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1|回复: 1
收起左侧

2008奏鸣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01: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8奏鸣曲

是年夏天,祖国正着手忙碌两件大事
荣耀如蝶更像模糊之笑容
而创痛的伤痕永久纹入肌肤
是年夏天,在我还没开垮的汤锅店里
午后被宁静煮沸,唯饮酒以解困
忽觉脚下地砖移动如泛舟
身后凉菜房的玻璃微微晃动起来
并佐以闷响。同饮者怔神、遂惊呼
午休的男人穿裤衩,女人裹毛毯
宁静被慌乱闯入,纷纷跑下楼——
他们看电杆摇摆,楼房摇摆
有几处灰尘扬起,疑似蜃景
接下来紧急会议、奔走、电话、互问现状
夜晚的广场不再空旷。跟大多数无异
找个地方铺开被褥,我守着妻小不成寐
是年夏天,抱残守阙完成失败之奏鸣
以后的时日我更专注于观察一杯水
是年夏天,一个小家的危机
并不逊色于一个大国的灾难
2018年5月12日。做为一首诗的结尾
我必须认真写下创作日期
写下某个重要阶段,它特定的标注与含义
不能像捡垃圾那个瓜娃儿
一辈子老是唱同一首歌曲




周末小酌,朋友四人
费用AA。酒菜未上桌
乙友便将钱递给召集人甲友:
“喝完容易忘事……多退少补”
酒足饭饱,甲友结账完毕
丙友随即拿出份子钱
——“手手清,不扯筋”
丁友兜里没钱
当即表示回家红包发甲友
是夜不见丁友红包
甲友想可能忘了。翌日
亦不见,一周后
亦不见,近半月
亦不见。甲友思忖
区区几十元,如果开口要
那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区区几十元,他如果开口
那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至于吗?丁友想


良方

一个穿背带裤的马尾姑娘
进入电梯并对着它照了照
然后,笔直地靠着内壁
低头看她的帆布鞋。若有所思
又抬头,露出一丝短暂的笑
一定是刚经历过
或者想到了什么。她不知道
她遇见的想到的美好被一个
无聊的上夜斑的人看到
并触动了这个郁闷的家伙
多么奇妙啊,她更不知道
她是一副包装妥帖的药


临别

请容我
先喝一碗酒
只写出一封书信
留下并跨上一匹骡子
每经一驿,必做小憩
多么简单,我视牠为三生


牛筋草

不否认波澜壮阔
很多年,作为一个小国
不否认声势浩大
很多年,作为一支军队
不在掩体里
很多年,作为奇数
除了自己,不否认
我等待在谁都除不尽的地方


饺子

阳光照耀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莫斯科
也照耀街角咖啡馆
阳光使金发碧眼的苏联姑娘
愈加明亮。她对面
小伙子的述说被忧郁笼罩

中国的长城很长很长
美味的饺子很香很香

她不知道他其实
在回味一段异域恋情
他两手比划着
为疑惑的姑娘解释什么是饺子
右手五指一撮
放入左手掌心

“肉馅搁在里面,什么都在里面
就是这个,我再也吃不到了”


爱无能

一个屠夫无牲口可杀时
孩子们面黄肌瘦。一旦有口猪
面临杀机,一旦有口福
以解朵颐,他们都作出
宁死不从的样子,历经了
不同程度的惨烈场面。血水与口水
由铁锅煮沸,泼在地上
结成冰。毕竟温度骤降
在零下,夜晚尚不知晓
这到底是脏水,还是干净的
“饿的时候有口糙粮就行”
雪霁之地,脏而凌乱,几无颜面
腊月的马车即将碾过年关
出于审美,屠夫和马车夫
他俩共同辨别着车轮雏形


夜色如迷

跌跌撞撞,夜纠结夜的奔跑
第三滴汗水滑下,纸面略呈凝重
建构筑物们的姿态早在
初夏失去了主张
布白之处焦墨凝聚
不到丑时研磨不开
此刻,有人昏昏浅睡
他将获得朦胧,淡化
获得一枚幸运蒴果。并且降临短暂
如某种永恒的神秘之物
很快,从纸上独自逃脱
而另个他则获得脱兔般的逃亡

 楼主| 发表于 2018-10-8 22: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惯例,自己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10-22 15:34 , Processed in 0.03145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