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 ⊙ 杨平诗歌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群相写真12首

◎杨平



群相写真12首

所谓艺术家

那些零星散布在本巿另一次元角落的
介于传说与光尘隙缝的
无日休止的
混合着偏执的颜彩臆想症每天
随意的把喷枪别在腰上,耽溺于密室
自恋似的窥伺:镜中物(香蕉V.S苹果)
在华丽、深奥的语意、厚纸板、与厕所间不住
呈螺旋型前进倒退以至濒临
解体的美学边缘——
啊  那些常年饱受煎熬的
饥渴的。充满史前兽性的。罕有的
寂寞族群
总是胡乱而忠诚的进行同样仪式‧‧‧
直到甬道又一次闪过
邮差佝偻、滑稽的背影--

下午三时:刷牙。四时:逛街。
经期性的  忧愁,与激辩;
八点以后:一头无意闯入的美丽小鹿
一次注定浪漫的浪漫约会

凌晨梦中:目空一切的方自不朽
(阳光强烈)

。。。。。。。。。。。。。。。。。。。。。。。。
介乎诗人之间

晚钟,一声声叠句的吟来
林风飘摇
一路漫步微笑的那人
举手抬足的无非是高妙
无非是
手挥五弦的把一粒粒骚动的铅字
沿岸栽植成一簇簇纯粹的盆景
--而这些已是涨潮以前的事
千年优雅的传统暴风般毁于一夕!

千年优雅的传统毕竟不曾死灭:
退潮后各地陆续绽出异质掌花,捣碎了
一些音符和风渍雕像
套上一袭永不过时的名牌服饰
从设计新颖的发廊转一圈
仍是一名包装精致的美少年!

--像不常常回家的蓝衫客是一则传奇
盘坐在本巿一角的卖书人直到今日
还是

。。。。。。。。。。。。。。。。。。。。。。。。
谁是不可知论者

坚定的捍守着每一道铁栅门。
渐次的拋弃掉一件件外衣。
十指模糊的暗示某些意念
一夜无雨后  彷佛--
什么都有可能。

偏生什么都没有的,啊,一种吊诡!

不断的气化。
流窜。
游离。而且越来越类似
另一种可能

--在孪生的两种可能
或者更多可能
自动展示或礼貌性的脱帽告退:
「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质疑呢?」

六月、七月、八月
就这么以讹传讹,摆荡的过去‧‧‧

。。。。。。。。。。。。。。。。。。。。。。。。
或者预言家

纸牌、推背图、水晶球或计算机占卜机
宇宙的奥秘全部在此——
人类的未来:
一吊钱是一回事。
两吊钱是两回事。

非预设的腹语术。
切入先于焦虑的混沌状态。
藏镜人闪过
猫一样
且无可置疑的
在拋起的铜板落地以前
命运是一颗忧郁的心
无意的撞入废河道旁的地下剧场
等待马龙而
死亡是唯一的真理。

所谓的先知或者预言家
摩西时代叫做牧羊人
今日称为乩童、推销员、或政治观察家

。。。。。。。。。。。。。。。。。。。。。。。。
关于天才

合当是一种境界的,
标示人类成就。

非关谱系;非推理
亦非反推理之沙盘演义。
非彼即此之临界线上的
液态概率学。
(非IQ或阿Q)
百分之九十九--
秃头大脑的自我主义者
固执的坚忍并依循原定之心灵皮码尺生活起居
喜爱巴哈、猫狗、园艺及
胖胸脯女人
--四十岁以后
虚荣于一枚徽章的孤独
  
而命运总是晦昧得不合时宜
年轮也随着一声警铃以光速前进
生命,令人气苦的蹉跎后
愤世妒俗的期待某种未明感召--不遇
手一松--脑中风
  
呓语:我是谁‧‧‧

。。。。。。。。。。。。。。。。。。。。。。。。
必也君子乎

慷慨、率性、风度翩翩
--诸如此等美德
你说我有
想必就是有了
(无愧天地的一种自得)
每每轻摇折扇
任一袖青衫闲闲升扬到云的高度
神思 密林中溪水流觞的风雅
凿壁引光,忖测夜读经书的文士
白领阶级的心情
以及
丛集乡野山间肥沃多汁的
美丽神话:譬如不通事务的幼齿狐女
如何盛装的期待一次邂逅--
烛火亮时:正衣肃容
烛火暗时:柳下惠
--三代以降的前辈风范令人倾倒!
  
--电子时代的男儿亦不失其本色:
室灯亮时:我是我
室灯一暗:你以为我是谁?

