋润着
我们看不见的事物。青芒圆滚滚
一些掉下来
一些在仰望中变黄,抑制不住自己
酿制着蜜汁和酒,一些在记忆中
被老祖母打下。她踮着一双
民国遗留下来的小脚
长长的竹杆伸进蝉声里。树叶密缝
我们敲打着树杆,想发现更多的芒
有时候打下,几个蝉蜕和一场雨
你说树最高处,一定有一颗熟透的
金芒。你爬上树,爬进树叶
失踪了好多年

直至昨天,你说你到了重庆
你象一个中年人一样,坐老街边
看着风韵尤存的老板娘吃着担担面
列车在更高处的树杈上穿梭
天边晚霞翻滚,树叶用旧
静待缝补。沿街叫唤的脸庞
比叫唤本身,要更轻一些



2018-06-10
 楼主|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7 17:36: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楚雨 发表于 2018-6-21 08:47
相比而言  



谢谢楚雨的意见,说得对,夹子灵感并不完整,猫再放放
杨园 发表于 2018-6-27 17:47: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7 17:35
<青芒的季节>



这时节要么谁备泛舟观雨,
要么准备果园摘日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7-22 22:40 , Processed in 0.177320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