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鸭 ⊙ 陌上小乐府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秘密

◎小鸭



秘密

———与冷霜君、萧颂子湖边小坐


人们接二连三,把故事丢进水里喂鱼。因为
脑袋和口袋的容量实在有限,而每天
都有旧故事破为新芽,又有旧芽开出新鲜的,阳光
明媚的想法。一个聪明人的主意:把故事的血肉
做鱼的粮食,让它们滋长为固定的蛋白质。而魂魄自己保留。
等到有一天,再要用这魂魄钓起吃掉了故事的鱼,
它或许会与你相认,或许已青翠满枝。

想象一条鱼远比想象
一个人容易,半空中跌落的秋芦苇们这么说。
隔一层柳枝飞碎季节变得不甚透明。风推动细浪,无数
精巧的过程在水蛭脚下缓慢推进——瞧吧
那些隐匿的鱼,它们翻腾着水文里肚皮上不知原委的曲曲与
折折,欲要书写神情各异的断代人物志。它们所啄食的旧事,从
冰凉的喉管里伸出小手,捉住了掠过去的飞鸟的影子。

谈话的人儿并非不知道,
在石头上的蔓延的主题已被一条调皮的红鲤一一诱捕,成为它
不可能消化的营养。它将回到同伴们中间,汇声汇色的描述
他们的样子,在说话中,吐出无数亮而脆的叹号,问号,句号和
声调委婉的逗号——像他们餐桌旁吐鱼骨头那样自然。
一切对鱼的爱好都是厚道的,念旧的表示。
然而,你看,这湖边禁止垂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