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43|回复: 13
收起左侧

19年二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5 22: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盏灯


凌晨三点,我亮着两盏灯
一盏挂在墙壁上,一盏挂在天上

一盏是我从市场买回来的
我有时候不需要它了,就把它掐灭

一盏古老而苍凉,它有真正孤独的光


四十斤猪肉


晚上十点零三分,远处传来狗吠。
还有四十斤猪肉在等着你。
在等着你的刀。
你需要那种低语。
孩子们可能都睡了,
只有你
和四十斤猪肉和一把刀还清醒着。
只有那把刀,
在和猪肉,一句一句
在交流着它们人生中
能够得到的那一点感悟。
一头猪的命运。
一把刀的命运。
一只手,被它们感化,
它不得不在生活中把刀捉起来。
星星在很远的地方闪耀着,
但你不会看到它们
一瓶酒被打开了
但正在喝它的嘴不是你的
一首诗在等你写下来,
但与你手里的刀和猪肉可能没有什么关系


凌晨


凌晨一点多,工业园里的
一些的厂房里
还能听到一些声响
肯定不是那些机器或工具
自己在动。门关着
窗帘也被你拉的紧紧的
感觉还是有月光照到床前
一个人睡了,
但还是像醒着一样
那些被别人听到的,
也被你听到了
被别人看到的,你没有睁开眼睛
但你知道,
它们就在你眼前发生着
你同时感觉
你就是那些机器和工具
在制造着声响。
你就是月光,曾经照过
李白的,杜甫的月光
现在你也照在了自己的床前。


认领


窗户什么也没有告诉我,
除了月光。
除了那些在深夜里依然在制造着声响的,
但不知道它们究竟是些什么,
像我一样还不休息的那些事物。

像我一样,窗户敞开。
星星亮在天上,人们都已入睡。
但那些陌生的、无家可归的、
还在制造声响的事物,
需要一个去处。
它们需要我醒着。
需要我把自己错认成它们的父亲。
并在这冬夜里,把它们一一领回。


我已经死了


有时候想,我已经死了
像一阵雨回到乌云
像一朵花回到吹它的那阵风
我已经死了,
我回到我能够,用语言
表达出妈妈的前一刻
现在,我不知道什么是妈妈
但我还是能够写下一首诗
肯定不是用语言,不是用我现在
正在使用的汉语写下的
一只鸟飞来
它用翅膀扇动出的话
我想把它表达出来
夜晚来临,月亮当头照耀
虽然你可能依然无法辨清眼前的东西
但我想把它表达出来。
我想说我不快乐,
但我爱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物
我想像一只动物爱上另一只动物那样
扑上去,什么也不用说
我想表达,就像现在是冬天
并没有一个人,但在你想象中
依然有一个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
给你想要的那种温暖


点一支烟的瞬间


点一支烟的瞬间,足够
你在黑夜里,看清一张脸

点一支烟的瞬间,你能
认出的,可能都不是你的

点一支烟的瞬间,也
足够一个你,把另一个你抛弃掉

刚刚还在这里,现在你已经在那里了
刚刚你七岁,放了学跟随父亲

去地里捡拾,收割后遗落的麦穗
现在你无所事事,抽着烟

点一支烟的瞬间,虽然你很努力
但还是想不起来那一年的父亲的样子了





房间很黑,很暗
但从窗户中
还是有一些光透进来
虽然它们,并不能
真正照见什么
这样的情形司空见惯
不仅仅是今晚
时常,有人在那光里
写了一些字
通过窗户,拿给我看
有人在那光里唱歌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还能在梦里听到
有人痛哭,他失去的那些
我可能也正在失去
有人在那光里得到了幸福
那幸福也许是我
想得,而不可得的
也有人,什么也没做
只把那纯粹的光给了我
因此那光
就像白纸一样干净
像白纸一样,
没有受到任何想法的污染


