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 ⊙ 杨平诗歌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俄罗斯诗抄

◎杨平



莫斯科最后的夏日

一个诗人失踪于地下博物馆。

挤满观光客的跳蚤红场
日阳下不时闪烁出
一串笑语  一张冷面  一袭黑衫

鞑靼人  沙皇  大火  拿破仑和十月革命
统统过去以后
来自乌别兹的忠贞秘警
簇拥着伊凡的幽灵
自列宁墓前出发
大步绕过托洛斯基的雕像
向肯塔基伯伯眨眨眼
夜夜巡视着克里姆林宫
--几乎五百年了

人们仍然喝着大口伏加特
大碗罗宋汤
年轻的庞克族和沉默的首都市民
仍在迪斯科舞厅 / 办公大厦 / 菜市场之间
大排长龙
--几乎三百年了

马克思的浓须刚刚被拋到后街,垃圾桶的旧版教科书里
夏日的西伯利亚草原
拂来了久违的第一道暖流
像吟游诗人那样摇晃着脑袋
戈尔巴乔夫告诉世人 :
末日近了, 新一章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后记:
1.
1990年夏日, 我和一群作家, 学者, 诗友应太平洋文化基金会
之邀,  去刚刚开始松动的苏联东欧( 包括波兰 )近十国18天的
「苏东波之旅」,
7月25由台北搭机到新加坡转机, 第一站就是被丘吉尔称为
「谜中之谜」的国度------苏联首都莫斯科, 初初印象最深的有
两件事,一是其境内所有飞机都以莫斯科为中心和转站点,
这种现实上的愚昧当然是为了政治上的方便, 而其飞机的冷气
有如舞台上的干冰,是看的见的, 有些地方脚下也能看见缕缕
白云横空飘去( 一直令我觉得不可思议 ), 其次是, 过关时的
办事人员一张冷面, 在午夜空旷大排长龙却无比沉默的
大厅中, 真令人不寒而栗, 觉得自已面对着传说中的乌别兹
秘密警察,随时都有被抓走的可能!!
次日一早, 我们便出发参观,首先去的是有「地下博物馆美誉
莫斯科地铁, 其建筑的精美壮阔的确名不虚传, 由于这并非假日,
上班族多如过江之鱼, 而手扶式电梯更长的惊人, 约有一二十
层楼高度( 据说当年是为了防原子弹而建的,时在1923年,
是世界最早的地铁之一 ), 深约六十公尺, 至上而下需一二十
分钟, 我抓紧机会连拍几张,再低头换底片, 仅仅几秒时间,
前面的同队人已消失在人潮里……..后来, 语言不通, 身上
无任何资料证件的我靠着幸运和一张手绘简图,找上当地警察
( 我还想找中共大使馆呢 ), 才得以返回.
2.
流传千年, 为历代吟游诗人不断吟唱的的俄国史诗马那斯Manas,
开头便如此说:

故事就要开始了/ 或真或幻/ 或添或漏/ 请耐心聆听 /
让我唱出我所知的…..

的确, 当时掌权的戈尔巴乔夫为俄国为世界为二十世纪末
唱出最令人感动的一章乐曲!
3.
也许是巧合, 也许不是, 我们这群游客返回不久, 苏联便分成
十国, 变成历史名词. ------尽管, 八九年过去了, 俄罗斯的
人民生活水平没有变的多好, 也忘不了柴可夫斯基的悲怆,
总算能在自由的空气中寻找自已的未来了!
4.
伊凡的幽灵指的是伊凡四世, 史称恐怖的伊凡, 其实,
俄国历史上, 恐怖的沙皇, 可不只这一位, 像继位的
葛都诺夫Boris Godunov, 便被普希金形容成斯拉夫的
麦克白, 谋害太子的元凶.

。。。。。。。。。。。。。。。。。。。。。。。。
列宁格勒之死  

罗马大火时
尼禄成为不朽的弹唱诗人

莫斯科大火时
扥尔斯泰知道命运握在谁的手里

辉煌一世的圣彼得堡啊
被布尔雪维克党人的厚靴践踏没有多久
如今,无产阶级的航天员还绕着地球打转
列宁格勒又从地图上消失了‧‧‧


后记:1990时的列宁格勒, 原名圣彼得堡, 由18世纪的
彼得大帝所建, 每因政治因素改名, 据说,有一位怀旧的老人
填表格时很困惑, 在出生栏下写圣彼得堡, 受教育栏下写
彼得格勒, 在住址栏下写列宁格勒, 而回答想住哪里时则说
圣彼得堡!
--如今, 这里又改回了彼得堡, 是苏联的第二大城,
波罗的海最大的港口.
我们一行由莫斯科抵此, 前后两天, 去了不少名胜景点,
像著名的冬宫, 圣埃萨大教堂, 美丽的街头市容( 足以令我们
这些台北来的知识分子赞叹羞愧!)若干先进的科技中心, 以及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十九世纪大文豪杜思陀也夫斯基纪念馆!
自然, 一路上,也享受了只有有钱人才能享有的各种享受, 包括
观赏马戏团的精彩表演, 民俗歌舞, 和吃鱼子酱, 正宗罗宋汤等
大餐--无论走在街头, 或享受视听之美, 有几人在乎脚下的
城市又改名叫啥的?

。。。。。。。。。。。。。。。。。。。。。。。。
杜思陀也夫斯基纪念馆偶感  
--列宁格勒

天外的云
已静静的流向另一个世纪
那些卑微  受难的人子啊
仍在你所熟悉的城市
以你所熟悉的方式
扭动他们的躯体:

    一名大学生刚刚不快乐的走过街角
    老妪和小贩日夜纠缠着观光客
    浓妆的索妮亚在细眼的东洋客间
    开心笑着
    神气的黄肤台商拋出一把铜币
    一群长发的蟾蜍族还不及开口
    路口的孩子便冲了过去‧‧‧

( 已是另一个世纪了 )

微蓝的光
透过黄昏钟声落在广场的高大铜像上
地窖里的阴郁先知啊
你曾在冰封的大地留下比梦魇还深的足迹
比圣殿还美的画像
如今, 一个世纪过去了
你还能感动另一个尼采
让世纪末的城市发出基督的光吗?