。。。。。。。。。。。。。。。。。。。。。。。。
不可语作家--每个人都是秘密作家

另一位密室工作者。
过早的混淆了梦与星星。
掌声与虚无。相对于
阳光下的灿金:海棠静静干萎于床头小几
倾斜的月晖似泪
门外回廊比夜深

总之一间密室就是一间
密室:自足而
缺氧。一间密室就是一个剧场就是
一座巿集:罗列幻象
工作者小心的扭开一只只水管盖--
僻静中头顶彷佛有虬龙盘动

慨叹中簇拥的迎向号角的
年轻灵魂,是的,一如前夜所曾预料:
永远不会发觉高高的天宇有一朵云
日趋膨胀的本巿有一间密室
而近在身侧的平凡工作者也许

也许有千张假面

。。。。。。。。。。。。。。。。。。。。。。。。
可以语哲人

易钙化;
近乎石质;
卷毛并灿亮如银;
深思密虑
恍若居住违建地带之褐肤
神秘主义者。
  
少时已习于仰望星图
中年后频频幅射却沉默如
隐形磁场。
--一步步脱略、剥落的迈入银发纪
开花结果的巍峨巨树啊
风中 雨中
无不如意的挺立而尊严
  
--一如雕像
或者太阳是不再雄辩的存在
我们在视野开阔的广场前嬉戏、约会
有时游行
有时省思
有时呼吸远天吹来的清风
有时醉卧到天光继之以白

。。。。。。。。。。。。。。。。。。。。。。。。
也许的狂人

我想‧‧‧我要‧‧‧
(默默豢养着一头心兽)
  
太过友善。
以致太过乏味的严守着
世间各种教条
犹如;越来越不爱参加的
酒会绅士(我要‧‧‧我‧‧‧
愿‧‧‧啊 宁愿‧‧‧.)
近乎空洞的笑与拘谨手势--
望之无害
且无杀伤力的
(某些女子相信)
就是所谓道德
  
拥护正义‧‧‧
假日出现在街口‧‧‧
定期的告解与不定期的换镜片‧‧‧
--好象所谓的道德不过如此

慢慢失去耐性的及至那一日的到来:
有人发起圣战有人化身耶稣而你
谦虚的表示只能举起一条大街

。。。。。。。。。。。。。。。。。。。。。。。
白 痴

滴淌着
涎笑的汁液
非罪恶之渊薮表征
在灵与欲,谦卑
与咆哮,风筝与
幻想,伊凡与米卡之间
唯阿莱沙接近天国
  
虽然他并不识得麦什金公爵
不识得杜思陀也夫斯基
莎士比亚
或者任何密室灵魂
  
一文钱或一声轻叹
一版关怀或一次手术
满面红光的外科大夫自觉是
智者的伫立于多花木小园
面对口袋型录音机:

  天才
  希特勒
  和经常上报的金光党--
  都是他

。。。。。。。。。。。。。。。。。。。。。。。
有感于怀疑论者

骄傲的排斥什么
再信仰什么
痛苦的扑捉到什么
端详再三后也无法决定驯服或放逐
--一颗真诚坦率的心眼里
有太多矛盾 !

必要的或竟只是一面锡鼓
不可或缺的却又无以确定
可以辨识或者怯于承认时
唯有我出面!
--关于人生上帝永世轮回的种种不可知
法官先生:且免去一切的琐碎细节吧
( 生命短促而时间非常宝贵 )
晚场的马戏表演还在城外等我呢‧‧‧

。。。。。。。。。。。。。。。。。。。。。。。
一味的无神论者

许多世纪已争吵的过去
得意的仍自得意
一脸坏脾气的你
也被爆炸的信息轰得牙松肉垂  
满面星光
--除了失眠
太阳依旧东升  雁鸟依旧南飞
每日沿湖溜狗一圈后
没有什么是真正重要的

而园艺该是最美德的事业了
无论对牧师  对法师  或者虔诚的妻
关于「神之存在」「天国地狱与永恒」
冲动的喷出感谢赞美谁的笑话后
又算得了什么 ?
即使是星际战争的壮丽奇观吧
一场九十分钟的「绝地大反攻」里全有了‧‧‧

注:所谓的著名笑话是指,当一件令人感动的事发生后,一位牧师( 也许是神父 )
嘲笑无神论者「甚至不知该说什么」--「天啊」还是「感谢主」,似乎这等
惯性反应就足可证明「神之存在」--想想,还真是个笑话!
杜斯陀也夫斯基曾说:「如果没有神,一切都可欲所欲为了!」尼采也大声宣称
「上帝已死」。
如果要把神视为「全知全善的化身」,双方都需要有更好的理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