声音


星星滴落的声音。
月光从窗户的缝隙里挤进来的声音。

一些电器,还在运转。
它们小声嗡嗡喘气的声音。

我在写着一首诗。
我在那诗里说话的声音。

一些想法,无法真实地表达出来。
那些词语相互争执的声音。

母亲深夜咳嗽的声音。
我把我的诗轻轻放下。

我怕把睡着的母亲惊醒。
我在心里默默劝慰那些咳嗽的声音。


一只苹果


一只苹果在远处树林里
露出小半张脸
越来越红
在等待着早起吃它的人们
但并没有人真正去吃它

一只苹果,硕大
比树林里的每一棵树都大
但它就是从那片树林
长出来的
在树林最高的一棵树的枝头
看起来已经完全成熟
那么诱人
但依然没有人去吃它

我在远处看着
它一点点脱离枝头
感觉在那空气中还有一棵树
我们看不到
却在暗暗给它输送着养料
一只苹果,被那些
看不见的枝叶托举着
越来越高
还发出耀眼的光来

一只苹果,人们没有去吃它
但人们一直都在依靠着它的光生活


星星


一场大雨,是你想象中的。
事实上应该说,
像一场大雨一样,
夜色浓密的让你无法侧身进去。

你待在一扇门的里面
虽然你很想走出去
虽然你知道,
外面,夜空中,
如果
有星星的话
一定有一颗是属于你的

而你现在正躺在你的家人的身边
你很确定你是爱她们的
人生如果有意义,
好像也应该全部都给她们

而不是,黑夜里的那一颗
你依然还在寻找着的,虚空里的星星




蝴蝶


如果蝴蝶煽动她的翅膀
虽然你看起来还在稳稳地站着
但在你的内部,已经
有了裂纹,开始晃动,
开始坍塌。
夜雨已经过去,芒果花正开
现在是春天了,
虽然依然没有见到蝴蝶
但如果你真的需要,
比如在这个早晨
阳光温暖,风从河的对岸吹来
她也会随风出现在你的面前
望你一眼,然后低下头,
不说话,
还是那年十三四岁的样子。


离乡路上


正在睡觉的人因为想到一些事情
突然醒来
明月当头,大河拐弯

火车依然正确地行驶在
属于它的轨道上
正在睡觉的人翻了个身

从北向南,三千里
只有一些影子追在后面跑
只有那些无法实际作用于我们身体的东西

虚幻,类似于梦
类似于你在某部小说中碰到的那个人
在虚构着属于他的生活

那个人突然醒来,又沉沉睡去


蓝鼠


天花板数到第四块,
有一个洞
曾经可能有一只老鼠
在那洞里出没
那洞可能就是那只老鼠
在什么时候挖出来的
你没有觉察
现在那洞看起来已经
被老鼠放弃了
只剩下空无
现在在你睡着了的时候
经常会有一些空无
从那洞里走出来
被你感受到了
然后被你捉住,保留住
拥抱着,同它说话,
也给它爱,喂养它
你以为你抱紧它了
你在梦中翻身
双臂还死死地抱着
而事实上它像天空一样
什么也没有,除了蓝
但那些蓝只存在于
高远的我们无法触摸的地方
你最终抱着的
只是自己的两条手臂
但你在梦中遇到的
每一个老鼠
都可能带有空无,还带有蓝


挖掘机


疏通河道的挖掘机在窗外工作着。
已经隔了一天。
堆在岸上的污泥已经被运走。

驾驶它的那个人也已经在一个夜晚睡着了。
也许就是今晚,谁知道呢
也许是多年前的夜晚。

现在只剩下它孤零零地站在泥地里。
像那只我曾见过的,站在
收获后的平原上,空空秸秆上的田鼠。

但我听到它的内心依然在发出轰鸣的声音。
那是一种真实的,来自机器,
而不是人的,冰凉的声音。

那声音从窗户穿透进来,
充斥着整个房间。
然后慢慢扩大,充斥着整座城。

那声音饥饿,空无,但也有莫名的回味。


写作业


孩子们在写作业,我站在他们后面
当他们写不出来的时候
我就告诉他们,那些本子上的字
是有生命的
那些字的身体里
有树,能长的很高,很大
像字里的山那样高大
有花,开放时很香
能吸引来字里的蝴蝶和蜜蜂
有房子,它们自己
就会一层层生长
你们住在里面,会随着它一起生长
那字里面,还有理想和前程
在等着你们,
过一种你们想要的生活
当然也有爸爸,他长得和我一样,
甚至,他完全就是我
但如果你们不好好写它们
那字里的爸爸,就会
从里面跑出来,
变成字里面的老虎或狼,把你们吃掉


抽烟


我开门到院子里
抽一支烟,与此同时
它也在被正在行驶着的地铁抽着
我听到地铁
在轨道上边跑边吐着烟圈
屋檐下挂着腊肉
和没有干透的衣服
狗在叫,
并没有谁去打扰它
它独自叫着,
人一样自言自语
月亮人一样俯身看我的时候
被一些光线挡住了
从屋里泄出的光
比它的更亮
因此,它可能没有认出
我就是把它写在诗里
并以诗集的形式
便宜出售过
属于它的孤独的那个人


小便


半夜起床去小便
天空有些阴沉,但仍然
能看到不多的星星
那应该也是一些不睡的人,
在他们的人世,亮着
他们的灯
或者,我与他们之间的
那些空气,其实是
某种类似镜子的东西
我通过它看到,在地球上
也不是只我一个
半夜起床去小便的人
如果再往前推,
也不是只我一个独自
喝着啤酒,然后
被它充满,被它控制
也不是只我一个在浴室
洗澡的时候,觉得
是在清洗别人的身体
也不是只我一个
在尘世滚打
满身污垢,依然写诗





