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陶子去世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诗人陶子去世


2019-01-22


  诗人陶子因抑郁症,于2019年1月13在厦门自杀。陶子在“颓荡写作”诗群中的诗友确认了相关死讯,诗通社无法从第三方渠道对该消息进行核实。
  陶子,本名陶春霞。1993年生,曾在厦门工作。诗人、摄影师、情趣体验师。陶子的作品中包含着一颗敏感的灵魂,并以一种少有的坦诚开放式描写,讲述了自我与外在黑暗世界之间的敌意,这其中包含了欲望、献祭以及对宿命的无能为力感。
 

附:
诗人陶子去世|最贞洁的荡妇死去了
作者:木郎  来源:颓荡写作  日期:2019-01-17



已故颓荡诗人  陶子


这是我在编辑颓荡稿子以来最难受的一期,从昨天下午看到丁丁截图发到颓荡分子群里的信息,到现在从她工作的单位得到证实。我不愿意相信这个热爱生活的人,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我们。每次我在群里@她,她都会跳出来和大家聊天,但这一次,无论我怎么@她,她都没有回应了。

无法哭泣
无法进食
无法呼吸
我的灵魂即将枯萎
我的身体即将腐烂
上帝和死神将合二为一
光明将成为永久的黑暗
《永久的黑暗》[1]


这是陶子留给我们的最后一首诗,微博的发布时间定格在2019年1月10日20:31,朋友圈的发布时间是2019年1月10日20:32,前后只相差了1分钟。

我们不知道陶子经历了什么,我也不想提她长期以来所受到的抑郁症的困扰。

我身体里的毛孔全数关闭
血液停止流动
耳朵将听不到声音
眼睛将永远闭上
嘴唇不知道呼喊谁的名字
我在我的身体里迎接死亡
河流干涸太阳落幕
森林变为荒漠
人类横尸遍野
死亡正在降临
《迎接死亡》[2]


这是她发布在微信朋友圈上的倒数第二首诗,类似这种死亡气息迎面而来的诗,此前我也读过太多了。

陶子在微博发布的一个视频,看起来似乎就像遗言。虽然我早就在她的诗里读到死亡的气息,但对诗人来说,对颓荡写作的人来说,死亡、性、孤独、欲望等,似乎都是对抗世俗的主题,不同的是她被抑郁症困扰,而且困扰得太久了。

陶子,本名陶春霞。1993年生,现居厦门,诗人、摄影师、情趣体验师,身份可以有很多种,你还可以往上面无限地叠加,然而于宇宙于大自然而言,我们只是一个普通人,从生走到死,既漫长又短暂。[3]

这是陶子的标准性自我简介。


2018年11月2日,颓荡写作公众号(ID:tuidang2015)推发了她2018年的一个组诗,以及她2013年-2018年以来的私摄影。(孤独的性:90后颓荡女诗人和她的私摄影)

90后颓荡女诗人?情趣体验师?私摄影?抑郁症患者?任何一个标签都不足以界定这个先锋的女孩。她的诗大多都是自我剖析的粗暴,内容充斥着自慰、做爱、孤独、情欲、死亡,似乎她的生活都是这些残暴的词语。

2016年颓荡创刊不久,在众多来稿中惊奇地发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女诗人,随即在公众号以“一个情趣体验师的诗”推出她的诗歌、摄影,继而杀进诗坛被更多的诗人和流派“围剿”,猎艳和好奇的人们,似乎对她的大胆做派过于关注。

陶春霞的摄影显然受到日本著名摄影师荒木经惟的影响颇深,她的私摄影充满了颓荡主义的孤独、绝望和反抗,从2013年到2018年,一个女孩的黄金年龄,你可以清晰地看到粗暴的青春、孤独、抑郁和现实主义的疯狂在她身体上留下的爪痕,从她绝望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在生活中的挣扎、矛盾和孤独,但她从未放弃对主流审美的反抗,且在其中自得其乐。

在推介这期诗歌和整理陶春霞的私摄影作品时,这个年轻的女孩正坐着高铁穿行在黑暗的隧道之中,我不知道她从哪里出发,也不知道她会去向哪里,唯一的愿望是祝福她,也祝福我们——这些在尘世间漂泊的浮萍。[4]

这是当期我在推介陶子的诗歌作品和私人摄影作品时写的一个推介语,后来我才知道那天她是去广州参加一个大概成人用品展或者性文化节之类的一个活动。那次她还在颓荡分子群里给大家拍了一些短视频,关于一些成人文化类的东西。

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所有的追问,似乎都指向了同一个结局。

关于陶子的信息,最先是16日上午10点33分有人在颓荡后台留言说她自杀了,丁丁转发相关信息到颓荡分子群。

得到这个噩耗,大家都不相信是真的,但大家都发现她好久没有在群里发言了。

但有人哭了。

我们@她,并试图寻找核实方式,但都没有回应。直到后来看到前锋文化公众号(ID:qianfengculture)发布悼念内容:


