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55|回复: 15
收起左侧

18.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19: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1949.溪口


母亲啊——
王没有故乡
故乡都是寇的


《》床前故事


讲了又讲的故事,永远的
很久很久以前
童年没有逝去
它是王子
是公主 ,在生命的王国里沉睡
但那些奴仆、马夫 、农夫……
那些卑微的人呢
他们活去了哪里
那个曾经被我
现在被你觉得毫不相干而同情着的
卖烧饼的老汉呢——
睡吧,孩子
我们明天继续
——旅馆主捧着蜡烛
哦!也许是油灯
掩门,走廊响起他离去的脚步声……


《》隐士


一个樵夫
粗衣布衫
砍柴,卖薪
偶至无人迹处
也放体内那人出来
走几步
啸几声
一日,瓮中米面告罄
只见体内那人沉吟着踱出
提笔
挥毫
两三笔
落八大山人款
吩咐曰:五十两卖之,少一文不允
言毕,又自隐去


《》诗


夜市
灯如昼
如昨
如灯火阑珊处的古
想想词人也是站在这样的腌臜之地的呵
那女子来了
诗经的身材,楚辞的脸
婉约词的风韵
正自暗叹,犹疑
只见她转身
缓步踱入灯光暧昧的会所
是了,是了
她身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顿然意味着的
清晰了



《》早餐


少许盐、味精和酱油
葱花
油条末
冲上热气腾腾的黄色豆浆
就成褐色的了
表层开始起薄皱
一块钱一碗
一块钱的油条包饭
十七八岁的少年都是从梦中走出来的
他们醒着的时候也梦着
佐着他们作梦的热情
真正奢华的早餐啊
矮屋小店,一个慈溪本地的老店主
站在弥漫的热气中
不慌不忙地
制造梦境


《》经期


每月里,总有那么几日
莫名心烦、意乱、神躁,无法自控
数度之后
我熟而称之为男人的经期
男人的子宫在大脑
那称之为“我”的
是一个一个冲突的结果
此味与彼味的冲突
此色与彼彼色
神与神
人与兽
我,是一场伟大胜利后的国土
也是满目疮痍的废墟
我期待那安宁的时日到来

孕育
修葺家园,生养的儿女不是杂种


《》灵感


绝大多数时候
是诗写出来
然后才有诗名。像我的名字出生于
我出生之后
我儿子的名字孕育得要久
久到甚至我还未婚
还是少年
他的第一声哭
是我的灵感
诗人的名字是大灵感
大多要待到他们死,死很久
而那个小丫头
对,就是站在旁边的那个
她还在一个女人的腹中
她的名字就写在一个男人的墓碑上


《》安慰


睡吧,西装
睡吧,衬衫
睡吧,肉


静待那明日的洒水车
在歌声中到来



《》孤烟


听听吧
营养不良的陶令多日不眠,食不甘味
心狠了
就把彭泽从挑子上
撂了下来 ,像一只鼎落地
砰的一声
至今还在
嗡嗡作响
走了
一个孤孤单单的背影
王维呀,孤到后来就是圆啊
越孤越圆
有些酒意就更圆了



《》火车司机


火车是从电影里开出来的
呜呜叫着
冒着黑烟
后来不冒了
铲煤的人深陷在胶片里
没有出来
火车头里只剩司机一个人了
多么孤独啊
他一直都知道火车开往哪里
几乎是闭着眼睛
他开着火车,在呼呼地奔跑



《》到那个时候了

到那个时候了
到看到一个老妇人就想到
另一个老妇人的时候
到一个人可以被另一个人取代又
不能被任何人取代
的时候,到你的衰老催促着她
衰老的时候
到深知必然
但还是要祈祷的时候了——
不像我,那个她不知道的
长不大的小儿子还不能接受命运,坦然地
面对生和死


《》情人

这世上有一个女人
住在某地
命中注定她要做我的情人,为我受苦
我不能手捧鲜花
面带微笑地站到她家门口
像所有的负心人一样
命中注定我要对她一而再
再而三的辜负
好女人都是用来辜负
和伤害的,好女人就是
你怎么辜负怎么伤害
她都好
还要好
世间的爱情,负心的人懂得那才叫深呢
好女人到后来
都是让人用来绝望的



《》《浴中的苏珊娜》印象

他让她从水池中起身
站到明亮的光线里
低头,弯腰,屈膝
让她的胸,她的乳
她的腹
她的股
裸着,她的一只脚还在水里
如果还有什么也是贞洁的话
那就是水
就是时间像水一样
流淌的河流了——在它的面前
人总是徒劳,徒劳的——
完美了,但似乎还缺点什么
他想了想,接着画上树和它们的阴影
还是不够
问题出在哪里
他沉思,来回踱步
突然,像人性苏醒般
他猛然转身,拿起画笔
添上一个人的脸
但不画下他的眼睛——
人的眼睛都是在阴影里


《》病

卡佛喜欢钓鱼
契科夫应该是个医生 ,戴着眼镜
除了找出病人的病因
他还想找到人性的病根
屠格涅夫喜欢的是打猎
干渔夫,湿猎人
是两个最倒霉的人,他说
关于这一点
卡佛一定深表同意
我和他一样
时常想到一个手里提着鱼
浑身湿透了的少年
他的脚步轻快,心中的快乐
满满的
就要装不下就要
长出翅膀了
在一个后来像他手中鱼一样的人看来
他是在飞着的



《》黑狗

半夜,我们被一阵响动惊醒
所有房间的灯
都亮了
我们感到欣喜
一条狗,我们在白天带它去好远
想甩了它。尽管我们喜欢
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已经是
一个负累
不得不,我们
它回来了。低鸣,呜咽
用爪子抓挠着门,在我们睡着的时候
一条黑色的狗
全身发亮的黑
它不放弃我们,像忠诚于
一块骨头那样,从不


《》大钟

齿轮二: 地下轨道
齿轮三:升降机
齿轮四:传送轨道
齿轮五:铲车
齿轮六:卡车
齿轮七:锅炉
齿轮八:胃

这伟大的钟表从不停止。从不因

齿轮一,肉质的
在煤一样深的黑暗里
频繁地被更换而
改变这完美的咬合
发表于 2018-6-7 20:54:48 | 显示全部楼层
1949.溪口


母亲啊——
王没有故乡
故乡都是寇的

这三行诗,可以装进半部近代史。连诗题都在隐,很高明。
发表于 2018-6-9 20: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6-10 12: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无邪1 于 2018-6-10 12:15 编辑


同感!
发表于 2018-6-10 12: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1949.溪口


母亲啊——
王没有故乡
故乡都是寇的
发表于 2018-6-10 21: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夜品,您的批评“隐去我”是对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22:4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
发表于 2018-6-17 09:3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精华,点赞问好。
发表于 2018-6-21 09: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蛮好  提起来




发表于 2018-6-21 14:2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奔腾上得去吗?好几天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14: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1 14:22
奔腾上得去吗?好几天了

可以的,我登录了下。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14: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纸墨情缘 发表于 2018-6-17 09:36
学习精华,点赞问好。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14:3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楚雨。
发表于 2018-6-25 01: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信这些诗写作时也很快感,因为读起来很愉悦……
好诗都这样……
发表于 2018-7-6 23: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首都读过。
读完,想留点字,又觉无必要。
读的时候,思绪心意搁在里边,也就犀通了。
发表于 2018-7-14 21: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啊——
王没有故乡
故乡都是寇的

和着草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10-21 08:40 , Processed in 0.046854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