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 ⊙ 杨平诗歌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巴黎诗抄

◎杨平



                欧洲之星

             一再的跟天使比赛速度。
             一再的陷入精神性极限官能症。
             如果流星是美的
             铁达尼  齐伯林  古罗马和
             旧伦敦的大火
             在月光下一样美

             一再的点燃想象力。
             一再的超越昨日之我。
             一再的挑逗又挑逗。
             直到战神开眼
             冰河期继之以侏罗纪二度降临时
             废墟中的欧洲之星啊
             有一天,除了一根火柴棒
             又会有谁凭吊它底美呢?


后记:
1996年9月23,我们由伦敦搭欧洲之星到巴黎,车速分三 段,故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快,但同样的令人兴奋!
自有历史以来,人类就在和速度竞赛;最初是喜剧式的,如今,已变成令人战栗的
悬疑剧------而穿越英伦海峡,由英法两国合作下的欧洲之星,自是少数可喜的例子。
当然,也许有一天,时速三百、号称20世纪最快速的火车欧洲之星,也会和两翼
滑翔机、四轮马车一样的,成为博物馆中的陈列品------只是希望在那个时候,我们还有闲情凭吊它,而非真正的「复古」:让人类回到荒凉的创世之夜------

毁灭世界,有时只需一个按纽,或一枝火柴棒就够了!

铁达尼轮船与齐柏林飞船都是著名的悲剧例子,而尼禄王在罗马大火时,还弹琴高歌,无怪他要自命是诗人,实在浪漫得令人气结!
伦敦大火则发生在1666年。

。。。。。。。。。。。。。。。。。。。。。。。。。
                     巴黎哀歌
                          ------1996‧秋

           市郊的风吹不进塞纳河的左岸。
           千年堆砌的美丽
           除了香水  秋装  街头雕像  和窗外的花坛
           巴黎,不再是一则神话

           罗浮宫是古代的
           协和广场是血染的
           露天咖啡屋是伪浪漫的
           多云的天空是印象派的
           沙特死了,B B 老了
           还有谁住在这里?
           谁还用焕发的才情打造这座城市?
           香榭里舍大道上的凯旋门
           日日见证着  帝王的
           光荣,人类的愚蠢
           阳光  美酒  爱情  与半自闭症
           骄傲的法兰西民族啊
           只有金发  浓妆的松饼女郎
           对观光客是可口的

           今夜,随着一城的鸽子回巢
           圣母院的钟声准时响起
           众神一一就位
           铁塔无言。
           寂寞的你
           一如昔日的阁楼艺术家
           独自消受着无以消受的
                              寂寞
                                  酸奶
                                      肥皂剧‧‧‧‧


后记:
海明威曾谓「巴黎是一席永远的飨宴」,只要你住过一次,它一辈子都会跟着你;那时流浪巴黎的天才至少有一打,也是自波特莱尔以来,另一全盛期,艺术家的天堂。
可惜,随着欧洲文明的落没,如今,它也落没了。
美丽的事物总是令人哀祷。
尽管,它还在发光,还能吸引像我这样的心灵,它的确落没了。它的一切光辉都来自历史。今天的巴黎越来越像地球村的一部份而非亨利‧米勒所谓的「世界的中心」。
当然,我们还是喜欢它----特别是它的脏乱,与落没贵族般的气质,使它显得更可亲!
法国人的骄傲一如中国人的老大心态,其实,都是可笑又可怜的!任何国家或民族
一旦沉溺于往日辉煌,就注定了衰退的命运!
我为此感慨,虽然,我和莫迪里亚尼一样的喜欢巴黎。

阳光、美酒、爱情、健康是法国人口中所谓的「人生四件大事」。

。。。。。。。。。。。。。。。。。。。。。。。。
                   今夜,世纪末
                       ------遥寄罗特列克

           今夜,又一个迷离的
           蓝色世纪末
           九分的华丽混合着嘶哑的歌声
           搅拌我逐渐发酵的心情‧‧‧‧

           高更来过。
           庞德来过
           尼金斯基来过。
           宁静的塞纳河  流啊流

           恋人来了又去
           醉汉醒了又睡
           街头艺人老了又年轻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
           独一无二的罗特列克啊
           ( 我不会忘记你:)
           鹰眼的侏儒才子
           风尘女郎的最佳拍档
           蒙马特区的地下守护神
           一则日渐褪色的末世传奇‧‧‧‧

           因为你
           因为那些半醉半醒的颓废岁月
           全世界的异乡人都知道
           ------只有在这里
           ------只有在这个时刻
           入夜后的巴黎是巴黎
           你是你自已
           道德是不道德的
           天国是波西米亚人的
           而闪亮亮的红磨坊,是罗特列克的!


