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诗20首

◎李心释



李心释短诗20首


仪式


世上那么多的事物,只有屋檐
是庄重的,庄重地把雨从天上接下来
接与不接雨都落到地上
就像你我遇不遇见都将死去
但遇见了,遇见就是新生的事物
我久久不能释怀的
就是屋檐把雨从天上接下来


耳朵

我有耳朵的事实近来才理解透彻
我有耳朵,意味着我不能听
将永远听不见别的声音
这却不妨碍我不断觊觎别的耳朵
从这个耳朵到那个耳朵我将永无休止
看那大路上
将生命进行到底的盲人
我就看到了耳朵的事实


世道

这世道很无耻,可无耻必有与之相反的影子
没有影子的无耻是杜撰的
我绝无必要这么感慨
安心地在影子里悄悄活过
不被惦记
谁知道我擅长在时间海岸线上偷渡!


创世

大概上帝有一日也像我这样烦恼
不,那时还不是有一日
那时他烦恼得把时间揉碎
头皮屑一样源源不断飘下来
瞬间有了大大小小的星球,各种各样的动、植物
时间不见了,他就再蹂躏事物欲找回时间


石头

石头里有越过我的感知能力的生物
她们在石头里畅通无阻
我这世界的硬却是她们世界水一样的心
她们在石头里建宫殿、晒美图
会用到上万年人类里的一个细胞
就是它,让我的猜想成真


夕阳

轮回不是什么神秘的理念
一天又一天
当眼神在灰尘里弹跳一下
跳出一道边界
夕阳刚好诠释了它

不是上帝要隐遁
而是人们亏欠他
正如忽视太阳直至其暮年
天空已把自己辩驳得很清明
亏欠才如此弘大


我们

我们用声音交流,但不是语言
我们有走路的仪式,但不是舞蹈
我们偶尔目光对视
只有一方慌张,略带惊恐与谄媚

其中一个越来越像个人
另一个却开始质疑人
我们啊哈哈,哦哈哈,哦哈
我们猋猋猋,嘟嘟嘟,咔咔咔

无论谁的开始,都不可名状而清晰



前生

这是一片你放牧的竹子
当然不是现在(虽然鞭子在手)
而在你还不是你
竹子不是竹子的时候

你说想牧狗,牧猪,牧老鼠
散落山坡的这片竹子
不料正是曾经的狗、猪、老鼠
从山脊槽中滑落的样子



自拍

对着一张空椅子自拍
我想象自己已经不在世上
对于这张空椅子来说
我的填充本就可有可无
阳光的角度提示我逃走的方向
椅子的腿提示人腿
书籍提示作者
亡灵都可以来这坐坐
试试此刻的生活气息
书房精彩不过大窗户和飞鸟
的对话,对得灰头土脸
还不满意吞没生活的把戏
好天气将作为证词
出现在控诉书上
我的自拍让我缺席
空出一个靠天吃饭的人




老的速度远大于
身份证上的人
服务员说照片不像我
要年轻十几岁
她把我去年照的身份证翻来翻去
把它炒焦一点点
以符合我的现实面貌

有些发呆
还有一点点打怵
我在老的方向赶上了父母
并确定超过了会心疼我老的人
这一年对得住不可数的华发
身上多出的陌生气息
尚能抵挡住熟悉对它的反扑


黄昏
——源自一位艺术家的讲述

鸭子还不会回家
我背着弟弟去赶
追几步,鸭子跑远更多步
这样一直赶到乱坟岗
七八个坟头一下冒到眼前
我有些害怕
放下哭起来的弟弟
鸭子在叫,蟋蟀也在叫
还有晚风的呼呼声
像冥间的交响乐
加入三十年后夜晚的短笛
才稍稍有了些血色



祖先

我说的是祖先的祖先的祖先
他们结绳纪事的生活
还留在我的每一次恍惚里
今天我被迫计算着日子与年龄
处处打结,处处隆起疤痕
物相似,人事非?
我怎么像凝固在枯树枝头的新芽
临风发问发与不发

巫师重复着春暖花开的把戏
一坛春醪由一双隐秘的手
斟给落魄之人助其还魂
祖先的情欲流经我时一样是湍流
那摇摇欲坠的水珠
扑向想象已久的花瓣
其实那潸然泪下的眼里并没有灵魂
是空洞都有的回声


呐喊

常散步的一条小道上
有几棵不知名的树
每当靠近树旁
嗓子就会一阵紧张
不由自主的紧张
想叫出什么终究罢了
我把喉咙肿胀归因于这些树
那些可能的原因
如雾霾、失意与文件里的训话
都没有不知名的强大
然而多年来
我无一丝愿望去查阅资料
它们是什么树
与我无关
与这些树也无关
知道等于禁言
一生经验不过如是
这使我像在发烧中得到修复


秋虫

你那种声音可是代代相传?
你埋伏的地方只有火可以到达
你从来都在梦与失眠之间
觅食——谁知道一秋需要多少食物?

你把西南的山弄出褶皱
你的窸窣笼罩一夜之空
你如今最怀念你的电筒敌人
听声——让少年老成

一生既为一秋
四十余年就还在一秋之中
你藏在世事的门楣上
给我之前的辛劳以致命一击


购物广场

想我是一只在天上飞的
猎人怪兽
地上有这么一片
灯火辉煌
我应该能兴奋一阵子
奇怪的是
我找不到人
只见香艳的肉段
或在柜台出售
或是移动展览
我凄厉地沉默盘旋几周
永绝所有的灯火



花钱

由于多远的距离
你我之间需要这么一个中介
万物该有自己的流向
遇见了就遇见了
但会是怎样的一个心机
制造出席卷一切的漩涡
明明是一纸之轻
轻触即化的是你而不是它

一手交钱
另一手交无数的可能
如果“可能”有正、负
就像猜硬币
正反面耗尽一生也不得法
简单的命运就这么离奇
你我只有放弃交易
但还要花钱
花巨额的钱给尘肺病人
花无端的钱给认识一天
就带回家的人
因它而来的距离都得由它收回



听风

狂风揪着墙壁与门窗嚎叫
还它什么?
这疯子谁都不放过
对所有直立的事物都报以仇恨

那凄厉的声音快掀翻楼板
尖叫的末端刺入房子的心脏
还它什么?
一夜惊悚会是它的一道好菜

为抓住它的尾巴
像抓住死亡一样虚度
一山云,一河波,平静如初
还它什么?



骨子里的生态

桉树伸向天空有多高
在影子的通道里直达地心就有多深
只许听见,不许触摸
有一些禁令的幸福
由于缺乏通道而难悟
脚步被赶成鸭子
屁股还自诩从容
不如死成两座雕像的棱角
作风雪的喉舌来对话
目光一样彼此相拽
让屠刀无处使力



黎明开卷

阴冷的春天像有人上门讨债
已记不清是哪一年的利息
需靠开花来抵债
无奈,在书里下肥
纸张如白色的火焰
烧去一种又一种思想

厌烦了种种追求的人啊
原知世事并没有那么深奥
气息是全部的土壤
无关高原、火炉、黑鸟
无关把文字排成行,飞向南方的灯
而在灌注多少
才不违和从潇潇雨中睁眼的黎明



玉兰

阳光明媚,你为何要点灯?
落叶无数,你为何要点灯?
行人密布,你为何要点灯?
唇形与足迹交错
活命的世界本就一览无遗
你为何要点灯?
一树枝丫,天下没有比这更好的烛台
为何不在佛前?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