每一个晚上,在窗外时而吠叫的狗
都应该是同一只狗。
它跟我说的话,也应该是同样的意思
即使有时候,我突然醒悟过来
它并不是在跟我说话
每一个晚上,当我终于醒悟
我知道它可能是在跟
更远一点的刚刚驶过的地铁在说话
也可能,是跟天上变换着面孔的月亮
但每一个晚上,当窗外的那只狗
跟它们,跟地铁、月亮
跟楼下空地上的鬼针草
跟工厂后墙呼呼喘气的通风器
跟不久前刚刚被挖开的暗河
跟岸边已经休息的挖土机
跟它的毛发里藏着的寄生的蜱虫……
它跟它们任何一个在说话的时候,
我能感觉到,事实上它是在替我说出
就算那只狗真的就是
在跟我说话,那也是我和我自己
在表达沉默的一种方式
甚至是在表达一种安静、空寂或者虚无


一只手


一只手按着开关
饮水机
咕噜咕噜冒出水来
一只指针指向凌晨两点的
钟表的手
从饮水机里接出一杯水来
隔着虚空递给我
让我喝下去
它知道我渴了
走了那么远的路
跋涉着
现在终于到了一个人的中年
我原以为
它一直都应该是属于父亲的
现在一只手把它
从父亲那里接了过来
递给了我
一条狗在远处吠叫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
但我知道
它一定是遇到了一个陌生人
现在那个陌生人
正一点一点向我走来
向我招手
向我问好
越来,越近
现在那个陌生人抱住我了
用那只刚刚从饮水机里接水的手
把我抱住
把我摁进了他的身体


写作


有时候,你会感觉
再也写不出东西来了
周围的人们和事物
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连你自己,也和你
没有什么关系。你每天
看着,一个陌生人
在做着那些事情
一个陌生人,每天忙碌着
在生活中打捞着他自己
不厌其烦,有时候
还自顾自地叫好,好像
只有如此,才能坚持下去
但靠着一些记记
你还是会回到自己的身上
你也能想起来,哦
这是你正在做的
并能接着把他做下去
但写作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或许周围人们和事物,也一直
在完成着一些诗歌
那些诗歌,它们也在
无声地经历着
也已经替你,把那些
生活里的细节都一一经历过了














































































发表于 2019-3-25 23:4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重庆黄勇 于 2019-3-25 23:49 编辑

个人觉得有两个的尾收得有些懒,其他的都不错。
 楼主| 发表于 2019-3-26 09:38:29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9-3-25 23:46
个人觉得有两个的尾收得有些懒,其他的都不错。

问兄好。近来尝试了一些东西,吸收了一些东西……嗯,难免消化不良。兄对这些可以直言,或会有益于我,先拜谢
发表于 2019-3-31 11: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可能是我最近的阅读错觉。我更喜欢一以贯之的东西。也就是说减少旁逸和分枝。诚然,从立体和层次而言,一首诗里有更多营养,会看起来胃口好一些。但另一方面,我觉得写的取舍上,多远比少要艰难。
问好刘郎老弟,春安。


写作业


孩子们在写作业,我站在他们后面
当他们写不出来的时候
我就告诉他们,那些本子上的字
是有生命的
那些字的身体里
有树,能长的很高,很大
像字里的山那样高大
有花,开放时很香
能吸引来字里的蝴蝶和蜜蜂
有房子,它们自己
就会一层层生长
你们住在里面,会随着它一起生长
那字里面,还有理想和前程
在等着你们,
过一种你们想要的生活
当然也有爸爸,他长得和我一样,
甚至,他完全就是我
但如果你们不好好写它们
那字里的爸爸,就会
从里面跑出来,
变成字里面的老虎或狼,把你们吃掉


我不谈这首诗的成功,至少有一点,它写足了一件事,更重要的是这里边的知觉都趋于统一,而不是阅读的旁逸,比如哪儿在哪里读过,哪些是属于哪类作品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19-4-1 00: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万园枫 发表于 2019-3-31 11:53
可能是我最近的阅读错觉。我更喜欢一以贯之的东西。也就是说减少旁逸和分枝。诚然,从立体和层次而言,一首 ...

谢谢兄……在学习和努力
发表于 2019-4-2 10: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学习
发表于 2019-4-2 21: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lol
发表于 2019-4-4 03:52: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评论一起看了,但确实没看懂评论,反正我觉得是好诗,写得很细腻,作者是认真生活的人,敏感的诗人。那首写作业让人过目难忘,把月亮写成苹果也很有意思……这组我收藏了,向兄弟学习
发表于 2019-4-4 04:00: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不给加精品吗?不加的话,那我要当版主,哼╭(╯^╰)╮
发表于 2019-4-4 12: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当斑竹,操作两次才加精成功:lol
 楼主| 发表于 2019-4-4 13: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婵娟 发表于 2019-4-4 04:00
版主不给加精品吗?不加的话,那我要当版主,哼╭(╯^╰)╮

婵娟姐:L
发表于 2019-4-4 14: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loveliness:
发表于 2019-4-4 16:3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9-4-4 16:40 编辑

诗的精确性略有欠,比如挖掘机这道,写挖掘岁月河道中的堆积,要确指,而不是读者猜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料子刘郎是一块勤勉的好厨子:lol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4-24 22:05 , Processed in 0.05217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