后记:
侏儒画家罗特列克(1864-1901)是19世纪末巴黎、和蒙马特区、和红磨坊关系最密切的艺术家。
从1882到1894,他在此住了十余年之久;透过鹰眼般的观察力,他不但画出了眼见的一切,从歌星到妓女,从红磨坊到康康舞,也画出了蒙马特区最初的神话。
------来到蒙马特区,你可以不去疯马,不看红磨坊,追求艺术的你,怎能不知道
罗特列克呢?

又:高更,画家;庞德,诗人;尼金斯基,俄舞蹈家。均为20世纪文艺界大师。

。。。。。。。。。。。。。。。。。。。。。。。。
                   今夜,中秋
                       ------在巴黎:给那晚分享欢乐与哀愁的一群游子

           古老的巴黎一再上演着
           荒谬的流亡剧‧‧‧‧

           萧邦。卡蜜儿。乔艾斯。莫迪里亚尼。
           窄小的阁楼挤满了落难的天使
           今夜的星空多么清冷啊

                 谁是白蚂蚁?谁是螺丝钉?谁是滴血的灵魂?
                 谁是渴望救赎的奥德赛?
                 谁在密室的壁角日夜敲打,寻找
                 失落的童话乐园‧‧‧‧

           钟声响起。
           最后一班地铁悄然进站。
           今夕,何夕?
           古老的巴黎一再上演着
           荒谬的流亡剧‧‧‧‧


后记:96年9月28,阴历八月十五,是中国人的中秋节。
是夜,在宋琳的安排下,张默夫妇,管管和他的未婚妻,加上我,分搭两辆出租车来到马德升的住所----也是画室,也是法国政府给外籍艺术工作者的工室( 多么好啊。)
当时还有孟明、张亮、戴恩杰、吴竹青、谭华等人。13个来自两岸的中国人,在巴黎共度了一个难得的中秋之夜。
虽然现场气氛热烈:吃月饼、朗诵诗、说故事、兼之管管和女中音吴竹青唱作俱佳的热情演出,一时间欢愉非常。
随着时间流逝,我们这些来自台湾的游客还不觉得怎样,他们这些天涯浪子却很明显的激动了!
------乡愁一旦漫开,便浓郁得挥不去、化不开!
终于,我们必需走了,分手时,我看得出,他们的心在流泪,他们的心,沉甸甸的
心啊,在万里外‧‧‧‧

------八十年前,浪居巴黎的海明威曾引用他人的话,说:
「我们都是失落的一代」
是的。

。。。。。。。。。。。。。。。。。。。。。。。。
                   艾菲尔铁塔
                        ------歌德:树可以长高,终不能抵天

         古希腊的先知
         仍在今日的街头放牧
         蓄胡  嬉戏  写有韵的四行诗
         贩卖历史的玩具匣子
         从芭比娃娃到耶苏的脚指甲------
         黄昏的咖啡座稀释着
         记忆的伤口:
         人类就是如此成长的。

         从金字塔到万里长城
         十诫到大宪章,几何原理到相对论
         人类就是如此膨风的:
         在罗马竞技场的断柱
         还没有完全风化
         在闪电  在自由女神像  在世界贸易大楼
         在黑冷的钢筋断裂以前
         伟大的艾菲尔以及铁塔
         ------比蒙娜丽莎的微笑更酷
         ------比山丘上的圣心堂更接近天国

后记:
96年28日上午,张默、朵思、与我三人向导游打听一下,便搭出租车看铁塔( 张默
还有备的带了一张风景明信片) 走到塔下才感觉其大。
站在塔顶,迎风呼呼,虽有时不免睥睨自顾,亦叹息人类之渺小!

人类有三宝:肉体、心、与脑。现代人唯物的倾向皆因用脑过度,其实,心灵才是
通往宇宙永恒的一把秘密之锁。

。。。。。。。。。。。。。。。。。。。。。。。。
                   露天咖啡座小憩
                        ------巴黎‧九月

         猫一样
         感受
         空气中流动的自在
               鸽子滑翔
           落叶旋转
             双层巴士交错而过
         金发黑衣红唇激荡着
         碎音符
         渐渐蓝调的心情
         随着一朵兀自开放的花 : 黄昏

         有人招手
         有人隔街叹息
         ‧‧不知何时
         这个世界连同崇尚和平  素食
         自然主义的你
         随着一点点加深的  咖啡香
         迈入
         前中期的  秋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