没有雪的蒙古草原是不完美的
没有灵魂的城市呢
活在加速旋转中的现代居民
又有几人听见你痛苦底吶喊呢?

「阿莱莎、阿莱莎」
站在深色电话亭前面对
九十年代的古都
我恍惚看见
有人快步走进喧哗的计算机街
又扭过头, 仿佛渴望着什么‧‧‧


后记:
1.
19世纪, 旧俄时期的三大小说家中, 扥尔斯泰是天才贵族地主
圣徒,屠格涅夫是新文学创始者,富有而高贵,只有杜思陀也夫斯
出生最低, 一生际遇最坎坷, 也是我年轻时最喜欢的少数文豪之一.
他生于1821的莫斯科,16岁被送往圣彼得堡, 念了四年书, 25岁
出版穷人成名, 1849,因和一群乌扥邦社会主义自由党来往,
很冤的被判死刑, 在枪决前被改判徒刑, 流放在西伯利亚服刑
四年, 也因此得了间歇性的痫癫, 困扰他一辈子, 1857和一位
有病的寡妇结婚, 1858才准返回圣彼得堡, 展开另一波的创作,
1864他妻子过世,两年后他与小他24岁的速记员结婚, 日子才
渐渐稳定, 至1881年过逝, 写出包括罪与罚, 地下室手记,
白痴, 附魔者, 作家日记, 及卡拉马助夫兄弟们等伟大作品.
令人感慨的是, 这些作品虽然给他带来巨大声誉, 但因身体有病,
脾气又坏, 每每与朋友冲突结怨哀( 据说屠格涅夫是他最恨的人 ) ,
兼之好赌, 必须常年不断的与贫穷奋斗, 而一颗受苦的灵魂,
在追寻真理与上帝的过程中, 更是饱受世俗的诱惑与煎熬!
面对杜翁种种, 往事与历史交相涌现, 这里写的一首短诗----
无论大学生是不是罪与罚中的拉斯科尼可夫, 老妪是不是
还在放高利贷, 浓妆的索妮亚是不是仍是拥有善心的应召女郎,
公爵和卡拉马助夫兄弟是不是沦落街头, 蟾蜍族是不是仍坚持
艺术家的理念, 阿莱莎是不是已成为最后一个基督徒, 而杜翁
是不是已解决了他一辈子追求的真理与上帝的种种问题--
都不足以表达心中万千分之一的感受!!
2.
没有雪的蒙古( 北国 )草原是不完美的--此语是一位蒙古
诗友森哈达告知的。
3.
蟾蜍族Toadstools,一群地下艺术家的代号, 在90年代聚居于
老莫斯科市中心的法梅尼区Furmany, 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包括
概念艺术, 打油诗,非小说,舞台剧等, 有如1916发生在
苏黎世的达达运动--虽然, 我们明知艺术是不会死的,
像杜思陀也夫斯这样的天才也会在每一代出现,不知为了
什么, 我仍然感到巨大, 浓郁的忧伤.

。。。。。。。。。。。。。。。。。。。。。。。。
远眺西伯利亚  
--在三万呎的云空上

无边的白静静睇视着一切。

莫斯科以东
大河妈妈孕育着伏尔加草原上的每一吋土地
贝加尔湖以北
威风的叶尼塞河挟带着嘎嘎冰屑穿过
一望无际的西伯利亚森林
月光下,也像银色缎带那么美丽‧‧‧

骑兵来了又去  沙皇死了又生  集体农场倒了又建
蒙古  斯拉夫  乌克兰  
不同种族的拓荒者
千百年来
透过各自的语言  信仰  伤痕  和厚重的长靴
在接近永冻层的冰原上
烙下
一代代的印记

在喔喔的火车横过九千里的辽阔寂寞
在柴可夫斯基弹出第一串悲怆音符
在东正教兴起  妇女用鱼骨制出貂皮大衣
在北极熊跟随音乐起舞
在第一披驯鹿奔向黑压压的针叶林以前
或石泉盆地发生大爆炸以后
亿万年来
--在三万呎的云空上
( 我轻轻告诉自己: )
无论历史用哪一种文字书写, 飘扬的旗帜多么耀目
白雪皑皑的大地, 是没有名字的


后记:在三万尺的高空远眺西伯利亚或地球上任何人类的
文明奇迹, 除了感叹, 惊艳, 和谦卑, 又能多说些什么呢?
西伯利亚从乌拉山以东算起, 到白令海为止, 约为美国的
一倍半大!
伏尔加河Wolfgang Kuballa是西伯利亚三大河之一,也是最长的
一条, 当地人称之为大河妈妈。
贝加尔湖则被西伯利亚人视为圣湖,叶尼塞河George ST. George
是连结中西伯利亚的交通动脉, 由于温度实在太低, 空气中的
湿气会凝成冰晶体, 使入夜的天空也相当明亮, 充满炫目的
晶光, 杜思陀也夫斯基写的白夜, 就以此为背景。
而石泉盆地位于叶尼塞河两岸的泰加森林上端,在1908年的
7月30日, 发生了一次空前大爆炸, 曾经轰动一时, 威力于
方圆八百里内, 相当一枚3500万吨级的核爆, 遗迹至今清晰
可见, 原因至今不解, 有越来越多的科学家相信是UFO爆炸
所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