来源:前锋文化

关于信息真假,我和前锋文化的运营人胡鹏飞联系,但未回应。当时,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恶作剧,希望她会告诉大家她只是喝醉了或者去哪里玩了。

朋友圈传来越来越多的坏消息,17日上午,我们再次查找她的工作单位以便核实。


陶子的工作照

我知道她在一个叫“他趣”的
经营单位工作,通过网络搜索,查到该公司办公电话,但一直处于忙线状态。之前在颓荡后台的留言者也无法联系。

但后来我想了一下,成人用品一般在淘宝都会有网店,于是就试着联系了一下他们的客服。(对方未明确肯定,但透露她已经离开公司)

至此,我们不愿相信的结果还是呈现在我们面前。

从她开始到颓荡投稿,互加了她微信。我感觉到她那时候还是对生活充满热情,那时候大概是2016年初。

后来她跟我提到她有抑郁症,但提醒我不要在推文里提,那大概是2017年下半年还是2018年初了。

之后每次推发她的诗作,我都小心翼翼先征求她意见。最近一期推送,也是先发给她预览过,她同意了我再推发。

我还问她要直接发稿费给她还是留她的打赏二维码,她说留她的二维码,然后我怕打赏金额不足,甚至又在打赏里给她打赏了。

正如杨碧薇希望那样,我希望她只是选择了一个“假死”的方式在继续恶作剧。

也许她想重新整理人生,隐藏一段时间,接下来换一种生活。假装“死”一次,看看人们对她的评价,发现人们对她都还挺怀念,她又恢复了自信,也许她只是想重新整合自己的人生,过一段时间,几年或者几个月,甚至十多年,然后完完整整地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5]

严彬说:

陶春霞的诗是有天才的诗,她也完全称得上是一个艺术家。她表现出来的是活得坦荡,至少是比大部分自由。她非常痛快地活过,想自慰就可以自慰,还可以约炮,没有几个人会拒绝一个还算美丽的女人。我很羡慕她。读了她的诗,我也很羡慕她作为一个诗人。[6]

我不想说,死亡让她重生,这都是自欺欺人而已。若有彼岸,愿她活得不再那么孤独,愿他能获得尘世最朴素的幸福。

最后,我想借用严彬的诗,悼念我们这位诗歌同仁,真正的艺术家,我们爱着的颓荡分子陶子——亲爱的陶春霞。

悼亡诗——给T和一些人的诗[7]

一位贞洁的荡妇在前晚死去了。
在她活着的时候知道她名字的人
都从她那里得到过欢愉,
男人和女人都迷恋她,我也不例外。
熟悉她的人都偷窥过她的生活——
她的照片,她的日记,她录下的笑声,
她流下的泪看上去也是甜蜜的颤抖的高潮的。
她打开了所有的门,包括对死的召唤。
她时时存在又从不在自己的房间里。
她在沙发上自慰,在床上安慰别人。
她拒绝成为一个人真正的朋友。
这位最贞洁的荡妇在前晚死去了。
 
现在连加害过她的人也在爱她,
理性的人都活下来了,
杀人犯也懂得争取缓刑。
在她已经死去的消息中,
人们拥有的痛苦都是相似的:
去哀悼她,流下了集体和个人的泪,
为自己活着而羞愧,
谨慎地表达怀念,也有人勉励自己。
过去对她的幻想全都冻结了,
现在她已成为一个最贞洁的人,
已经不再需要口红的修饰,
以后她可以去修饰别人了 。
 
一个人活着就穿着隐身衣。
一个人到底有没有真正的痛苦,
这是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的事;
一个人抑郁的程度看上去是清晰的:
头痛是最基本的征兆之一,是最安全的;
药物同样给予证明,和沉默相似;
要从他人那里得到些什么是虚幻的,
每个人看上去都能听到马桶漏水的声音,
但一个人大声说话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一个死去的人真正厌恶过自己吗?
一个人去死了看上去是最好的证明,
一个人不再修改自己的纪念册了,
不需要了,她死去了。
 
这个人烧毁了自己深红的玫瑰花,
希望和绝望都留给后来人。
坏消息昨天已经寄给她的妈妈,
现在连我也收到了。

 
2019-01-17 00:54:56

引用明细:
[1]陶春霞.永久的黑暗.未发表.2019.1.10
[2]陶春霞.迎接死亡.未发表.2019.1.8
[3]陶春霞·木郎.孤独的性:90后颓荡女诗人和她的私摄影.颓荡写作.2018.11.2
[4]陶春霞·木郎.孤独的性:90后颓荡女诗人和她的私摄影.颓荡写作.2018.11.2
[5]杨碧薇·木郎.对话录.未发表.2019.1.17
[6]严彬.颓荡分子对话录.未发表.2019.1.17
[7]严彬.悼亡诗——给T和一些人的诗.未发表.2019.1.17
 
原题:陶子真的死了,我们再也@不到她
来源:颓荡写作(ID:tuidang2015)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